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世界什麼領域能夠誕生萬億市值專案?

買賣虛擬貨幣

原文標題:《CEHV』s Blockchain OSI Model Thesis》

來源/Adam Cochran,Cinneamhain Ventures 合夥人

網際網路經歷了幾十年的發展,企業的估值體系以及投資邏輯都已經足夠完善。不同領域、講述不同故事的公司估值基本都有一個固定範圍,如電信領域的企業最終估值在千億美元級別、面向大眾消費者細分領域企業的估值上限為百億美元。

如何給網際網路企業進行估值,尤其在其還是一家小公司時,如何判斷這條賽道的潛力?

ISO 組織在 1985 年制定了七層框架的參考模型「OSI 模型」,這給判斷網際網路企業發展潛力打下了理論基礎。

如今,激進的風險投資公司 Cinneamhain Ventures 在 OSI 模型的基礎上,提出了十一層結構的區塊鏈 OSI 模型,當然,該模型並未直接判斷各領域發展規模上限,而是告訴你哪一個領域更有發展前景。

律動 BlockBeats 原文翻譯如下:

我們相信,與網際網路類似,區塊鏈世界將趨向於成為一個統一、無處不在、垂直整合的協議棧(Protocol stack),每個協議都將在有效權衡下達到帕累托最優。(律動注:協議棧可理解為一排房子中,只有相鄰的房子才可溝通。)

換言之,我們認為,我們在使用網際網路時,並不在乎他們使用的是 IPv4 還是 IPv6。現在,我們相信區塊鏈領域主流使用的不再是單一的贏家協議。而是基於應用,提取所有技術,並使用適合其需求的多種協議。

什麼是 OSI 模型?

OSI 模型,全稱開放式系統互聯通訊參考模型(Open System Interconnection Reference Model),是由由國際標準化組織提出,試圖使各種計算機在世界範圍內互連為網路的標準框架。

眾所周知,「網際網路」是開源協議和標準的集合,OSI 模型很好的表達出了網際網路。當然,與大多數使用者互動的是基於「應用層」構建的產品。對於大多數網際網路使用者而言,他們並不知道協議棧上其他層所發生的事。

從現實出發,OSI 模型每一層的每一個元件在整個網際網路的執行中都有著關鍵作用,並催生了多個價值數十億美元的業務。

OSI 模型透露的商業價值

OSI 模型根據協議的技術屬性進行劃分,而非其功能。為此,我們將尋找能夠與 OSI 模型相對映的公司潛力模型。

我建立了一個被我稱之為「公司潛力估值」的模型,該模型立足於公司所處的協議層,並將其與潛在估值範圍進行比較。

通常而言,每個公司所處的協議層都具有估值上限,當處於估值上限時(有時會高出上限 20%),公司價值要麼被高估,要麼公司擴充套件至下一個協議層。這是一種判斷上市科技公司價值是否被高估的好方法之一。

公司可以自由在 OSI 模型中切換業務板塊,當然,其最終的業務決定了潛在的估值範圍。

該模型主要幫助那些應用層以及平臺型公司瞭解他們的估值潛力區間。在 OSI 模型協議棧中尋找價值時,我們發現了三個業務行業捕獲了大部分價值。

這三個行業分別為:

電信連結行業(Enabler Sectors)

標準行業(Standards Sectors)

互動行業(Interaction Sectors)

電信連結行業:

電信促成行業是 OSI 協議棧所必須的行業。同時,它是任何協議的核心部分,使通訊和互動成為可能,並且更高層的堆疊也需要它來實現。

電信促成行業主要由物理層、資料鏈路層和網路層組成。可以將電信促成行業理解為實現更大目標協議的「看門人」,因此能夠捕獲巨大的價值。

例如,在資料鏈路層和網路層中,具有硬體基礎結構和對網際網路訪問許可權的企業,如市值 2100 億美元的 AT&T、市值 2370 億美元的 Verizon 以及市值 1390 億美元的中國移動。

標準行業:

在標準行業,營收的來源是創造一個統一的行業標準,並圍繞它建立其他服務。建立檔案標準是最好的例子之一,如 Adobe 建立的 PDF 標準。

當然,它還可以獲得更好的發展,建立一個開源標準,並圍繞它的服務進行價值捕獲。例如,ICANN 對域名的壟斷每年可產生 2.17 億美元收入。

互動行業:

目前,一些價值最高的公司存在於應用層,這些公司都是使用者耳熟能詳並時常使用的科技公司和初創公司,如 Shopify、Airbnb。使用者並不需要知道他們所使用的應用使用了什麼協議。

