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懂個人代幣、飯圈安利和 IPO 傳銷:未來,這不再是明星專利

買賣虛擬貨幣

未來的工作將演變成金字塔傳銷,每個人向另一個人「安利」自己鍾愛的那個人。

撰文:Dror Poleg,Real Innovation Academy 聯合創始人

編譯:Perry Wang

風險共享經濟

1997 年,搖滾歌星大衛·鮑伊(David Bowie)發行了「債券」,「債券」持有人可以在未來十年內從他所發行的唱片中獲得一定比例的版權費分成。某人斥資 1000 美元購買「Bowie 債券」,每年可收穫 7.9% 的債息。保誠保險(Prudential Insurance)在該債券的第一波銷售中斥資 5500 萬美元買入。

參考連結:

《Bowie bonds - the singer's financial innovation》

https://www.bbc.com/news/business-35280945

一開始這些債券似乎是一種安全的投資。David Bowie 的歌曲經常在電臺中播放,即使專輯發行了幾十年後依然賣得很好。他的版權費產生了穩定的收入流,這種收入流可能會持續下去。「Bowie 債券」獲得了知名評級機構穆迪(Moodys)的 AAA 評級,表明它們與美國國債一樣安全。

但隨著線上音樂共享的普及,David Bowie 的專輯銷量下降,債券開始打折交易。債券持有人預期潛在收入流的質量進一步惡化,因此希望賣出這些債券。2004 年,穆迪將 Bowie 債券的評級下調至Baa3,比其開盤時低了 8 個等級,僅差 1 個等級就會跌入「垃圾級」行列。隨後,由於出現了新的合法線上收聽和付費音樂方式,債券最終得以一定程度恢復元氣。2007 年,原始的 Bowie 債券到期,並已全額償還。但其一路走來確實經歷了跌宕起伏。

參考連結:

https://www.investopedia.com/terms/b/bowie-bond.asp

David Bowie 並不幼稚。他之所以發行債券,是他認識到自己的收入很難保持穩定。首先,搖滾明星身份是一個不穩定的存在。但是 David Bowie 很清楚網際網路將使這一身份更加不穩定。他在 2002 年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過:

「我完全相信,版權將在 10 年內不復存在,而作者身份和智慧財產權正在遭受重創……音樂本身將變得像自來水或電力。」

參考連結:

《David Bowie, 21st-Century Entrepreneur》

David Bowie, 21st-Century Entrepreneur - The New York Times (nytimes.com)

發行債券是與那些對線上媒體的未來更加樂觀的人分攤風險的一種方法,或者他們有足夠狂熱,想擁有 David Bowie 的「一小部分」,無論有多高風險。

假設舊的賺錢方式很快將不再行之有效,這是對透過音樂賺錢的一種新方法的實驗。

儘管花費了二十年的時間,但是音樂行業最終還是想出瞭如何利用網際網路賺錢的方法。音樂成為像水一樣的流媒體,客戶為此付費,唱片公司和藝術家在賺錢(但還不夠)。搖滾明星身份仍然危機四伏,但是網際網路增加了可以透過音樂賺錢的人的總數,以及可以將自己的才華變現的方式。

參考連結:

《Even famous musicians struggle to make a living from streaming – here’s how to change that》

https://theconversation.com/even-famous-musicians-struggle-to-make-a-living-from-streaming-heres-how-to-change-that-151969

搖滾明星賺錢不成問題。問題是,我們這些芸芸大眾該怎麼辦。

收入分成協議成為主流

音樂不是唯一像水一樣流動的東西。其它型別內容和很多商品和服務,亦是如此。在網際網路上,每個人都有成為一位明星的潛質——可以觸及地球上的每個人。越來越多的人面臨著以前搖滾明星獨有的焦慮感:擔心今天行之有效的方法不過是過眼雲煙,擔心某人或某事很快就會出現,感覺自己過時或被揭穿為騙子。

