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個 Axie?“玩賺”類鏈遊大盤點!

買賣虛擬貨幣

作者 | indigo

編輯| 門人 運營 | 小石頭 風清揚

近期,主打元宇宙、P2E(Play to Earn)等概念的鏈遊可謂風生水起。

DappRadar資料顯示,截至發稿時,元宇宙卡牌遊戲Axie Infinity 24小時使用者量達到1.727萬,日使用者量超過Uniswap V3。更有資料顯示,該遊戲在過去一個月內產生了8490萬美元的收入,創下歷史新高。

有人說這是一場巨大的“資金遊戲”,區別在於一旦遊戲內的增量資金與收入不足以覆蓋支出,通證經濟下的泡沫就會迅速的破裂。

不過,無論其是場內資金的博弈還是通證經濟下的巨大泡沫,P2E邊玩邊賺的遊戲形式實實在在地造就了財富效應。

下面,深鏈財經將帶領大家一起來看一看,還有哪些“玩賺”類的鏈遊值得關注,又有哪個鏈遊有潛力成為下一個Axie。

Alien Worlds——基於WAX太空元宇宙」

基於WAX的Alien Worlds是一個太空背景的去中心化金融NFT元宇宙遊戲,結合了質押挖礦和虛擬土地銷售。TLM是Alien Worlds的原生代幣,可用於購買和交易遊戲內物品,以及抵押、挖礦和星球治理。

Alien Worlds中存在6個獨立的星球,包括了分佈在各星球上的3343塊土地。其中,每個星球都是一個星際的DAO組織,玩家可以透過作戰進行星球殖民,並使用NFT工具進行採礦。

冒險者可以選擇自己開採土地,也可以允許他人開採自己的土地並支付佣金。因此,土地所有者可以選擇積極參與,也可以讓其他人在自己的土地挖礦。遊戲的內建收益功能可賺取佣金,玩家還能夠將佣金率按喜好設定高低,賺取屬於自己的被動收入。

「 ZED RUN——AR+NFT賽馬遊戲」

ZED RUN是一款基於Polygon並結合了AR、區塊鏈、NFT等元素的賽馬遊戲。

ZED RUN的玩家只需要透過手機端就能直接買馬、賽馬、餵馬、下注,還能與自己選的馬互動,在真實環境以AR形式中從多個角度檢視馬的資訊、資料和狀態。

遊戲內的馬一共有六個品種,分別是Genesis、 Lengendary、 Exclusive、 Elite、 Cross、 Pacer,目前在售的Z1-Z10都屬於Genesis類別。作為非同質化代幣,每一匹馬都是獨一無二的,擁有不通層次的速度、能力和基因純度。

目前,遊戲只有簡單的賽馬功能,但是觀看賽馬的介面和展示形式還是很精良的。

比賽有兩種方式觀看,一是簡單的2D播放,簡單的幾個圓點的表現形式,應該是為了方便移動端或網路配置不是很高的使用者。另一個就是3D 、賽博朋克風格的形式,如果有幾個朋友一起在玩的話,還是很有意思的。

「 Mobox——遊戲+資管+機槍池」

Mobox是一個基於BSC的專案,主要業務包括收益聚合器、遊戲和資產管理,其中游戲是專案的核心業務,也是其他兩項業務成立的前提和基礎。

據官方表示,Mobox完全由社羣驅動,旨在結合DeFi和NFT各自優點,透過代幣獎勵來提高使用者的參與度和娛樂性,併為IP創造者、遊戲開發者提供發行和流量渠道。

Mobox允許使用者透過質押LP代幣或穩定幣獲得“KEY”獎勵,該收益農業代幣可用於解鎖NFT,而NFT可用於Mobox中的遊戲角色或Staking。目前,Mobox最高APY達237.62%。

My DeFi Pet——DeFi寵物遊戲」

My DeFi Pet是一款由KardiaChain孵化、由越南遊戲開發商TopeBox開發的虛擬寵物遊戲,將DeFi、收藏品和玩家個性相結合,與Axie Infinity模式有些類似。

