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字說透 Axie Infinity:無限收益,無限可能性

買賣虛擬貨幣

撰文:Packy McCormick

來認識一下 Axie Infinity,一款有著巨大增長和更大願景的可愛遊戲。

這款遊戲看起來很簡單,因為裡面有可愛的 Axies,它們看上去天真無邪。但當你在玩遊戲時,感覺就像下棋一樣。它是一款戰略遊戲。

--Axie Infinity 遊戲玩家 Howard

在菲律賓 Cabanatuan 市的一家網咖裡,一位名叫 Howard 的 22 歲年輕人把區塊鏈遊戲 Axie Infinity 描述成一款「看似天真無邪」實則具有「戰略性」的遊戲,他透過玩這款遊戲來謀生。Axie Infinity 是一款基於以太坊區塊鏈的,類似 Pokémon 的遊戲,玩家可以購買稱為 Axies 的數字寵物,這些 Axies 是以 NFTs (非同質化代幣) 的形式存在,玩家可以飼養、繁殖和交易這些 Axies,也可使用它們與其他玩家進行戰鬥。這些 Axies 寵物的形象可愛敦厚。下圖就是這款遊戲看起來的樣子:

它是一款遊戲,寵物們很可愛。遊戲中包含了區塊鏈的東西,很有趣!但在可愛的外表下還有很多東西。

Axie Infinity 背後的整個理念正如 Axie 聯合創始人Jeff “Jiho” Zirlin 所說:

其中的想法是,透過一些有趣、熟悉和懷舊的東西,引入一些新的、有點可怕的東西 (加密貨幣)。然後,加上財產權和經濟自由,讓這款遊戲變得非常特別。

Axie 有著一個非常大膽的總體計劃,透過展示人們在「元宇宙」(Metaverse) 中工作的可能性來重塑經濟政策和本地治理。在其白皮書中,Axie 的開發者 Sky Mavis 明確地表示:“你可以將 Axie 視為一個擁有實體經濟的國家。”

這是一個巨集偉的計劃。目前,人們對 Axie 的關注主要集中在它令人瞠目的增長上……Axie Infinity 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獲得玩家和產生收益。以下是其月度收益圖表:

上圖:Axie Infinity的月度營收情況,其中今年7月份的前18天的營收已經比6月份增長了548%。圖源:Axie World

今年4月,Axie 產生的收益約為 67 萬美元。

5月份,其收益為 300 萬美元。

6月份,其收益為 1,220 萬美元。

僅在今年7月份的前 18 天,其收益已經達到了 7,900 萬美元。

Delphi Digital (一家獨立的研究與諮詢機構) 預計,Axie 本月將達到 1.53 億美元的收益。

Axie 協議產生收益的方式是:當玩家在該遊戲中的市場上購買和出售 Axie NFTs 時,Axie 協議將收取 4.25% 的費用,且當玩家繁殖 Axies 以創造新的寵物時,Axie 協議也將本地代幣的形式 (包括 Axie Infinity Shards (AXS) 代幣和 Smooth Love Potion (SLP) 代幣) 收取費用。AXS 和 SLP 以 ETH 計價,雖然自 5 月以來 ETH 已下跌逾一半;但即使在 ETH 價格下跌的情況下,Axie 的美元收益仍在增長。

上圖:Delphi Digital 預計的 Axie Infinity 營收情況。

如果這是任何企業的年收入增長資料,投資者都會垂涎三尺。3 年內收入增長 200 倍幾乎是聞所未聞的,而 Axie Infinity 的營收在 3 個月就增長 200 倍?!太不可思議了。

Delphi Digital 預計,Axies 今年12月份的營收將達到 11 億美元,主要來自其 NFT 市場的費用收入及其每個月數十萬玩家繁殖 Axies 的需求。目前,Axie Infinity 全球有超過 60 萬名玩家,其中 60% 來自菲律賓。

雖然這些營收數字令人垂涎,可它們並不是遊戲領域有史以來最大或增長最快的數字。但是,Axie Infinity 的獨特之處在於,這種瘋狂的增長只是其更大計劃的第一步,其中包括垂直整合 (vertical integration)、聚合、去中心化和構建世界 (對此我們將在下文闡述)。

即便當前在其總體計劃的最初階段 (該產品仍處於「alpha」階段),Axie 作為一款基於區塊鏈的遊戲已經實現了這種增長,同時在工作和娛樂的交叉領域開創了一個全新的模式:「Play-to-Earn」(邊玩邊賺)。

在菲律賓和越南,許多人辭去了工作,每天玩幾個小時的 Axie 來過上更好的生活。他們會獲得Smooth Love Potion (SLP),這是一種透過 Axie 遊戲賺取的 Token (代幣),可以用它換取法幣,而法幣又可以用來支付食物、住所、醫療費用和其他生存所需的物品。一些以前每天僅賺 5 美元的人現在賺到了 20 美元。

對於加密貨幣的長期成功,Axie 已經證明了很多重要的東西:

NFTs 依然盛行且表現不錯,它們的成功並不依賴於高價的藝術品銷售。恰恰相反,從中可以瞥見 NFTs 帶來的真正承諾!

非加密使用者透過電子遊戲進入加密領域。

加密貨幣可以為全球各類人創造新的經濟機會,而不僅僅是鯨魚、DeFi Degens 和比特幣極大化主義者,實現帶來一個更公平的競爭環境的承諾,同時捕獲經濟價值。(注:DeFi Degens 指賭徒式的 DeFi 交易者和建構者)

加密貨幣的網路效應可以創造出有著護城河的快速增長的企業。

到目前為止,對加密貨幣的主要批評之一是它沒有現實價值或應用,但是 Axie 讓你重新考慮什麼是現實價值。在 Axie 的例子中,價值來自於直接為玩家提供意義、收入和機會。通常一款典型的遊戲會在市場營銷上投入數百萬美元,並將大部分利潤佔為己有;但 Axie 在市場營銷上沒有投入任何資金,且讓玩家自己保留了大部分所創造的價值。這有望使該遊戲更具粘性和具有更多的擴張機會。

這只是 Axie 的第一幕。它想要重塑工作,打造歷史上最有價值的智慧財產權 (IP),所有這些都由玩家自己擁有。著名風險投資家 Chris Dixon 曾說過,“下一個偉大的發明會一開始看起來就像個玩具。”Axie 顯然符合這一點。

過去幾周,你可能已經開始聽說 Axie Infinity 了,你可能會在推特上看到相關的訊息,或者在 Coindesk、Delphi Digital 和 Bankless 等加密出版物上閱讀相關報道。或者你可能直到兩分鐘前才聽說過「Axie」這個詞。但毫無疑問,你很快就會隨處聽到它。今天,我們將深入瞭解 Axie,本文將涵蓋:

Axie 的起源

遊戲商業模式的近代史

Play-to-Earn (邊玩邊賺)

資料解讀 Axie:無限收益

樂高積木世界中的垂直整合

Axie 宇宙的去中心化

無限可能性

01. Axie 的起源

2017 年 11 月,CryptoKitties (加密貓) 作為首個使用 ERC-721 標準的 NFTs 數字資產上市。不到一個月後,在越南,Sky Mavis 創始人兼 CEO Trung Thanh Nguyen 提出了建立 Axie Infinity 的想法:如果能將 Pokémon 的遊戲玩法與 CryptoKitties 的 NFT 所有權和繁殖的玩法結合起來會怎樣?

