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寶NFT被噴?鑑叔認為真不至於

買賣虛擬貨幣
  
區塊鏈、數字貨幣、資金盤傳銷騙局


專案深度分析 都在鑑查院


這是區塊鏈鑑查院第171篇原創文章



6月份最火的nft專案是哪個?

國內,當然是支付寶釋出的“nft版付款碼面板”,其熱度空前。

而海外,則是被 axie infinity 和 bored ape yacht club 霸榜,這倆的交易量在過去30天拿下了第一名和第二名。甚至超過此前爆火出圈的 nba top shot 。


而本月火的這幾個nft專案,剛好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分別屬於國內大廠試水、鏈遊、加密藝術收藏品。

所以今天的文章就藉著這些專案,分享一下我對於當前nft市場、nft投資的看法。



支付寶的nft,侮辱了nft?


6月23日,支付寶的nft一下子爆火。

簡單來講,這個nft就是一款限量的付款碼面板,基於螞蟻鏈發行,每一個nft都有螞蟻鏈專屬的唯一編碼。

支付寶和敦煌美術研究所、知名國漫《伍六七》合作,一共釋出了4款則樣的nft面板,每款8000個,定價均為「10個螞蟻積分+9.9元」。


nft面板遭瘋搶,閒魚上甚至還掛出了好幾萬的二手價(目前已經全部被下架),足以見得熱度之高。

這次,支付寶給大眾科普/教育,讓大眾接受/參與,鑑叔認為這是給幣圈帶流量的好事兒。

但是卻遭到了很多圈內人的牴觸,他們認為:

支付寶的nft根本不是真正的nft,只不過是蹭nft概念給自家的螞蟻鏈打廣告。

說白了,噱頭大於實際,侮辱了nft的概念。

那麼到底什麼是nft?

non-fungible token,發行在區塊鏈上的非同質化通證,具有不可分割、不可替代的特點。

根據這個定義,支付寶的面板顯然具有nft屬性。

而對支付寶nft最大的質疑,則集中在版權。

支付寶申明「nft的版權由發行方或創作者擁有,使用者擁有的nft不能進行任何商業用途」。

很多人看到這一條直接跳腳了。他們認為「使用者不擁有版權=使用者沒有使用權=這壓根不是nft」,這顯然是錯誤的認識。


你在現實中買了一幅實體的畫,並不代表你可以把這幅畫印在衣服上去賣,不是嗎?因為你並不擁有這幅畫的版權。

而nft本質上就是一個虛擬商品。

所以同理,一般情況下你買一個nft的藝術收藏品,買到的並非版權,而是這個nft的所有權,可以自由展示、轉售這個nft的權利,但是不能商用。

去年加密藝術圈就有買傢俬自印刷作品,或者想要線上下展出自己的nft,從而和原作者產生爭端的案例。

當然,現在也有藝術家在出售nft的時候,會同時出讓商用權利。所以,nft是否擁有版權,其實取決於發行方是否願意出讓這種權益。

而支付寶nft關於版權的做法完全合理,沒什麼好噴的。

而對於圈內來說,其實沒必要非說人家不是正宗的以顯得自己專業。

支付寶做了嘗試,鑑叔相信未來國內會有更多公司去做嘗試,也許我們的第一反應會是「這和幣圈原生的nft很不一樣」,但是請不要急著去否定,因為更多探索才是對nft最好的發展。



axie infinity ,乘著元宇宙的風口起飛


根據據 cryptoslam 資料顯示,axie infinity 最近30天nft 交易量已經突破 1 億美元,排名第一,甚至是排名第二bored ape yacht club交易量的兩倍多。

axie 最初是一個建立在以太坊上的區塊鏈遊戲(現已經遷移到側鏈ronin),主要有三種玩法:寵物繁殖、卡牌對戰、土地互動。而所謂的nft即遊戲中的各類道具。


axie 已經在鏈遊領域深耕三年多了,而最近其遊戲中的nft交易量迅猛增加,可能主要還是歸因於元宇宙概念的爆火。

目前nft主要有兩大應用:加密藝術品和遊戲道具。

加密藝術品當前存在很大的泡沫,很多作品也都是一波流。可以預見的是,當泡沫退去之後,它只會屬於一小群人,甚至成為富人的遊戲。

但是nft+遊戲則不一樣,我反而相信它在未來更有可能去收穫大量的使用者群。



bored ape yacht club,這群喪猴怎麼就火了?


bored ape yacht club,就是一群表情憂鬱的喪猴。

5月1日,10000只喪猴nft正式發售,以盲盒的形式每一隻定價0.08eth。然而到今天,喪猴的成交均價為1.7eth

短短兩個月,均價翻了21倍總交易額高達24200eth,可見其流動性非常好。

為什麼這群喪猴能這麼火?

