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圈新“韭菜”:從狂歡到失語,信仰打碎再重鑄

買賣虛擬貨幣

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比特幣”早已不是一個陌生的詞彙。

他們也許很早就聽說過比特幣致富的神話,但當時對他們來說,虛擬貨幣只是一個存在於網路世界中虛幻飄渺、不切實際的前沿概念,遠沒有錢包裡和銀行卡賬戶上的錢那樣現實可觸。

然而,這樣的認知在2021年上半年卻悄然發生了變化。在“狗狗幣CEO”馬斯克的帶領下,狗狗幣(DOGE)、柴犬幣(SHIB)等廉價動物園幣拔地而起,以千百倍的漲幅迅速在市場中佔有一席之地,數次登上微博熱搜,誕生無數財富神話,在實現了虛擬貨幣破圈的同時,也給予了不少小白低成本入場的機會。

於是,很多人發現,自己的朋友圈開始頻繁出現炒幣相關內容——可能是一篇公號文章,可能是一張交易所截圖,可能感慨某個幣的起伏——無論這些人是否具備投資經驗,是否從事幣圈相關工作,是否真的透過炒幣掙到了錢,但他們都透過朋友圈透露了一個資訊:越來越多普通人加入了炒幣大軍。

他們之中,有混跡投資領域多年,卻鬱郁不得志的股市老韭菜;也有尚未踏入社會,渴望賺取人生第一桶金的大學生;有拖著沉重身軀在996的重壓下喘不過氣的都市白領,也有早早輟學打工苦覓財富密碼的小鎮青年……

懷抱著同樣的目的,堅定著相似的信仰,他們在幣圈情緒最如火如荼的時候,以零基礎的小白身份踏入了這個新鮮、躁動、但又充滿機遇圈子,成為了大家口中的“幣圈新韭菜”。

入場

李然是一名00後,生養在某個五線小縣城的他,17歲時就輟學在本地找了一份廣告材料製作的工作,做最基礎的噴繪寫真和廣告設計。

從17歲到21歲,正值朝氣蓬勃、年輕氣盛時,李然卻感覺自己被困在了這個沒有前途的小縣城。每個月拿著2000塊錢的工資,幹著枯燥至極又毫無發展空間的工作,日常的消遣娛樂便是在抖音上為別人光鮮亮麗的生活點贊。

直到今年四月,李然透過社交網站偶然得知了狗狗幣,當看到一些人透過炒幣,用2萬本金卻獲得了20萬、30萬的收益之後,他被洶湧的財富故事折服。

為什麼以小搏大、快速致富的人不能是我?

4月21日,拿著辛苦攢下的1萬5千塊錢,李然正式加入了炒幣大軍。

短短兩週,他眼睜睜地看著1.5萬本金漲到了4.2萬。來不及慶祝,他立馬跟風賣出所有狗狗幣,梭哈了在社群中大熱的柴犬幣(SHIB),這筆錢更是在不到一週的時間變成了17萬。財富來得太快,李然如墜夢中。

站在風口上,狗狗也能起飛,更何況這個風還是“世界首富”馬斯克吹的。

在那段時間裡,像李然此類缺乏基礎的金融知識,在主流財經媒體和微博熱搜關於加密貨幣暴漲和暴富資訊包裹下跑步入場的小白,不在少數。

事實上,近兩年來普通民眾炒幣熱情持續高漲,早已有越來越多人加入其中,無論中外。

韓國是世界上公認的炒幣最狂熱的國家,並誕生了一個特有名詞“泡菜溢價”,指加密貨幣在韓國交易所與其他交易所之間的差價。

在內卷、沉悶壓抑的韓國社會,社會對年輕人成功的定義,要麼是進入政府,當公務員,要麼是擠進控制著民生的財閥企業當螺絲釘,可這兩個選擇都有個前提:考上韓國頂尖大學,這個任務卻又是如此艱難。

因此,在不少韓國年輕人眼裡,加密貨幣是他們“鹹魚翻身”改變命運的唯一途徑,是一次關乎階級躍遷的豪賭。

韓國某新晉職場人士曾向《亞洲日報》抱怨:“在公司不論如何努力工作,工資也沒有太大漲幅,像父輩們一樣只要認真上班攢下工資來買房已沒有可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公司裁員,也不知道公司會不會突然倒閉,時代已經轉變,如果現在不投資,可能一輩子都是職場的奴隸。”