結合之後看起來就像 Axie Infinity,這是“一個受到 Pokémon 啟發的宇宙,在裡面玩家們可以戰鬥、收集、飼養寵物和為它們建造一個陸地王國。”當 Trung 在結合 Pokémon 和 CryptoKitties 背後的理念和機制時,他的想法產生了幾個關鍵的區別:

玩家不是擁有 Pokémon 卡牌,而是購買 NFTs 形式的 Axies。

玩家可以透過賺取 ERC-20 代幣來謀生,這些代幣可以用來兌換當地法幣,而不僅僅是持有卡牌或者 NFTs 用於升值。

圖源:Axie Infinity 白皮書

Trung 於 2017 年 12 月開始進行遊戲搭建。2018 年 1 月,當 ETH 的價格突破 1300 美元時,他聘請了 Masamune 擔任美術總監和遊戲設計師。與此同時,Trung 繼續玩 CryptoKitties 遊戲,並在那裡他遇到了另外兩位聯合創始人 (同時也是 CryptoKitties 愛好者):3 月,Jiho加入並負責 Axie 的增長;5月,Aleksander Leonard Larsen擔任營運長。7月,Andy Ho加入公司擔任技術長。最終,確定了由這五位負責人組成的聯合創始團隊。

該團隊在 2018 年 2 月進行了 Origin Axies 的預售 (注:Origin Axies 是在 2018 年 Axis Infinity 為期兩個月的預售活動中創造的數字寵物,因此非常稀有和具有收藏價值),將首批 Axies 角色以 NFTs 的形式出售,籌得了 900 ETH,而此時 ETH 的價格正開始從歷史高點下跌。就在 ETH 下跌之際,他們發展迅速:

3 月份,他們推出了自己的 NFT 市場,Axie 收藏家們可以在這裡交易。

5 月份,他們釋出了 Breeding (繁殖) 功能,允許玩家繁殖 Axies 創造新的寵物。

10 月份,玩家可以使用它們的 Axies 進行戰鬥。

2019 年 1 月份,他們透過出售 Lunacia 的「土地」籌集了 3,200 ETH,Lunacia 是“一個由玩家擁有、操作和控制的開放世界。”

上圖:Axie Infinity 誕生於 2017 年加密繁榮時期,並在之後的加密寒冬時期繼續建設。

這個想法最初是在 2017 年加密牛市的頂峰時期開始的,後來在被稱為「加密寒冬」(Crypto Winter) 的低迷熊市中變成了一項他們樂意做的工作。當我和 Jiho 交談並問他是什麼促成了 Axie 最近的崛起時,他說這一切都始於“熊市期間繼續建設。”

這段似乎被詛咒的時間實際上變成了一種優勢。它讓 Axie 團隊在相對默默無聞的情況下仔細地構建和改進產品,同時吸引了一小部分忠實的核心信徒。這很重要。遊戲和新的加密專案共同面臨的一個挑戰是,它們可能會吸引大量的炒作和宣傳,迅速產生大量的收入,然後很快消亡。Jiho 指出了建立大規模社羣的悖論:

在社羣變得非常大之前,它首先需要作為一個起作用的小型社羣。這就是為什麼 Axie 很難被複制 -- 如果你現在搭建了一個 Axie 的競爭對手,你將吸引那些想要尋找下一個 Axie 的一類人,而不是那些真正想要推動遊戲向前發展的人。

從僅擁有小型社羣開始,Axie 現在已經變得非常龐大。上週五,它的日活躍玩家超過了 60 萬;它的 Discord 伺服器是社羣的核心,擁有超過 54 萬名成員。當我昨天加入他們的 Discord 時,每五秒鐘就有一個新成員加入。

從客觀上講,Axie 的發展令人印象深刻,而當你意識到新玩家的參與度比你所熟悉的典型遊戲高得多時,就更令人印象深刻了。Axie 團隊已經發布了一個入門指南,透過 6 個步驟來“學習如何玩”這款遊戲,見下圖:

截圖來源:https://axie.substack.com/p/axie-community-alpha-getting-started

如上圖所示,剛開始玩家需要獲取 ETH,註冊 MetaMask 錢包,將 ETH 轉移至 MetaMask 錢包,然後下載另一個 Axie 自己的錢包 Ronin,將 ETH 透過 Ronin 橋存入 Robin 錢包中,然後使用 ETH 在 Axie 市場上購買 3 只 Axies (這是玩這款遊戲的數量要求),使用 MetaMask 登入,最後在電腦桌面或移動端下載該遊戲應用。85% 的 Axie 玩家都是安卓使用者。

然後是成本。要開始玩,你需要購買 3 只 Axies。你可以在 Axie 的市場上買到 Axies, 在所有 99323 款 Axies 中最便宜的售價為 0.1 ETH,撰文時約合 195 美元。

上圖:Axie 的 NFT 市場上列出的 Axies 寵物及其售價。

這裡的介紹比較簡單,我可能遺漏了一些東西。Jiho 曾公開表示,一開始玩 Axie Infinity 真的很難。然而,儘管有這些障礙,Axie 卻在瘋狂地增長。除了這些啟動步驟之外,一定還有什麼神奇的東西在吸引人們。

在《Invest Like the Best》播客上,遊戲公司 Machine Zone 的執行長 Gabriel Leydon 闡述了一個反直覺的看法,即投資者應該尋找那些打破常規但仍在增長的機會:如果某個事物不管其設計和 UX 如何,它都在瘋狂地發展,那麼它一定正提供一些真正具有創新性的東西,並迎合了之前未被滿足的需求。

就 Axie 而言,這種創新就是「Play-to-Earn」(邊玩邊賺)模式,以及透過玩遊戲在「元宇宙」中謀生的機會。為了更好地理解 Axie 為何如此具有創新性,我們需要了解現在的遊戲是如何賺錢的。

02. 遊戲商業模式的近代史

Axie Infinity 並不是有史以來發展最快的遊戲,也不是收益最高的遊戲。為了理解為何 Axie 的發展如此特殊,我們需要先看看其他一些遊戲商業模式。

今年 6 月,日本手機遊戲《Ni No Kuni: Cross Worlds》創造了創收速度紀錄,在 11 天內創收 1 億美元,儘管這款遊戲只在 5 個市場發行。

