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人民幣重點是服務國內,參與國際貨幣競爭尚需要完善自身功能

買賣虛擬貨幣

4月18日晚間,博鰲亞洲論壇2021年會舉行“數字支付與數字貨幣”分論壇。亞洲多國央行官員圍繞當前炙手可熱的數字貨幣監管、數字貨幣對於金融系統的影響、數字人民幣跨境使用等問題參與了討論。

作者 | 馮銘

4月18日晚間,博鰲亞洲論壇2021年會舉行“數字支付與數字貨幣”分論壇。亞洲多國央行官員圍繞當前炙手可熱的數字貨幣監管、數字貨幣對於金融系統的影響、數字人民幣跨境使用等問題參與了討論。

博鰲亞洲論壇副理事長、十二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表示,中國做數字人民幣並不是為了跨境,而是為了藉助科技發展,特別是移動網際網路普及後,可以更方便地為大眾提供支付。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李波也表示,數字人民幣目前的發展重點是推進在國內的使用。

數字人民幣重點是服務國內

“中國有一個14億人的非常大的零售市場,大家希望有更方便、更有效,成本更低的支付體系。央行在最開始的時候,沒想過是不是需要做批發系統,或者是人民幣國際化,而是從零售系統開始。”周小川表示。

中國人民銀行研發的數字貨幣原先叫數字貨幣/電子支付(DCEP),現在改稱數字人民幣(e-CNY),主要功能是用於替代M0,即流通中的現金,而不是替代銀行的存款(狹義貨幣M1和廣義貨幣M2)。

“數字人民幣目前被定義為一種M0的貨幣,因此它主要能夠影響人民銀行的貨幣傳導政策,中國過去M0貨幣的管理中,大額現金交易可能會涉及灰色領域,而數字人民幣的使用大大加強了中國對M0貨幣的管理能力。”金融科技公司質數斯達克CEO鄧柯向《鏈新》表示。

鄧柯認為,數字人民幣的使用,首先進一步降低了線上上使用數字手段進行支付結算的成本,降低了商戶特別是小微商戶的負擔,是中國推廣普惠金融的重要環節。其次,數字人民幣的使用對已經處於半壟斷狀態的支付結算市場帶來了全新的挑戰和機會。“對金融市場的其他影響還有待觀測,但是如果數字人民幣突破M0的限制進入了M1或者M2的領域,將對金融市場帶來更加深遠的影響和變革。”

“數字人民幣直接衝擊的就是支付,特別是移動支付。”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北京大學數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黃益平認為,數字人民幣發揮支付功能確實有一些獨特的優勢:一是數字人民幣由央行發行的,因此具有法償性,基本上不存在違約的可能性;二是數字人民幣支付的成本可能比移動支付還要低,老百姓用主權貨幣做支付,應該不需要付費;三是數字人民幣是有可能擁有一些更加普惠的特性。

黃益平認為,雖然數字人民幣一定會對移動支付產生影響,但目前並不清楚會造成多大的衝擊。一方面,今天使用者使用移動支付,不僅僅是因為它們的支付功能,更重要的是圍繞支付工具的一整套生態系統。另一方面,即便數字人民幣能席捲支付市場,也並不意味著支付寶或微信支付就會退出這個出市場。恰恰相反,更可能的情形是將來的支付錢包中存放的不僅僅是傳統的與銀行賬戶連線的人民幣存款,同時也會有數字人民幣。

黃益平認為,數字人民幣可能帶來的最根本改變,是支付系統中資料的收集與分析模式。目前,移動支付的基本模式是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各自建立一個支付系統,其他機構加入不同的陣營,最後構成移動支付市場上的“阿里系”和“騰訊系”,它們分別自成一體,互不相關。“這個格局不是最理想的狀態,但好處是移動支付機構可以完整地跟蹤資金流動的全過程。但數字人民幣落地之後情形或將不一樣。將來是一個數字貨幣、九個錢包的狀態,其好處是相互之間都可以交易,但從此每家機構都只擁有整個交易的一部分資料。未來可能只有中國人民銀行能擁有完整的大資料。”

