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所公鏈如何衝破「土狗」困局?

買賣虛擬貨幣

卷池跑路,幣跌礦塌,團隊資訊被指造假,專案方失誤釀出砸盤慘劇……近期,形形色色的defi專案亂象輪番在heco和bsc上演。


使用者「受傷」之時,兩條由交易所發起的公鏈也備受指責,火力點集中在「交易所為什麼不審查上鍊專案?」這個問題如果換成「v神為什麼不審查以太坊上的專案」,恐怕會貽笑大方。而當公鏈前面冠上了「交易所」這個身份,指責正在輿論場中滑向合理化。


有去中心化共識信仰教育的使用者認為,投資者不應該將「土狗」專案的惡行歸責於公鏈網路的開發者,因為他們只應為鏈的安全執行負責,原則上不能、實際上也無法管控什麼樣的應用能來鏈上部署。


那些不願用公鏈的標準去評估bsc和heco的人,將這兩條鏈本身不夠去中心化作為攻擊的矛,直指這兩條鏈分屬幣安和火幣,認為兩家交易所應盡專案審查之責。中心化交易所上幣的思維成為了一些人審視交易所公鏈的視角。


行業裡喜歡拿交易所公鏈和以太坊作比,技術指標的差異其實不是根本。雙方本質的不同是生態的基因。以太坊生態是一群逐漸接受了去中心化治理訓練的人構建而成,這一過程用了6年時間。而剛剛誕生不久的bsc和heco鏈上,彙集著習慣了中心化交易的幣圈使用者。


「土狗」帶來的信任危機或許並非壞事,對於交易所公鏈而言,如何在向完全去中心化過渡的過程中逐漸鋪就社羣治理之路,才是長遠之計,一些建議和探索正在展開。



「土狗」割走交易所公鏈信任度


不到一週時間內,兩起存在主動作惡嫌疑的專案先後出現在bsc和heco鏈上。


3月4日,幣安智慧鏈bsc上的專案meerkat finance自稱遭駭客攻擊,損失高達3150萬美元。該專案從上線到暴雷僅用時15個小時。


此後,區塊鏈安全機構打臉meerkat finance,發現該專案的金庫合約系可修改的代理合約,存在自留後門的問題。該專案後來在官網上以1萬美元出售域名的行為,更是放大了「圈錢跑路」的嫌疑。


事發後,受損使用者表示,已經向幣安反饋,並要求封鎖專案方的地址。還有人報了警。幣安聯合創始人何一也答覆稱,bsc的安全團隊正在跟進,已經聯絡了多家安全審計機構。


峰迴路轉的是,meerkat finance又出現了,狡稱邀請駭客攻擊來幫使用者認識智慧合約的風險。措辭滑稽,令人難以取信。最終,在幣安給對方施加的壓力之下,專案方歸還了大部分資金。


bsc這邊剛了結棘手「土狗」,heco那邊又起風波。3月10日,heco鏈上專案hso在進行ido(首次defi挖礦發行)後,官方網站和使用者活躍的電報群均無法開啟, 捲走了3萬枚ht,價值50萬美元。


事發後,火幣出面表示,已經進行風控,在緊急聯絡專案方,使用者的資產不會丟失。


今年以來,問題專案頻繁出現在bsc和heco鏈上,被使用者斥為割一波就走的「土狗」。這樣的專案去年下半年曾大規模出現在以太坊上,那時正值defi因流動性挖礦模式而火爆市場。如今,bsc和heco鏈上高收益的defi應用吸引使用者的同時,也招來了「土狗」。


bsc鏈上多發專案卷資跑路事件,popcornswap捲走近48000個bnb,近期zap finance、tin finance、sharkyield均跑路,其中sharkyield疑似捲走了6000個bnb。


heco鏈上更為集中的是專案「塌礦」問題,最近出現的mfd、tlo、book、hbo等專案代幣的歸零,均系拋砸式塌礦,有的是專案方存在預挖或超賣的不良行為,也有hbo這種因烏龍指錯將專案代幣轉到lp挖礦池導致的。


幣圈老玩家、浸淫defi領域大半年的幣圈kol「超級君」解釋,「礦塌了」的表現主要有兩方面,一方面是使用者質押資產挖出的專案幣出現了拋售,礦就會塌;另一個表現是使用者資金進來了,專案幣價格沒有相應的上漲,甚至只是持平,收益率大幅下降,比如從100%降到了10%,也意味著塌礦。


不考慮專案方主動作惡比如增發或惡意拋售的情況,「超級君」認為,塌礦的本質是這個defi應用及產出的代幣沒有受到市場認可,「很多defi專案有很大的泡沫,它只是為了挖礦而挖礦的;或者專案有一點價值,有一點需求,但是短時間內這個價值沒有得到發現,礦也一樣會塌掉。」


無論是專案方卷池跑路或增發拋砸這類主動作惡,還是專案被攻擊、團隊誤操作導致的資產損失,擱在以太坊上,都會被歸咎為專案責任,使用者攻訐的物件都是「土狗」。而輪到bsc和heco時,責任正在被指向幣安和火幣這兩家交易所。