但技術不僅是讓風險平攤到芸芸大眾頭上。它還帶來了共享和緩解這一風險的新方法。1997 年時,David Bowie 的得到投資銀行家、評級機構和保險業巨頭的合作才能發行和出售他的債券。這個過程成本昂貴且費時費力,只有富有的、成績斐然的藝術家才能完成。時至今日,任何人都可以賣掉一部分未來的收入來支付目前的生活方式。一種方法是透過收入分成協議(Income Share Agreements,ISA)

美國線上程式設計學校 Lambda School 讓學生可以出售自己未來收入中的一部分來支付學費。學校教授諸如網路開發和資料科學之類熱門技能。課程可以遠端完成,並且非常實用,主要是幫助學生在完成課程後能找到工作。Lambda 的學生們無需支付任何前期費用,但承諾將自己未來的部分收入給學校:

「Lambda SchoolISA是延期學費的一種形式,根據該協議,你同意在 24 個月內將自己薪水的 17% 支付給 Lambda School,但前提是你每年收入超過 50,000 美元。ISA 封頂限額為 30,000 美元,因此無論任何原因,你絕不會支付超過此金額的費用。如果你沒有找到工作,你永遠無需付款。」

參考連結:

《The Lambda School Income Share Agreement》https://lambdaschool.com/tuition/isa

如果學生們所學的技能被證明一無所用,那該學校最終得不到任何學費。即使學生最終在另一個領域工作賺錢,也是如此。正如 Lambda 的網站所指出的那樣,「你只需要在[合格職位]工作時每月付款即可,[這意味著在 Lambda School 學到的某領域的技能幫助你在該領域找到任何職位的工作都可以。」

ISA正在日益廣泛地被採用,不僅侷限於科技產業中。Avenify為追求上進的護士提供了類似的安排。普渡大學和其他傳統學校在各種學術課程為學生提供了類似的安排。到目前為止,已有 1,600 多名普渡大學學生簽署了該類協議,並支付了 1,790 萬美元的學費。

參考連結:

https://avenify.com/

《WORRIED ABOUT HOW TO PAY FOR YOUR PURDUE EDUCATION ? 》

https://www.purdue.edu/backaboiler/

即使他們的大學不提供 ISA,學生們也可以依靠 ISA。諸如Edly之類的平臺使個人投資者能夠為他人的教育提供資金,以換取其未來收益的一部分。世界各地的投資者一直在尋找與傳統資產不具相關性、並有望獲得穩定回報的另類投資。ISA 是新增到投資組合中的一種新的投資產品。

參考連結:

https://www.edly.co/

這與傳統的學生貸款相比是否一樣?或者更糟的是,成為學生們的賣身契?事實並非如此。正如幫助企業機構發行和管理 ISA 的軟體提供商 Meratas 所解釋的那樣,ISA 沒有本金餘額並且不會觸發罰款,不產生利息,如果學生最終償還的金額低於其最初的學習費用也不會觸發罰款。

參考連結:

《A Better Income Share Agreement Solution》

https://www.meratas.com/

ISA 並非適合所有人,並且有其不利之處。總體而言,這種方式比較奇妙。這提供了一種共享學習和職業需求風險的方法。比起押注一位搖滾明星的 10 年職業生涯,要靠譜多了。

但是有些人已經在嘗試更激進的方式,來為自己的職業生涯謀求資助。

買下我的「一小部分」?

2020 年 4 月 , 法國創業者Alex Masmej在 Twitter 宣佈:

「我宣佈以 20,000 美元的價格出售 100 萬個 $ALEX 代幣(佔總供應量的 10%),以資助我在舊金山的創業生活,下個月我將搬到那裡。具體條款待定,但標的應是我未來 5 年的淨資產 / 年收入的混合體。」

參考連結:

https://twitter.com/AlexMasmej/status/1235255648453046273

簡單解釋一下,這意味著 Alex Masmej 銷售以自己名字命名的代幣($ALEX)。這一代幣的銷售將用於資助其創業之旅。這一代幣的持幣者對 Masmej 未來的收入和生涯決定擁有一定的權益。Alex Masmej 在另一篇博文中解釋了他打算如何使用籌集到的資金,以及持幣者能獲取怎樣的權益。

