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比特幣的核心價值及其辯護理由(上)

Nic Carter 寫過一篇題為《比特幣的生存危機》的文章,提到了比特幣固有的定位問題。因為沒有人有權威為一個去中心化系統設立一個定位,這種定位也就依賴於對一組核心價值的主體間共識。

你可以將這些核心價值觀視為所有比特幣持有者之間的最小共性。我曾試圖在《揭秘比特幣的社會契約》一文中正式定義這一標準(中文譯本),然而要注意的一點是,這種嘗試必然具有高度主觀性,而且我所追逐的是一個不斷演化的目標。

當人們對比特幣的實然和應然存在觀點分歧時,可能會對現實世界造成兩種不同的影響。一方面,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則是,只有當絕大多數重要的利益相關者都同意某個提案時,比特幣協議才會更新。如果人們沒有就基本原則達成共識,就不會有任何重要提案贏得足夠多相關方的支援。我們稱之為 “協議僵化(protocol ossification)”,而絕大多數利益相關者似乎並不在意這一點,因為(1)比特幣不需要進行大幅更改,(2)這種抗更改能力被視為一種寶貴的特徵,將比特幣與傳統的中心化系統區分開來。

但是,另一種風險是,有可能發生一些需要比特幣改變的外部事件,如,比特幣系統遭到外部攻擊或存在漏洞,或者缺少市場支援。在這種情況下,當社羣內部出現對立時,同樣的治理僵局很快就會演變成生存危機。

互斥的敘事雖然能夠在一段時間內共存,但是最終會達到不可調和的程度。例如,比特幣社羣內關於比特幣的目的應該是 “降低支付成本” 還是 “充當價值貯藏物” 之間的分歧,以及以太坊社羣內在 “程式碼即法律” 和 “社會共識即法律” 上的分歧。雙方給出的理由都很有說服力,因為沒有中間方來決出最後贏家。解決分歧的唯一方法就是透過模糊的社會共識和市場訊號,並在一些情況下,走向永久的社羣分裂。

如今,最大的問題或許是,如何解決因區塊獎勵減少而可能產生的激勵問題,以及在區塊鏈受到的監管力度越來越強的情況下,應該如何保障比特幣的隱私性。Nic 和我試圖在《比特幣的願景》一文中解釋上述以及其它潛在的敘事衝突。

正如 Nic 所言,“具有更高內部一致性且價值觀能獲得更廣泛認同的系統更容易長存。”也就是說,最優社會契約滿足兩個條件:

(1)規則很少(能夠讓儘可能多的人加入)。
(2)即使軟體出現問題,使用者也會不離不棄。

在今天的文章中,我想要從核心價值觀、可能引發敘事衝突的邏輯角度以及這些對比特幣未來的影響等方面探索比特幣社羣的願景邊界。

問卷調查

為了探索這一問題,我透過一份簡單的問卷調查,向我的推特關注者詢問他們認為比特幣的核心價值觀是什麼。我是從反面提問的 —— 哪些變化或事件會讓他們認為比特幣喪失意義?這裡的潛臺詞就是,使用者最後會賣掉手中的幣,並離開比特幣專案。

所有問題都圍繞 5 個層面的主題展開:

· 抗審查性;
· 中介
· 通貨膨脹
· 結算保障
· 手段 vs. 目的(詳見下文。)

抗審查性

第一個調查主題是關於抗審查性的,這是比特幣社會契約中的核心價值觀之一。調查結果的確如預期那樣:人們從自身角度和他人角度來說都很重視抗審查性,已經到了在外人看來不理性的程度。畢竟,人們不會因為 PayPal 拒絕為合法的軍火商和政治異議分子提供服務就不再使用 PayPal,或是因為推特對保守黨媒體或從政者進行審查就不再使用推特。

