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力“去中國化”加劇, 比特幣挖礦記賬權正轉移至北美?

買賣虛擬貨幣

本期摘要:目前全球比特幣挖礦算力正在經歷一場變革,以馬斯克為首的北美礦企正在爭奪比特幣在全球範圍內的挖礦記賬權。

編輯|歐科雲鏈研究員

出品|歐科雲鏈集團

近日,新一輪監管風暴襲來,加密貨幣行業迎來至暗時刻。

CoinMarketCap資料顯示,從5月12日到5月25日,加密貨幣行業總市值整體回落,市值縮水超一萬億美元,跌幅一度高達40%。

訊息面上,自5月18日起,先是三協會發公告提示防範虛擬貨幣交易炒作的風險;然後,內蒙古發改委釋出《關於設立關於虛擬貨幣“挖礦”企業舉報平臺的公告》;緊接著,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召開第五十一次會議稱要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

一時間,加密貨幣行業風聲鶴唳,幣價暴跌、市場恐慌情緒蔓延。與此同時,國內礦場關停、礦工被迫遷移出海似乎也將成“定局”。

中國礦工被迫出海,65%算力或面臨轉移

挖礦,是比特幣行業裡的“黑話”,具體是指利用晶片的計算能力,在比特幣系統產生的區塊中不斷進行“雜湊碰撞”,贏取記賬權,從而獲得系統獎勵的比特幣。

在全球比特幣挖礦網路中,中國礦工一直佔據主導地位。劍橋大學新興金融中心(CCAF)去年釋出的一項資料顯示,中國礦工的挖礦算力佔到全球總挖礦算力的65.08%。緊隨其後的依次為美國和俄羅斯。經查詢,這一資料也與加密資管公司CoinShares此前公佈的資料相符,即截至2019年末,中國礦池擁有的算力已經佔到比特幣全網算力的65%。

(資料來源:https://cbeci.org/mining_map)

CCAF資料還顯示,中國礦工主要位於新疆、四川、內蒙古和雲南四個省份。究其原因,新疆和內蒙古火電資源豐富,而四川、雲南等西南地區水電資源豐富。但四個省份挖礦算力佔比會隨著季節的變化而發生變動。例如,每年4月份開始,西南地區進入豐水期,火電挖礦佔比則明顯劣於水電。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這兩大地區都是國內的挖礦聖地。直到2020年,在聯合國大會上,我國承諾力爭於2030年前碳排放達峰,並於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

在這一環保目標面前,控制能耗,減少火電成工作重點。早在今年3月,內蒙古發改委就釋出公告稱全面清理關停虛擬貨幣挖礦專案,2021年4月底前全部退出,而且嚴禁新建虛擬貨幣挖礦專案。

彼時,國內的礦工、礦場主倍感壓力。

一些礦工選擇了觀望,期待更詳細政策檔案出臺;一些小成本的礦工委託礦商將其礦機轉手銷售,一些有能力有資源的礦工和礦場主們則選擇將礦機遷移到了國內西南地區或者國外一些低成本的地區。

而考慮到後續國內監管政策的不明朗以及西南地區豐水期和枯水期的更換,一些礦企則一步到位,選擇將礦場直接遷移出海,其中,尤以遷移至電費較為低廉的中亞和北美地區為主。

“覬覦”算力產業?馬斯克和北美礦工最近走的很近

就在中國政府極力打壓比特幣挖礦,礦企被迫紛紛出海之際,大洋彼岸的馬斯克卻開始搞事情了。

昨日早間,馬斯克在社交媒體發帖稱:“和一些北美的比特幣礦工交談,他們承諾,要釋出當前和計劃的可再生能源耗用情況,而且呼籲全球的礦工們這麼做。這可能有前途。”

(圖片來源:推特截圖)

馬斯克發文後不久,微策略CEO Michael Saylor隨即轉發該帖,並透露上週日主持了一場會議,馬斯克和北美的龍頭比特幣挖礦機構均出席。這些機構一致同意,組成比特幣挖礦委員會,提高能耗的透明度,加快全球範圍的可持續性活動。這些礦企包括Argo Blockchain、Galaxy Digital等。

