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pper Labs CEO:NFT 會將收藏品市場規模提升至萬億美金

買賣虛擬貨幣

NFT 的突然爆發令無數人始料未及,人們沒有想到這個在半年前還無人問津的「小圈子」如今會吸引到加密領域以及加密領域之外各行各業的關注。在主流的推動下,無數傳統藝術家、音樂人、社會名流紛紛發行了自己的 NFT,而加密藝術家們也獲得了主流的青睞,Beeple、Pak 更是拿到了佳士得和蘇富比拋來的橄欖枝。

2020 年底至今,最受人矚目的 NFT 專案當屬 NBA Top Shot,這個構建在 Flow 區塊鏈上的遊戲成為了 Dapper Labs 自迷戀貓之後打造的又一現象級爆款遊戲,誰也想不到一張曾經掛單 2 美元都會滯銷的 NFT 卡牌竟然能賣出最高 20 萬美元的天價。

律動 BlockBeats 與 Dapper Labs CEO Roham Gharegozlou(以下為 Roham)聊了聊 Flow 的發展史以及他對 NFT 領域的看法。他表示,NFT 會將全球的收藏品市場提升至萬億美金的水平,Dapper Labs 希望成為世界發展的推進器,也向世界證明了區塊鏈網路也可以創造出大型盈利應用。

以下為專訪全文:

律動 BlockBeats :從 2017 年後,NFT 其實沉寂了幾年,中間 Dapper Labs 也嘗試了乳酪巫師但效果並不理想,為什麼一直專注在 NFT 領域?NFT 有哪些閃光點在你看來是有很大想象空間的?

Roham:雖然在當時並沒有多少人關注 NFT 領域,但是我們還是把賭注押在了這裡。如果你相信未來的應用和網際網路將會是去中心化的,那麼就需要有一種可以代表其獨特性的方式。

在現實世界中,金錢是僅限的幾種人們真正可以互換的東西之一,金錢是物品互換的媒介,它的存在就是為了幫助人們交換他們所喜愛的那些獨特的物品和服務。換句話說,人們嚮往金錢,但是本質上是為了換取更多差異化的、獨特的物品和服務。

也正因如此,我們產生了 NFT(non-fungible token)的想法,我們的 CTO Dieter Shirley 編寫了以太坊上的 ERC-721 標準。

在我們看來,區塊鏈領域過去有點單調,但 NFT 帶來了不一樣的色彩與創意,讓除了金融領域的「發明家」外的更多內容創作者、藝術家、文化領域的專家也能加入到區塊鏈領域中來。

律動 BlockBeats :「謎鏈貓」這款遊戲,當時為什麼要以小貓為原型設計形象,而不是其他原型?

Roham:原因很簡單,貓咪們的表情包統治了網際網路,貓咪們的影片統治了 YouTube,所以它統治區塊鏈是很容易的。而我們決定要以貓咪為原型是因為我們的團隊成員 Mack Flavelle 說:「當你想要創造出一款數字消費品時,你要問自己的問題不是『為什麼會是貓咪?』,而是『怎麼會不是貓咪?』。」

律動 BlockBeats :您應該聽說過泡泡瑪特這家公司,剛剛港股上市,做盲盒玩具,吸引了大量年輕人。泡泡瑪特同樣也會簽約 IP,做成玩具銷售。很多人把泡泡瑪特的玩具看成是 BearBrick 那樣的潮流玩具,玩家買來是用來收藏的,但泡泡瑪特看來一旦提到收藏,市場就天然變的小眾了。所以回看到 NFT 領域,加密藝術收藏是不是太小眾了,這是 NFT 持續發展的長久之路嗎?

