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至少有36家央行釋出了央行數字貨幣計劃


當前,全球各國央行和監管部門對於數字貨幣的關注度與日俱增。國際清算銀行近期釋出的報告稱,截至7月中旬,全球至少有36家央行釋出了央行數字貨幣計劃。那麼,為何要推出央行數字貨幣?數字貨幣有哪些優勢?對金融體系又會產生什麼影響?


首先,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持續蔓延,進一步增加了無紙化交易需求,且數字貨幣可實現疫情期間紓困資金的精準投放,這成為各國央行加速研究數字貨幣的催化劑。

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分析師周茂華表示,各國央行對發展數字貨幣動機存在異同。一方面,各國對數字貨幣及其背後金融科技技術可能引發金融變革感興趣,並希望搶佔數字貨幣尖端技術先機,避免貨幣主權旁落於缺乏必要約束的私營部門。另一方面,各國央行也存在差異,有的希望透過研究和利用數字貨幣技術提升金融交易效率;有的希望透過發展數字貨幣降低美元霸權對其經濟的負面影響;而有的更傾向於實用主義,希望推動國際合作與跨境支付。

其次,數字貨幣具有諸多優點。“有助於降低社會管理成本,降低傳統紙幣發行、流通的高昂成本,提升民眾支付結算的便利性、安全性和交易效率,更好地支援經濟和社會發展。”周茂華說。

業內人士表示,各國加速數字貨幣研發與測試,本質上是一種科技領域話語權的爭奪。先研發出來並且規範使用的,很有可能成為全球標準,這對於數字化領域標準權的爭奪具有特殊意義。

“近年來,隨著分散式賬本和加密技術發展,比特幣、全球性穩定幣等虛擬資產形式的私人貨幣出現,開始了新一輪爭奪和博弈,企圖替代流通中現金獲取利益。為抵禦這些私人貨幣對法定貨幣的蠶食,維護貨幣主權,央行有必要利用新技術對流通中現金進行數字化。”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範一飛表示。

中國人民銀行近日釋出的《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20)》指出,伴隨著資訊革命的不斷深化和數字經濟迅猛發展,國際社會和主要經濟體高度關注央行數字貨幣(以下簡稱“cbdc”)研發。瑞典等已進入cbdc試點測試階段,部分經濟體正處於研發階段,另有一些經濟體仍在論證cbdc的可行性。由於各經濟體cbdc的研發背景、目標、設計等有所差異,對金融體系的潛在影響也不盡相同。

專家表示,cbdc有助於提高支付效率,降低支付成本,助力普惠金融。零售型cbdc一般作為現金補充,高效便利,與現有電子支付工具形成互補,增強支付市場競爭性。計息型cbdc不僅較電子支付工具更加安全,還具有儲蓄功能,對現有電子支付工具有較強替代性。批發型cbdc有助於改善大額支付結算,提高跨境支付效率和安全性,降低支付成本,助力國際貿易和金融交易。同時,在傳統金融服務欠發達地區,cbdc依託數字化和安全性優勢,透過移動客戶端和網路通訊,提高金融服務覆蓋面和便利化程度,提升金融普惠水平。

此外,cbdc有助於提升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反逃稅能力。與完全匿名使用的現金不同,cbdc能夠實現可控匿名,可以改善識別客戶能力,在保護使用者合理隱私的前提下,提高對洗錢、恐怖融資、逃稅等違法犯罪行為的識別效率和精準度。

還有觀點認為,數字貨幣的推進與人民幣國際化密切相關。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朱民曾公開表示,數字貨幣是未來貨幣市場競爭的制高點,中國作為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世界上第二大金融市場,電子商務、電子流通產業市場巨大,數字貨幣的發展與應用很重要。數字貨幣的發展是今後人民幣國際化的一個重要的領域和渠道。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