參考連結:

《ITaking risks during chaos: Initial $ALEX Offering》

https://medium.com/@AlexMasmej/taking-risks-during-chaos-initial-alex-offering-339883bb7f6d

他的計劃是「帶著一個小的安全保障回到舊金山,以最大程度地發揮我的潛力。作為能讓 Alex Masmej 平和工作的交換,投資者將獲得他在未來三年中所產生全部收入的 15%。上限為 100,000 美元,按季度分配。」Alex Masmej 還承諾向代幣持有者定期分享最新動態、概述他的計劃和經驗教訓。

參考連結:

《Introducing “Control My Life”: use my cryptocurrency $ALEX to vote on my life choices》

https://medium.com/@AlexMasmej/introducing-control-my-life-use-my-cryptocurrency-alex-to-vote-on-my-life-choices-8d62471963cd

除了常規收入外,代幣所有者還可以從價值增值中受益。隨著 Alex Masmej (這個人)變得更加成功和知名,其他投資者可能也希望買進更多的 $ ALEX(代幣),來擁有 Alex Masmej 的未來收益。

Alex Masmej 將這一過程描述為「小型 ISA 與個人 IPO 的融合體」。幾年後,Alex Masmej 決定採取進一步措施,並賦予代幣持有人對其各種人生決定進行投票的權利——例如他是否應該吃肉、每天早晨幾點醒來,以及應練習哪種運動課程。

$ALEX 代幣的故事聽上去輕浮無狀,但資助了一個來自法國的年輕人前往矽谷的旅行,並將他獨立創業的風險分攤出去。

與 David Bowie 不同, Alex Masmej 不是名人,也不僱用銀行家。他使用開放原始碼技術(以太坊區塊鏈),建立了地球上任何人都可以購買的金融衍生產品。Alex Masmej 招募了其他人來分攤他早期職業生涯中的風險,併為其提供一部分回報。相同的方法也許很快就能與我們所有人發生聯絡。

流通期

名人和線上影響力人物已經在使用數字代幣將自己的人氣變現,並把作為明星的風險分攤出去。例如, Bitclout 使名人能夠出售「創作者代幣」Creator Coins,粉絲可以購買和轉售。

為什麼會有人買這種東西呢?Bitclout 解釋說:

「Creator Coins 是一種新型的資產類別,它與個人的聲譽捆綁在一起,而不是與一家公司或一個商品捆綁。它們實際上是社會將[社會影響力]作為資產進行交易的第一個工具。如果人們理解了這一點,那麼某個大 V 的代幣價值應與這個人在社會中的地位息息相關。

例如,如果特斯拉創始人埃隆·馬斯克 Elon Musk 成功成為登陸火星的第一人,他的代幣價格理論上將一飛沖天。如果相反,他因為在記者會上口無遮攔爆出種族歧視言論,他的代幣價格將會跌入深淵。因此,如果人們看好某個人的潛質,就可以買進他 / 她的代幣,當這個人充分展示出其潛質時,持幣者可以隨之受益。交易者可以透過利用這些名人代幣的價格漲跌進行買賣從中牟利。」

參考連結:

https://bitclout.com/

除了純粹的低買高賣投機交易之外,粉絲們還可以使用代幣來加深與創作者的關係。名人可以設定一個收件箱,只有代幣所有者才能向該信箱傳送訊息。或者讓粉絲競標,勝出者可以在 Instagram 或 Twitter 帖子中提及明星的名字。

透過讓粉絲擁有自己的「一小部分」,還可以激勵他們支援你的持續成功。如果你擁有馬斯克代幣,那麼安利馬斯克並設法吸引其他人購買他的代幣就變得順理成章。透過增加對你已擁有的代幣的需求,你可以變得更富有。在你之後買入代幣的人會繼續安利其他人。只要這個故事令人信服,並且有足夠多的新人可以被安利說服,那麼代幣的價值就會上漲。

名人們很幸運可以透過這一方式賺的盆滿缽滿。但他們也是別無選擇,做明星就是一種不穩定的生活,充滿焦慮。這種焦慮和危機四伏的感覺未來將不再是名人和企業家所獨有。

每個人都是(流)

