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區塊鏈技術與數字貨幣的發展



2020年是一個終將被歷史所銘記的年份,在新型冠狀肺炎對我國和世界各國的生產、經濟貿易產生巨大影響的同時,也一定程度上改變了人們的生活和消費習慣,越來越多的人選擇線上交易。數字貨幣,不僅迎合了疫情宅在家中、發展線上業務的需要,還可以實現無接觸交易,消除病毒以紙幣為載體進行傳播的可能。這場席捲全球的疫情,將可能成為世界各國研發數字貨幣的催化劑。

區塊鏈技術應用空間廣泛,作為一種綜合性技術框架衍生出多種型別的技術結構,從共識演算法上衍生出pow、pos、dpos和cbft等,從開放程度上衍生出公有鏈、聯盟鏈與私有鏈,從底層模型上衍生出的ccxo模型和賬戶模型,從底層賬本衍生出區塊鏈和dag以及跨鏈和側鏈技術。

人工智慧的廣泛應用和大資料的創新發展,促使全球金融生態發生深刻變革,數字貨幣將會成為二十一世紀國際金融競爭的關鍵領域。數字貨幣的發行對於技術具有較高的要求,擁有去中心化分散式資料庫、智慧合約和共識演算法等技術優勢的區塊鏈技術,便成為了銀行發行數字貨幣技術基礎的重點備選技術。區塊鏈技術的去中心化、密碼學加密效能、可追溯等特點,在數字貨幣的信用安全、交易安全和防止經濟犯罪方面存在著明顯的優勢,對數字貨幣的發展具有很大的促進作用。

雖然各國對區塊鏈技術的研究進展不斷,但是區塊鏈技術的發展仍然有很大的成長空間。區塊鏈技術在實施上不僅存在著法律和監管方面的問題,而數字貨幣的集中管理需求與區塊鏈技術去中心化的特性還存在著一些矛盾。

區塊鏈技術發展現狀

區塊鏈技術,是在2008年首次提出比特幣這一名詞時,提出的支援比特幣的技術,後來成為了數字貨幣的交易賬本。區塊鏈的基本特徵主要包括:資料的不可篡改性、公開透明性、可程式設計和去中心化,並且消除了單一故障點。

我們可以把區塊鏈理解成為一個技術方案,在具備這種特徵的資料庫技術中,每一個互相不瞭解或者是不認識的人之間都能夠加入一個透明公開的資料庫,在資料庫中不再需要傳統的中央賬本,透過點對點的記賬、資料的傳輸、認證或合約來達成人們之間的信用共識。人們過去的所有交易記錄、資料還有其他的相關聯的資訊,都分散式儲存在這個資料庫之中,並且所有資訊都透明可查,透過密碼學協議的方式使區塊之間關聯起來,保證其儲存的資訊不能進行非法篡改。

區塊鏈貨幣的核心技術主要有:去中介化的p2p動態組網、同時採用公開金鑰和私有金鑰的非對稱加密技術、在去信任環境中建立信任的分散式共識演算法和靈活的智慧合約。區塊鏈技術從出現發展到現在,已經歷經了十二年的時光,現階段我們已經進入到區塊鏈價值廣泛應用的區塊鏈3.0時代。伴隨著各個國家對區塊鏈技術的研究的不斷深化,區塊鏈的技術優勢被逐漸挖掘和發展,應用領域也在不斷的擴大。

現在區塊鏈的應用已經不僅僅侷限於金融方面,而是普及到了教育變革、政務資料共享、分散式能源交易、司法機構辦理案件、生鮮產品資訊溯源、房地產行業及對智慧財產權的保護等多個領域。

對於這個重要的前沿技術,世界各國和國際組織對它的研究和佈局步伐都不敢稍有鬆懈。世界上多個國家也十分重視區塊鏈的發展,美國、韓國、日本等國家都加強了區塊鏈技術的創新和監管力度,德國、瑞士、法國也在加快區塊鏈技術的應用和開發,英國對於區塊鏈技術的發展設立了國家層面的基金會進行支援。

