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的風還沒過去,你想過是為什麼嗎?

買賣虛擬貨幣

不僅“形式”為“內容”增添價值,藝術的邊界也在外延。

如果你還不知道NFT,那你可能已經被藝術風向標甩在身後了。

最近,宣佈推出NFT作品/產品的名流和潮牌可以拉出一串長長的名單,潮流藝術家村上隆、格萊美獎得主The Weeknd(盆栽哥)、網壇巨星大坂直美、特斯拉創始人馬斯克、Twitter創始人Jack Dorsey、波場TRON創始人孫宇晨,知名品牌則包括頂級奢侈品牌Gucci、娛樂雜誌《花花公子(Playboy)》、美國《時代週刊》、虛擬時尚潮牌RTFKT Studios等等。

村上隆推出致敬CryptoPunks的系列NFT收藏品Murakami.Flower.Punk

在一眾NFT作品中,加密藝術家Beeple創作的《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於3月13日在佳士得以約6930萬美元的價格成功售出,創下行業記錄。這是Beeple從2007起開始的「每日一作」,十幾年來一共創作了5000幅,6930萬美元是這些作品的「打包價」。而這一成交也讓Beeple躋身身價排名第三的在世藝術家。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Beeple

種種跡象表明,NFT正在以一種瘋狂的形式開創藝術等領域的潮流。那麼,NFT的泡沫和支撐價值究竟各佔幾成,這一風口還將持續多久,行業目前發展到了哪一階段,未來真能像部分樂觀者認為的“萬物NFT化”嗎?

為解答這些問題,Odaily星球日報採訪了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董事總經理曹寅、波場TRON創始人孫宇晨、BCA(BlockCreateArt)創始人孫博涵、cocafe CEO Lan Shi、Beep幣撲創始人MiaBao,試圖共判未來。

01 一個冉冉升起的風口

本部分將先描述NFT的基本概念、特徵,提出NFT是數字資產的基礎協議的論點,明確其價值和地位,並簡要回顧其發展歷程。

NFT全稱Non-Fungible Token,直譯為「非同質化代幣」。

同質化很好理解,就像面值1元的硬幣之間是可以互換的。而非同質化就是每一枚NFT代幣都是獨一無二的,就像一座房子這類特定資產一樣,不可分割或任意互換。

網際網路世界的基礎元素都有自己的一套標準,比如TCP/IP協議用來共享資料包,GIF/MP3用以承載影象和聲音。但這些遵從特定“格式”的數字產物,並非為確權專門設計的。NFT的出現,重新規範了數字所有權,藉助區塊鏈技術,讓數字商品具備了唯一性和稀缺性,也更便於確權、儲存、交易、流通。

作為一種標準協議的NFT誕生後,被率先用於遊戲中。

區塊鏈遊戲的邏輯在於,將遊戲道具上鍊NFT化,由此實現公開可見的限量發行,杜絕中心化平臺增發道具造成的貶值;並且,因為採用統一的資產標準,跨平臺的交易更方便,遊戲道具可以放到遊戲之外的平臺上進行流轉,由此為遊戲帶來資產化、金融化屬性,增強了可玩性和投資價值。

生於2017年的第一款鏈遊叫CryptoKitties加密貓,其玩法主要是寵物養成和收藏。NFT在此中的作用就是作為遊戲資產(貓)的代表物,結合區塊鏈,做到貓的交配、生成等等環節程式碼開源、隨機、可溯源、更易流通,在很大程度上解決了中心化平臺背後的信任問題。

這便是NFT的起源 —— 一群曾爆火到讓以太坊網路宕機的貓。

在此之後,大批團隊借鑑CryptoKitties的啟示進軍鏈遊,比如募了2500萬美元的鏈上版《我的世界》,擁有近2000萬使用者、發行了平臺幣ENJ的世界級線上遊戲創作平臺「恩金」等等。

伴隨初代鏈遊興起,大量的鏈上資產被創造,而它們的流動性問題也隨之而來。

由是,2018年,NFT圈另一基礎設施應運而生。OpenSea、SuperRare、Nifty Gateway等等現在成交額突破上億美元的平臺便是在那時孕育的。

在這些先行者的努力下,到了2019年,F1、Nike等主流品牌試水NFT,為NFT的獨特價值做出進一步註腳。

至2020年,DeFi之風席捲加密圈,也帶動了DAO(去中心化治理)、NFT等小眾領域獲得關注。而此前早有籌劃的產品和應用則順勢爆發,NBA TOP SHOT(NBA球星的精彩瞬間NFT)以火箭速度重新整理成交記錄、躋身NFT頂流資產,交易平臺Rarible開放流動性挖礦吸引淘金者,專屬公鏈Flow則在團隊光環和垂直領域龍頭定位的加持下市值暴漲250倍。

