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數字貨幣的應用與監管,IFF會議觀點碰撞

買賣虛擬貨幣

第一財經訊:央行數幣貨幣的熱度正在不斷攀升。普華永道(PwC)的資料顯示,超過85%的央行都在對本國貨幣數字化進行調研。在主要經濟體中,中國率先推出了數字人民幣,歐洲央行、日本央行和美聯儲也正在加緊對數字貨幣的研究。央行數字貨幣應該怎樣設計?其在國際支付當中應當承擔什麼角色?會對國際貨幣體系產生何種影響?央行數字貨幣應如何監管?針對上述問題,5月30日,在國際金融論壇(IFF)2021年春季會議上,多位業內專家學者進行了觀點激烈碰撞。證監會科技監管局局長姚前認為,面對數字化浪潮,中央銀行有必要主動創新法定貨幣發行和流通方式,探索央行數字貨幣,以最佳化法定貨幣支付功能,緩解私人支付工具的衝擊,提高法定貨幣地位和貨幣政策的有效性。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金融系主任何平表示,央行數字貨幣具備先進的技術,可以幫助整個經濟實現數字化轉型加速,但是它在應用場景、與社會上其他支付手段的合作,包括在國際支付體系中的定位與合作競爭,都需要我們有更多的頂層設計,不能簡單地盲目推進。中國證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聶慶平表示,虛擬貨幣都屬於證券類資產,只有央行法定數字貨幣是一種支付方式的變

該不該載入智慧合約央行數字貨幣應怎麼定位?在什麼場景中應用?發揮什麼樣的作用?目前來看,各方爭議不小。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4月28日答記者問時,對數字人民幣評論稱,“它的真正用處是幫助政府看到所有的實時交易”。對此,姚前反駁稱,這並非中國央行數字貨幣的動機。“在我國民眾已經習慣支付寶、微信支付等非現金支付方式後,許多人身上已不再攜帶現金,事實上,第三方支付技術上已經可以實現所有實時交易的透明化,當然,也引發了資料隱私保護、可匿名性、壟斷、監管透明度等問題。”姚前指出,應該從多個方面重點考量央行數字貨幣研發,比如技術路線、執行架構是雙層還是單層、是否計息、發行模式、智慧合約等。以智慧合約為例,此前,有觀點認為,載入除法定貨幣本身功能外的智慧合約會影響其法償功能,因此建議對央行數字貨幣載入智慧合約持審慎態度。姚前稱,我們觀察到,加拿大、新加坡、歐洲和日本央行等開展的央行數字貨幣研究專案,均實現了智慧合約。“央行數字貨幣不能只是對實物貨幣簡單模擬,若要發揮數字優勢,未來的央行數字貨幣一定要走向智慧貨幣。”不過,姚前也指出,前期也觀察到一些虛擬貨幣由於智慧合約安全漏洞而引發的系統災難,說明該項技術成熟度有待改進,所以央行數字貨幣應在充分考慮安全性基礎上,從簡單智慧合約起步,逐步擴充套件其潛力。而在何平看來,未來更多的智慧化可能不應在央行數字貨幣上實行,商業銀行和第三方支付在這方面擁有更多的優勢和動力。何平稱,央行數字貨幣作為新型的電子支付手段,是可以透過智慧合約的方法實現智慧化的。但理論上所有的電子支付都可實現智慧化。事實上,央行數字貨幣作為M0在支付體系中的比例並不會很大,大概在5%。也就是說,商業銀行和第三方支付機構仍然是商業支付的主要承擔者,它們具有更多的資訊優勢和風控手段來實現智慧支付,也具備足夠的商業激勵。何平認為,需要從頂層設計的視角來看待這些問題,而不是盲目地推動智慧化,因為這永遠存在一個成本和收益的權衡問題。隱私保護與國際支付的監管考量數字貨幣發展如火如荼,風險監管體系也亟須建立。姚前認為,央行數字貨幣監管需要在隱私保護與監管合規之間取得平衡。一方面KYC(瞭解你的客戶)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反逃稅是央行數字貨幣應遵循的基本準則,另一方面則要充分考慮使用者個人隱私保護。“央行數字貨幣的隱私機制設計是當前的研究熱點,最近歐洲央行對於數字歐元公眾諮詢結果顯示,參與諮詢的居民和專業人士都認為隱私性是數字歐元最需要關注的設計特徵。我個人認為,在數字世界中,數字身份的真實性問題、隱私問題、安全問題或涉及更大的社會治理問題,需要我們做深入研究。”姚前稱。聶慶平指出,應從金融監管的角度對虛擬數字貨幣和央行數字貨幣從性質上、邊界上認識清楚,走得更遠的話,它可能會出現比較大的系統性風險外溢的問題,必須加以管理。隨著數字人民幣試點的不斷落地,關於數字人民幣國際化的問題也引發討論,其中討論最多的是數字人民幣與數字美元的關係。何平表示,很多人都會對央行數字貨幣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歡欣鼓舞,覺得它越過了傳統的SWIFT系統,傳統的跨境業務是商業銀行中心化的支付體系,而央行數字貨幣恰恰不依賴於傳統的商業機構,所以它可能成為國際支付手段的一個有力競爭者。何平認為,在國際支付體系當中,央行數字貨幣有限匿名,事實上會帶來國際資本的匿名流動,並不利於各國監控資本流動。“比如,人民幣跨境流動時,中國央行會知道,其他國家央行是不知道的;類似的,美聯儲發行的數字貨幣跨境流入中國,美聯儲知道,中國央行是不知道的。”何平稱。何平指出,央行數字貨幣在國際支付當中應當承擔什麼角色還需要斟酌。比如,未來,各國央行數字貨幣和傳統的中心化國際支付體系應該如何分工、合作和競爭。5月20日,博鰲亞洲論壇副理事長周小川稱,不要過多地把數字人民幣開發計劃和人民幣國際化聯絡在一起,而應更多注重零售專案和經常性專案效率的提升。周小川認為,若中國國內零售領域的數字人民幣技術更新能取得明顯效果,對於跨境的小額經常性支付也會有好處,對於人民幣的國際化也會作出一定貢獻。

2020年下半年以來,數字人民幣紅包測試活動分別在深圳、蘇州、北京等地陸續進行。據悉,除了第一批的深圳、蘇州、成都、雄安以及北京冬奧會場景之外,數字人民幣將新增上海、長沙、海南、青島、大連、西安六地,目前初步形成了“10+1”的格局。數字人民幣在各地的測試內容,以及未來即將測試的場景與應用,都是業內關注的焦點。移動支付網特此歸集各方觀點與資訊,以供參考探討。

作者:,來源:數字法幣研究社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