「bsc上土狗多,幣安也不管管」、「火幣再不解決土狗問題,heco就得玩完」……去翻翻社交平臺不難發現,近期一旦bsc和heco鏈上被揭發出「土狗」,幣安和火幣都會遭遇輿論炙烤。


「超級君」認為,一些使用者模糊了交易所跟交易所公鏈的概念,「在交易所公鏈上,駭客盜了幣或者是土狗跑路,這個是交易所不可控的,它沒辦法去負這個責任。現在,交易所公鏈上有很多跨鏈工具,直接可以從交易所公鏈跨到其他鏈,比如說跨到以太坊,公鏈網路可以客觀地顯示資產路徑,但它沒有權力也沒有能力去凍結可疑資產,如果有了這種權力和能力,鏈將不再是公鏈,公信力會受損。」


模糊交易所和交易所公鏈的概念,使用者似乎找到了一個能承擔他們損失的責任主體,客觀上也會將defi、公鏈扭送到一個不符合區塊鏈規則的境地。



難以平衡的專案端和使用者端


中本聰用比特幣網路奠定了區塊鏈的基本原則,創造出一個無需許可、透明又匿名、可自由出入的去中心化價值流通網路,他希望人類的財富能由自己的私鑰掌控,不要將此權利讓渡給他方。


絕對自主財權的另一面是人們在掌控和支配財務時所需要承擔的責任和風險,比如資產儲存得安不安全,比如會面對詐騙和小偷,比如用資產投資時潛在的虧損。


以太坊遵循比特幣的原則,用6年時間鋪墊並繼續鋪墊著一條去中心化生態該走的路線。交易所公鏈受累於「土狗」時,應該被迫打破公鏈的行規嗎?


面對「土狗」上鍊,干預還是不干預,對公鏈來說,根本是個偽命題,對交易所而言卻是一個現實困境。


heco和bsc由於有交易所研發力量的存在,成了公鏈市場上的異類,它們既具備開放的、無需審查的公鏈網路屬性,也因目前節點尚不獨立、治理不夠去中心化而飽受爭議。


這個「不夠去中心化」正影響著交易所公鏈連線的兩大群體——應用開發者和使用者,這兩者是生態的主要構成群體。


對於追求抗審查的dapp開發者而言,他們不希望被鏈掌控資訊,無論是開發者的還是應用使用者的;而對於從中心化交易所轉到鏈上的使用者而言,他們不希望遇到作惡的專案,想安全地賺錢,假如遇到了不懷好意的專案,交易所最好像過去那樣出面兜底。


劣幣侵害到生態時會讓生態裡的每個角色都受損,已經有這種苗頭了。「我們的專案在開發中,也在合計要上那條鏈,要是鏈的生態汙濁,使用者進場就會有猶豫。」一名defi開發者表示。


於是,作為鏈的開發者,中心化交易所們陷入了兩難的境地,應用方和使用者的利益,誰都不能傷害。假如為保護使用者而審查專案,無法取信開發者,應用市場可能會萎縮,使用者無處可去,生態無從談起;不審查專案,無法預測的「土狗」如同不定時炸彈,時不時出來傷害使用者,資金恐慌潰散,鏈上生態依然會被破壞。


「土狗」專案輪番光顧bsc和heco時,兩條鏈的交易頻次在下降,bsc鏈的日交易數從2月19日的322萬餘次峰值下降至最近的261萬餘次,heco從2月18日高峰期時的379萬餘次下降至262萬餘次,這意味著鏈上交易的活性在降低。


與此同時,鏈上鎖倉總價值(tvl)也進入了增長瓶頸期,截至3月11日,defistation資料顯示,bsc鏈上tvl為114.28億美元,接近2月21日的最高峰114.88億美元,一個月內沒有大幅的突破。defibox資料顯示,heco 同日的tvl為62億美元,24小時內還下降了0.07%,一個月內也沒有出現新高。


無論是heco還是bsc,目前尚未出現因「土狗」作惡而改變鏈的正常出塊,儘管各自鏈上的節點還沒有那麼獨立,兩條鏈仍死守著「code is law」這條區塊鏈開發者的基本底線,也是基於公鏈構建者的準則,各自都公開堅持無法干預哪些專案能否上鍊,以此保持治理理念上的非中心化。


使用者的恐慌又不能不去理會,更擰巴的一幕便出現了。


幣安多次幫助bsc上的使用者向「土狗」追資,火幣跳出來宣告某捲款專案跑不了。從中心化交易所保護使用者資產的初衷出發,這樣的做法無可厚非,但也無形中加深了外界對「鏈屬於交易所」的觀感,而bsc和heco又極其想擺脫這種認知。



誰來驅逐「土狗」?


