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頭像席捲幣圈,起底 NFT 背後超級平臺 OpenSea

買賣虛擬貨幣

「瘋了瘋了。」8 月 31 日上午,擁有 14 萬微博粉絲的球鞋店鋪 Solestage 創始人夏嘉歡在微博上打了這四個字。而配圖上,顯示的是「您的商品已成功賣出」,成交額 7.39 ETH,約合 2.4 萬美金。

在夏嘉歡發微博的 3 天前,人們發現 NBA 頂級球星斯蒂芬·庫裡的推特頭像變成了一隻猴子。這不是一隻普通的猴子,這是一張存在鏈上的猴子圖片,而透過區塊鏈透明路徑,人們發現,庫裡為這張做頭像的猴子圖片,花了 18 萬美金。

對於年薪 4400 萬美金的庫裡來說,18 萬美金他只需要打 16 分鐘的比賽就賺到了,但相比一張完全可以右鍵另存為的圖片,18 萬美金這個數字明顯震驚了網際網路。訊息發酵不長,抖音熱搜第一。

夏嘉歡也不例外,他賣出 2.4 萬美金價格的圖片屬於庫裡同系列的猴子圖片,作為一位走在潮流最前端、見過不少幾十萬一雙球鞋的資深球鞋玩家,顯然也對這張圖片的價格瞠目結舌。

要知道,這些猴子圖片,在最開始出現的時候,只需要 0.08 ETH,也就是幾百塊人民幣。幾個月的時間,收益率大到誇張。

這是幣圈當前的縮影,幣圈一直是財富效應的代名詞,熱點時時輪轉。「圈外人開始感興趣了。」NFT 玩家周蘭表示,「有人開始問我 NFT 怎麼玩了。」

在 NFT 的風口下,Y Combinator 出身的 NFT 交易平臺 OpenSea 成交量指數級增長,單月 GMV 30 億美金,躋身全球前 1000 大流量網站。在 NFT 瘋狂的財富效應裡,OpenSea 成了這個故事裡最大的受益者。

教科書般的矽谷創業

這是一個可以寫進教科書的矽谷投資案例。

曾有投資者表示,近些年,YC 在對專案進行孵化時,都採取以投資 12.5 萬美元換取 7% 股權的形式。在獲得 YC 投資之後,YC 利用自己在市場的影響力和號召力幫助被投企業獲得更高的估值。通常而言,一般在獲得 YC 投資 3 個月之後,最差的企業估值都能達到 800 萬美元,一般的企業估值能夠達到 1000 萬-1200 萬之間。如果是明星企業,估值將翻至少 20 倍,達到 4000 萬-5000 萬。

OpenSea 在資本市場的活動幾乎就按照著 YC 對旗下孵化企業的路徑成長。

Devin Finzer 畢業於布朗大學,在大學期間,他在維基百科媒體基金會、谷歌雲、Flipboard 實習。畢業後,憑藉著實習的經歷,他加入了當時矽谷最熱的瀑布流圖片展示平臺 Pinterest。在 Devin Finzer 工作期間,Pinterest 是僅次於 Facebook 和 Twitter 的美國第三大社交平臺。從 Pinterest 離開後,Devin Finzer 決定只為自己工作。而 OpenSea 是 Devin Finzer 的第三次創業。

在獲得 YC 青睞之前,Devin Finzer 原本計劃以使用區塊鏈的共享 WiFi 寬頻專案申請 YC 的孵化,然而在進入 YC 之後,受到加密貓(CryptoKitty)影響轉而建立了 OpenSea。

在創立初,OpenSea 便獲得了 YC 12 萬美元融資,那時的 OpenSea 估值約 180 萬美元。在獲得 YC 投資之後 4 個月,OpenSea 又獲得了 200 萬美元融資。在接受採訪時,Devin Finzer 表示,YC 創造了一種環境,讓公司獲得了更多投資者的關注。在這樣的環境下,企業的融資更容易引起機構的 fomo。