Roham:我超愛泡泡瑪特。 

收藏是人們一直都很喜歡做的事情,並不像人們想象的那樣小眾。在現實世界中,收藏品市場規模每年超過 3700 億美元。 

人們參與收藏的動機有很多。有些人是為了短期炒作(活躍的交易者),營造出財富效應;有些人是長期投資者,將收藏品視為一種安全或一種差異化的資產類別。還有一些人則是為了擁有自己喜歡的東西,並體驗到純粹收藏的樂趣。

我個人認為,區塊鏈技術的開放性意味著 NFT 將會把收藏品推向新紀元,有一個強大的社羣在背後支援,第三方開發者可以為 NFT 收藏品打造更多的實用途徑。以 CryptoKitties 為例,我們看到了有些開發者建立了 KittyRaces,玩家可以讓自己的貓咪與其他貓咪進行比賽。在如今的 NFT 領域中,你持有某種 NFT 就可以加入某個 NFT 社羣,比如私密的 Discord 頻道或其他的內容與活動(如 NFT.NYC、MintGate 和 Unlock Protocol 等)。這意味著人們會有更多的原因來加入收藏行列。

我相信 NFT 會將整個收藏品市場規模推高至一萬億美元以上。

劃重點:

-收藏是人們一直都很喜歡做的事情,這件事不會發生改變;

-泡泡瑪特是以經典 IP 為基礎的流行文化產品先驅,吸引著年輕人的目光。

-然而,無論吸引力和人們對其興趣如何,實物收藏品都有其內在的侷限性。人們都可以收藏的東西太多了;

-CryptoKitty 社羣成員擁有數千只 Kitty,甚至更多,但是其中每隻 Kitty 都可以被證明是獨一無二的;

-NFT 將會把收藏品推向新紀元,例如可以繫結到線下活動的特殊訪問權、全球範圍內的即時交易、跨應用程式和平臺的輕鬆整合、以近乎為零的額外成本利用可證明所有權、真實性和出處的優勢。  

律動 BlockBeats :泡泡瑪特他們簽約了 Disney 的 IP,目的是能讓自己的玩具進駐到 Disney 的店鋪,增加銷售渠道,這與 Dapper Labs 選擇簽約 NBA IP 的邏輯是不是一致的?Dapper Labs 選擇簽約 NBA 更多的目的是不是擴大自己的玩家範圍?

Roham:我們之所以將目標鎖定在體育領域,是因為我們認為區塊鏈上的影片體育收藏品是比傳統體育收藏品更好的選擇。

我們選擇與 NBA 和 NBA 球員工會合作,有以下幾個原因:

第一點同時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NBA 球迷是最完美的受眾。NBA 球迷往往更年輕、更懂科技。而且他們遍佈全球,對球員本身也十分喜愛。

同時 NBA 和 NBA 球員工會也被證明是十分優質的合作伙伴,他們不僅有很多團隊成員瞭解區塊鏈,而且作為一個組織,他們願意與我們成為深度合作伙伴,並願意進行實驗。

我們很感謝他們的努力和開放的心態,讓這個改變現有遊戲規則的獨特體驗走向主流市場。  

律動 BlockBeats :世界上有很多知名的 IP,比如 Hello Kitty、Disney,Dapper Labs 會不會簽約這樣的 IP?在 IP 選擇上有什麼策略?

Roham:在考慮籤什麼 IP 的時候,我們最優先考慮的是能不能給這個 IP 的粉絲群帶來比目前中心化世界的產品好得多的新體驗。如果我們不能做出真正令人信服的產品(至少比現在好 10 倍以上),我們就不和這個 IP 接觸。在 NBA 的案例中,我們很明顯看到,區塊鏈上的體育精彩集錦收藏品比其他型別的體育收藏品要好很多。

理由如下:

-影片比照片更好。人們觀看體育比賽是為了見證那些偉大的運動員們創造的經典時刻。這些時刻是我們與朋友和社羣分享的,是對我們所有生活都有深刻影響的共同經歷。能夠將其包裝成收藏品,比一張紙牌上的運動員照片更有影響力;

-在區塊鏈上收集更安全。當你買了一個 NFT,你就能知道它的總量到底有多少、都有誰擁有它們,你能知道是否有人試圖壟斷市場,而且你的收藏品永遠不會被損壞;

-更便捷。在現實世界中交易收藏品是很昂貴的,因為你需要支付認證費用和運輸費用。這意味著幾乎只有有錢人可以交易收藏品。而在 Flow 區塊鏈上的收藏品,你可以用低於 5 美元的價格進行交易,這意味著幾乎任何人都可以參與其中。