一方面,是因為喪猴的價格足夠低。同型別的東西買不起貴的就去買便宜的,相比於 cryptopunks、meebit 動輒幾十上百個 eth 的成交價,喪猴的價格確實更吸引普通人。

另一方面,則是社交網路的名人效應。有很多大v、加密藝術家都在推特上討論這個專案,比如beeple、flow 的創始人 roham、888、j1mmy.eth 、pranksy ……

大家對海外的大v可能不太熟悉,但是總知道余文樂、陳柏霖、吳建豪、柯震東這些港臺娛樂明星吧,他們也紛紛在六月份把自己的社交媒體(instagram)頭像換成了這些喪猴。

喪猴、meebit、hashmask、cryptopunks,其實都屬於「頭像類」nft

而這類的nft有一個非常明顯的特點:很難保持熱度,容易火也容易涼

(從上至下:meebit、hashmask、cryptopunks)

任何炒作都需要曝光,nft尤其是。

對於頭像類nft來說,大家在社交媒體齊刷刷換同一風格的頭像,無疑是最好的曝光和宣傳,所以大v喊單的效果往往立竿見影,火得快。

而為什麼週期短,就是因為頭像是“消耗品”,大家時不時就要換頭像,很容易火一陣就沒了。比如meebit、hashmask就是最好的例證。

再比如喪猴,6月19日推出 bored ape kennel club,形象是狗子,總量也是10000只,全部空投給喪猴的持有者。

最近一週,狗子nft的交易量躍居第一,一週增長288%,而喪猴則一下子掉了60%的交易量。是否有點諷刺呢?



nft市場現狀


講完了三個具體的專案,下面我們看一下nft市場的整體情況。

從交易量來看,nft從去年12月開始起勢,今年2月份突然升溫,3月達到巔峰,市場熱得發燙。但是隨後4~6月,交易量則一路下滑。


大家有沒有發現,nft市場的週期和幣圈的週期大致重合。但是即便整體市場行情轉涼,爆款nft專案依舊頻出,尤其是六月份不少專案走出了獨立行情。

這一點和炒幣不太一樣,當幣圈大行情不好的時候,很難有幣種可以獨自美麗。

所以說,即便現在行情不明朗,nft依然有機會。

比如最近幣安上線nft交易平臺,有全球領先的百大藝術家建立nft作品,也有各類開盲盒的玩法。前者參與成本很高,不過盲盒倒是可以“小玩怡情”。

比如第一期的盲盒,發售價20刀,如果開到稀有卡(r)和傳奇卡(sr)那就很爽了,當然更保守的做法是搶到盲盒就直接賣出,也能賺個1-2倍。

這裡面自然有賺錢效應,我也推薦感興趣的朋友可以關注一下。

但同時鑑叔也必須提醒大家,nft最大的風險,是低流動性

同為投資和炒作,賣幣和賣nft完全是兩個概念,一些nft專案可能你想賣的時候根本賣不出去,這樣就完全砸在自己手裡了。



鑑叔總結


nft的前景大嗎?當然。

nft的泡沫大嗎?當然。

鑑叔非常同意coinbase聯合創始人fred ehrsam說的「nft走在了區塊鏈世界的“前沿”,但90%的nft最終將變得一文不值。」

尤其是很多幣圈原生的nft專案,難以保持熱度,也很難保值。

那麼現在的nft即然都是炒作,有風險就不玩兒了嗎?當然不。

面對新事物,多關注多參與是鑑叔的態度。

最後,我想把fred ehrsam的話倒過來說「也許我們處於一場大泡沫的邊緣,但我們一定處於一場大創新的啟始。」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