這點僅表明,比特幣實際上是有社會契約的。與其它系統相比,如果比特幣系統引入審查制度,人們會更加感到被侵犯,即使沒有影響到他們自身。

確實,比特幣的設計使得搞審查變得很不識趣,因為你不打包某人的交易,還有別人會打包。從長期來看,後者會賺取更多交易費。事實就是如此,除非一個礦工(或聯盟)控制超 50% 以上的算力,就可以毫無風險地忽略那些不合規的區塊。如果攻擊者可以威懾其他礦工,讓他們不敢打包來自公共黑名單上的地址的交易,即使不控制 50% 的算力也可以達到目的。【參見“羽量級分叉(feather forking)”】。

使用者是否強烈表示他們不會接受其他人被審查,對於這種反威脅能不能讓參與羽量分叉的礦工無利可圖,非常重要。這也反駁了一個很流行的觀點,即,只有交易費,而非區塊補貼,才能保護比特幣免於審查,因為攻擊者也無法跟不審查的參與者共築一條鏈,也會損失自己的份額。

中介

如果人們使用比特幣時需要經過審查,只有可能採取以下兩種審查方式:1)在共識層面上由礦工進行審查;2)在應用層面上由被信任的中間方進行審查。

一般而言,比特幣可以免去要求信任的第三方(中文譯本),但是這僅限於使用者直接與比特幣互動的情況。如果大多數活動都透過受信任的第三方進行,我們就會看到免信任資產被包裹在信任機制中,最終像金本位那樣走向失敗。至於為什麼中間方會給比特幣帶來巨大威脅,請參見《為什麼比特幣本位會推動比特幣走向滅亡》。

鑑於比特幣持有者經常指出黃金的缺點,我本以為他們對引入中間方的比特幣的容忍程度很低。然而,令我驚訝的是,居然有這麼多人能夠接受。或許這些人只是非常務實,因為比特幣能夠支援的低層和上層交易確實有限,高昂的交易費會勸退大部分小型使用者和交易,而且大多數人可能會覺得自己負擔不起。

儘管如此,有充分的理由可以解釋,為什麼人們對於引入中間方的比特幣有過分擔憂之嫌,以及比特幣的表現會優於黃金。這是因為比特幣的獨特優勢:比特幣是數字不記名資產,全球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建立一個新的比特幣銀行,而不需要遵守當地的監管規則。此外,中間方之所以是可以信任的,是因為它們之間存在較為激烈的競爭,相比受到監管保護的現行系統,這對使用者來說更為有利。由於比特幣轉移起來非常容易,使用者可以輕而易舉地更換不同的中間方,因此降低了退出成本。

儘管比特幣使用者普遍對其它非比特幣區塊鏈持懷疑態度,但是與傳統銀行業這樣一個黑匣子相比,他們更喜歡區塊鏈在透明性和有效性方面的優勢。

我認為這種趨勢可能會持續下去,因為我們未來將看到各種不同的信任模型,從完全免信任型(TBTC),算力擔保型(Drivechain)、聯盟擔保型(Liquid),到單一託管方擔保型(BitGo)等。

通貨膨脹

要想刺激推特上的比特幣使用者,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不顧一切警告提出增加通脹。因此,我認為對通脹的厭惡會體現在問卷調查結果中,但是結果卻令人詫異。

我的第一個問題是關於“意外通脹”的……

接下來的問題是關於“故意通脹”的。這一措施通常是為了在 Layer 1 交易費收益不足時透過增發來補貼礦工。

從調查結果來看,很多人都能接受 “意外通脹”,即使意外通脹的數量很大(總供應量增加 100 萬),但是對於 “故意通脹”的容忍度較低。

這需要我們進一步討論,因為這乍一看可能有些不合理。如果通脹率為 0.1%,挖出同樣數量(100 萬)的比特幣需要 48 年。然而,相比緩慢增發 100 萬個比特幣,更多人更願意接受一次性增發 100 萬個比特幣。即使慢性通脹對比特幣來說更安全,意外通脹帶來的風險較大!

