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們拿回「定價權」後,再談「NFT革命」

買賣虛擬貨幣

2021 年 3 月 11 日勢必會成為加密藝術史上最濃墨重彩的一筆。在這一天,Beeple 創作的加密藝術 NFT《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在世界頂級老牌拍賣行佳士得拍出了 6900 萬美元的天價,這幅作品也是在世藝術家的作品中排名第三高的藝術品,僅次於大衛·霍克尼和傑夫·昆斯的作品。

這幅畫是自 2000 年傑夫·昆斯創作的《氣球狗(橘色)》以來第一幅躋身拍賣價前 100 的藝術品,標誌著 21 世紀的藝術打破了長達 20 年的沉寂,更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是,在眾多「油彩、畫布」中間,它是唯一的「數位輸出」。

推特和社群中的加密藝術愛好者們在網路上振臂高呼「這是一場偉大的 NFT 革命」、「NFT 的時代已經來臨」、「NFT 會取代傳統藝術」,的確,Beeple 在佳士得的成功無異於為加密藝術家們打了一針強心劑,向來小眾的 NFT 終於獲得了主流機構的認可,這是加密藝術發展史中永遠不會消失的豐碑。

不過,Beeple 的成功,是否標誌著加密行業的成功呢?

讓我們先來看看上一次「革命」,簡單瞭解一下網際網路在當年是如何顛覆傳統行業的。

網際網路的「降維打擊」

傳統行業,如傳統零售業、傳統制造業甚至傳統廣告業、傳統新聞業,都在網際網路大規模普及之前存在著巨大的侷限性。

人們購物需要花費大量時間與精力往返於各個線下門店對商品進行對比,而在當時普通消費者對於某個行業的產品定價是不瞭解的,因此商家有著巨大的獲利機會。而當網際網路普及後,人們可以透過網路貨比三家,也可以清晰地瞭解到各個商品的市場價格。

而像廣告業、新聞業這樣的行業,在網際網路普及之前難以追蹤投放效果,而且由於資訊不對等,大眾往往只會接收到電視等媒介中所播出的資訊。而隨著網際網路的普及,廣告商可以根據人們的電商購買記錄、社交網站內容、搜尋記錄等資訊精準投放、提高廣告效果,而新聞業的新聞壟斷也被打破,大幅提高資訊傳播效率及透明度,自媒體、網路媒體、傳統媒體也可以相互監督,進入了網際網路時代後,每個人都是資訊傳播網路中的重要節點。

當傳統領域的方式被完全顛覆時,反應快的企業會做出轉型以求生存,而反應慢的企業則會被網際網路時代的新興企業淘汰。

也可以這樣理解:是網際網路,選擇了哪些傳統企業有資格存活下來。

比特幣也是被選擇者

讓我們把目光放回到 2020 年底,這一輪比特幣牛市開始的時候,因為我們似乎能在這一場所謂的「NFT 革命」中,看到這一輪比特幣牛市的影子。

這一次我們是選擇者,還是被選擇者?

2017 年那一輪牛市,是比特幣在經歷「九四」等一連串監管打擊之後,憑藉散戶的力量,從悲觀情緒中完成突破,一舉接近 2 萬美金。

那本輪牛市是什麼情況?

很多人把這一輪牛市稱作「機構牛」,隨著 MicroStrategy、Square、灰度、PayPal 等華爾街巨頭的入場,比特幣價格一路拉昇至最高 5.8 萬美元。與上一輪牛市中市場的狂熱不同,這一輪牛市中市場的情緒異常冷靜,似乎散戶們與這場牛市沒有什麼關係。是華爾街巨頭選擇了將比特幣加入它們的投資選項中,它們告訴人們比特幣是有價值的,於是人們蜂擁而至投資比特幣。如果有朝一日它們告訴人們比特幣是泡沫,現在的比特幣投資者中,還會剩下多少人認可比特幣的價值呢?

這當然稱不上是「比特幣革命」,將其與 2017 年散戶們的轟轟烈烈對比,有人說這一波牛市「完全就是投誠的獎勵」,因為這一次是華爾街巨頭選擇了比特幣,而不是比特幣選擇了華爾街巨頭。

區塊鏈行業一直在努力擴圈,努力被傳統認可,比特幣被選擇了,NFT 被選擇了,下一個被選擇者還在等待著。

振奮,但遺憾

說回到 NFT,就像比特幣被傳統巨頭選擇後迎來牛市一樣,NFT 得到頂級拍賣行佳士得的認可當然是一件好事,就像文章開頭說到的,這是一個偉大的里程碑。不過,在興奮之餘,當我們回看整個故事,可能還會覺得有些遺憾。

準確的說,這並不是我們一直期盼著的、真正的「顛覆」。

藝術家在佳士得拍賣有兩種方式,第一種是藝術家直接向佳士得提出申請,再由佳士得決定作品是否可以在佳士得拍賣;第二種是佳士得官方邀請藝術家參與拍賣,不過作品的估值也將由佳士得來決定。

而無論是哪一種方式,Beeple 始終都是一位被選擇者。是傳統拍賣行選擇了加密藝術,而不是加密藝術選擇了傳統拍賣行。

我們一直都在期盼著一次真正意義上的「顛覆」,而不僅僅是作為傳統領域的一個選項。Beeple 當然是成功的,但是個人的成功從來都不意味著一個群體的飛躍。

勒布朗·詹姆斯被譽為世界最強的籃球運動員,在運動場下多次為有色人種發聲,也採取過多種行動對種族歧視表示抗議,雖然他能得到白人的尊重,但仍然沒能把有色人種從種族歧視中拯救出來;坎耶·維斯特 拿過無數格萊美獎,但仍然沒能讓人們擺脫「說唱只有毒品、性、暴力」的刻板印象,而他在時尚領域也不過是一個耐克在他創造了巨大商業價值後仍然會選擇拋棄的棋子。

再渺小的、弱勢的群體也都會誕生出個人英雄,但是想要依靠個人的努力來改變大環境的看法是極其困難的。加密領域的巨鯨隨意轉手很容易讓一幅加密藝術品賣出比 Beeple 在佳士得的拍賣成交價高得多的價格,但是如果沒有「佳士得」們的認可,也只不過是在小圈子裡的自娛自樂。

黎明前的陣痛

「被選擇」意味著小圈子將自己定價權交給了更大的圈子,意味著在現階段,小眾的價值取決於大眾的選擇,意味著小圈子在現階段放棄了認可自己價值的權利。不過,也正因為是「小圈子」,我們才會把它看作是一件「好事」,因為這是每個「小圈子」、「弱勢群體」、「不被接納的人們」想要破圈一定會經歷的陣痛,破圈意味著突破了禁錮,意味著有機會從傳統領域手中爭取到更多的擁護者,意味著在未來有機會把圈子擴得更大而不是被壓縮再壓縮。

只不過這件「好事」是一件有些遺憾的好事,我們希望在未來不用再將「定價權」交給傳統領域,而是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中,到那時,我們現在所謂的「革命」,也不過是順勢而為,那才是「NFT 時代」。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