上圖:日本手機遊戲「Ni No Kuni: Cross Worlds」截圖

就像之前最快達到 1 億美元營收的遊戲《Pokémon Go》、史上收益最高的手機遊戲《王者榮耀》(99.7億美元)、Epic 的熱門遊戲《堡壘之夜》以及現在大多數最受歡迎的遊戲一樣,《Ni No Kuni》也是一款「Free-to-Play」(免費遊戲)。

大多數「Free-to-Play」遊戲免費提供給玩家完整的遊戲內容,並透過出售諸如面板和表情等虛擬遊戲道具來賺錢。Chris Dixon (著名風險投資家) 指出這種模式在電子遊戲產業中是多麼成功:

以《堡壘之夜》為例。在《堡壘之夜》中,你可以免費使用普通角色開始遊戲,但如果你想升級成金剛狼,你可以透過道具商店來使用《堡壘之夜》的遊戲內部貨幣 V-Bucks 從該遊戲的開發商 Epic Games 那裡購買金剛狼的面板。

上圖:《堡壘之夜》中的遊戲角色

這種「Free-to-Play」是一種非常棒的模式。2020 年,《堡壘之夜》的營收為 51 億美元。重要的是,在《堡壘之夜》中,使用者購買的所有東西都是裝飾性的:購買特定的面板並不會讓你更有機會贏得戰鬥,就像在現實生活中買一件新襯衫不會讓你更強大一樣。你的購買只是為了炫耀一下,或者你有自己的風格,或者出於人們購買昂貴東西的其他原因。《堡壘之夜》是一款遊戲,但它也是一個「元宇宙」原型和社羣。其 Discord 伺服器擁有 805,000 名成員。它是一種迷你經濟體,由 Epic Games 集中管理並從玩家身上獲取鉅額利潤。

《Ni No Kuni》和《Pokémon Go》這兩款發展最快的手機遊戲也使用了「Free-to-Play」模式的遊戲,但批評者認為,這兩款遊戲是「Free-to-Play」模式的“骯髒子集”,也即一種被稱為「Pay-to-Win」(付費即贏家) 的模式:

圖源:Reddit

在「Pay-to-Win」模式的遊戲中,玩家可以花錢購買道具或技能,從而在遊戲中獲得優勢。上圖引用的 Reddit 上面對於《Ni No Kuni》的抨擊強調了這種模式帶來的問題:“這是一款你會卡在某個關卡中而無法前進的大型多人線上遊戲,因為經驗值、裝備和寵物 gacha 看起來就像一個巨大的 Pay-to-Win,你幾乎無法獲得幣。” (注:gacha 是指遊戲中售賣道具的虛擬機器器)。基本上,要麼付費,要麼被卡住。也有許多 reddit 使用者在帖子中對該遊戲創造 1 億美元收入的說法提出質疑,因為其下載數量疲軟,認為要麼是 SensorTower 報告的收益資料不準確,要麼是該遊戲從鯨魚玩家高於平均水平的消費中獲益。

甚至像 King 推出的《Candy Crush》這樣看似單純的遊戲也會讓玩家花費大量現金去購買更多遊戲生命之類的東西。當這款遊戲剛開始走紅時,網際網路上到處都是可怕的故事:父母檢查自己的信用卡賬單,發現自己的孩子用信用卡在《Candy Crush》上面花費了數千美元。2014 年,蘋果公司向那些在各種「Free-to-Play」遊戲中未經家長授權購買遊戲內商品的孩子家長退還了 3200 萬美元。

上圖:《Candy Crush》遊戲截圖

另一款知名的遊戲《Roblox》成立於 2012 年,玩家主要是孩子,它也是一款「Free-to-Play」型別的遊戲,但在某些方面有所創新。首先,父母可以購買一定數量的「Robux」,這是該遊戲中的虛擬貨幣,從而讓他們的孩子去消費,而不是接入信用卡讓他們的孩子任意消費。其次,《Roblox》並不是自己製作所有內容,而是建立了一個平臺,其他開發者和設計師可以在此平臺上製作自己的遊戲和道具,並將其出售給使用者,以換取「Robux」收益。2021 年第一季度,《Roblox》創造了 3.87 億美元的營收,並向平臺上的所有開發者們支付了 1.18 億美元的費用 (佔營收的 31%)。

圖源:Roblox

據該公司稱,透過《Roblox》所花費的每一美元中,有 27% 流向了該平臺的所有遊戲開發者,25% 流向了應用商店,12% 用於投資和支援該平臺,還有 27% 流向了《Roblox》本身。見下方示意圖:

圖源:Roblox

《Roblox》和《我的世界》(Minecraft) 之類的遊戲/世界都向前邁進了一大步。使用者不僅可以向遊戲開發者付費,還可以透過為這個生態系統開發遊戲來賺錢。不過,它確實不是比爾·蓋茨 (Bill Gates) 口中對“平臺”的定義 (蓋茨曾說過:“如果基於該平臺構建的所有內容都比平臺本身賺得更多,那麼它就是一個平臺”),因為這類遊戲平臺本身獲得的收益與開發者們一樣多。在《Roblox》中,普通使用者可以透過遊戲來謀生。這是一個勝利。在以前,人們僅可以透過贏得電子競技比賽 (只有少數精英玩家才能參加) 或「打金」(gold farming) 來賺錢 (注:遊戲打金是指透過利用遊戲來賺錢)。

正如《紐約時報》2007 年的一篇文章所描述的,一些中國員工每天花 12 個小時收集《魔獸世界》(World of Warcraft) 中的金幣和其他數字資產,他們每小時賺取 0.30 美元。而他們的老闆透過將這些幣出售給線上零售商賺取 3 美元,然後零售商則透過將這些幣出售給美國或歐洲玩家而賺取 20 美元,這些玩家並不想自己花費所有的時間來收集這些幣。「打金」被認為是一種剝削,並被各大遊戲禁止。要是世界各地的玩家都有辦法為自己掙錢就好了……

所有這些將我們帶回到了Axie Infinity 。

03. Play-to-Earn (邊玩邊賺)

藉助於區塊鏈,Axis 運營著一種全新的遊戲:「Play-to-Earn」(邊玩邊賺)。與傳統的「Free-to-Pay」遊戲模式 (即開發商向玩家出售遊戲道具來賺取) 或《Roblox》之類的模式 (即其他開發者也能透過平臺釋出遊戲來賺錢) 不同,《Axie Infinity》是玩家間的遊戲(player-to-player)。

「Play-to-Earn」是一種新模式,該模式“獎勵玩家在玩遊戲和發展遊戲生態系統方面所花費的時間和精力。”根據 Axie 的說明文件:

Axis 有著一個 100% 由玩家所有的實際貨幣經濟。比起出售遊戲道具或副本,遊戲開發者更專注於發展玩家間的經濟並收取少量費用來盈利。Axies 是由玩家使用遊戲內資源 (SLP & AXS 代幣) 和出售給新玩家/其他玩家而創造的。AXS 代幣的持有者就像獲得稅收收入的政府。遊戲資源和道具被代幣化,這意味著這些代幣可以在開放的p2p市場上出售給任何人。

Axie 顯然不是「Free-to-Play」(免費遊戲) 模式。要開始玩 Axie Infinity,你需要將法幣兌換成 ETH 用於購買 3 只 Axies,如上文所述,其中最便宜的 Axie 以撰文時的價格為 195 美元。但與向開發商付費來租用虛擬角色 (或土地、道具或道具包) 不同,你對自己的 Axies 擁有所有權。透過玩這款遊戲,你擁有了遊戲,可以決定遊戲的未來發展或透過完成任務以獲得真正的收入。如果你想停止玩這款遊戲,你可以出售自己的 Axies、AXS 和 SLP 代幣。

當新玩家進入遊戲時,他們不是從 Sky Mavis(Axie Infinity 背後的初創公司) 或 Axis Infinity 購買 Axies,而是從其他玩家那裡購買 Axies,這些玩家要麼出售自己的 Axies,要麼繁殖新的Axies 並出售出去。正如 Jiho 所說,這就好比“玩家出售了進入這個宇宙的門票。”Axis 協議對其市場上的每筆交易收取 4.25% 的佣金,並在玩家繁殖新的 Axies 時收取一筆費用 (以 AXS 和 SLP 代幣的形式收取)。

與傳統模式不同的是,在 Axis 的「Play-to-Earn」(邊玩邊賺) 模式中,95% 的交易收益都歸玩家所有。Jiho 表示,“Axie 的首要原則是:在注意力經濟中,關注我們的使用者應該得到獎勵。”(注:注意力經濟(attention economy)是指企業最大限度地吸引使用者或消費者的注意力,以期獲得最大未來商業利益的一種特殊的經濟模式)。為什麼呢?

玩這款遊戲是一項重要的工作。你需要很多人同時玩才能讓遊戲變得有趣。PvP (玩家對戰玩家) 遊戲之所以有趣的部分原因在於玩家與和自己技能水平相同的其他玩家對戰,而為了實現這一點,你 (即開發商) 需要快速地將玩家與其他與之匹敵的玩家進行匹配。透過新增玩家流動性,「Play-to-Earn」模式讓 Aaxis 變得更有趣;為實現這一目標而投入大部分資金是值得的。

Axis 協議獲取的大約 5% 的收益將流入其「Community Treasury」(社羣金庫),當前該金庫中有 4,600 ETH (撰文時約合 9,500 萬美元),且該金庫是由代幣持有者控制的,包括但不限於 Sky Mavis 的開發者 (持有約 20% 的治理代幣 AXS)。

上圖: Axie 社羣金庫中的資金增長情況及其組成 (紫色區域表示來自該平臺交易市場的費用,黃色區域表示來自繁殖 Axies 收取的費用)。圖源:AxieWorld

Axis 所創造的不僅僅是一款遊戲;它正在建立一個擁有自己經濟的虛擬國家。但這一切都始於遊戲。以下是 Axie Infinity 的運作方式 (對於《Pokémon》玩家來說應該很熟悉,對於其他人來說可能很陌生):

在 Axie Infinity 中,玩家收集、飼養可愛的數字寵物 Axies 並最終用於與其他 Axies 戰鬥。這款遊戲的核心是戰鬥:要麼是玩家對戰玩家 (PvP),要麼是玩家對戰環境 (PvE)。

每隻 Axie 都有 4 個屬性:生命值 (Health)、士氣值 (Morale)、技能 (Skill) 和速度 (Speed),在戰鬥中賦予它們優劣勢。

此外,每隻 Axie 的屬性取決於其類別 (野獸、爬行動物、水生動物、昆蟲、植物、鳥、月亮、堅果以及星星) 以及身體部分 (眼睛、耳朵、角、嘴巴、背部和尾巴)。有些類別的 Axies 更擅長攻擊,有些更善於承受傷害;Axies 以三隻為一組 (構成一個團隊),每組的技能部分來自於配置“攻擊者” (attacker) 和“坦克” (tank) 的混合形式,以最佳的方式組建以與其他組的 Axies 的配置進行戰鬥。

在戰鬥中,雙方輪流使用他們的 Axies 的卡牌攻擊對方。卡牌可能會有不同的影響,取決於你使用它來對抗的 Axie 的類別。比如,使用一張「鳥」卡牌來攻擊一隻「野獸」Axie 將造成額外的 15% 的傷害。每組類別之間的關係如下:

就像文章開頭提到的玩家 Howard 所說,這是一款「戰略遊戲」。玩遊戲更多地取決於技能而不是運氣。如果你想更深入地瞭解 Axie 遊戲本身,就從這裡開始:

https://axie.substack.com/p/axie-infinity-community-alpha-guide

就玩家的目的而言,最有趣的是透過贏得 PvP 和 PvE 戰鬥以及完成每日任務,玩家可以獲得Smooth Love Potion (SLP) 代幣,之所以這樣命名是玩家需要 SLP 來繁殖新的 Axies。這就是「Play-to-Earn」的切入點。

頂級 PvP 玩家每天最多可以賺取 600 SLP;但對於普通玩家來說,最多可以賺取 200 SLP,按照撰文時 0.26 美元的 SLP 價格計算,這相當於 52 美元。在美國,這不是一大筆錢,但在許多發展中國家,每月超過 1500 美元是一筆有意義的、有可能改變生活的資金。有了這些 SLP 代幣,玩家可以做一些事情:

繁殖新的 Axies。Axie Infinity 不會憑空鑄造出新的 Axies 寵物。為了滿足新玩家的需求 (每個新玩家都需要使用 ETH 來購買 3 只 Axies 才能開始玩遊戲),現有的 Axies 持有者可以透過一對已存在的 Axies 來繁殖新的 Axies。每隻 Axie 最多可以繁殖 7 次,每次的成本是 4 AXS 加上一定數量的 SLP (某隻特定的 Axie 繁殖的次數越多,需要花費的 SLP 相應遞增,見下圖)。一隻「Virgin Axie」(初次繁殖的 Axie) 的繁殖成本是 4 AXS + 150 SLP (以撰文時的價格計算,約合 108.92 美元)。鑑於每隻 Axie 的最低價是 195 美元,繁殖新的 Axie 是一筆有利可圖的交易。

投機。SLP 代幣持有者可能想要持有 SLP 來進行價格投機。在過去的一年中,SLP 的價格上漲了 21.8 倍,從 0.0122 美元漲到了 0.2664 美元,見下圖。