我們知道,很多比特幣使用者非常重視稀缺性和比特幣的 2100 萬發行上限,但是他們的想法也很務實。如果是因為漏洞而導致比特幣增發,那麼傷害已經造成了,而且(假設這個漏洞被修復了)未必會導致出現通脹漏洞的概率增加。如果我們有意實現通脹,感覺就更像是背叛了核心價值觀,而非不小心犯錯。

經常讓我感到惱火的一點是,人們對增發的關注更勝於貶值。前者指的是比特幣供應量增加,後者指的是比特幣的購買力下降。這種觀念是非常短視的,因為增發忽略了市場的另一半 —— 需求方!

我們來進行一場非常簡單的思考實驗。假設增發是唯一需要最佳化的一點,我們可以修改協議,從明天開始停止發行比特幣。但是,除了限制增發之外,中本聰的發行計劃的目的還有(1)讓更多人有機會購買並開採比特幣,(2)用來獎勵礦工,直到區塊空間市場成熟為止。

就目前來看,沒有區塊補貼的比特幣是不安全的,進而會導致比特幣的價格下降。由此可以看出,增發對比特幣的價格和購買力是有利的。這僅僅取決於市場價值的可持續性和長期可預測性。

在這一點上,Nic 與我的觀點相反。他認為,社會契約應該儘可能簡單且始終如一。“我們應該最佳化比特幣的價格”是大多數人的看法,但是這比 “我們應該避免比特幣增發” 更加抽象且主觀。因此,最好的做法實際上是限制增發,而非限制貶值,因為前者更加客觀且容易驗證。

結算保障

比特幣的結算保障是我非常感興趣的一個話題。一方面是因為我就這個話題和比特幣社羣產生了爭論,另一方面是因為不同於通脹或審查制度,結算保障是每個比特幣交易者都能直接體驗到的。

超過半數受訪者認為,需要幾天時間結算的比特幣將不再有用。我認為,這個調查結果反駁了當下的一個主流觀點,即,礦工獎勵高低都沒關係,使用者只需等待更多區塊來確認即可(由 Nick Szabo 等人提出)。這個觀點忽略了,比特幣處在一個競爭激烈的貨幣市場,雖然比特幣可以犧牲效率來換取稀缺性和抗審查性,但這種犧牲也是有限度的。

儘管如此,相比其它問題,更多人在這個問題上選擇了“顯示結果”,說明他們非常不確定。

在雙花攻擊的問題上,持正反觀點的人數持平,這在一個財產權至上的系統中是情有可原的。但是,如果我們深入思考這一問題,雙花就類似於退回支票或撤銷信用卡交易。如果有一些人能夠撤銷信用卡交易,這會導致整個系統喪失意義嗎?尤其考慮到使用者本身不會受到影響,只有交易所和大型賣家會遭受損失的情況。

或許同樣的邏輯也適用於抗審查性。不同於信用卡,比特幣交易要實現終局性,因此任何惡意行為都更像是對整個網路的攻擊。

儘管如此,當出現偶然的雙花攻擊時,另一半受訪者會繼續使用比特幣,我認為這是一個更健康的態度。如果比特幣使用者想要獲得絕對安全性,這就意味著

1. 如果不能容忍偶然的雙花攻擊,比特幣使用者就需要承擔更高的安全成本。隨著區塊空間市場的發展,這種觀點最終會與 “無通脹” 觀點相沖突。在這種情況下,就必須犧牲其中之一,有可能導致社羣分裂。如果我們想要避免這種情況,有時適當放寬標準,“兩害相權取其輕” 更有利於長遠發展。

2. 使用者必須準備好透過社會協作來拒絕更多重組。若想有效做到這一點,必須引入流程和等級制度,但是這會降低系統的社會可擴充套件性。

總之,我認為,使用者對於快速可靠結算的偏好及其對抗通脹的偏好是最有可能(並不絕對)發生衝突的。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