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貨幣將帶來怎樣的“革命”


封面圖來源 |  pixabay

來源 | 光明日報

作者 | 胡泳

在21世紀初,整個經濟體系的徹底革新並不是很多人談論的話題。但是隨後發生了2008年的金融危機。隨著抵押貸款違約、公司倒閉、政府花費數萬億美元救助銀行,人們開始懷疑是否存在更好的擺脫方法。

一個人相信他有答案,這個人就是“中本聰”。“中本聰”的真實身份也許仍然是個謎,但其在2009年建立的一種名為“比特幣”的新型“電子現金系統”,影響絕不僅限於貨幣。加密貨幣底層的區塊鏈技術——一種不可更改且不可破解的線上賬本——代表著有史以來最安全的線上資料傳輸介質,可以被用來改變我們這個不完美世界中的眾多領域,從醫療保健到房地產……

區塊鏈之所以起作用,是因為它不是儲存在一臺中央伺服器上,更改其程式碼將意味著損害整個網路中的許多機器,即使是最狡猾的駭客也幾乎無法實現。交易的這種安全級別使區塊鏈不僅對諸如加密貨幣之類的虛擬資產有用,而且對銀行和個人的真實貨幣移動也非常有效。

理解區塊鏈,要從工業經濟轉變為基於資訊的經濟這個大背景出發。資訊經濟越來越多地以基於線上資料和交易的數字互動為特徵。隨著資料的激增(我們用“大資料”來形容之),越來越需要以安全、受保護和可信任的方式運營、分發、治理、訪問和利用資料。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區塊鏈脫穎而出,成為潛在的解決方案。最終,區塊鏈系統可能會被證明是大規模組織資料的最有效選擇。

正因如此,雖然比特幣的熱潮可能消散,但區塊鏈作為一個真正的變革性工具,一種新型的、安全的線上交易方式,其影響將是劃時代的。10月12日至18日,數字人民幣紅包試點在深圳進行,總計1000萬元的數字人民幣將被隨機發放給5萬名市民。中籤的民眾只需在手機上下載專用應用程式,並向商家提供二維碼便可完成支付。目前深圳市內已有超過3000家商鋪支援數字人民幣支付功能。深圳市相關部門最新資料顯示,從10月12日18時活動開始至10月18日24時結束,共有47573名中籤個人成功使用數字人民幣紅包交易62788筆,交易金額876.4萬元。

數字貨幣流通不同於現金,使用者在哪裡消費及所有轉賬記錄都會被管理者掌握。如果數字人民幣走出國門,其他國家會害怕它進入本國的流通環節。一旦本國民眾的個人資訊被洩露,這些資訊就有可能被惡意用於侵犯個人隱私或人權。數字人民幣也可能摧毀美元霸權,繞開美國控制的國際結算體系。數字貨幣主導權之爭正在國家之間升溫,而以美國臉書公司天秤幣為代表的民間數字貨幣研發工作也在加速。天秤幣成功地讓人們注意到跨境支付的必要性,並把焦點吸引到與支付相關的問題上,包括消費者保護、網路安全和隱私。

中國很有可能成為第一個引入主權數字貨幣的主要國家,想象一下,如果央行的數字人民幣取得成功,實體貨幣和線上支付可能都會被淘汰掉。銀行卡也會受到影響,使用數字人民幣無須繫結銀行卡。雖然官方聲稱,數字人民幣是“人民幣的數字化”,作為純公共產品,數字人民幣將成為電子化支付的重要補充,而不尋求替代哪一類支付方式,但實際發展如何殊難預料。

而區塊鏈就像當年的網際網路,正處於獲得廣泛接納和應用的臨界點上,並且可能要再過10年才能真正發揮潛力。像所有新技術一樣,區塊鏈也存在爭議。例如,區塊鏈挑戰了我們的控制觀念和私有財產觀念。區塊鏈的控制本質上是分散的,這是鏈的基本原理。在此原理下,財產成為集體驗證的結果,而過去,財產是在單個登記中輸入記錄的結果。為此,法律上將有大量的工作要做。還有,雖然區塊鏈技術打出分散式信任的旗號,但根據網際網路的發展歷程,分散式網路也能把我們帶往集中化,早先的良好意圖會變味。以亞馬遜、阿里巴巴或臉書為例,它們開始時構成一種商業或資訊民主化的方式,但它們現已成為控制有價值、敏感資料的集中化龐然大物。因此,最終新的信任正規化面臨著與舊信任正規化相同的挑戰。

然而,如果我們行動正確,可以想象一個這樣的世界:合約被嵌入數字程式碼並儲存在透明的共享資料庫中,這些合約受到保護,免受刪除、篡改和修訂。每紙協議、每個流程、每件任務和每筆付款都將有一個數字記錄和簽名,可以對其進行識別、驗證、儲存和共享。諸如律師、經紀人和銀行家之類的中介可能不再需要;個人、組織、機器和演算法將自由地進行交易並彼此互動,而不會產生任何摩擦。這正是中國數字經濟領域要努力的未來。

(作者:胡泳,系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