數字貨幣與全球數字貨幣競爭生態

雖然數字貨幣迄今為止並沒有形成權威的定義,但是關於數字貨幣的一些共識是無法否認的。數字貨幣作為一種應運而生的數字化貨幣,與傳統的貨幣相比,在交易時具有速度快、成本低、匿名性高等優勢。如今數字貨幣在消費、工資學費支付、旅遊等各種場景得到使用,消費人群也更加廣泛。

非主權數字貨幣的出現和發展,正在對法定貨幣產生著衝擊,尤其是facebook推出的libra全球穩定幣的出現和發展。非主權數字貨幣具有較高的獨立性,侵佔了一個國家主權貨幣的部分功能,擴大了交易邊界和行為邊界,同時提高了金融體系的執行和監管困難難度。面對以比特幣和libra等非主權數字貨幣帶來的衝擊,世界上的許多國家紛紛加快主權數字貨幣的研發和佈局,以應對全球數字貨幣體系競爭。

法定數字貨幣具有提高支付效率、降低成本、提高金融普惠、更高隱私性、防止犯罪和洗錢、提升貨幣政策效果和提高本國法幣競爭力等優勢。一個國家法定數字貨幣的研發及應用,可以緊跟時代步伐,滿足社會公眾的需求,有利於一國金融體系的穩定和經濟的發展。

目前,數字人民幣專案正在朝著廣泛普及化邁進。

全球有很多國家,也很早開始了數字貨幣的研發和推行。厄瓜多、委內瑞拉、突尼西亞、烏拉圭、塞內加爾和馬紹爾群島等新興市場經濟體,對數字貨幣的態度最為積極,相繼發行了數字貨幣,但是結果並不樂觀 。

厄瓜多早在2015年就已經推出了厄瓜多幣,最終因為其流通量不足該國整個經濟體貨幣總量的萬分之零點三而宣佈失敗。2018年,委內瑞拉在國內推出了石油幣,但是由於本國民眾對石油幣的不待見,致使其流通成為困難。

國際清算中心與支付和市場基礎設施委員會,在2018年和2019年對全球60多家進行的關於數字貨幣兩次問卷調查結果顯示,各國對於數字貨幣的發行態度還是偏向於保守和觀望。雖然很多國家對數字貨幣的發行態度不積極,但是對數字貨幣的研究熱情卻很高漲,而且各國在數字貨幣研究上相繼取得了不小的進展和突破。

2020年,在疫情催化和全球穩定幣libra的刺激之下,很多對數字貨幣持謹慎狀態的國家加快了數字貨幣的研發。2020年初,數字貨幣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列為首要任務之一,國際清算銀行與歐洲、英國、瑞士、日本和加拿大幾個國家的一起成立了小組,對數字貨幣的應用案例進行研究和開發。

儘管日本在2019年時還多次表示不考慮釋出數字貨幣,但是在各國數字貨幣如火如荼的發展趨勢下,2019年11月,日本銀行釋出的中銀數字貨幣(cbdc)研究報告論證了中銀數字貨幣的法律基礎相關問題。2020年 7月初,日本銀行釋出了題為《數字貨幣技術障礙》的報告,表示將會從技術角度測試數字貨幣的可行性。

區塊鏈技術對於數字貨幣是必須的嗎

區塊鏈技術與數字貨幣是緊密相連的兩個名詞,提到數字貨幣,人們必然提及擁有諸多技術優勢的區塊鏈技術,然而區塊鏈技術在應用於數字貨幣時也存在著諸多問題。區塊鏈技術只是數字貨幣的備選技術之一,並不是必須的。

2020年2月份,瑞典開始啟動其基於區塊鏈聯盟r3的corda,構建的cbdc的實驗。日本銀行近期的報告指出,由於數字貨幣在使用區塊鏈技術可以避免出現單一點故障,並具有一定的“抗逆性”,區塊鏈技術將被日本銀行考慮納入其數字貨幣計劃。其它國家和地區,諸如歐洲、泰國、加拿大、新加坡等,在進行數字貨幣的研發時也都使用了去中心化技術。但是,現在世界上去中心化技術還處於相對不夠成熟的狀態。

