王永利:數字人民幣與支付寶、財付通本質不同,不能直接比較

近日,中國銀行前副行長、中國國際期貨副董事長王永利在其公眾號發表文章表示,不能將“貨幣”與“支付”混為一談,數字人民幣與支付寶、財付通等支付體系本質上是不同的,根本不能直接進行比較。

他表示,數字人民幣就是人民幣的數字化,是人民幣總量中的一個組成部分,只是其表現形態與支付執行方式發生變化,數字人民幣就是“貨幣”。

支付寶、財付通等,則是貨幣的支付執行設施和體系、方式,是為貨幣的流通服務的。它們可以用於原有人民幣的支付執行,也可以用於數字人民幣的支付執行(數字人民幣同樣可以成為支付寶、財付通錢包中的貨幣)。所以,支付寶、財付通等主要是貨幣“支付”執行體系,它們本身並不是“貨幣”。

這個說法和此前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的表述異曲同工,他曾表示微信、支付寶和數字人民幣不存在競爭關係,兩者並非處於同一維度。微信和支付寶是金融基礎設施,是錢包,而數字人民幣是支付工具,是錢包的內容。電子支付場景下,微信和支付寶這個錢包裡裝的是商業銀行存款貨幣,數字人民幣發行後,大家仍然可以用微信支付寶進行支付,只不過錢包裡裝的內容增加了央行貨幣。同時,騰訊、螞蟻各自的商業銀行也屬於運營機構,所以和數字人民幣並不存在競爭關係。

王永利還表示,不能將“貨幣”與“存款”混為一談。無論是銀行存款還是支付賬戶內的餘額,甚至是數字人民幣賬戶內的餘額,從“存款”或負債的角度,這幾種負債的信用和風險是不同的。但是,從“貨幣”角度看,這幾種“存款”背後的貨幣卻都是完全相同的法定貨幣,根本不存在任何不同。

同時他認為,央行將其投放的數字人民幣定位於流通中現金(M0),不代表數字人民幣就必須嚴格按照現金的式樣和支付執行模式進行設計與管理。

此前,中國人民銀行黨委委員、副行長範一飛曾發文介紹數字人民幣M0定位的政策含義分析,他也強調數字人民幣的研發發行基本符合我國法律框架,人民銀行有權發行人民幣且是唯一發行方。同時,數字人民幣具有數字化特徵,並不完全適用實物現金流通監管規則,需擬定專門針對數字人民幣的監管要求,做好數字人民幣流通環境建設,同時隨著數字人民幣發行流通體系逐步成熟,及時完善相應法律法規。

不過王永利還認為,儘管央行不會從事數字人民幣各類金融業務的具體處理,但央行卻可以利用現代資訊科技實現數字人民幣使用者資訊和支付資料的全面歸集,從而實現對數字人民幣全使用者、全流程的嚴密監控。

具體做法可能是:央行從源頭上實施對數字人民幣的中心化統一管理,所有的數字人民幣使用者都要下載央行統一的“數字人民幣APP”後才能在其下具體業務經辦機構開立“數字人民幣錢包”,所有的數字人民幣支付結算資訊,都要同步傳送給業務經辦機構和央行登記與核對。這樣,就可以在央行形成包括所有數字人民幣使用者和交易資料的“數字人民幣一本賬”。

但在央行的賬戶只是數字人民幣的備查賬戶或基礎賬戶,不是業務賬戶,不存在計息問題;而數字人民幣業務經辦機構,則不能再像傳統人民幣那樣,直接獲得一筆交業務收付款雙方完整的交易資訊,而只能獲得在本機構開立數字人民幣錢包的使用者資訊和交易資料。這樣,就會在央行形成數字人民幣最完整的使用者和執行大資料,將大大增強央行對數字人民幣執行全流程監控和貨幣政策的準確性、有效性,並強化對商業秘密和個人隱私的適度保護,實現數字人民幣執行的“有限匿名”或“可控匿名”。同時,央行擁有數字人民幣最完整的使用者資訊和交易資料,就可以最大程度低削弱商業性金融機構,特別是網際網路平臺型公司在大資料方面的壟斷地位和優勢,更有利於全社會的公平競爭和消費者權益保護。

他認為,這可能成為數字人民幣支付執行最大最值得關注的變化!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