-社交。在現實世界中收藏是一種十分孤獨的體驗。你的大多數朋友並不收集和你同一類別的東西,而且你很少遇到有同樣愛好的人。而數字收藏恰恰相反,只要你收集了 NBA Top Shot 中的 NFT,你就相當於加入了一個由數萬人組成的大家庭,他們每天都會在 Discord 上交流,將他們的熱情傳遞給每一個人。 

律動 BlockBeats :Terra Virtua 也在做類似的事情,他們簽約了大量的電影 IP,其實這要看的是平臺的品牌影響力,假如 Terra Virtua 和 Dapper Labs 都簽約了漫威電影的 IP,玩家可能還是會購買 Dapper Labs 的 NFT,那您認為 Dapper Labs 的品牌力有哪些方面的表現?

Roham:首先我想說的是,我們是 Terra Virtua 及其產品的忠實粉絲。我們真的希望他們成為這個領域的領頭羊之一,並推動我們的行業發展。

我認為,兩家公司可以用相同的 IP 進行構建,我們在現實世界裡經常看到這種情況。重要的是應用和體驗本身。

這取決於公司如何利用這個 IP 打造一個真實的、有吸引力的體驗,為使用者的生活增加價值,讓使用者長期參與到產品中來。

現在有很多與 NBA 有關的數字收藏品存在,但 NBA Top Shot 是今天最引人注目的,因為我們打造了一個優質的收藏體驗,讓球迷乃至 NBA 球員都喜歡。我們可以這樣說是因為我們的 4 周留存率在 65% 以上,這對於一個數字產品來說不可思議。 

律動 BlockBeats :為什麼要自己做一條公鏈,而不是選擇市場上效能高於以太坊的其他公鏈?

Roham:在決定做一條全新的區塊鏈(也就是 Flow)之前,我們的團隊研究並分析了當時所有其他現有的解決方案。我們注意到的是,他們中的大多數都試圖不惜一切代價最佳化可擴充套件性,而沒有對他們的做法進行深思熟慮的分析,因為他們不瞭解應用開發者需要什麼。

大多數鏈都在去除我們認為的關於區塊鏈最關鍵的組成部分,並讓 ETH 1.0 直到現在與它們相比仍保持著一定的優勢,即真正的和易操作的可組成性,透過採用分片解決方案作為擴充套件的方式,但事實上這會對網路造成破壞。

這些團隊非常聰明且敬業,但並不瞭解開發者面臨的問題,也就是說他們走錯了方向。

我們推出 Flow 的目標是構建一個可以成為開發者構建成長型應用的最佳公鏈,並且可以適應消費者規模的快速增長。

當你針對這個問題進行最佳化時,除了效能之外,還有其他考慮因素:

-你需要讓開發者輕鬆安全地構建;

-你需要保留區塊鏈最特殊以及可以為使用者帶來價值的地方;

-你需要讓普通大眾市場的消費者真的能輕鬆安全地與區塊鏈應用進行互動;

這就是 Flow 的作用。如果沒有所有這些要素,NBA Top Shot 是不可能成功的。

律動 BlockBeats :對 Dapper Labs 和 Flow 的願景是什麼?

Roham:我們相信在未來,大多數應用都是去中心化的。

去中心化應用很重要,因為這將讓人們第一次在每天長時間沉浸的數字世界中擁有一件物品真正的所有權、自由和話語權。

未來,創作者和開發者可以在一個開源平臺釋出自己的作品或是程式碼等,而不是被大公司(如 Facebook、亞馬遜、Linkedin)壟斷。我們相信,消除這些壟斷將使技術創新的速度和多樣性得到更大的提升。 

Dapper Labs 希望成為這個世界發展的推進器。我們認為,我們可以透過建立龐大使用者規模的娛樂應用來做到這一點,就比如 NBA Top Shot,這可以讓更多人接觸並認可區塊鏈技術,讓每個都擁有自己的加密錢包,同時也向創業者和企業證明,在區塊鏈上構建出大型盈利應用是可能的。

Dapper Labs 透過推出 Flow 區塊鏈,讓輕鬆安全地構建擁有龐大使用者規模的去中心化應用成為可能。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