直至今年,佳士得連開兩拍,創下天價成交記錄。NFT成為繼DeFi之後真正持續的風口。無數圈內人在「踏空」和「賣飛」間嗟嘆:「這個行業如果說有上限,那就是我的想象力上限。」

02 NFT是基礎協議,還是牛市泡沫?

NFT在一眾爭議中成為冉冉升起的風口。天價拍賣個案或許難以“服眾”,我們有必要來進一步探討其真實價值。

事實上,包括Beeple在內的多位業內資深人士都表示,NFT已經進入一種「非理性繁榮時代」。

擁有高達21萬個NFT並接受Nonfungible.com獨立審計的大藏家WhaleShark就直言,“今天存在的99.99%的NFT專案在主流資源湧入時會毫無商業可行性。所以,大家投資NFT要十分謹慎。”

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董事總經理曹寅也表示,“NFT的爆火既有其來自牛市的泡沫性,也有其自身的基礎性。”

牛市是指,在全球央行放水下,從大宗商品、股市到加密貨幣,市值都在飆升,由此出現“新的財富階層崛起,帶動新的消費趨勢。”

我們知道,因為政策、波動性等問題,加密貨幣一直難以用於日常消費。而NFT在消費屬性之餘,還有一定的保值、增值屬性,由此成為部分“加密新貴”們青睞的新投資品。

那麼其“自身的基礎性”是什麼呢?Odaily星球日報目前看到最為核心的兩點是:

順應數字化的潮流,藉助區塊鏈技術在數字世界中起到規定資產唯一性(稀缺性)、歸屬性,讓其更便於交易和流轉的作用;

去中介化/去中心化帶來的降本提效。

第一點,數字化潮流,相信很多人都聽過。特別是在“後疫情時代”,這一趨勢已經愈發明顯,越來越多前瞻的投資人和從業者已經開始構建“Metaverse元宇宙”的藍圖。Metaverse簡而言之就是,未來世界會像《頭號玩家》中所述,存在一個和現實世界平行的數字世界,人類將在深度融合的世界中實現“兩棲”。

如果Metaverse有一定的可能性,NFT在此中有何作用?

如開篇所言,當前的數字世界存在著資料格式的界限和隔閡,大資料市場正在試圖解決資料間的流動性,而NFT則作為另一種可行性方案,將資產標準化、代幣化並允許其“跨界”交易和流轉。

再來說第二點,無論在當前的現實世界還是未來的數字世界,NFT都能實現較高程度的去中介化。

研究諮詢機構“溯源育新”曾總結使用者持有傳統數字資產面臨的3大風險,包括:產品由管理數字商品監控權的機構發行,可以隨意增加供應,並且通常限制商品的交易能力。而一個更穩健的數字收藏品則需具備抗以上風險的能力。

有了基於區塊鏈及NFT的解決方案,這些風險將迎刃而解,對於使用者體驗以及遊戲產品升級有著革命性的意義。

製圖:溯源育新

上面這個用例的提效是針對消費者的,對於生產者來說同樣具有類似優勢。

在文化娛樂領域,生產者同樣面臨中間方話語權過大的問題。

根據Messari的研究,一個攝影師如果想在shutterstock.com上銷售作品,中間費用達20%。而當前的NFT市場平均費用只有6.3%。

製圖:Messari

這種降本提效不僅面向參與者,對數字商品本身也如是。

在稍早期的時候,當數字影象經過多次傳播後失真,在不同的裝置中開啟也會產生不同的效果。

X-Order代觀在研究後提出,NFT的出現,從另一方面來說解決了數字影象傳播發生的問題。例如數字藝術品加上NFT後變身加密藝術品,由此會發生一系列的正規化轉移,原本畫廊裡複製到隨身碟、光碟上買賣的形式會轉移到鏈上,交易流程變得公開透明,解決了數字藝術品在多次交換與傳播後出現的變形、失真、難溯源等問題。

基於這些優勢,來自美國科技網站The Verge的Clark甚至認為,NFT很可能是100多年來藝術家最大程度被解放的機會。這不是現實世界藝術經濟的次優版或邊緣版,而是一個巨大的改進版。