My DeFi Pet 遊戲主要以收集、建立、養成、戰鬥、活動、社交和交易等使玩家獲得豐富獎勵。

每小時都有新寵物誕生,競標持續24小時以完成收集;任意兩個寵物將繁殖新品種寵物完成建立品種;以寵物進化的階段確保酷炫的新外觀和增強的統計資料,以此增加稀缺性養成;遊戲玩家擁有寵物角色之後進行的戰鬥、社交、交易和活動不僅可以增加遊戲體驗,更能獲得豐富獎品。

此外,該遊戲中的市場和競猜中心,玩家可透過交易寵物及質押DPET代幣賺取收入。而DPET作為My DeFi Pet的主要貨幣,主要在第一階段用於交易、交換、提升寵物及其的特殊品質。

「 SpaceY 2025」

SpaceY 2025是一款由BlockFish團隊打造的基於火星移民題材的沙盒塔防NFT遊戲,背景故事源於SpaceX創始人埃隆·馬斯克的火星移民計劃。

SpaceY的遊戲包括卡牌收集、土地交易、戰鬥競技和火星探索等玩法,且遊戲中80%的消費收入均用於玩家獎勵。

與其他鏈遊相比,SpaceY 2025遊戲採用了“盲盒+NFT”玩法,使用者須使用其實用代幣SPAY才能在遊戲中購買NFT道具。

「 Gold Fever——基於以太坊側鏈Skale的生存遊戲」

Gold Fever是一款基於以太坊側鏈Skale的多人線上的生存競技遊戲。

遊戲地圖由一個大陸區域和幾個周圍的島嶼組成,允許玩家真正擁有稀有的遊戲內物品,如角色、武器和人工製品。

其遊戲背景設定18至19世紀淘金熱下,擁有部落和冒險進行陣營對抗,以獲取更多的寶藏。值得注意的是,在 Gold Fever 世界裡有具有各種功能性基礎設施,比如:驢馬廄、船碼頭、商鋪(生存用品、工具、衣服等)、修理店、銀行、酒吧、餐館和酒店等等。

在Gold Fever這個元宇宙內,設計了兩大陣營,在遊戲中都有不同的目標和挑戰。同時又設計了4種代幣,來維持這個虛擬世界的運轉,比如出借遊戲代幣、出租或租賃遊戲內物品、升級技能或物品、出售和交易NFT等。

「 Skyweaver——基於以太坊的數字交易卡遊戲」

Skyweaver是一款基於以太坊具有實際交易功能的數字交易卡遊戲。

Skyweaver遊戲內共有3個等級的卡片:基礎卡、銀卡和金卡,每張卡的獲取方式不一樣。玩家可將根據他們在不同遊戲模式中鍛造的卡牌數量、商店上對某些卡牌的需求和在商店上提供卡牌銷售的玩家數量來控制經濟及NFT卡牌的價值。

目前,Skyweaver在內測階段,且需要內測邀請碼才能參與。其中,天梯模式前1000名的玩家可獲得稀有創世NFT金卡,該NFT金卡將在遊戲正式後可用。

「 Blankos Block Party——區塊鏈版“糖豆人”」

區塊鏈版“糖豆人”Blankos Block Party是一款基於EOS的多人線上角色扮演遊戲遊戲,由前暴雪、Activision和雅虎的高管Mythical Games開發。

在遊戲中,玩家可以收集、升級和出售一種名為Blankos的NFT公仔。目前,其他功能仍在公測當中。

「 Star Atlas——基於Solana的RPG遊戲」

Star Atlas是一款基於Solana的空間探索RPG遊戲,採用遊戲貨幣ATLAS和治理代幣POLIS實現了雙代幣系統。

據稱,Atlas透過採用虛擬Engine 5的Nanite實時圖形技術,提供了電影級別的影片遊戲視覺效果。在該遊戲中,玩家可透過三個派別合作或競爭資源獲得遊戲中的虛擬收入,但玩家若在交戰中失敗,那麼NFT將被銷燬。

