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首富馬斯克囤比特幣有什麼企圖?

買賣虛擬貨幣



本週,幣圈最大的熱點無疑就是「特斯拉美國官網正式支援比特幣付款」。


這個新聞最有意思的點還在於,馬斯克說了,特斯拉是來囤幣的,使用者支付的比特幣並不會兌換成法幣




而就在不久前,馬斯克甚至被爆料持有超過50億美金的比特幣。




馬斯克,電動車特斯拉、火箭spacex以及研究腦機互聯的neuralink的創始人。


全世界備受關注的跨界企業家。


繼喬布斯之後矽谷最有魅力的創新家。


甚至被認為是這個時代的奇蹟締造者之一。


人們總說條條大路通羅馬,但馬斯克早已站在羅馬之巔。


多少人押注比特幣是為了實現財富自由,而馬斯克作為“地球首富”,又為什麼如此支援比特幣呢?



只為割韭菜?  


時間退回到今年的2月8日,一則新聞刷屏了:特斯拉投資總計 15 億美金的比特幣。


然而你知道當時的輿論是什麼嗎?


“是不是要暴跌,馬一龍該砸盤了吧。”

“肯定去年就買了,現在帶起熱度,找人接盤。”

“怪不得最近馬斯克推特喊得這麼兇,就是為了割韭菜唄。”




上來就是「狗莊出貨,牛市終結」,這邏輯實在莫名其妙。


下面鑑叔就從時間線來捋一捋這個事兒。


首先,馬斯克是什麼時候喊單的?


1 月 29 日,馬斯克將twitter 簽名改為了 #bitcoin,經過幾分鐘的媒體發酵,比特幣瞬間爆發,從 32000 美元最高拉昇至 38000 美元。


同日,為了歡迎 reddit 社羣使用者從 gme 轉戰狗狗幣,馬斯克在推特釋出了一張狗狗雜誌封面並將其置頂,此舉助力了狗狗幣衝擊歷史新高。


2 月 4 日,馬斯克在 twitter 上的發多個帖子明目張膽為狗狗幣喊單。


其次,特斯拉又是什麼時候買比特幣的呢?


答案就在sec的備案上。


其中寫道:


2021年1月份,我們更新了公司的投資政策,可以允許投資另類數字資產。然後隨之,我們在比特幣上總共投資了15億美金。


這是提交給監管機構的文件中顯示的,所以不可能作假。



那我們總結一下,特斯拉在一月份買入比特幣,成本預計在3-4萬美金;馬斯克在一月底/二月初“瘋狂喊單”。


買完就喊?只為急哄哄出貨?玩一個月的短線嗎?


如果你認為的馬斯克是這麼的膚淺,那你大錯特錯了。


在我看來,馬斯克不僅僅是比特幣的信仰者,更是中本聰在現實世界的精神投射。


而換一個角度來看,對於特斯拉這樣的上市公司來說,買比特幣從來不是拍腦袋的事情,需要多方協調統一,需要走董事會、財務、稅務、審計等等一系列複雜的流程。


說白了,任何配置比特幣的上市公司/機構都是長期投資,是不可能在短期內出貨的。



馬斯克當然是友軍  


而對於特斯拉配置比特幣,最合理的解釋當然為了更多元化的配置,並以此對沖信用貨幣(美元)未來貶值的風險。


就現階段來說,上市公司配置其現金儲備1%的比特幣,是比較合理的。


而特斯拉一上來就是10%,確實是非常激進的做法。


不過這也正說明,馬斯克對比特幣的理解或許比一般人要更深刻。




追溯馬斯克與比特幣的早期故事。

  • 最早始於2014年10月,在一場企業峰會上接受採訪時,馬斯克稱比特幣是 “好東西”,儘管比特幣可能主要用於非法交易。同年11月,馬斯克發推特動態稱:我已經知道誰是中本聰,它不再是一個疑問。

  • 2017年11月,spacex的一位前實習生表示,馬斯克可能就是比特幣的匿名發明者中本聰。不過,馬斯克很快否認了這一說法,並且透露,自己只持有朋友之前轉給他的少量btc。

  • 2018年10月,馬斯克在推特上毫不掩飾的問道:想要購買一些比特幣嗎?

  • 2019年2月在接受採訪時,馬斯克表示,比特幣的結構 “相當精妙”,還說這種加密貨幣是一種 “比紙幣更好的價值轉移方式”,認為 “紙幣正在消失”。

至於今年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馬斯克已經開始一直身體力行地宣傳比特幣。

2月初,馬斯克在 clubhouse 的討論組裡說過:比特幣是好的事物,我是比特幣的支持者,我應該在 8 年前就買進比特幣,這場盛宴我遲到了。

不過鑑叔想說,馬斯克已經在加密圈引領潮流。

這不,先是在推特上釋出了一首nft歌曲,最近兩天還研究起了defi。今年的兩大熱點全跟上了。

一個看見、洞悉並加以踐行的的人,對幣圈來講,當然是友軍。

而作為一個bitcoiner,鑑叔始終認為,富人的入局,才是真正能把比特幣做大做強的方式。

富人能帶來的不僅僅是資金體量,更是影響力,以及更好助推行業向前發展的力量。


和比特幣的共同基因  


2009年1月3日,中本聰在比特幣的創世區塊中寫下:

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
2009年1月3日,財長大臣處於第二次援助銀行的邊緣。


這是英國泰晤士報當天的頭條新聞標題,中本聰藉此來暗諷中心化的金融系統。



比特幣的誕生,帶著「新銳反叛,理想主義」的基因,這和馬斯克的個人形象就非常契合。

因為“嫌棄”傳統學校的教學模式,馬斯克直接建了一所私人學校。

廢除年級制度,讓孩子們混在一起上課;體育音樂外語是不存在的,人工智慧、電腦科學反而是必修課,並且這裡還有濃厚的商業孵化氛圍,鼓勵孩子們腦洞大開嘗試創業。

因為對於真正電動車的執念,馬斯克帶領特斯拉進入了汽車行業。

在2002年那個網際網路起步的階段,把未來必會大紅大紫的paypal全部賣掉,all in科技製造業,這是極具風險的決策。特斯拉要做“破壞性創新”,對抗汽車巨擎和石油巨頭,還要對抗資本和行業力量不遺餘力的攻擊。

因為擔心地球摧毀,馬斯克創辦了探索太空的科技公司spacex。

遭眾人嘲笑,幾經資金耗盡,經歷三次發射失敗。直到2020年5月31日, “獵鷹 1 號”發射成功,馬斯克創造了歷史,揭開了人類商業載人航天的新時代。



為了防止人類受到人工智慧的威脅,馬斯克開始挑戰腦機互聯。

關注人類巨集大難題,致力於開發“腦機介面”,相當於在人類大腦內部植入了人工智慧,讓人類獲得半機器人的超級能力。這甚至還引發了人們對數字永生的暢想。

敢於想常人所不敢想,敢於做常人所不敢做。馬斯克是當之無愧的實幹理想家。


鑑叔總結  


羅永浩曾這樣評價馬斯克:“驅使這樣的實業家推動世界進步的,通常不是名利,而是強烈的使命感和充滿個人英雄主義色彩的夢想和野望,以及在極少數人身上可貴地伴隨終生的好奇心。”

這個世界的向前革新,永遠依賴於仰望星空者。

而馬斯克和中本聰,恰恰都是這樣的人。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