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擊挖礦的重壓之下,礦企出路幾何?

買賣虛擬貨幣

內蒙新疆

內蒙和新疆都屬於資源豐富型省份,內蒙有大量的煤炭資源,新疆的煤炭和天然氣資源也不少,以前這些資源運輸到發達沿海地區的成本其實並不低。天然氣還好一些,但是煤炭運輸成本過高,因此一般當地都開始建造了大量的火力發電廠,特別是新疆地區的火力發電廠特別多,煤炭這樣的能源就可以透過電力的形式運輸到東南沿海地區,促進當地經濟發展,比如西電東送工程。

但是我們都知道電力輸送也是需要成本的,再加上今年的碳中和目標,使得內蒙和新疆關於火電的打擊可能會不斷增加,以便完成碳中和指標。當然對於當地來說,關停火電廠雖然有一定的影響,但是可能影響有限,主要原因有以下幾點:

1、清潔能源的發展前景較大,我們都知道內蒙新疆都是地廣人稀,因此對於當地來說,發展太陽能和風能是非常不錯的選擇,因此在這種背景下,其實關停火力發電或者禁止加密貨幣挖礦其實是對當地發展清潔能源有好處的。

2、我們知道國內的碳中和背景下其實也有類似國際上的買賣碳排放指標的,那麼這樣一來,實際上無論發展清潔能源還是做碳生意,其實對當地來說,並不是特別虧錢,如果繼續任由火力發電大行其道,那麼可能還要多花錢去購買碳排放指標。

3、煤炭的火力發電基本上不會出現太多的棄電情況,如果有,那就是因為火力發電站不節制,因此關停一部分其實也可以實現資源的保護,畢竟無節制的開採也會造成嚴重的後果,特別是煤、石油、天然氣這種不可再生資源。

從上面幾點來說,我們可以發現,對於煤炭資源豐富的西部地區,比如內蒙新疆,其實打擊挖礦,雖然可能會帶來部分火力發電廠的關停,但是同時也確實看到一些明顯的積極效果,更重要的是備用方案已經在路上。對於當地政府來說,也完成國家的目標,自然也會更加積極了。而同期作為產煤大省的山西陝西,卻沒有出現大量的建礦場的情況,其實本質上就是因為當地電力足夠自產自銷,同時地理位置比較優越,這些資源運輸去外省也是可以的。

四川雲南

對於四川雲南來說,我們可以看到這兩個省份最大的特點是水電較多,而且基本上交通等都不是特別方便,因此這就產生了一個比較嚴重的問題,那就是水電難以輸送出去,特別是崇山峻嶺那種,耗費的人力物力也特別多,更重要的是短期不可能完成電力基礎設施的改造。因此也就會產生大量的廢電和棄電現象。

當然即使當地大力修建抽水蓄能設施,但是電力的消耗末端跟不上的話也是沒用的,因此除了一部分能夠透過國網等輸送出去之外,其實很大部分都是就地浪費。

還有一個需要大家考慮的就是各個發電站的電力上網都是有指標的,這也是保護國網電力的穩定性,而不是那種電站的電力上網之後就可以隨意增加發電量,這是不行的,因此從這個角度來說,四川雲南地區的廢電和棄電基本上目前沒有太多好的解決措施,特別是短期的情況下。

那麼這樣一來,四川建立水電消納園的原因大家其實就相對比較好理解了,也就是說如果打擊挖礦的話,對於四川和雲南來說,也失去了增加稅收的機會,這也像江河裡的水一樣,白白的流走。

另外我們也發現,其實這段時間打擊挖礦行為和雲南地震的時間點也是重疊在了一起,對於當地來說,目前可能更加關注於地震之後的救災工作,而當地的經濟和生產設施重建也需要時間和精力,因此如果雲南這個時候不積極招商引資,反而打擊挖礦企業,那麼這無疑是對當地經濟雪上加霜。

因此筆者認為,相對於四川來說,可能雲南地區的挖礦行為短時間打擊不會太過於嚴厲。作為礦企來說,如果能夠踐行企業家責任,積極參與到震後救災中,那麼也可能會帶來正面的影響。當然,長時間來看,當地必然會出臺一系列措施來實行監管的,這往往可能會在其他省份做出決策之後來審慎進行。

礦企該如何應對

目前對於礦企而言,現在可能會面臨比較大的壓力,一方面是由於地方的政策不確定性壓力,另一方面則是面對客戶的壓力,因此這對於礦企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考驗。

對於礦企的應對措施來說筆者認為主要還是有方案的,一方面我們看到內蒙的徵求意見稿出來之後,很多人很慌,但是我們需要明白的是這目前是徵求意見稿,也就是說還是有一定商量的餘地。當然這個主要看當地政府的態度,如果堅決且明確執行,那麼當地礦業能做的就是爭取留有充分的時間視窗,這樣以便於有序撤出,暫時移轉到四川雲南等地,然後再慢慢考察海外礦場建設,也不至於手忙腳亂。

當地堅決禁止的話,對於礦企來說,只能選擇對客戶進行資產清退或選擇出海,這種情況類似於94交易所退幣,而且需要留有的時間視窗必須要長一些,畢竟這部分確實也容易引起一些糾紛和社會的不穩定因素。我們看到94都會給交易所留一個月的時間來進行處理,因此如果挖礦禁止的話,必然會有相應的時間視窗。

出海的話,目前很多礦企都會有考慮,一般對於礦工而言,出海的主要有俄羅斯、北美、中亞和北非中東北歐等區域性地區,其中北美和北歐主要特點是政策相對穩定,缺點是成本可能會高一些。中東北非中亞這些地區的政策相對不是特別穩定,因此不確定風險較大,但是電力成本比較低,而對於俄羅斯,也有礦工反映出現各種被坑的事件,因此這些地區可以說各有優缺點,所以一般需要根據不同的機型來採取相應的措施。

比如像s9這樣的老機型,可以選擇中亞伊朗等地區來挖礦,即使後期可能遇到政策監管和當地的不確定因素,那麼虧損也不是很多。而對於像s19這樣的先進機型,其實可以選擇在北美等地區來進行挖礦,這樣電力成本佔收益的幣種也不會太高。對於礦企來說,在當地運營的另一大問題是人脈關係等,這也是需要花時間來經營的,一般可以選擇國內已經在當地有所佈局的公司來進行合作處理,這樣一來,效率可能會高一些。

總結

數字貨幣挖礦已經開始由一個國內主導的產業逐步向國際擴散的過程,而對於像碳中和這樣的任務來說,筆者認為更多的可能是國際上西方國家對中國環保的一種偏見和枷鎖,透過環保來打擊中國的產業,然後使得部分產業向國外轉移,重新奪回西方國家的就業率和製造業(而且是最賺錢的那部分,海外礦場成本和稅收都是不小的開支)。我們都知道雖然有些資源是不可再生的,但是一刀切往往在大部分場景下都會帶來很大的損失,因此合理監管其實是考驗政策的事情。

對於礦工來說,目前要考慮的就是儘量使得自己的抗風險能力增強,不能將所有都押注在國內之中,也就是說雞蛋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積極佈局海外礦場已經成為一種趨勢,而這也是未來的必然出路。至於國內已有的礦場,政策到來之後,礦場需要做的就是支援,別無他法,這也是唯一的方式。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