炒幣,成為出身普通,學歷一般的年輕人在短時間內實現原始財富積累、打破職場內卷、釋放房供壓力的理想途徑。

尤其,當你面對高中沒讀完就闖蕩社會,僅靠挖礦躺著賺錢就財務自由的同齡人,變相炫耀著自己的“年輕有為”;當你得知工作能力不如自己的同事、學習成績不如自己的同學,卻在一場槓桿的豪賭中旗開得勝,成功將四位數盤成了五位數,嫉妒與不安,悄悄在心底埋下了種子,入場的選擇,於是變得自然而然。

正如,2011年入場比特幣的老端所言:

對於絕大多數人而言,你跟他擺事實講道理都是沒用的,他根本不會聽你的廢話,真正讓他準備行動的原動力,就是每個人都有的“嫉妒心”。他們會想:憑什麼你就能暴富,我就沒有?不行,我也要暴富。於是他把銀行裡的存款都拿出來,不問價格購買了比特幣。

虛擬貨幣,兜售的是“暴富夢想”。

大跌

加密貨幣交易市場每天24小時都在不斷重新整理,當無數新韭菜在財富效應的導引下蜂擁而至,盈虧同源,懸掛著的隱形鐮刀,在不經意間揮下。

5月13日,埃隆·馬斯克宣佈,特斯拉暫停接受比特幣支付,隨即,比特幣在短時間內價格接連大跌,到5月19日更是一度跌至29000美元/枚,相比四月中旬64000美元/枚的歷史最高點,可以說是一夜回到解放前。

在比特幣的帶領下,以太坊、狗狗幣、柴犬幣等此前火熱的加密貨幣也悉數暴跌,價格腰斬比比皆是,一時間,哀鴻遍野。

美麗的財富泡沫一旦被戳破,市場就顯露出它的殘酷與冷漠。

根據加密貨幣交易資料平臺bybt顯示,在519“黑色星期三”當日,有88萬人在這次的崩盤行情中爆倉,總爆倉金額達到93億美元,其中,最大單筆爆倉金額達6700萬美元。

社交媒體上,幣圈的散戶投資者們哀鴻遍野。不少投資者都是在今年四五月被狗狗幣等動物MEME幣吸引入場,有的剛進場就遭遇了瀑布式下跌。

“我把股票割肉了,半年虧了20%,本想在炒幣回血,結果在幣圈,一天就虧了40%”,一名投資者在社交媒體抱怨道。

而對於圈外觀望的人而言,所謂的“幣圈崩盤”,可以稱之為“喜大普奔”。

在社交平臺上,不少人為此拍手叫好, “看到你們虧錢,比我老老實實賺錢還開心”。

有人說,“投機贏了暴富笑嘻嘻,現在虧了又有什麼好可憐的”;有人說,“賭狗活該”;遊戲黨則表示:“顯示卡價格該降下來了吧。”

資本的市場本來應該是一群職業的人去相互博弈,但對於李然這樣什麼都不懂的跟風投資者來說,外人的調侃與嘲諷背後,卻可能是一次過山車式的財富幻想甚至是血淋淋的個人及家庭悲劇。

在這次大跌中,李然眼看著好不容易得來的十幾萬元在短短几天內縮到僅剩3.5萬元,情緒崩潰下破罐子破摔,開通了期貨合約,企圖快速收復利潤失地。

為了時刻緊盯行情,他甚至辭掉了工作,晚上也熬夜盯盤,但爆倉簡訊還是如期而至,5月23日的一次大跌徹底讓他從暴富幻象中清醒了過來。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幾年辛苦攢下的1.5萬先是變成了17萬,接著只剩下1100,好似夢一般,李然再一次回到了起點,一無所有。

李然只是幣圈新韭菜的縮影,在深潮 TechFlow的採訪中,多位投資者表示,他們在市場最瘋狂的時候入場,一度十分樂觀,感慨幣圈就是撿錢的地方,隨後被5月19日的大跌所震撼。

“此前,從未見過如此劇烈的波動,一天可以跌50%,感覺和崩盤末日一般”,王棟表示,他被大跌嚇到了,恐慌割肉,結果第二天,行情強勢反彈,他懊悔不已。

高位接盤,底部割肉,這是諸多幣圈新韭菜相同的操作軌跡。

“現在我終於理解了炒幣的本質就是財富轉移,從散戶轉移到莊家那裡,從短線投資者轉移到長線投資者那裡,從接盤的新韭菜轉移到老韭菜那裡,從膽小者到膽大者那裡”,王棟發出如此感慨。

監管

5月23日,大連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舉行釋出會通報大連“5·22”轎車撞人逃逸案件有關情況,其中有一句話是,“犯罪嫌疑人劉某因投資失敗無法接受,失去生活信心,遂產生報復社會心理”。

在最開始具體原因尚未明朗的時候,許多人看到這句話的第一反應是,難道劉某因炒幣賠本爆倉、負債累累,導致心理落差過大,從而報復社會?