03 NFT生態概覽

加密藝術很出圈,以至於很多人提及NFT就直接將其和加密藝術劃等號,實際上加密藝術不過是NFT領域的流光片羽。根據Beep幣撲創始人MiaBao的觀察,按照3月份的市場資料來看,NFT資產總市值超10億美元,其中收藏品佔2.7億,藝術品佔1.5億,其後分別是虛擬世界,遊戲,體育和工具型別。

全面的行業專案概覽有助於促進認知其實現路徑。NFT生態主要有兩種審視方式,橫向和縱向。

我們先來看Messari提供的堆疊式的縱向視角。

製圖:Messari

這個行業的支點是最底部的基礎層,包括Ethereum(以太坊)、垂直公鏈Flow、WAX等。

位於第二層的是支援基於基礎層進行擴容的專案。第三層是各類解決方案協議,開源,供開發者取用,打造專屬場景的應用(dApp)。第四層則是以NFT為基礎的衍生品、指數等,對不願直接購買現貨的投資者具有一定吸引力。最上層則是聚合器,包括NFT錢包及交易平臺,作為各類NFT資產的中轉站。

第二種,橫向分類方式,基本是按照NFT資產的內容業態來加以劃分。

按照頭部NFT交易市場OpenSea,NFT資產當前主要有7大類:藝術品、虛擬世界類、交易卡、收藏品、球星卡、功能類NFT、域名。

“溯源育新”的歸類除了包含常見的NFT資產,還包括其他如治理代幣等業態。

製圖:溯源育新

市場規模也是新玩家關注的點。

據一份針對1-3月份的統計,5個最受歡迎的 NFT 市場 (NBA TopShot、 OpenSea、CryptoPunks、rare、SuperRare) 過去 30 天的交易量達到了 4.2 億美元,2月份的總銷售額相比1月增長了接近8倍。

來源:Messari

另根據CryptoArt.io資料顯示,截至3月18日,總共有13.3萬件加密藝術作品被出售,加密藝術總市值已經超過3.69億美元。

在此,我們也簡單介紹下NFT的消費者畫像。

鑑於NFT市場當前的體量並不大,藏家的規模就更小了。其主要藏家以加密圈為主,比如早期參與到比特幣和以太坊的人。

“我有很多鏈圈和幣圈的朋友,他們非常資深,我們有超過6年以上的交往。非常明確的是,年輕的他們擁有足夠的財富,更重要的是他們也有收藏的意願,並且習慣用虛擬貨幣進行交易和收藏”。中國藝術品拍賣公司的創始人趙旭說道。

在業內,知名的藏家有上文提及的WhaleShark、聲稱獲得1.5萬倍超高回報率的Pranksy、幣安創始人趙長鵬、以及孫宇晨。

WhaleShark聲稱持有21萬件NFT,基本集中在15個專案上,屬於「看好便重倉」型別。

年僅29歲的Pranksy則押中了NFT中最大的黑馬「NBA Top Shot」,現在其手中已持有價值700萬美元的球星卡。他有一句經典言論,「NBA Top Shot正在成為(NFT破圈的)‘特洛伊木馬’,讓(非加密圈的)球迷粉絲和收藏家能夠收集到他們真正想要的東西。」

趙長鵬已公開的收藏是《Portraits of a Mind》系列作品。這還是去年10月,佳士得首次拍賣的區塊鏈藝術作品。該作品由Ben Gentilli根據比特幣原始程式碼創作而成,乍一看像極了巨型唱片,共有40幅作品,每一件都包含實物和NFT。第21幅作品成交價達13萬美元,創下彼時NFT的拍賣紀錄,當時很多人都以為這是NFT的高光時刻,但沒想到僅僅是個小的開始。

向來高調、行動迅速的孫宇晨投資風格更為大膽,多次參與備受業內關注的加密藝術競拍,包括曾出價200萬美元競拍Twitter創始人Jack Dorsey的首條推特NFT,出價6000萬美元競拍《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但並未能成功拍下。

隨後,孫宇晨又以600萬美元拍下Beeple的作品“Ocean Front”,以20.9萬美元的價格拍下《時代週刊(TIME)》雜誌的NFT封面“The Computer in Society April 2nd, 1965”,以2000萬美元和200萬美元分別拍下畢加索的《戴項鍊的躺臥裸女》和安迪·沃霍爾的《三幅自畫像》,並將其悉數收入旗下JUST NFT基金,在波場公鏈上以TRC-721協議形式釋出,永久儲存在BTFS去中心化儲存系統上。