部分絕對價值更高存在於應用層的超集合被我稱之為「平臺層」,在公司潛力估值模型中,這些公司都屬於可以助力其他企業誕生的企業。如:

市值 1.3 萬億美元的微軟;

市值 1.2 萬億美元的亞馬遜;

市值 0.9 萬億美元的谷歌;

市值 0.5 萬億美元的臉書;

市值 0.5 萬億美元的阿里巴巴;

市值 0.5 萬億美元的騰訊。

在瞭解完價值捕獲發生於何處以及不同企業的估值潛力後,我們建立了一種混合 OSI 模型,用於統一區塊鏈背後的技術,並摸索如何進行投資以保證其未來能夠被使用。

11 層結構的區塊鏈 OSI 模型

區塊鏈 OSI 模型按照技術和目前將區塊鏈協議和去中心化應用(DApp)劃分為 11 層。

11 層中每一層都有一個大概的範圍(存在一定的誤差),即使用者範圍從抽象的最低價值到最高價值,如執行節點與使用 MetaMask;價值捕獲也遵循從低到高,如低利潤的硬體和高利潤的互動協議費用。

下層協議的穩健效能夠提升和改善上層協議的擴充套件性。

區塊鏈 OSI 模型的表示層是一系列標準,這些標準允許我們構建各種應用層產品和互動層工具。因為表示層是開源和預定義的,不需要許可的模式可能導致企業壟斷工具的產生。

就目前來看,表示層的建立需要滿足以下標準:

-資訊可被處理層加工;

-存在資訊層;

-具備網路層功能;

-具備資料鏈路層基礎機構;

-需要具有資料收集的物理層。

雖然並非所有表現層標準都需要具備較低堆疊層的功能,但是當較低的堆疊層新增進表現層之後,我們所創造表現層的標準將會成倍增加。

堆疊層含義:

物理層

物理層是建立獨特的物理體系結構的地方,它可以以點對點方式進行連結,或者從現實世界中捕獲資料並進行處理形成較高堆疊層可理解的資料。

比如帶有 LoFi 網路的 Helium、可離線點對點交易的中繼網路 TxTenna、具有物理層資訊加工的 FOAM。

物理層的目標是提供相互連線並解析我們真實世界的基礎結構。

在大多數情況下,收集或連線到物理層的資訊都需要資料鏈路層進行處理,然後跨網路層進行連線,再進一步進入高堆疊層。不過,目前許多企業將物理層和資料鏈路層相結合,比如,Helium 的網路集線器。

資料鏈路層

資料鏈路層可以理解為是軟體化的物理層。雖然它一般執行在不同的硬體上,比如區塊鏈中的挖礦核心或網際網路中的集線器、路由器。

資料鏈路層的目標是為物體之間的資料傳輸提供連線和程式邏輯,並捕捉在物理層發生的任何錯誤。在區塊鏈,這一過程發生於礦工、區塊鏈驗證者和區塊生產者身上。

事實上,大部分資料鏈路層已經被嵌入到執行區塊鏈的開源共識協議中。

網路層

網路層的目的是透過正確的路由資訊連線網路的任何兩個物理節點。

在區塊鏈領域,網路層可分為兩種型別。

-微觀網路層

在傳統的區塊鏈世界中,網路層是由我們正在使用的區塊鏈協議(包括以太坊)所組成的,並在傳統的網路層網際網路協議(TCP/IP)上的節點之間傳輸資料。

在這種模式下,我們的網路層是 "以太坊網路",沒有太多的變化或改進空間。我們正在利用現有的技術堆疊以及必須遵守的嚴格標準協議來維持共識。

不過,大多數人陷入了一個誤區,認為這是區塊鏈領域唯一存在的網路層型別。

-巨集觀網路層

所有的區塊鏈都是一種同質化發展的網路,而非事實上的不同網路,因此我們必須透過不同的視角來看待網路層。

相反,每個區塊鏈本身也可以被看作是我們整體網路中的一個節點,而網路層是將這些節點連線在一起的工具和協議,如 Cosmos 的 SDK 旨在為區塊鏈資料搭橋。

鑑於區塊鏈 OSI 模型中網路層的這兩個不同的子模型,我認為可以推測,隨著我們開始走向區塊鏈空間的單一網路檢視,該層向前發展的主要目標將是實現各個鏈之間發展通訊。