兌換成法幣。AXS 和 SLP 目前都可在 Uniswap 等主要的 DEX (去中心化交易所) 進行交易。在不久的將來,它們可能可以在 Axie 自己的 DEX 上進行交易👀。許多玩家賺取 SLP,然後將其兌換成當地法幣來支付現實世界的賬單。

正是第三個用例引起了公眾的想象力,並推動 Axie 的使用呈現爆炸性增長。在 COVID-19 期間,發展中國家的許多人失去了工作,只能勉強餬口,他們轉向玩 Axie Infinity 來維持生計。甚至還有一部名為《Play-to-Earn》的紀錄片講述了這一現象:

影片來源:https://youtu.be/Yo-BrASMHU4,版權歸原創者所有

這部紀錄片展示了一個叫 Cabanatuan 的菲律賓小鎮,在那裡,Axie 這款遊戲從一個人傳播至許多人,包括一對 75 歲的夫婦 Lolo 和 Lola (見下圖),這對夫婦透過玩 Axie 遊戲獲得的收入作為他們從自家小店每天賺到的 5-6 美元的補充,用於支付他們的醫療費用。

截圖來源:紀錄片《Play-to-Earn》

你可能會問:“Lolo 和 Lola 怎麼負擔得起啟動遊戲所需的 3 只 Axies?最便宜的 Axie 不是要花費 195 美元嗎?”

我很高興你會這樣問。這正是 Axie 經濟中最吸引人的事情之一:相關的獎學金專案(scholarship programs) 在全球各地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為有鬥志的玩家提供所需的 Axies。該獎學金實際上是將 Axies 租給玩家, 並透過 SLP 代幣收益的收入分成獲得回報。

該紀錄片強調了 Cabanatuan 當地的獎學金專案,該專案為當地玩家提供 Axies 和培訓,同時還有區塊鏈工會組織 Yield Guild Games,該工會在全球為 Axie Infinity 以及諸如《The Snadbox》和《League of Kingdoms》等新興遊戲提供同樣的服務。每天都有許多人向 Yield Guild 和其他獎學金專案傳送真實的、排版良好的簡歷來申請該獎學金,不僅展示他們的專業證書,還展示他們的遊戲經驗。

因為玩家的需求超過了 Yield Guild 所能滿足的範圍,所以該組織推出了一個「Sponsor-a-Scholar」計劃,讓捐助者為玩家提供他們的啟動資金。Li Jin 最近宣佈的「Leaping Corgi Scholarship」專案,該獎學金使用了一次 NFT 出售所得的收入來資助了共計 87 個獎學金。這場 NFT 拍賣所得的收益用於資助發展中國家那些想透過在「元宇宙」(Metaverse) 中玩基於 NFT 的遊戲來謀生的人。這是很狂野的。

CoinGecko 最近列出了一份 10 個 Axie 獎學金提供者的名單 (見下圖)。這些提供者中的大多數人都駐紮在菲律賓。可以說,這不是發達國家剝削髮展中國家,而是發展中國家的人們互相幫助,並在 Axie 的平臺上不斷建立更大的業務。

在一個快速移至線上的世界裡,基於區塊鏈的企業和經濟有了市場匹配度,Axie Infinity 更有可能是對未來工作方式的一瞥,而非曇花一現。無論人們住在哪裡,他們都正在「元宇宙」(Metaverse) 中建立業務。

「元宇宙」已經到來了,而且分佈很均勻。

除了這些獎學金,一些贊助商們也已經在為玩家提供支援,並提供他們自己的「Play-to-Earn」任務。比如,DeFi 協議是首批較大的贊助商,將 DeFi 協議的原生代幣獎勵給完成任務的 Axie 玩家:比如 Maker 獎勵玩家穩定幣 DAI,Aave 獎勵玩家 AAVE 代幣,Digix 獎勵玩家真實的黃金。換句話說,這些贊助商正在直接獎勵關注它們的玩家。

透過玩遊戲謀生的機會足以讓數十萬人 (其中約 60% 在菲律賓) 完成 Axie 較為複雜的啟動過程。Axie 目前的約 60 萬玩家只佔菲律賓 1.11 億人口中的一小部分,更不用說全球的「Play-to-Earn」玩家了。

甚至在過去三個月的熱潮之前,Axie 模式的吸引力就已經造成了大量需求湧入以太坊網路,而以太坊的高昂 Gas 費用反過來抑制了 Axie 的增長。因此 Axie 的開發公司 Sky Mavis 決定自己解決該問題。

04. 引入 Ronin

去年 6 月,當 DeFi 盛夏剛剛起步時,以太坊由於區塊空間的巨大需求從兩年的沉睡中甦醒。當時,Axis Infinity 將其最常使用的 Axie NFTs 和 SLP 代幣部署在以太坊區塊鏈之上,同時將較少使用的 Land NFTs 和 Item NFTs 放在 Loom 側鏈上,當時尚未釋出其治理代幣 AXS。

Axis NFTs 和 SLP 代幣的活動加劇了以太坊網路的擁堵,並在以太坊 Gas 價格飆升時受到影響。在 6 月的一篇部落格文章中,Axie 團隊也寫道,以太坊網路擁堵是“我們永遠的障礙”。為此,在該文章中,他們宣佈他們正在搭建自己的側鏈:Ronin。

Axis 需要一個長期的解決方案,即能夠 (使玩家) 快速、廉價和無縫地參與到 Axis 遊戲和經濟中。我們需要這個方案既有趣又簡單!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今天宣佈 Ronin -- 一個專門為 Axis Infinity 設計的以太坊鏈側鏈。Ronin 原意是指日本封建時期沒有主人的武士,Ronin 側鏈代表了我們想把產品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願望。

許多搭建在以太坊上的 dApps (去中心化應用) 都感受到了網路擁堵的痛苦。但很少有應用去構建自己的側鏈,而是選擇使用其他 L2 擴容方案 (如 Polygon 和 Optimism)。就連以太坊上消耗最多 Gas 的 Uniswap 也決定在以太坊主網和 Optimism 上推出 v3 版本,而不是構建自己的解決方案。

但 Axie 並非如此。Axie 搭建了一條有著自身錢包的側鏈。以目前龐大的交易量來看,這是一個雄心勃勃的計劃。鑑於 2020 年 6 月的時候,Axie 的營收僅為 2044.09 美元,其野心是相當大的。但他們繼續前行,經歷了為期一年的搭建工作,今年 5 月初,Axie Infinity 遷移到了 Ronin。

遷移之後,Axie 宇宙中的一切都發生在 Ronin 側鏈上,並在需要時橋接到以太坊。當前,主要是 SLP 代幣和 AXS 代幣橋接至以太坊;而 Axie 中的 ERC-721 資產 (包括 Axie NFTs、Land NFTs 和 Items NFTs) 尚不能透過該橋樑進行轉移,對此 Jiho 表示,當前 Axie Infinity 的使用者尚未要求這項功能。這些資產在 Axie 宇宙中要比在其他地方更有價值,且在很大程度上多虧了 Ronin,Axie 宇宙中的活動要比 web3 中的任何其他地方都要多。

05. 從資料角度解讀 Axie:無限收益

我們今天談論的是遊戲,所以讓我們來玩一個遊戲:在下圖中找出哪裡是 Axie 釋出 Ronin 的時間。

如圖所示,自從 5 月份解決了以太坊帶來的擁堵問題,Axie 就迎來了爆炸性增長,對此你可以從上面的圖表中看出來。如果保持這個收入增長速度,Axie 的收入將會......