「 BiDragon——DeFi+NFT+RPG遊戲」

BiDragon是基於BSC發行的一款DeFi+NFT+RPG遊戲,目前沒有還發行自己的實用代幣。

目前,BiDragon上線了NFT盲盒、挖礦等功能的“玩賺”模式。

購買NFT盲盒要使用BNB,NFT盲盒一共有4種(S、A、B、C),S有2個型別,而A、B、C級NFT都有4種型別,一共14款。

購買的NFT可以使用的場景包括:1. 質押挖礦:每筆購買盲盒訂單金額的50%都會進入流動池;2. NFT市場交易:目前,BiDragon上線了Treasureland NFT交易平臺;3. 拍賣;4. 遊戲內裝備戰鬥;5. 遊戲內遠征等。

NFT裝備不僅可以穿戴到角色身上,帶著去戰鬥,屬性越高戰鬥力越高,還可以在遊戲內獲得更高階的材料。而材料可以去合成更高階的裝備或到交易市場出售換取BNB,BNB還可以購買盲盒再次迴圈戰鬥打材料換取BNB。

「 Clashdome——競賽類休閒小遊戲」

Clashdome是基於Wax鏈開發的P2E小遊戲。

目前,平臺共開了2款遊戲:

1.Endless Siege:一款類似於皇室戰爭的塔防遊戲

2.Candy Fiesta:這是一個簡單的類似於消消樂的遊戲,看誰在60步內可以消除的更多。

不過,目前只有塔防和消消樂是帶排名賽和對戰賽兩種模式,也是平臺上使用者玩的最多的。

除了以上幾款遊戲,其實還有很多P2E的遊戲即將推出,但是問題來了,這一次使用者們依然會買單嗎?

DappRadar資料顯示,自從5月的大盤暴跌以來,鏈遊無論是交易量還是使用者量依然遠超DeFi使用者。

這是為什麼呢?筆者以為,拋開行情因素,如今的P2E鏈遊再度爆發,得益於其邊玩邊賺的遊戲模式。以Axie Infinity為例,玩家在拾起遊戲樂趣的同時還可以賺錢,加上國外機構資本的注入,何樂而不為呢?

P2E的商業模式其實源於傳統遊戲領域,魔獸世界、地下城與勇士等遊戲均有一批玩家透過出售裝備或者裝備賺錢。如今,鏈遊將這種模式進行了升級,玩家透過玩以加密貨幣為基礎資產的遊戲,積極參與虛擬經濟進而賺取獎勵,例如遊戲中的資產和代幣。

其次是門檻的改變,最開始,玩家需要付費購買遊戲許可,而在進入網際網路時代之後,免費遊戲模式逐漸發展,所謂免費遊戲是指玩家可以零成本獲得基本的遊戲體驗,而獲得進階的遊戲體驗或者個性化的物品則需要支付額外的費用。

對於使用者來說,獲得超凡遊戲體驗的門檻很高,而今天的P2E更像是免費遊戲的進化版本。利用區塊鏈技術賦予玩家對遊戲內資產的所有權,並允許他們透過積極玩遊戲來增加其價值,這是遊戲對P2E模式的關鍵組成部分。P2E遊戲中的大部分收入不再歸屬於中心化的遊戲公司,而是分配給了優秀、勤奮的玩家。透過參與遊戲內經濟,玩家不僅為自己還未整個遊戲生態創造了價值。

就像Axie Infinity的經濟模式可以讓菲律賓低收入家庭在疫情嚴重的環境下維持生計,如今的鏈遊再往更加扁平化的方向發展。

再者就是使用者體驗的提升,最直觀的方式就是交易成本、速度的改變。如今公鏈百花齊放,在保證系統安全性的前提下,存在著許多可以選擇的底層鏈供開發者選擇,而在一條gas費低、速度快的公鏈上開發出的具有強可玩性的遊戲勢必會吸引到大批的使用者。

由區塊鏈技術驅動的P2E模式已經為我們開放了新一代的數字原生經濟機會,玩遊戲已經不僅僅是打發時間的消費行為,透過日復一日的玩遊戲,玩家更像是在工作,付出時間和勞動,為家庭賺取收入。

然而,目前的區塊鏈P2E遊戲整體的可玩性依然不高,這也是目前鏈遊最大的痛點。P2E的基礎依然是遊戲,其次才是“有利可圖”,如何吸引更優秀的遊戲開發者、更優秀的遊戲創意更值得我們討論。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