理論上來說,公鏈至少要具備比特幣網路的基本特徵,它應該由非中心化的、足夠分散的節點來支撐,依靠獎勵機制保證網路安全、平穩地執行,它面向所有人開放,不審查使用者身份,允許使用者自由地出入這條「公路」。


目前的bsc和heco,符合這些特徵的一部分,比如開放,比如無需稽覈,但為了彌補以太坊網路的低效和高使用成本,它們在網路共識上採用了21個節點出塊,暫時讓渡了足夠的去中心化,以保證安全、快速、低成本。


效果也是明顯的,兩條鏈先後推出,都快速地吸引了應用上鍊,滿足了上一波錯過以太坊defi紅利期的使用者挖礦需求,不到半年,兩條鏈都超量完成了以太坊的過去3年在defi領域的積累。


加速度的刺激因素,也不僅僅因交易所公鏈降低了defi的使用門檻,還在於交易所資源、流量、品牌影響力的加持。兩條鏈都有相應交易所發起的生態基金扶持,投入上億來挖掘開發者和應用資源;交易所本身的流量也在從中心化的市場中向鏈上交易轉移。


這是一種「集中力量辦大事」的發展路徑。從交易所立場看,拓展了業務邊界;從行業大環境看,也擴大了defi 的市場規模,給了應用和使用者更多選擇。


但也埋下了隱患,交易所公鏈生態是交易所這樣的商業主體先行利用自身力量推動的,這是交易所公鏈與以太坊的本質不同。


後者在6年的發展中才逐漸培育出一個去中心化的生態,其中的應用和使用者被生態社羣教育了開源、去中心、無審查,也在市場的教育中認識到,協議有漏洞會被攻擊,高收益存在著風險,這樣的教育一直在進行中。


2017年到2019年,以太坊上滋生的ico專案從瘋狂到一地雞毛,讓無數的幣圈使用者切身嘗試了什麼叫畫餅、泡沫、騙局。哪怕是2020年defi瘋狂時,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公開斥責騙子專案「離開,不要汙染以太坊生態」,但仍然無法讓「土狗」在以太坊網路絕跡。


驅逐「土狗」真的只能歸責於公鏈的開發者乃至交易所嗎?


在上述defi應用開發者看來,這是公鏈社羣治理的系統工程,哪怕是以太坊也在探索,「他們的社羣有合約漏洞賞金計劃,鼓勵任何人發現漏洞,以獎勵的方式預防潛在的風險,我覺得交易所公鏈社羣可以考慮。」


一個案例已經體現了「群眾的力量」。3月初,一個名為avat的專案宣稱要上heco鏈,但有使用者發現,該專案白皮書裡的團隊成員照片扒自網路圖片。avat將此解釋為失誤。又有使用者舉報,有人在該專案的電報群中冒充火幣聯合創始人杜均在推廣專案,杜均出面闢謠。


這個專案的上線時間一拖再拖,終究還是部署在了heco鏈上。但由於專案方信用盡失,哪怕在官網上亮明「專案透過安全審計且全部開源」,挖礦池中的質押資產也寥寥無幾,一向被使用者視作「白嫖」的單幣挖礦usdt池也無人問津,該專案幣沒有被一家cex平臺上線。


這是一次偶發的驅逐劣幣事件,也給公鏈社羣整治「土狗」留下的些許空間。


每一次來自資料機構、媒體、kol、投資者的忠告事實上也是在驅逐劣幣,比如那些關於不要衝著lp池高收益就去衝頭礦的提示,又或者是發現風險問題的前置提醒。


一站式defi入口網站defibox就曾對幾個風險專案做過率先提示。在mfd砸盤前夜,defibox指出專案存在預挖。次日凌晨就發生了專案方與大戶地址的拋售式砸盤現象。此外,一些虛假宣傳、冒用審計的專案也被defibox掛在官網上醒目的熱點日曆板塊,以此提醒投資者。


還有一些建議也需要釋放。超級君認為,交易所公鏈可以在風控方面做得更好,「可以採取一些措施,比如說『寬進嚴出』,比如說在機制上可以利用節點等等,做到比以太坊上更安全。」


有使用者向heco諫言,交易所不能查扣鏈上的資金,但可以發起成立多方參與的安全委員會,「可以有交易所、媒體、安審機構以及活躍使用者或kol,共同評價專案,有統一的渠道來展示風險程度。」對此,heco開發團隊表示,他們已經在探索治理方式,也會接受使用者的建議,綜合評估可行性。


「聯合合作伙伴抵抗制惡性專案」的公告已經出現在heco的官網上,官方表態,會要求生態專案程式碼開源,部署治理合約新增時間鎖,用社羣治理約束作惡專案。對於那些宣告審計、重新初始化、資產管理許可權過大的專案,heco及各個合作伙伴都不會給予支援,並進行聯合抵制。


這次「土狗」帶來的信任危機或許並非壞事,對於剛剛出生不久的交易所公鏈而言,在向完全去中心化過渡的過程中,探索社羣治理之路的腳步是時候邁開了。


互動時間:

你對驅逐「土狗」有啥好建議?


蜂巢財經現已開通影片號,歡迎vx搜尋並關注【區塊鏈情報局】,實時掌握行內最新動態哦~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