當我們談論連結節點和資料時,我們也需要將使用者視為這個系統中的節點。

幫助我們以有意義的方式連線到網路通訊的工具屬於這一層,比如 Infura 和 API3 這樣的工具可以幫助我們在其他環境中訪問區塊鏈資訊。

資訊層

資訊層是我們如何索引、儲存和分類資訊的一套標準、程式和協議。

區塊鏈擅長儲存其協議中不可更改總賬的資訊集。

但是,它們在儲存其他資料方面本質上是不好的。但是,區塊鏈天生就不利於儲存其他資料,從檔案託管到網路託管、結構化身份資訊或私人資料,資訊在大多數標準區塊鏈上的儲存情況均不如人意。更糟糕的是,區塊鏈的資訊正在不斷增長,並且難以解析和分類。

資訊層為我們提供了諸如 TheGraph 用於建立索引和查詢資訊標準的工具,用於儲存檔案和資料的 Sia 和 Filecoin 以及用於建立結構化個人資料標準的 3Box 等工具。

處理層

就具體的最終目標而言,處理層是最廣泛和最多樣化的一層。

如果把區塊鏈視為像網際網路一樣的統一網路,那麼處理層上存在的系統就是我們執行的專用硬體。

處理層是具有衝擊力的層,幫助我們進行專門或快速的交易。

處理層的目的可以是多種多樣的,但處理層的最終能力是擴充套件結算層的功能集。許多存在於這一層的協議足夠強大,可以成為自己的獨立產品,但它們在處理資訊的方式上為去中心化系統增加了新的優勢。就像以太坊可訪問去中心化結算層一樣,處理層產品需要進行權衡取捨,這意味著它們不具備執行某些特殊的高效能處理需求的能力。

處理層鞏固了統一的同質化區塊鏈網路的概念,因為沒有任何一條鏈可以透過自身實現與這些系統相結合的能力。

Golem 的渲染系統、Solana 的高速交易以及 xDAI 的鏈上隨機數生成,這些鏈都為區塊鏈生態系統增加了廣泛的新力量,與其對抗性地看待,不如認為其是區塊鏈的新功能。

表示層

表示層是開放式系統成長和發展中最重要的堆疊層之一,但同時它也是資金匱乏、利潤最少最容易被遺忘的層。

表現層的目標是為我們如何編碼和解釋資訊建立系統的標準。JPEG 標準是經典資訊系統中的一個很好的例子。

電腦上的所有資訊都是 1 和 0 的簡單集合。所有的程式設計、程式和標準,都是用來進一步抽象或編碼的規則。

我們可以將表現層想象成一個用於編碼秘密資訊的編碼環,其中 A=1,B=2,C=3,並以此類推。這些抽象方法的不同之處在於,我們試圖使在每一層的資料更有效(佔用更少的空間或效率更高)或增加新的功能。這也意味著我們的編碼更加複雜。也許我們仍然遵循 A=1,B=2 的規則,但我們增加了一些新的規則,比如 "And=27 "這個詞。所以 "1、27、2"="A And B",但它佔用的字元空間更少,並且效率更高。

建立如上的規則存在一個問題,其他人(或程式)並不清楚如何處理這些資訊,這將導致效率下降。與其試圖以自己的方式對資訊進行編碼和抽象,不如創造標準。

這些標準使我們能夠知道如何以特定的方式與資料互動。當計算機看到一個名為.jpeg 的檔案時,它知道讀取所有的位元組並將其轉換為顏色和畫素,而如果同樣的檔案被命名為.mp3,它將嘗試將其作為聲音來播放。

在區塊鏈中,我們開始在表現層開發一些非常重要的標準,到目前為止最常見的是 ERC-20 和 ERC-721 標準。

這些是標準的規則集,告訴我們一個代幣必須包含(或在某些情況下不包含)哪些特徵、功能和程式。建立標準之後,DApp 可以更容易支援不同的代幣,無需再為每個代幣建立自己的標準。

Uniswap 之所以存在,在於大多數代幣都遵循 ERC-20 標準(或它的一些衍生產品)。

表示層有趣的部分在於它很少向技術堆疊新增新功能,而是透過建立一套標準的規則來對已經存在的元件進行分類、編碼和結構化,從而實現全新的功能。投資表示層有利於釋放系統的潛力。