就技術層面稍作展開,波場方面表示,透過NFT技術,任意實物藝術品的資訊都可以上傳到BTFS系統中,生成相應的BTFS地址,該資訊再以TRC-721標準寫入智慧合約中,最終憑藉合約地址確認作品的唯一性。以畢加索的《戴項鍊的躺臥裸女》的NFT過程為例,它最終生成的Token地址為:

https://tronscan.io/#/token721/TCzUYnFSwtH2bJkynGB46tWxWjdTQqL1SG/code。

由是,藉助波場的一系列技術協議,畢加索與安迪·沃霍爾完成了他們的“區塊鏈首秀”。

孫宇晨曾在致社羣的一封公開信中迴應競拍知名作品的邏輯。

“JUST NFT基金的使命是促成全球頂級藝術品的NFT化與區塊鏈化……(因此我們)將只專注於頂級藝術家與藝術品,原則上JUST NFT基金收藏的藝術品單價不低於100萬美金,中位數價格在1000萬美金左右,JUST NFT基金堅信藝術領域的價值來自於頭部效應,只有金字塔頂尖的藝術家才具有超越時間的價值。”

關於這一垂直領域基金,Odaily星球日報最新獲悉,加密藝術家Beeple已作為顧問加入JUST NFT基金。

最後再來說說NFT的創作者們,其中相當一部分是從純數字藝術領域轉型而來的,包括上述提及的Beeple、Ben Gentilli。在不斷重新整理的天價成交之下,未來NFT只會吸引越來越多的優秀藝術家加入,不僅僅是為名利,更重要的區塊鏈和NFT化這一技術自身也是有趣的形式和載體,可理解為一種先鋒藝術的實踐。

而且,在純數字藝術領域,「藝術家」的範圍也得以大大外延。

正如BCA(BlockCreateArt)創始人孫博涵所言,「將來是一個數字化的時代,(彼時)像設計師、建築師、AI或程式設計大師等等都可以算做藝術家。NFT也是跨界特徵很明顯的領域,NFT藝術家的包容性也是更強的,它是我認為繼區塊鏈為金融業帶來一個禮物後,給整個世界的文化娛樂產業帶來的一份更大的禮物。」

04 預言:「NFT+萬物」時代會到來嗎?

看到這,想必有人已經湧現這樣的想法:NFT的市場究竟會有多大,自己是否應投身參與?

對於NFT的潛力,我們目前看到了非常有信心的預判。

孫宇晨相信,NFT在終將到來的「數字孿生城市」中大展拳腳。

「我們需要站在社會與技術的發展趨勢來看,目前我們正在經歷一場從物理世界向數字世界的遷移。正如不能用農業思維去想象工業經濟一樣,NFT是數字經濟的一種形式,因此我們也不能用傳統的工業思維去想象。可以想見的是,NFT資產會越來越普及。」

溯源育新在那份超長研報中也寫道:「如果從全球藝術市場的規模來看 ,NFT目前的產業體量顯然只是佔很小的一部分,成長空間巨大。(數字)收藏品的機會至少和「數字黃金」的機會一樣大。」

製圖:溯源育新

「NFT的這波熱潮,代表著數字資產化的大幕已經開啟,物理世界的資產有多大,數字世界的資產只會更大。」cocafe CEO Lan Shi相信。

MiaBao對這一觀點也給了充足的理由。

她認為,從個案看,儘管某幅作品、某個NFT可能被炒得很高、導致泡沫,但如果仔細看賽道的總市值、頭部專案的市值,不過十數億美金,相較於其他賽道仍非常小。

「更重要的是,儘管我們會經常聽說一些頭部專案的進展,但實際上都還處於非常早期的階段,像Flow剛剛上線,上面也才有寥寥幾個新應用;虛擬沙盒遊戲Sandbox的土地還沒開放交易。所以無論是技術還是產品落地、創新上還有非常多的空間。真正在做事的團隊還處於早期階段。」基於此,MiaBao毫不懷疑NFT未來繼續高速增長的驅動力。

如果我們繼續往大了說,NFT因為能代表獨一無二的資產,這也契合現實生活中大部分資產的形態,那麼NFT最終能「+萬物」嗎?

