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數字人民幣硬體錢包“一卡多應用”的思考

買賣虛擬貨幣

移動支付網訊:2021年2月,在“數字王府井 冰雪購物節”北京數字人民幣試點活動中,郵儲銀行、中國銀行分別推出了搭載“健康寶”北京健康碼查詢功能的數字人民幣可視卡和指紋卡硬體錢包。除了數字人民幣消費之外,使用者持該產品在健康寶裝置上一貼 ,即可完成健康寶狀態查詢和登記。

這是數字人民幣硬體錢包在數字人民幣應用之外,首次搭載其它應用功能。而基於卡片形式的“一卡多應用”也給了數字人民幣硬體錢包更大的想象空間。

數字人民幣的“一卡多用”暢想

近日,某銀行從業人員向移動支付網透露,其準備研發並推出“雙核硬錢包”方案。


具體而言即是,在一個硬體上載入兩個錢包,一個數字人民幣錢包,一個行業錢包。類似於此前郵儲和中行推出的搭載“健康寶”的可視卡,只不過在功能上更偏向於錢包應用,畢竟健康寶只是一個個人健康狀態的資訊儲存。


可以大膽想象的應用可能有:

1.搭載數字人民幣功能和社保、醫保等基本保障賬戶功能的硬體錢包。

 

2.搭載數字人民幣功能和ETC、交通卡等需要預充值功能的硬體錢包。

 

3.搭載數字人民幣功能和健康碼、駕駛證、電子身份證等個人身份證明的硬體錢包。

 

而以上功能甚至可以多個搭配組合,即智慧卡行業比較熟悉的“一卡多用”。

 

一卡多用的好處自然是,一張卡片能夠整合多個功能,方便使用者免去申請和攜帶多張功能性卡片的煩惱。而隨著數字人民幣硬體錢包的推進,具備高安全等級的硬體錢包自然可以成為諸如社保卡、醫保卡等功能性卡片的集合地,但是這樣的設想是否可行呢?


金融IC卡的一卡多用之路

一卡多用顯然不是什麼新鮮詞,對於一卡通和智慧卡行業從業者而言,一卡多用甚至並不沒有什麼特別好的印象,因為一卡多用往往意味著最後“哪個都沒用”。

 

想想看,周圍很多人手裡是不是都有一張具備金融功能的社保卡一直放在錢包裡沒有用?再想想看,很多多功能的智慧卡或者可穿戴手環手錶,似乎用不了多久都會被扔到櫃子的角落。

 

從移動支付網後臺所能搜尋到最久遠的關於“一卡多用”的新聞是在2010年,彼時正值金融IC卡的發展初期,晶片卡“遷移”在全國範圍內啟動,同時社保卡、交通卡等各類一卡通產品紛繁複雜,屬於混沌初開的時間點。

 

彼時,央行釋出《中國人民銀行關於推進金融IC卡應用工作的意見》加快了金融IC卡的推進步伐,而由於從磁條升級而來的晶片卡具備晶片容量大、安全性高的特點,可以儲存金鑰、數字證書、指紋等資訊,其工作原理類似於微型計算機,能夠同時處理多種功能,為持卡人提供一卡多用的便利。

 

2012年央行釋出了中國金融移動支付系列技術標準,明確了我國移動全融發展的各項技術要求,引導和規範了我國移動金融創新性發展;2013年建成了國家級移動金融安全公共服務平臺(MTPS),解決了跨機構間的應用共享、實體互信、系統互通問題,為我國移動金融的創新發展提供了平臺基礎;2014年央行與國家發改委開展了國家電子商務示範城市移動電子商務金融科技服務創新試點工作,旨在探索移動金融一卡多應用運作模式。2014年底央行印發了《關於進一步做好金融IC卡應用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以全面提升金融IC卡一卡多應用在各行業的影響為出發點,將金融IC卡在公共服務領域的一卡多應用按照實現方式梳理總結為三類。

 

一類應用為普通消費類應用(例如零售業、快餐業、一票制公交車、計程車),是實現金融IC卡普惠民生的重要基礎,可採用標準借貸記或電子現金實現;二類應用為分時分段扣費類應用(例如停車咪表、分段扣費制公交和地鐵),是提升金融IC卡公共服務水平的有效途徑,可透過電子現金擴充套件應用實現;三類應用為行業個性化應用(例如醫療健康應用、園區卡),是商業銀行提供差異化服務、增強自身競爭力的重要手段,可透過金融IC卡載入行業應用程式或資料實現。