軟體層

軟體層建立了我們用來開發、部署和管理應用層或互動層程式的工具,通常使用現有的表現層標準來實現。

對許多不懂區塊鏈技術的使用者來說,軟體層不夠透明,因此可以把它看成是表現層建立標準的自動互動、建立和程式化部署。

例如,每個去中心化錢包實際上都是一個獨特的智慧合約,它基於去中心化錢包工廠建立,為每個使用者部署一個新的錢包程式碼副本。

應用層

應用層是大多數使用者互動實際程式底層協議的使用集合。應用程式對使用者來說擁有內在的價值,對於他們來說,應用程式可以是遊戲活著是一個提供金融機會的貨幣市場。應用程式是為使用者消費而設計的,而不是為了採用、啟用或訪問底層技術。

就如,Axie 遊戲的使用者只關心它能否持續運營。而不關心堆疊情況。

互動層

互動層是特定的軟體工具集,允許使用者與應用程式或者較低的堆疊級協議互動,通常透過連線性捕獲價值,如 MeaMask 幫助我們連線到 Infura 並在瀏覽器中啟用 Web3;有時透過 UI/UX 捕獲價值,如 Zapper 使與協議的互動變得容易。

互動層一般都是捕獲使用者價值的地方。如經典的網路互動層應用 Chrome 瀏覽器,他的使用者並不關心它使用了什麼堆疊層,Chrome 可以將它的使用者引導到任意新的協議中。即使 Chrome 改變了其預設的互動體驗服務,使用者依舊會同意。

平臺層

平臺層是一個尚未在區塊鏈空間中被捕獲的層。其他人可透過平臺層建立更低層解決方案,或者透過平臺層應用解決建設問題或消費者問題。

目前,區塊鏈空間已經有苗頭出現。如 OpenZepplin 圍繞智慧合約建立的一些工具和標準、Gnosis Safe 的資金和多簽名管理以及 QuikNode 的執行節點。不過這幾個例子都屬於零散的應用,目前還缺乏一個較大且統一的平臺出現,並將一系列複雜抽象的事物簡單呈現給普通使用者。

有人認為,傳統網際網路中,微軟 Azure 或亞馬遜 AWS 是最有價值的平臺業務。如果從原始收入的角度來看,這種觀點是對的。不過,我認為為網際網路提供最大價值的應用是 WordPress。透過 WordPress,任何人都可以輕易搭建一個網站。換言之,WordPress 推動了網路的價值以及人們對網站的需求,反過來,這將提高託管服務的需求。

將區塊鏈的複雜系統簡單呈現給普通消費者,將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結算層

結算層是區塊鏈世界所獨有的。相比傳統網際網路,結算層的概念更加抽象。

結算層是一個將多個堆疊層連線在一起的主幹線,類似於網際網路領域物理層中的核心骨幹電纜。

更重要的是,結算層是傳統網際網路不存在的東西,在區塊鏈世界,結算層具有普遍整理、最終性、安全性等特點。

以太坊的目標是成為可輕易訪問和最安全的區塊鏈,分片後以太坊的目標是讓任何人都可負擔並且能夠在任何裝置上執行以太坊驗證器。

而其他區塊鏈協議優先考慮可負擔性/效率,因此它們在可訪問性和去中心化程度方面進行了部分權衡。進行權衡是必須的,因為即使以太坊具備了分片和 Roll-up,仍然有其不擅長的東西,比如檔案儲存或影象處理。無論如何,以太坊的吞吐量是有上限的,在效率上或許低於那些做出不同帕累託效率權衡的鏈低。

但是,以太坊總是可以作為一個可訪問的、安全的、去中心化的結算層,以及在一個多鏈的世界中作為一個 "普遍真理 "的來源。在該世界中,其他鏈可能會相互爭論自己的狀態,而不是網路驗證者之間的狀態。

為什麼區塊鏈 OSI 很重要?

現在,區塊鏈行業正處於一種奇怪競爭狀態。許多使用者並沒有意識到,區塊鏈的競爭可能是一種非零和博弈,未來區塊鏈的使用可能和網際網路一樣。

從現實情況出發,主流使用者並不在意他們所使用程式運用了什麼技術,他們更關心的是自身的使用體驗。就像從來沒有人是因為喜歡燈泡而購買燈泡,購買燈泡的原因在於他們有一本想要在黑夜中閱讀的好書。現在,區塊鏈領域中遍佈燈泡愛好者,並討論誰的燈絲最好,沒有人在賣書。

透過了解區塊鏈 OSI 模型的分層元件以及它們如何協同工作,我們可以確定投資機會領域、脆弱性、壟斷領域、行業差距以及我們需要抓住主流的缺失環節。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