最大的美元錨定幣發行商Tether的聯合創始人、NFT專屬公鏈WAX聯合創始人William Quigley就曾放出豪言,「在未來的5或10年中,地球上所有不能吃的消費品都將成為NFT」。

但部分從業者認為,即使NFT能將那些獨一無二的資產代幣化、金融化,但更重要的是找到一個自洽的商業邏輯,NFT化之後是否真能實現質的降本提效,還要看具體的場景。

「我們不認為未來數字世界的所有資產都會用NFT表示,一定會有新的技術形態出現。技術總是在不斷在演進發展的,NFT當然不會是技術的終結者,但它是重要的里程碑。」Lan Shi的看法更為辯證。

現在我們能肯定的是,NFT還有很多我們想象不到的形態和可能性。

「DeFi的邊界我想我們是探索清楚了,雖然未達到那種終極形態,但我們能看得到、想得到。從3-5年的維度看DeFi毫無疑問是主流,但把時間拉長到未來20年的維度,這也是一代人成長所需要的時間,加密藝術的重要性可能會超過DeFi。」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董事總經理曹寅表示。

往深了說,曹寅相信,Crypto是價值觀導向的、模因Meme性質的技術(注:模因是一個類似基因的,人與人之間的不斷複製和模仿而傳播開來的小的文化單位),這就需要一種文化圖騰來表達參與者的價值觀,DeFi作為一種去中心化的產品設計非常棒,它是Crypto世界的術、是工具,起到非常直觀地展示去中心化這個概念的功用。而加密藝術可以作為一種表達工具、文化體裁,彌補技術自身無法做到的教育宣講、樹立價值觀進而普世化的功能。

「就像文藝復興,它的核心是對於人性的關注和迴歸,基於此,其成就不僅是藝術上的,還直接促進了科技復興、金融復興。Crypto革命同樣需要這樣一種文化的崛起。以NFT為代表的加密藝術,它天然就是出圈的。並且,它的座標不是在我們Crypto的小圈子裡,而應要放在我們整個人類的文明史,文化史裡來看。」

在明確這一趨勢後,曹寅表示自己會積極投入這場革命。「不論是DeFi也好,NFT也好,FT也好,其實已經不重要了,我想可以用「三個代表」的來指引自己,凡是代表先進生產力的,代表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以及代表未來主流的發展趨勢的東西,都值得我們關注。」

作為一個NFT投資者、基金管理者,曹寅相信,長期來看,只有深度理解、由內而外看懂並使用那些產品,才能投好。

而對孫宇晨來說,則是要學會「跨界」。

「NFT不僅僅是區塊鏈領域的熱點,據我所知在藝術圈、收藏圈,以及科技圈都受到了廣泛關注,這也透露了一個重大的趨勢,那就是“跨界”。」

「未來區塊鏈行業的發展,除了要關注本行業外,還要有一種跨界、包容的心態去創新,這樣才能真正融入到普通大眾的生活之中,發揮區塊鏈更大的社會價值,同樣增加行業自身的價值。對於這種“跨界融合”的大趨勢,我會帶頭親身去參與實踐。」

對於老牌公鏈波場來說,其目標是“打造下一代全球網際網路及金融基礎設施”,因此NFT也會是這個趨勢中的一部分,用以豐富波場的整個生態。4月30日,孫宇晨宣佈即將啟動TRON阿波羅Apollo萬鏈互聯,阿波羅Apollo定位於不斷擴充套件的互聯應用和生態服務系統,進一步促進構建去中心化未來。

另一批已經半隻腳踏進NFT圈創業的參與者,他們的早期實踐並不順利,但其中也蘊含著機會。

孫博涵曾在一次線上分享中提到,「海外NFT交易平臺雖然規模很小,但是接受度很高,從支付、創作到對NFT概念的接受和認可等等方面都比較可以,所以教育成本可控;而在國內,我們作為國內最早的一個NFT專案方,去年市場教育投入不菲但收效甚微。所以,與加密藝術、NFT相關的市場建設還要繼續。」

MiaBao亦表示,海外市場幾大NFT格局基本已定,新平臺如果要脫穎而出便需要「亮點」+「資源」,前者決定了如何和現有專案進行PK,後者是如何持續性走下去。相較之下,國內市場仍有很大的空白和想象空間,想要突穎而出二者優勢佔一個可能就可以。從投資到建設,我認為NFT還是處於大有可為的早期階段。

有時候,我們會希望一項新技術儘早重塑我們的生活,另一方面,我們又希望別那麼快,留給我們慢慢參與進來的空間。

NFT當前的增長步伐也許剛剛好。趨勢已來、百業待興,我們也剛好能參與到這一巨集圖的構築。

參考資料

《NFT:加密藝術是時代的產物,將美好實現永生》,X-Order

《走向虛空:Crypto和Metaverse相遇的宇宙》,溯元育新

《NFT是繼區塊鏈後給世界的一份更大的禮物》,LADDER

《加密藝術的前世今生:專訪BCA創始人孫博涵》, 鏘鏘有力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