...但即使是這張圖表也不能很好地解釋它的來龍去脈。

對於任何一家公司來說,這幾乎都是前所未有的規模增長。《Roblox》是一家市值 430 億美元的上市公司,在其運營的第 17 個年頭裡,它在今年 4 月份收益 1.44 億美元。

它是遊戲領域有史以來表現最好的遊戲之一,考慮到 Axie 打破了在過去十年中佔據主導地位的「Free-to-Play」(免費遊戲) 模式,Axie 的表現更加令人印象深刻。

僅從 4.25% 的分成中,Axis 就有望在本月創造超過 1.5 億美元的收益。僅在上週二,它的總交易量就達到了 3,200 萬美元,這與「Free-to-Play」遊戲的最佳營收非常接近。

當你將它與其他基於區塊鏈的應用以及整個區塊鏈進行比較時,你會發現它真的很瘋狂。

讓我們以收入為基礎,將 Axie 與所有其他 dApps 和區塊鏈進行比較,見下圖:

圖源:Token Terminal

如上圖所示,過去 7 天,Axie 產生了 3900 萬美元的收入,而比特幣的收入為 450 萬美元。過去的 7 天裡,除了以太坊之外,Axis Infinity 創造的總收入超過了任何 dApps 或區塊鏈。有趣的是,如果你扣除過去一週 Axis 支付給以太坊的約 220 萬美元的 Gas 費用,Axis 將重新佔據了領先地位。

圖源:Token Terminal

在過去30天裡,Token Terminal 的資料顯示 (見上圖),Axis 的協議收入是僅次於它的競爭對手 PancakeSwap (幣安智慧鏈上領先的 DEX) 的 7 倍多。Axie 也擊敗了像 Compound、Aave、SushiSwap 和 MakerDAO 這樣的 DeFi 巨頭。更瘋狂的是,Axis 在過去 30 天裡創造了 8,150 萬美元的協議收入,超過了上圖中列出的其他 dApps 或區塊鏈。

圖源:Token Terminal

作為一款可愛的遊戲,這種表現還不錯。但就總交易量而言,它相比於其他 NFT 市場的表現如何?人們購買的 Axies 的價值不可能會比在 OpenSea 或 CryptoPunks 這些 NFT 市場上購買的所有 NFTs 的價值更高,對吧?

圖源:DappRadar

但是,如上圖所示,在過去的 24 小時、7天和30天裡,Axis Infinity 的交易量超過了任何其他 NFT 市場,包括 OpenSea、Foundation 和 Rarible 等開放市場,以及 CryptoPunks、NBA TopShot 和 SoRare 等特定 NFT 資產市場。按歷史總交易量計算,Axie 現在排第三,且令人驚訝的是,Axie 僅憑藉其過去 30 天的交易量就足以讓它登上了歷史第三的位置!

儘管大多數活動發生在 Ronin 側鏈上,但過去 24 小時的資料顯示,Axis 仍然是以太坊上的 Gas 消耗量排第三的應用。見下圖:

圖源:EtherScan

最後,我們來談談代幣本身。Axie 遊戲的治理代幣 AXS 於 2020 年 11 月初發布,自那以來已經增長了 10,964%,市值達到 11 億美元。見下圖:

根據 Delphi Digital資料,儘管 AXS 增長迅速,但其市盈率仍僅為 7.7 倍 (Delphi 是 Axie 的投資者,該公司是最好的 web3 研究公司之一,幫助設計了 AXS 代幣,因此他們對於該遊戲的理解也是首屈一指的)。相比之下,《Roblox》仍未實現盈利,《俠盜獵車手》(Grand Theft Auto) 的開發商 TakeTwo 的市盈率為 33.5 倍。如果 Axie 能維持目前的水平,這些水平將看起來相當便宜。

但這不僅僅是錢的問題。Axis 調查了玩家玩《Axis Infinity》的主要動機,48% 的人表示他們是為了經濟收益而玩遊戲,從而形成了在該平臺上謀生的堅實基礎,但 37% 的人表示他們的主要動機是該社羣。該社羣主要存在於 Axie 54.9 萬成員的 Discord 伺服器中。它是世界上為數不多的擁有超過 50 萬使用者的 Discord 伺服器之一。直到最近,Discord 還未支援超過 50 萬人的社羣。相比之下,《堡壘之夜》的 Discord 社羣成員約為 80 萬。

資料可能造假,但使用者對該社羣和產品的喜愛無法造假。

在過去的一週裡,Axie 的交易量如此之大,以至於它的伺服器都出現了故障。該公司在其 Discord 上釋出訊息稱:

將遊戲與區塊鏈資料掛鉤是一項新創造;這是之前沒有人在如此多玩家面前做過的事。直到前幾周,一切都很順利,但當我們的日活躍玩家超過 50 萬時,伺服器就開始崩潰了。

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許多 Axie 使用者不能玩遊戲。在經歷收入持續增長的情況之後,由於伺服器故障,Axie 的收入數字似乎在昨天停滯了幾個小時。然而,人們仍然試圖進入該遊戲。他們無法停止玩《Axie Infinity》。當一切恢復正常,他們就會迅速而猛烈地回來。

最令人驚訝的是社羣對其伺服器奔潰的反應,他們中的許多人依靠 Axie 謀生,但由於伺服器故障暫時被拒之門外。Jiho 告訴我,他最擔心的是,隨著規模的擴大,社羣是否能保持“親密、文明和友愛”。但這次伺服器故障似乎證明了一切都很好,這是很重要的,因為社羣之愛是 Axie Infinity 戰略的關鍵部分。

06. 樂高積木世界中的垂直整合

如果我們可以透過引入新人來建立一個由數百萬受過區塊鏈教育的使用者組成的社羣,那麼我們就可以建立一個吞噬其他產品的龐然大物。

--Axie 聯合創始人 Jiho

還記得我在文章開頭引用的那句話嗎?Axies 可愛天真的形象掩蓋了這是一款戰略遊戲的事實。該遊戲背後的初創公司 Sky Mavis 的整體戰略也是如此,前所未有地結合了垂直整合和去中心化。