英國蘇格蘭銀行,對基於區塊鏈的數字貨幣的研究涉入可以說是最早的。在2014年,英國蘇格蘭銀行就釋出了題為《支付技術創新與數字貨幣的出現》的報告, 2016年英國開始了加密貨幣——rscoin系統的實驗,但是由於分散式賬本技術目前尚不成熟,基於區塊鏈技術cbdc的研究並不樂觀。區塊鏈技術具有去中心化的特性,這與數字貨幣的集中管理需求是相矛盾的。

數字貨幣(dcep),採用的是由“雙層運營模式”和“一幣兩庫三中心”共同配合的混合架構,主要特點是“中心化發行、分散式授權、點對點支付、與區塊鏈技術結合”。中心化發行,不需要執行共識演算法,因此不會受制於區塊鏈的效能缺陷。雖然不依賴於區塊鏈技術,但是同樣沒有忽視利用區塊鏈技術的優勢,與區塊鏈技術結合,在“登記中心”,可能用基於區塊鏈構建的“確權鏈”來確認數字貨幣的狀態,而且可以利用區塊鏈儲存多方資訊,增加交易的隱私性。在2020年3月份英國的報告,英國也首次表示,沒必要使用分散式賬本技術。

區塊鏈技術應用於數字貨幣的問題及展望

儘管很多國家對區塊鏈技術的研究取得了很多成果,但是區塊鏈技術的發展目前還不成熟,區塊鏈技術應用於數字貨幣,還存在著區塊鏈技術特點與數字貨幣管理需求的矛盾,區塊鏈技術監管方面存在困難和區塊鏈技術無法滿足零售支付的高效需求等問題。

區塊鏈技術在監管方面存在困難。區塊鏈技術誕生與比特幣的發展是密切相關的,雖然整體上來說,比特幣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是其被駭客的攻擊也造成了不小的損失。新型貨幣可能對打擊非法金融、金融的穩定性、貨幣的政策上的過渡以及個人隱私等方面構成挑戰。區塊鏈技術無法滿足零售支付的高效需求。

從目前區塊鏈系統中心化運用的專案看來,交易量每天最高不會超過一百八十萬,區塊鏈技術的tps就只有二十萬左右。由於中國人口眾多,零售行業的交易工作量大,中國對發行數字貨幣的無現金零售的高效支付要求更高。

雖然區塊鏈技術應用於數字貨幣時存在著技術困難,但是不可否認區塊鏈技術依然是數字貨幣具有優勢的備選技術。區塊鏈技術的特點,使數字貨幣在安全上存在著優勢,而且即便不使用區塊鏈技術作為唯一技術,依然可以利用其來進行輔助。

一個國家或地區在區塊鏈技術運用於數字貨幣體系構建時,應該關注以下幾點:

首先,解決區塊鏈去中心特性和管理需求的矛盾,使區塊鏈技術 “中心化”。為了提升交易時處理的速度和提高金融機構對交易效率的需求,可以採用“底層區塊”+“高層區塊”的架構,這樣不僅可以保留區塊鏈技術的優勢,而且透過對其的改善會讓數字貨幣的需求得到進一步的滿足。

其次,加強對區塊鏈技術的監管。對於區塊鏈這樣的新興技術,要採用新的思路、方法和政策去監管。用高科技、網路化對其進行監管,集合各大院校處於領先優勢的相關學科,完備監管的流程,做到事先能夠做好預防、事中監管、事後能夠合理的解決問題。

另外,在法律方面要制定健全的監管法律,確保數字貨幣的法償貨幣地位以及法律保障,對於利用區塊鏈技術非法發行虛擬幣,打著區塊鏈技術的幌子進行違法交易機構和個人國家的相關部門要進行嚴厲的打擊,對於擾亂金融秩序的行為零容忍。

最後,提升區塊鏈技術的交易效率。從區塊鏈技術交易效率不高的本質上看,為了提高共識演算法的效率,可以對參與核心共識演算法的節點數量進行合理的縮短和限制。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