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用在影視行業,能保證編劇們不再被抄襲被欠薪嗎?

買賣虛擬貨幣


國內影視行業發展至今,一直沒能解決,常年有爭議產生的環節,是編劇的權益問題。

從以前原創劇本到現在ip改編盛行,編劇、原作者和影視製作方常常產生話語權或是版權問題糾紛,只要稍稍深入行業,就能聽到行業內的編劇抱怨自己的權益無法得到保障。小編劇沒署名、被騙稿,熬成了大編劇也不一定能避免被拖欠稿費,甚至自己作品被拿走改編的事都會發生,而一旦產生糾紛,編劇個人的力量往往難以抗衡集團式的法律團隊。但在創作問題上,如何認定,如何裁定原創和版權的確很難真正標準化。

針對這類問題,6月18日,上海國際電影節期間,樂映影業主辦了影視區塊鏈技術應用釋出會,釋出的區塊鏈應用平臺將技術用於影視行業,針對傳統影視行業存在的問題,比如編劇版權保護欠缺,電影融資困難,協議簽署複雜,拍攝混亂等問題,採取分散式記賬,不可篡改,資料可追溯。

原**中央宣傳部常務副部長龔心瀚,原新華人壽保險公司總裁何志光,亞銀集團董事、諾萊仕集團創始合夥人、上海文化藝術品鑑促進會會長張耀偉,樂映影業投資控股(上海)股份有限公司總裁劉劍華,原上海文化交易所董事長、中國文化市場協作體主席壽光武出席釋出會。

作為幾十年的老編劇,中國電影文學編劇學會會長汪海林感慨,國內的編劇權益問題,目前仍是這個行業中非常落後的一環,在國外影視行業裡,編劇通常都有完善的權利保障體系,比如在日本,編劇叫做“上位授權人”,擁有知曉拍攝情況的權利,而在美國就更不用說,編劇是最為核心的權力人物,在這種共識下,美國編劇往往會成立自己的公司,用劇本去做招投標,一旦成功,就有投資直接給到編劇公司,“這種機制才形成了目前看來世界上最先進的,長劇生產創作機制,他們的整個行業購銷是圍繞著劇本。”

其實在今年6月1日,新著作權法修訂過程剛剛完成,但即便是在法律層面保護逐步完善的情況下,編劇目前實際上能夠保護自己的方式依然很傳統。“版權局做一個登記只需要30塊錢,交身份證影印一下,連影印都是免費的,會發一個表格,自己填這個劇本的獨創性在哪,還有一種方法,把劇本列印一套做一個郵件寄給自己。”汪海林介紹。

這其中,給自己郵寄劇本的目的,實際上就是留存劇本的完成時間作為證據。而這一步,就是區塊鏈技術在影視行業中最重要的應用場景之一。

新發布的影視行業區塊鏈平臺用法並不複雜:編劇首先可以在平臺進行劇本釋出,其他使用者可以進行劇本檢視,編劇透過基本資訊填寫劇本詳情,劇本加密授權等都在平臺上進行。而一旦劇本釋出成功並被認證,平臺將會頒發區塊鏈版權證書。與此同時,編劇可以在平臺上進行劇本版權的確認和nft的申請,可以對劇本和版權及nft進行管理檢視。



在這個流程中,我們可以看出,編劇上傳劇本後的所有行為,都在網際網路上進行,而在區塊鏈技術中,也就是最終成功發行的nft,與之相關的所有交易,比如說購買劇本、改編劇本、簽約使用劇本,都會留痕,可以隨時檢視到,這些交易記錄未來將對接國家版權登記中心,平臺內的合同簽署將對接網際網路法院,進一步保障平臺相關資料的司法效應。


樂映影業總裁劉劍華介紹,區塊鏈技術用在影視行業裡可以很好地解決原本的一些痛點難點,“很明顯,編劇的署名權和編劇的版權的有效保護,目前來說還是不夠的,優秀的劇本和優秀的電影編劇的所有權益,得不到充分的挖掘。另外,就是在電影的製作過程中檔案簽署非常複雜。”

他認為,編劇的版權保護是這一平臺要解決的核心問題,區塊鏈平臺的版權保護是透過鏈上取證、線下備案的方式,低成本做好版權確認問題,“智慧財產權這一塊很複雜,很多編劇是不願意上網的,因為把故事一傳到網上,有可能會面臨核心思想被改變。但在鏈上面,我們是可以根據上傳的時間和數值做一個技術指標上的保證。”

其次,區塊鏈平臺的可追溯和不可篡改特徵,也能很好地解決電影拍攝過程裡會產生的問題,“在傳統的電影製作過程中,拍個電影過程中每天有很多的討論,但這個討論往往不能互動有無,我們想做一件事,每部電影從編劇開始到製作,所有的資料是可查的。”劉劍華介紹,這個過程,就叫做去中心化的分散式記賬。

當然,不可篡改的資料也是保證合同簽署的功能之一。劇組通常都是臨時的,很多人的合同簽完就丟了,或者簽得不嚴格,導致最終出現一些法律責任,在劇組和拍攝過程裡產生的法律糾紛在國內影視行業屢見不鮮,而區塊鏈平臺則是有電子合同和智慧合約功能。

負責開發這一區塊鏈平臺的負責人介紹,如果做一個形象的比喻,支付寶就是解決了買賣雙方信任問題的中間人,錢財往來都先進入支付寶。但他認為,隨著社會的發展,效率會下降,而且會產生中間成本,但是區塊鏈的智慧合約是去中介的,買賣雙方可以在無需信任的情況之下,直接進行交易,來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

以上這些都是防止出現問題,區塊鏈最實際的作用還包括所有利益往來。因為平臺的資料能保證追本素養,因此每個劇本最終的走向,編劇都能看得到,可以一直從購買版權到拍攝到最後髮型,捆綁著電影往前走,這就保證了編劇的收益問題能公開透明化。

釋出會最後,《看電影》雜誌出版人三木表示,《看電影》雜誌常年報道海外電影,瞭解海外電影體系,而他們感受到,國內的宣發,包括開發管理,已經進入了國際標準化流程,但是電影生產流程還是停留在作坊階段,“這個其實對電影工業化有很大傷害。”他認為如果在網際網路時代已經不可逆,那麼影視行業就要建立新規則,“網際網路倒逼我們的產業能夠更規範,相關利益的分配上能夠更標準化、更合理、更透明。”

而或許區塊鏈技術在影視行業的運用,能夠把所有的作品的版權銷售權公開規範,他感慨,“我們這行業最大的問題就是缺錢,創作者只有版權,如果在區塊鏈技術或者在平臺上有交易價值之後,是不是這些價值就可以到銀行去做抵押,可以擺脫過去煤老闆的錢,或者現在p2p的錢?”

(來源:澎湃新聞)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