我們知道,web3 的部分優點在於,你可以將現有的協議、智慧合約、區塊鏈、L2s 和 dApps 像樂高積木那樣整合在一起。這就是所謂的可組合性 (composability)。這意味著公司可以更快地行動,用更少的資源開發出越來越複雜和令人興奮的產品。

Sky Mavis 團隊對於 Axie Infinity 的策略並非如此。

在 Axie 社羣中,將 Axie 與特斯拉/SpaceX 進行類比似乎很常見。在與我的交談中,Jiho 也進行了類似的比較,他表示,當你在構建一些非常複雜的東西時,你需要在內部構建所有東西。特斯拉自己生產電池、軟體和零部件;從火箭引擎到電子元件,SpaceX 的整個供應鏈都是從零開始建立起來的。Sky Mavis 也在自己建造一切。

這始於智慧財產權 (IP),也即 Axies 自身。Sky Mavis 創造了 Origin Axies和其他吉祥物,並且仍在其自己的錢包裡儲存著它們。

接下來是 Sky Mavis 自己開發並繪製的遊戲。

接下來,Axie 在 2018 年初建立了自己的 NFT 交易市場,儘管 OpenSea 已經在 2017 年 12 月推出。正如前面所提到的,Axie 的 NFT 市場在過去 30 天裡的交易量比 OpenSea 要大,儘管 Axie 的 NFT 市場只包括其自己的 Axie NFTs。

Axie 也在打造自己的世界 Lunacia,並於 2019 年開始拍賣“土地”,並同年晚些時候將 Axie 和土地市場合並。在不久的將來,該公司計劃釋出基於土地的遊戲玩法,開闢吸引社羣的新途徑,更重要的是,為玩家提供新的賺錢途徑,詳情可參見:

https://axieedge.com/everything-we-know-about-land-gameplay/

Sky Mavis 還推出了自己的遊戲內貨幣 SLP,可透過 ETH 兌換法幣,並在 11 月推出了自己的治理代幣 AXS。

正如我們所討論的,Sky Mavis 不滿於以太坊的擁堵和 Gas 費用,也不滿足於其他人的 L2 解決方案,於是建立併合並了自己的側鏈 Ronin 和相關的 Ronin 錢包,使用者需要安裝 Ronin 錢包才能玩遊戲。

Axie 的胃口真大。這就是到目前為止該團隊的成果。接下來是什麼呢?

我們想想為何垂直整合是有意義的,尤其是當前有足夠好的模組化元件的情況下。如果垂直整合能夠降低 Axie 的成本並建立更好的使用者體驗,那麼它將是更可取的。目前,玩家在 Axie 宇宙之外花費交易費的主要是當他們需要在 Uniswap 這樣的 DEX (去中心化交易所) 上將 SLP 兌換成 ETH,進而換成法幣。

因此,Axie 垂直整合的下一步是構建自己的 DEX。

目前,該計劃是為了讓玩家更容易地將 Axie 相關的代幣兌換成現實世界中可消費的貨幣,這對「Play-to-Earn」模式來說至關重要。正如該遊戲玩家 Noah Ralston 所說,這本身就可以省去很多麻煩:

這也讓 Axie 協議更有動力將更多的東西代幣化 (比如經驗值、Ronin 側鏈本身),這些都可以在 Ronin DEX 上交易。Jiho 告訴我,他認為它可以成為有史以來使用者數量最多的 DEX。

到目前為止,加密貨幣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是如何解決大規模採用和用例的問題。如果 Axie 能夠在加密貨幣領域積累最大的使用者群,幫助使用者謀生,並讓他們開心地參與進來,就能產生燎原之勢。這就是他們現在進行垂直整合的原因 -- 他們擁有使用者,他們希望抓住優勢,改善使用者體驗。

Axie 不只是在創造遊戲,它正在構建 web3 聚合器,並反向整合儘可能多地擁有價值鏈。

此外,透過創造一些有趣的東西並吸引了大量的眼球,Axie 正在吸引不尋求回報的資本!這在加密領域是非常罕見的。這降低了它的資本成本,並以一種 DeFi 協議無法做到的方式創造了收入。舉幾個例子:

購買 Axies 作為寵物的人。全世界有 20 億寵物主人,其中 99.99999% 的人買寵物的時候知道他們會損失很多錢。Axie 已經吸引了很多人,他們只是把 Axie 當作寵物來購買,沒有期望回報。

只是喜歡這款遊戲的人。15% 的 Axie 玩家認為其遊戲玩法是他們這款遊戲的主要動機,而不是由於經濟收益或社羣。

電子競技比賽。Axie 很適合電子競技比賽,並且隨著最近的活動,它在 Twitch (直播網站) 上的收視率也在上升。這些比賽將為生態系統帶來贊助資金,以獲取更多關注。

提供外源資本的贊助商。正如 Facebook 和谷歌等其他聚合網站所清楚的那樣,當你擁有大量使用者時,你就擁有了一臺印鈔機。Aave 等贊助商已經在向該系統注入外源性資金,隨著Axie 的日活躍使用者攀升至數百萬,贊助機會也將層出不窮。因為收入進入了由玩家控制的社羣金庫中,這種贊助關係可以是增值的而非榨取的。

但更瘋狂的是,Axie 在垂直整合的同時正在實現去中心化,而不是將資金和權力掌握在 Sky Mavis 40 人的小型核心團隊手中。

07. Axie 宇宙的去中心化

Axie 正在透過一些方式實現去中心化。

首先,今年晚些時候,“AXS 生態系統將啟動。”Axie 在 2020 年 11 月公開出售了 AXS 治理代幣,向公眾出售了 11% 的 AXS 代幣,此外包括私募出售、顧問股、Sky Mavis 團隊以及一隻生態系統基金,當時 AXS 總髮行量 (2.7億枚) 的 22.2% 開始流通。隨著更多的 AXS 代幣在未來 65 個月的時間內被解鎖,Sky Mavis 將慢慢失去投票權,直到 2023 年底失去其絕對投票優勢。

圖源:Axie Infinity 白皮書

到目前為止,該遊戲的「Play-to-Earn」主要是賺取 SLP 代幣,但在未來幾個月,玩家也將能夠透過遊戲玩法賺取 AXS 代幣。與此同時,AXS 的持有者將能夠質押 (stake) 他們的 AXS 獲得更多的質押回報,並投票決定該遊戲的未來發展方向。在白皮書中,該團佇列出了一些社羣應該能夠投票的事項:

Axie Infinity 是否應該使用由 Sky Mavis 建立的市場?

社羣金庫應如何用於獎勵 AXS 持有者和更廣泛的 Axie 社羣?

社羣金庫的資金是否應該連線其他收益耕作/staking 服務 (比如 Yearn.finance 或 Rari.Capital)?