如果完整的資料握在央行的手中,一方面,可以避免“資本的無序擴張”;另一方面,需要考慮的是,大資料是否還會被有效地挖掘並利用,以及數字金融發展的軌跡會不會從此被徹底改寫。

“我們現在的目標是建立扎實的國內數字貨幣人民幣,建立健康的生態系統。與此同時,與國際夥伴合作,建立跨境支付的解決方案。”李波表示。

未來有望賦能人民幣國際化

自去年10月以來,數字人民幣已先後在深圳、蘇州、北京、成都等地完成試點,走在各國央行前列。與此同時,數字人民幣在跨境支付以及助推人民幣國際化等方面的作用也被越來越多地提及。

李波在論壇上表示,數字人民幣目前的發展重點是推進在國內的使用。“人民幣國際化是一個自然而然的程序,我們的目標不是取代美元或其它貨幣,而是讓市場做出選擇,以實現國際貿易和投資的進一步便利化。”

黃益平認為,數字人民幣可能還不能被看作完全意義上的CBDC,其主要功能還只是零售領域的小額支付,沒有批發的功能,而且由於人民幣還沒有實現自由兌換,更不是國際貨幣,所以數字人民幣尚無法真正參與CBDC的競逐。

此前,國際清算銀行聯合七家央行成立CBDC工作組,並沒有邀請在這方面發展得比較快的中國人民銀行一起參與,這也引發各國央行是否排斥中國參與規則制定的猜想。

“但無論如何,中國如果不想缺席新的國際貨幣競逐和國際貨幣體系規則的形成,就應加快數字人民幣落地、資本專案可兌換以及人民幣國際化再出發政策的協調推進。”黃益平表示。

事實上,由於每個國家有自己的巨集觀調控和貨幣主權,各國在制度上存在較大差異,而且各國的央行數字貨幣是以本國貨幣為基礎,在使用過程中會有不同的規則。從長遠看,貨幣會向一體化或更簡單方向的發展,但就目前而言,各國央行數字貨幣之間的互操作性還是非常複雜的問題。

“我們不會急於求成地找到解決方案,現在是選擇不同的選項來實驗不同的技術。”李波稱。

近日,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已與香港金融管理局、泰國中央銀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中央銀行聯合發起多邊央行數字貨幣橋研究專案(m-CBDC Bridge)。據悉,此舉旨在探索央行數字貨幣在跨境支付中的應用,並且該專案得到了國際清算銀行香港創新中心的支援。

事實上,實現人民幣國際化、參與CBDC競逐,不僅是為了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發揮更大的作用,同時也是保障國家金融安全的重要手段。

“中國正在逐步提升在國際經濟活動中的參與度,加深與其他經濟體的合作交流,在細分行業和領域提升中國的話語權。這也使得我國對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需求愈發強烈。”中國行動通訊聯合會區塊鏈專業委員會主任、數字經濟學家陳曉華向《鏈新》表示。

陳曉華認為,貨幣國際化是國家綜合實力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也是我國貨幣金融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在當前積極推進國際化的背景下,數字人民幣能給人民幣國際化帶來助力。

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董事總經理曹寅向《鏈新》表示,任何一種區域性貨幣的全球化,都面臨地緣政治博弈的問題。數字人民幣要想走得遠,需要和全球主要貿易國家相互配合。“中國之前跟日本韓國都有本幣互換的協議,雖然這些協議時斷時續規模也不是特別大,但是跟全球主要貿易伙伴進行合作的一個重要的政策基礎。如果能夠把本幣互換的餘額或者下一期本幣互換的額度用數字人民幣來進行替代,這將是數字人民幣一個比較好的發展機會。”

黃益平認為,未來的國際貨幣可能是美元數字貨幣,也可能是人民幣數字貨幣或其他國家的數字貨幣,甚至有可能是一種超主權的數字貨幣。“將來的國際貨幣之爭,最終應該會向一個或極少數個CBDC集中。數字人民幣參與這場競爭的一個基本前提是需要完善自身的功能。”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