後來證實該嫌疑人是因為投資理髮店失敗心灰意冷,才走上了犯罪道路,但從許多人這種“炒幣失敗”的第一反應也足以側面證明,519和521的幣圈大跌,已經造成了一定的社會潛在風險。

事實上,在此之前,國家相關部門連發檔案,加大監管力度,這也被認為是造成幣價暴跌的原因之一:

5月19日,中國網際網路金融協會等三家協會聯合釋出《關於防範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公告》,提示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強調虛擬貨幣交易是非法金融活動;

5月21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進一步要求,“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堅決防範個體風險向社會領域傳遞。”

清華五道口金融學院副院長張曉燕表示,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監管政策是為了保護中小投資者,保護散戶投資者的血汗錢。“加密貨幣交易缺乏有效監管,價格容易被操縱,導致價格忽上忽下、波動劇烈。中國的散戶數量很多,中小投資者的共性是金融知識少,對加密貨幣的瞭解不夠深刻。”

在前段時間“極度貪婪”的市場情緒中,交易者通常開通五倍甚至更高倍數的槓桿,不乏投機者在不夠了解市場變動的前提下,出於一夜暴富的心態開到了五十倍以上槓杆,豪賭之間,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由於加密貨幣波動劇烈,在美國等國家, 透過合規途徑投資加密貨幣通常有合格投資者的門檻限制,要求投資者有一定的風險承受能力以及掌握相關的專業知識。

當缺乏金融知識,缺少風險承受能力的小白投身期貨合約江湖,如同裸奔的巨嬰,踉踉蹌蹌奔跑幾步便跌倒在地,然後嚎啕大哭。

有警方工作人員表示,最近由於虛擬幣爆倉而報警的人明顯增加。

據《經濟參考報》,一位業內專家深惡痛絕地指出,“在交易平臺普遍在海外註冊的當下,對加槓桿交易先行儘快採取有力措施,有助於及時控制風險,更是將一些瘋狂的投資者從懸崖邊上救回來。”

新人

如同大浪淘沙一樣,在快速變換的牛熊週期中,同樣有人因為財富效應進入幣圈,卻在炒幣的過程中,開始對區塊鏈技術、DeFi、NFT等感興趣,最終選擇投身到行業中。

在新入行從業者眼中,區塊鏈不等同於炒幣,作為一個尚處於萌芽階段的新興產業,區塊鏈還需要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的摸著石頭過河,並輔以健康規範的市場管理。

從職業規劃的角度,在這裡,年輕人不僅能夠規避傳統行業越來越嚴重的內卷現象,而且能夠成為具有革命性質的先驅者,獲取更大的成功機率,更快地實現人生價值。

“在我以前從事的行業裡,如果想獲得一定的財富地位,需要十年甚至二十年的兢兢業業,才能達到一個可以被預知的上限;但在區塊鏈行業,一切都變得不一樣,我看不到上限,也不需要用長年累月的工作年限一步步突破階級關係。”

一個剛剛畢業不久的年輕人在今年牛熊交際、波譎雲詭之時選擇進入了這個行業,在她看來,炒幣的情緒化熱潮只是短暫和虛假的,行業本身的潛力才是長久而真實的。

“我希望能夠更快地實現財務自由,然後去做我真正想做的事”,另外一位95年的從業者在被問及為何選擇這個行業時,如此說道。工作三年的他,如今已經積累了一筆相當可觀的財富作為啟動資金,並於今年上半年辭職創業,去完成他未完成的夢想。

深潮TechFlow還採訪了一位從傳統金融轉行進入區塊鏈行業的從業者,在問及轉行原因的時候,他回答道:

“當然,加入這個行業最初的動機一定是遠超其他行業的財富效應,這可能是最符合人性的吸引點,但是隨著對於行業的不斷了解就會發現,區塊鏈行業正處於非常早的快速發展階段,讓人彷彿看到了1997年的網際網路時代,充滿了風險與機遇,這對於喜歡接受新鮮事物的人很有吸引力。”

從中可以看出,財富效應、規避內卷和發展前景,是人們選擇這個行業的最主要原因。

無論是幣圈新人還是幣圈新韭菜,牛熊輪轉間,籌碼在流轉換手,總有新人進,老人出,有人歡喜有人愁。

春風不止,生生不息。

(以上人名均為化名)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