人類的工作越來越具有創造力。我們中的更多人會花時間來編寫程式碼或內容。遠端工作的能力意味著我們正在更大的人才池中去競爭。為了在這個龐大的人力資源庫中脫穎而出,我們越來越依賴於確定誰可以瞭解我們、以及我們的工作共享方式的演算法

參考連結:

《NFTsand the Future of Work》

https://www.drorpoleg.com/nfts-and-the-future-of-work/

《Living on the Tail》

https://www.drorpoleg.com/living-on-the-tail/

《The TikTokization of Work》

https://www.drorpoleg.com/the-tiktokization-of-work/

這意味著更多的人有機會成為各自領域的超級巨星。這也意味著,越來越多的行業中的優異人才正面臨前所未有的不確定性和焦慮水平。正如我在《 10 倍階層的崛起》 和《倖存的財富》中提到的那樣,技術正在將許多專業從不可規模化轉變為可規模化

「不可規模化的職業是必須親自履職並且受到地理限制的職業。例如,一位醫生一次只能在一個地方執業。

可規模化的職業是指不受現實世界制約的職業。電影明星或者作家可以同時覆蓋數以百萬的觀眾或讀者。可規模化的職業能帶來更高收益,但也意味著更多風險。

可規模化職業的獎勵分配趨向於遵循冪律分配。與此同時,不可規模化職業的獎勵遵循更為正態的分佈

在 20 世紀,多數中產階級職業是不可規模化的。他們必須本人到辦公室中履行工作職責。」

參考連結:

《Work, Cities, and Offices in a World of Infinite Choice》

https://www.drorpoleg.com/surviving-abundance-cities-and-buildings-in-a-world-of-infinite-choice/

隨著越來越多的職業實現規模化,以前很穩定的工作正變得越來越危險。遠端醫療使得明星醫生能夠為以前無法進入市場中的客戶提供服務。連網的健身裝置(例如 Peloton)使明星教練一次可以為成千上萬名客戶提供服務,本地健身房中的普通教練就變得多餘。相同的動態適用於許多其他服務和知識工作。

如何處理所有這些風險?

「安利」生涯

Alex Masmej 的個人 IPO 實驗正好符合風投基金Variant Fund創始人 Jesse Walden 稱為「所有權經濟」的新領域。以太坊等公有鏈使發行和交易代幣變得容易,任何實體或數字產品的所有權可以投射在其中。正如我在稍早文章中提到的那樣,這些代幣不僅僅是「所有權證書」,而是可以將它們預先程式設計為以某種方式執行例如,每次發生預定義的事件時就派發紅利)

參考連結:

《The Ownership Economy: Crypto & The Next Frontier of Consumer Software》

https://variant.fund/the-ownership-economy-crypto-and-consumer-software/

《NFTs and the Future of Work》

https://www.drorpoleg.com/nfts-and-the-future-of-work/

Alex Mesmaj 的實驗進行時是獨一無二的。但時至今日,任何人可以輕鬆發行自己的代幣,讓其他人交易它。當越來越多的職業變得可以規模化,甚至最為成功的職業也面臨經濟的不確定性。

處理可規模化職業的風險和不確定性的最佳方法是將風險分攤出去。對未來憂心忡忡的醫生或健身教練、作家或投資顧問可以發行自己的代幣,並讓其粉絲和顧客參與其個人事業的起起伏伏。

就像名人一樣,分攤風險只是故事的一部分。透過讓其他人投資你,你就是在激勵他們安利你的人生故事,並盡最大努力提高代幣的價值。

在這種情況下,每個職業都會成為金字塔傳銷。如果你可以吸引足夠多的人購買代幣,並且他們可以吸引足夠多的人購買更多代幣,那麼整個企業的價值將繼續增加。無論你從實際工作中可以產生多少收入,都會發生這種價值提升。它將延續下去,直到你再也講不出新故事,或再也發展不了下線或下下線為止。

網際網路上有很多很多人。


作者:,來源:巴位元資訊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