制約“一卡多用”的因素

金融IC卡時代,一卡多用的推廣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但是最終結果來看諸多因素也制約了其發展,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便是“電子現金”的低使用率。

 

從金融IC卡多應用實現方式的推行上,其中第一、二類應用都提到了透過“電子現金”的方式來實現。而且在《通知》中明確提出了,要提升電子現金的使用率和便捷性,應將金融IC卡電子現金作為實現普惠金融的重要工具,充分發揮電子現金一類應用的普惠、便民效果。同時,要注重拓展電子現金二類應用,積極推動三類應用,切實提升電子現金使用率和便利性。

 

然而實際情況是,“電子現金”不僅使用率低,而且不容易被消費者理解。

 

“電子現金”的使用率低主要體現在:一方面行業應用對專案主體單位缺乏足夠的吸引力,而且有的卡片辦理容易,掛失、退卡等售後服務異常麻煩,多應用的相關部門職責劃分不夠明晰,使用者難以理解;另一方面,單一專案的便捷度有限,多應用往往淪為單一功能的儲值卡及門卡,難以體現聯網通用和“一卡多用”的優點。

 

而不被消費者理解則主要體現在:一方面,電子現金的“圈存”過於專業,而銀行主賬戶與電子現金賬戶的區別、電子現金和閃付的區別等各種專業術語讓消費者“望而卻步”;另一方面,由於不瞭解導致誤圈存,有些銀行則需要登出銀行卡才能圈提出來,卡片丟失後意味著電子現金賬戶的錢是找不回來的。

 

2015年11月,銀聯開始試點銀聯卡“小額免密免籤”,持卡人使用具有“閃付”功能的銀聯晶片卡或移動支付裝置,在指定商戶的POS機閃付交易時,單筆消費小於或等於1000元人民幣時無需密碼、無需簽名,也就是所謂的“聯機閃付”。而曾花費相當大的精力推廣過的電子現金,也就是所謂的“離線閃付”,由於市場反應平平,甚至因為圈存、閃卡等問題而引來槽點不斷,最終逐漸退出了市場。

 

而在金融IC卡的一卡多用上,由於線上應用的迅猛發展,二維碼、線上會員等方式具備更便捷、更人性化的使用者互動能力,基於卡片的多應用也逐漸開始沒落。


數字人民幣一卡多用的前景

數字人民幣硬體錢包的存在將會帶來以“晶片”為載體的硬體裝置的重新興起,這其中以卡片存在的可視卡、藍芽卡、指紋卡等產品將會是其主要形態。

 

而基於硬體錢包的“一卡多用”也會成為數字人民幣的一個重要方向。正如文章開頭所提及到的幾類應用形態而言,醫保、社保、交通、身份證明等都會是數字人民幣硬體錢包的可延伸方向。

 

不過在移動支付網看來,數字人民幣硬體錢包同樣存在著“電子現金”般的問題,需要提前“充值”才能使用,這會阻礙其發展,這也是為何需要其它卡式形態“軟錢包”的原因(詳情見:數字人民幣卡式“軟錢包”和“硬錢包”區別解析)。

 

那既然是已經在推行數字人民幣了,為何不直接將行業錢包普及支援數字人民幣呢?

 

上述銀行從業人員向移動支付網進一步解釋道,數字人民幣正處於推廣的初期,在一些特殊的行業,全面普及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因此數字人民幣硬錢包的多應用算是一種前期的過渡方案。

 

也因此,在移動支付網看來,數字人民幣的“一卡多用”實際上是一個偽命題,如果數字人民幣全面支援了各行各業,那也就不存在所謂的一卡多用了,因為數字人民幣其本身就是一個“互聯互通”打破行業支付壁壘的金融基礎設施。

《數字人民幣發展研究報告》將縱覽數字人民幣的全貌,從基本資訊、發展歷程、公開測試、影響發展四個方面全面介紹其從萌芽、誕生到測試的發展情況,並以點及面深入探討其發展方向。

作者:,來源:數字法幣研究社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