作為實現去中心化的第二部分,Sky Mavis 將開放一個 SDK,讓其他開發者構建新的東西。Jiho 稱其為“Internet Monster Protocol,人們可以獲取該 IP 並建立東西。”該團隊設想著能夠在 Axie 宇宙中的許多由使用者生成的遊戲中使用 Axies。

當前,該社羣的一些成員已經開始建立 Axie 內容,儘管只是為了好玩,不期待任何回報,如下圖所示:

還有:

在接下來的兩年內,如果一切按照計劃進行,Axie 玩家將主導社羣的方向,主要是透過對社羣金庫資金的使用進行投票,並將能夠自己擴建 Axie 宇宙,同時賺取代幣。他們甚至可能決定取消 Axie 的垂直整合,或者建立新的、更好的市場、側鏈、錢包和交易所。

如果他們成功了,Axie 將擁有更好的利潤空間和更好的激勵機制。Axie 可能會成為「元宇宙」中一個更重要的部分,成為人們構建去中心化的線上世界的指路明燈,讓工作和娛樂的界線變得模糊。

08. 無限可能性

在什麼情況下,虛擬世界會與現實世界相交併影響現實世界?

今天,現在,成千上萬的人在虛擬世界裡玩電子遊戲謀生。他們是虛擬經濟的參與者,用自己的戰利品來改善自己在現實世界的命運。菲律賓、越南、巴西等地的孩子們申請 Axie 獎學金,就像他們申請大學或工作一樣,希望能讓自己的發展軌跡向上。

在虛擬領域,Axie Infinity 將以可預見的方式擴充套件和利用其 IP (智慧財產權):

內容。在接下來的幾年裡,我們幾乎不可能不會看到 Axie 相關的電影或 Netflix 節目。電影中使用的 Axies 的 NFT 所有權是否會為其所有者產生版稅流?Mystic Axies 的所有者是否可以直接與工作室協商,或者在網上建立自己的角色,就像人們在考慮使用 Bored Apes (以猿類為主題的 NFT 頭像) 和 CryptoPunks (加密朋克 NFT 頭像) 那樣?(注:Mystic Axies 是指具有至少一個神秘部位的 Axies,它們的供應量有限,這使得它們很有價值。)

宇宙擴張和 UGC (使用者生產內容)。Axie 團隊已經表示他們無法創造足夠的內容和體驗來滿足不斷增長的使用者需求,他們希望向玩家尋求幫助。Axie Infinity 是否會成為一個類似《Roblox》這樣允許其他開發者進行開發的平臺,給創造者更多賺錢的工具?

加密擴張。在已經擁有了數十萬,很快將達到數百萬的加密新使用者後,Axie 是否會為這些加密新手提供越來越多的工具,不僅讓他們賺錢,而且管理和增長他們的堆疊?

這聽起來有些誇張,但 Axie Infinity 仍有可能成為史上最具價值的 IP。見證這一切將很有趣,但當 Axie Infinity 意識到它在塑造現實世界政策以及幫助世界適應一個人們不再需要靠傳統工作來生存的未來時,真正巨大的影響才會到來。

在推出 Axie 之前,Jiho 從小就在收集化石和昆蟲的環境中長大,後來在耶魯大學 (Yale) 學習軍事和經濟史,並在那裡寫了一篇關於亞歷山大•漢密爾頓 (Alexander Hamilton) 的債務重組計劃的論文。Axie 是這兩種書呆子激情的交集,也是一個利用他的知識和激情來幫助設計新經濟的機會。

當有足夠多的 Axie 玩家透過遊戲謀生時,該團隊可以與政府合作,對全民基本收入 (Universal Basic Income, UBI) 的影響進行受控實驗。在現實世界的混亂環境中很難準確衡量 UBI 的影響,但政府可以進行實驗,將 UBI 提供給特定的 Axie 玩家,並衡量他們是否仍然是活躍的玩家、建設者和社羣參與者。

編者注:全民基本收入 (UBI) 是一種再分配方案,其核心思想很簡單:每個公民 (或每個成年人) 從政府那裡定期領取收入補助金,這筆錢的申領沒有任何附加條件,人們可以擺脫對工作的需求,自由地追求自己的夢想。

UBI 的一大挑戰是,工作不僅僅關乎金錢,它還關乎意義、歸屬感和自我價值感。隨著越來越多的自動化,需要的人力越來越少,我們將需要新的方式來交付這些東西和支票。在 Kurt Vonnegut 於 1992 年釋出的第一部小說《Player Piano》中,他描述了一個未來的世界,自動化取代了大多數工作的需求,作為迴應,政府僱傭人們一遍又一遍地挖洞,再把洞填回去。在「元宇宙」中,Axie 可能會幫助開創一個更充實、更有趣的工作時代。

我是不是說得太早了?確實。很多事情可能會出錯:

整個加密領域可能會崩潰 (我不相信,但有可能發生)。

即使從長遠來看加密領域不會崩潰,另一個持續的加密寒冬可能會降低人們透過「Play-to-Earn」獲得的資金,阻止 Axie 的發展勢頭,並分裂社羣。

Axie 以垂直的方式整合而不是使用現有的一流產品和協議,這意味著搞砸的可能性更大。

去中心化和將權利給予社羣,可能會導致不可預知的結果。

其伺服器可能會由於負荷而再次崩潰,導致玩家可能會覺得他們不能再依靠 Axie 獲得收入。

遊戲行業是出了名的變幻無常,一個月的熱門遊戲可能在下個月就成了舊新聞。

但我感覺這裡發生了一些特別的事情。「Play-to-Earn」(邊玩邊賺) 模式能夠吸引那些想要謀生的新使用者,並以一種更像是長期職業而非一時的遊戲潮流的方式留住他們。將 Axie Infinity 變成一個由使用者擁有和管理的平臺,可以透過網路效應和高轉換成本創造粘性,這是平臺的習慣做法。「元宇宙」需要的不僅僅是娛樂,它需要模糊娛樂和就業之間的界線。Axie 已經證明了這是可能的。

Axie 的崛起正值加密市場橫盤、NFT 熱潮退去、人們質疑整個 web3 是否真的會對現實世界產生任何影響之際,而 Axie 的優異表現似乎值得關注。

當我們在 10 年或 20 年後回顧時,我相信,Axie 生命中的這段時期只是一個大事件的開始,就收益和影響而言,都只是更大的圖表上的一個小點。在中等情況下,它將是一個由玩家擁有的、《Pokémon》規模的巨頭,是垂直整合的一個典型例子;在最好的情況下,它將是「元宇宙」中的一個新的“國家”,改善了世界各地數百萬人的生活。

作為一個可愛的小遊戲,這真不賴。

原文連結:

https://www.notboring.co/p/infinity-revenue-infinity-possibilities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