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 罕見接受中文社羣專訪,他到底說了什麼?

買賣虛擬貨幣

BM 是區塊鏈行業中最知名的人物之一。早期在比特幣論壇上曾多次與中本聰交流,接著打造多個知名區塊鏈專案,包括 BitShares、Steem、EOS,實現了高效能的區塊鏈系統。近期 BM 罕見地三年來首次接受中文社羣的影片專訪,在我們一小時的談話中到底說了哪些內容?本文根據影片內容整理了六大重點及中國社羣關注的問題,與大家分享。

為何在 2020 年寫了《More Equal Animals》這本書?

BM:我一直為保障所有人的生命、財產、正義而努力,透過科技創造出了一系列的市場解決方案。問題是即使有最厲害的科技 ,但使用者沒有必備的哲學原則背景,那麼最後的結果將與預期有偏差。我寫書的目的有兩個:一是我在給我自己的問題做有條理的回答,二是將我過去十年的所學濃縮排這本書供他人閱讀。讀者能一次性瞭解我對多個議題的理解,包括以下幾點:我們為什麼要協作,為什麼及如何取得共識,帕累託原則如何影響權。為了在社羣中達到原則所定義的共識,寫書是有必要的,在我看來原則理念比任何技術都更重要,我希望這本書能透過傳達我的理念改善這個世界。

是否還參與 Voice 社交媒體平臺

BM:我早退出了。

啟動新專案 Clarion 是想解決什麼問題?

BM:推特、臉書、Voice、Hive 都想提供 溝通即服務,但這其實是做不到的。他們在邏輯上都是中心化的第三方,他們有權利決定你的言論是否可發向全世界。而 Clarion 是你和你朋友用的工具,只要你有連網,能連到他們的電腦,你的資訊就能傳達全世界。Clarion 使用 P2P 網路擴散資訊,這技術不基於區塊鏈開發。Clarion 可以實現電子郵件的功能,這功能類似非同步通訊也就是當一方在離線狀態的通訊。透過使用 Clarion 你不用擔心賬戶安全,沒有人能關閉你的賬戶,這是因為你的賬戶同時存在於多個伺服器上,而且這些伺服器大多是你周圍的親朋好友的。Clarion 的技術與位元流相似,只要一上線就關閉不了,Clarion 不是家公司,這是我們的終極目標。

現在與 Block.one 的關係

BM:現在我跟他們的關係跟其他社羣成員及節點團隊一樣,我跟 Block.one 的 PBE 部門有交流,探索如何與他們協作。對 Block.one 來說,我現在的身份是社羣中的一份子,我給 Block.one 提建議的方式跟我提建議給全世界的方式一樣,如果我有什麼想法我會發表在部落格,任何人包括 Block.one 都可閱讀,然後看看我們怎麼一起走下一步。

你構想的新共識機制 Proof of Burn 是什麼原理?

BM:我也開始研發新的共識機制,它更抗審查,節點團隊也不需要拉選票我稱之為 Proof of Burn。與其讓做最多工作量證明的區塊鏈勝出,將獎勵發給出塊團隊,這新機制的理念是讓銷燬最多通證或通縮最大的區塊鏈勝出。出塊團隊之間的競爭在於誰付出最多的通證去爭取出塊的權力,所以當有更多團隊參與出塊時,通證銷燬的速度也會更快。出塊團隊想掌控出塊的權力,就得向社羣購買通證,如果沒辦法從出塊中獲取收益,那麼團隊將會耗盡資金。這時團隊的商業模式就是向使用者收取交易上鍊的費用,同時用更低的價格獲取到下一個區塊,賺這之間的價差。在這個共識機制下,廣播交易到區塊鏈上是稀缺資源也是特權,區塊鏈系統獎勵那些剋制自己不做廣播的人,而通證象徵著廣播的權力。我相信這樣的機制更抗審查,同時保留 POS 低耗能的優勢,避免了帕累託的負面效應及 POW 的缺陷。

你預測比特幣的終局會怎樣?

BM:如果比特幣真的要成為主流貨幣,它就必須鎖進銀行金庫中,像黃金那樣,到那個時候,比特幣使用者也不用轉賬比特幣了,而是做銀行轉賬,銀行將會使用新的轉賬協議技術,而真正需要動用到比特幣轉賬的機會將非常少,只出現在鉅額轉賬時,到那個時候比特幣實現人類金融自由的使命也將宣告失敗失敗的原因是比特幣主網效能擴充套件性太差,但購買並長期持有比特幣還是有機會讓你賺很多錢,只是實現不了金融自由。在這期間銀行可能會提供更好的服務以跟比特幣競爭,但比特幣終究會進到銀行的金庫中,接著銀行會啟動部分儲備金制度,接著法幣會與比特幣做掛鉤,再來就是不許個人兌換出比特幣,只有政府及相關機構能合法持有比特幣,就跟黃金作為儲備資產一樣繞了一圈。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