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清退加密貨幣挖礦,礦場借殼水電消納的幻想破滅

買賣虛擬貨幣

來源/財新

中國當局決定走向碳中和的綠色轉型,絕不接納非數字法幣的虛擬貨幣發行與炒作,並把爭奪所謂“比特幣全球定價權”當成偽命題,中國境內不再歡迎高耗能的虛擬貨幣礦場存在

6月18日傳出的檔案截圖不僅給出了明確的清退時間表,還列出了由國網電力已經排查上報國家的26個疑似虛擬貨幣“挖礦”專案的詳細名單。圖為一處虛擬貨幣礦場的資料圖。圖/財新記者 丁剛

6月18日,一份落款為四川省發改委、四川省能源局於當日釋出的《關於清理虛擬貨幣“挖礦”專案的通知》的檔案出現在多個微信群中。

6月17日下午,有關四川省清退虛擬貨幣礦場的零星傳言開始流傳。而6月18日傳出的這份檔案截圖不僅給出了明確的清退時間表——已經排查上報的專案於6月20日前完成甄別清理關停,自查自糾停止供電的情況於6月25日前上報發改委,還列出了由國網電力已經排查上報國家的26個疑似虛擬貨幣“挖礦”專案的詳細名單。

財新記者致電了檔案中顯示的四川省能源局聯絡人,對方接線後僅表示“還在核實中”;而有業內人士對財新記者表示檔案是真實的。財新記者瞭解多渠道資訊顯示,這一檔案的內容符合決策當局對堅決在中國境內清退加密貨幣礦場的基本態度。5月22日,劉鶴副總理在金穩委會議明確指出,要“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堅決防範個體風險向社會領域傳遞”(參見財新我聞|金融人·事2021年6月18日《四川接棒清退加密貨幣礦場 中國式強監管來臨》)。

中國當局已經決定走向碳中和的綠色轉型,絕不接納非數字法幣的虛擬貨幣發行與炒作,並把爭奪所謂“比特幣全球定價權”當作偽命題。在中國人民銀行2017年10月宣佈清退境內加密貨幣發行和一、二級市場交易三年多後,決策當局對清退各地加密貨幣礦場的決心已下。

根據劍橋另類金融中心的截面抽樣調查顯示,2020年4月份10%的比特幣全網算力分佈在四川,僅次於新疆彼時的36%。與已經宣佈全部或部分清退挖礦的內蒙古、新疆、青海不同,四川的挖礦以水電為主,此前不少礦圈人士曾希望,碳中和政策並不會影響到四川挖礦。

現在,這份幻想已然破滅。這份最新檔案顯示,從專案位置看,列入監測管理的26家虛擬貨幣“挖礦”專案,分別位於阿壩州、甘孜州、雅安市、攀枝花市和涼山州,供電主體主要為國網四川公司和位於涼山州的兩家省能投集團下屬公司;從投產時間看,其中5家是2021年投產的新專案,18家是2020年投產的專案,2家是2019年投產的專案,1家是2018年投產的專案。

在業界人士眼裡,這些專案曾經屬於“持牌”挖礦。原因在於,2019年,四川公佈了首批“水電消納示範企業”,其中99家進入的企業中,有多個礦場在列;2020年,四川省雅安市經信局、市發改委聯合印發《關於建設水電消納示範區支援區塊鏈產業發展的實施意見》,指出區塊鏈企業完成用電手續及有關建設手續辦理後,在四川省電力交易平臺申請註冊,完成註冊後可參與電力市場交易。

所謂水電消納,就是指水力發電後的消化吸納。由於發電廠發電後送上網,電能無法方便地儲存,不用掉就是浪費,所以就要將富餘的電能經排程送到有電能需求的負荷點,這個過程就是消納。而這批列入或支援的企業,很多就出現在了此次的26家名單中。

前述金穩委表態次日,火星雲礦就告知使用者,為配合相關部門監管精神,經慎重研究決定,火星雲礦部分礦機將轉場至哈薩克礦場,相關礦機於5月23日停機,預計轉場週期在三到四周。

從知名礦機廠商位元大陸拆分的位元小鹿也於5月27日向使用者發出郵件,指出受中國最新挖礦監管政策影響,部分受影響套餐對應的礦機目前已處於停電狀態不再產生收益,其餘套餐未來也存在對應礦機被停電的風險,因此為使用者題提供取消算力合約訂單並申請退款,或繼續履行算力合約訂單但需要部分遷移至歐美區合規礦場重新啟動執行。

萊位元礦池負責人此前對財新記者表示,會將礦場遷往北美。

但海外也並非就是挖礦的樂園。中亞地區治安形勢複雜姑且不論,北美地區雖然暫時持接納態度,但也傳來負面訊號:紐約州議員提出了一項針對加密貨幣的新法案正在紐約州參議院進行審議,試圖對紐約州內的加密貨幣挖礦實行三年暫停;該法案雖未獲透過,但也反映了比特幣挖礦引發的爭議,而此前紐約州算得上是一個比特幣友好州。在伊朗,加密貨幣挖礦行業屬於持牌經營,即使如此,2021年5月,伊朗總統魯哈尼宣佈,由於電力供應緊張,四個月內禁止比特幣等加密貨幣挖礦。

儘管監管態度堅決,但一些未被波及的小礦場主還在觀望。一些礦場是自帶水力發電裝置、礦機直接放在平板車上的,方便隨時移動、快速逃跑、逃避檢查。“其實都知道,來查過很多次了,來了就關,走了就開。大家還在等訊息,看執行力度,不在名單上,總歸有些空間。”有小礦場主告訴財新記者。

一個公開的秘密是,礦場老闆會給地方官員“好處”來“打點”。“電力、消防、市場,都會一批批來這裡檢查,那意思是什麼,你也明白。”一位為礦圈提供直供電力的人士對財新記者表示。沒人知道這裡面有多大的貪腐,但查處的難度一定是加大了,“不是給現金,直接給幣。”有礦場主稱。

此外,據財新記者觀察,除了比特幣、以太坊等主流加密貨幣,一些新興的、不依賴ASIC晶片挖礦的加密貨幣,例如號稱綠色比特幣的Chia,以及頂著以太坊基金會和Vitalik光環、最近即將主網上線的分散式儲存專案Swarm,近日挖礦兜售仍然十分高調。

但無論如何,在嚴監管的態勢下,加密貨幣挖礦正在不可逆轉地去中國化。“中國從此就沒有這個行業了。”另一位礦場主這樣感嘆道。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