該訊息一經發酵,比特幣價格走高,一度逼近4萬美元關口,較日內低位回漲6000多美元,24小時漲幅接近20%。

(圖片來源於網路)

針對目前國內比特幣挖礦遭遇強監管,國外在馬斯克帶領下成立比特幣挖礦委員會的反差之下,外界議論紛紛。

有人說,一場爭奪全球比特幣算力的主導權大戰正拉開帷幕;也有人說,這波算力遷移要比想象中來的更快,畢竟矛頭直指中國礦工……

泛城資本、快的打車創始人陳偉星指出:“比特幣挖礦,只是當初中本聰設計這個系統的時候,為了激勵使用者參與記賬的方式,而不是挖礦。如果比特幣成功,這個所謂的”挖礦“就是數字世界的金融記賬權,將演化成類似加強版swift的權力,這種權力不光負責清算儲備貨幣,還將清算大部分人類核心資產……”

歐科雲鏈研究院研究員對此則表示:“目前全球比特幣挖礦算力正在經歷一場變革,以馬斯克為首的北美礦企正在爭奪比特幣在全球範圍內的挖礦記賬權。在日漸趨嚴的監管背景下,中國將有可能不再是比特幣挖礦的大本營,而其過往十餘年所積累的晶片、礦機、礦池、礦場等前期優勢也將被削弱甚至是取代。”

後果:算力下降是否影響比特幣價格?

值得一提的是,此番礦工遷移出海,外界除了關心挖礦記賬權的轉移外,也比較關注全網算力重新分佈期間對比特幣所造成的影響,尤其是價格。

重壓之下,全球算力格局重新分配已是不爭的事實,在此期間,比特幣挖礦算力必然會產生波動。

歐科雲鏈OKLink資料顯示,近一週以來, BTC全網平均算力出現下滑,截至發稿,全網平均算力達145.85EH/S,距離5月12日的180.17EH/S的高點相比,下降約20%。

(圖片來源:https://www.oklink.com/ )

對比近期市場的表現,不少人認為此輪幣價下跌或許是比特幣算力下降導致。但這種說法似乎不太站得住腳。

究竟算力和幣價之間存在怎樣的聯絡呢?

眾所周知,比特幣全網算力提升意味著參與挖礦的人越來越多,或者說礦工們擁有的礦機越來越多。基於此,我們也可以看出影響比特幣全網算力的主要因素,即礦機價格、礦機技術、礦工們參與挖礦的熱情。

由此可見,幣價無法直接對算力產生影響。但值得注意的是,隨著幣價的上漲,礦工們參與挖礦的熱情會變高,而礦工們的熱情會助長算力的攀升。不過這中間多少存在一定的時滯性。

那麼算力大小是否決定幣價漲跌呢?

此處,我們可以回想一下當年BCH和BSV的算力大戰:當初,雙方比拼算力,但兩個分叉幣的價格並未出現無止境的暴漲。從這個案例可見,算力無法決定幣價。而且,根據比特幣難度調整設定,在固定時間段內,比特幣被挖出的總量是恆定的,算力上漲也不會對其產出有任何影響,對幣價亦如此。

簡而言之:算力不會影響幣價,但幣價會影響算力。

不過,此前有人擔心極端情況下某個國家的算力突然全部關停,算力大幅下降,而比特幣難度調整機制沒能快速反應過來,這種情況下出塊速度會減慢。但目前比特幣已是全球公共設施,其節點遍佈全世界,作為點對點的一個分散式系統,它最大的特點就是“抗單點故障”。

故這種擔心大可不必,要知道,算力大幅下降的時候,意味著礦工之間的競爭減少、挖礦收益更高。而此時,越來越多的礦工會進入這個行業,即便是一些“能耗比”落後的礦機也會重新上架。所以,即便這種極端情況發生,對比特幣系統執行的穩定性而言也不會有大的影響。

寫在最後:

如今,隨著技術的發展,人類的環保意識也在不斷加強,就比特幣挖礦而言,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的礦工,地區間的遷移並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其本質還是要找到最終的解決方案,即尋找到清潔能源進行挖礦。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