在 YC 模式之下,OpenSea 天使輪融資額雖然只有 200 萬美元,卻有包括 Foundation CapitalThe Chernin GroupFounders FundCoinbase VenturesBlockchain CapitalBlockstack、The Stable Fund、1confirmation 等 8 家機構參與。完成天使輪融資的 OpenSea 在發展上並沒有一飛沖天,而是依舊默默等待風口到來的那一天。在定位上,Devin Finzer 認為 OpenSea 更像是 Ebay,將從那些需要市場的小型遊戲和專案的長尾獲得發展。

另一名創始人兼 CTO 則是畢業於斯坦福大學,在校期間,Alex 和 Devin 一樣選擇加入蘋果等矽谷的大公司實習。隨後,又在多家技術驅動的公司擔任技術負責人。

OpenSea 創始人的履歷就像典型的矽谷創業者,畢業於常春藤或斯坦福等著名大學,利用大學時間加入 FAANG 實習。大學畢業之後經歷短暫的打工生涯之後開始自己的創業之路。

在公司架構上,OpenSea 一直秉承小而美,在 2020 年大部分的時間裡,團隊成員僅僅只有 7 人。即使到了 2021 年,團隊也不過 37 人。

而這 37 個人,現在在處理著每天數億美金的 NFT 交易量。

矽谷壞男孩支援

2021 年 3 月,在全球放水的背景下,在 Metaverse 故事的薰陶中,在 Z 時代玩家進入主流的時代裡,OpenSea 的使用者地址數開始呈現爆發式增長,從 1.5 萬漲至 4.87 萬,漲幅高達 224%。同時,成交量也開始放大,單月成交量首次突破 1 億美元,達到了 1.47 億美元。

看著陡然拉高的資料,素有矽谷壞男孩之稱的 A16Z 開始將手伸進 OpenSea,正如他們 8 次深度參與 Coinbase 融資一樣,只不過這一次,A16Z 更加果斷和大方。3 月,A16Z 領投了 OpenSea 2300 萬美元 A 輪融資。

市場太熱了,早期使用者對 OpenSea 的宕機、卡頓的不滿開始蔓延,社群、媒體上市場能看到讓 OpenSea 升級伺服器的「建議」。

OpenSea 的宕機和卡頓並沒有讓市場降溫,越來越多的使用者湧入 NFT 領域,現代藝術家村上隆、煙花藝術家蔡國強、拳王泰森、阿根廷球星梅西、VISA、可口可樂、啤酒品牌百威等等都宣佈上線和 NFT 相關業務。同時,Axie Infinity 等「play to earn」NFT 遊戲以及 Bored Ape Yacht Club、Pudgy Penguins 等 meme 文化 NFT 的傳播也在推動著行業的發展。更荒誕的是,一些無厘頭、完全空白的圖片,也能被人以 4 ETH 的價格買入,相當於 8.5 萬人民幣。

這一切彷彿像是回到了 2017 年 IC0,投資者在一級市場不惜代價瘋狂搶購,在二級市場拋售,在他們眼裡,現在的 NFT 頭像,沒有破發的可能,買到就是賺。

狂熱的市場讓 NFT 龍頭平臺彙集了全球的流動性,平臺愈發成熟。

根據 NFT Stats 統計,巔峰時期,庫裡那隻猴子 NFT(Bored Ape Yacht Club)的日交易量超過了 500 枚。如果將其當成股票或代幣計算,其換手率為 5%。從資料來看,很容易發現有做市商和資本入場的痕跡,換手率迅速拉高刺激成交量,隨後,地板價格不斷抬高。時不時出現一兩例天價賣出猴子的交易,刺激後續使用者入場,最後地板價越來越高。

資料來源:NFT Stats

7 月,A16Z 繼續領投 OpenSea B 輪融資,金額高達 1 億美元。經過 B 輪融資,OpenSea 估值也達到了 15 億美元。

再看四年前,YC 投入的 12 萬美元所換取的股份,在三年後估值已經近億美元,帶來了超 800 倍的回報。

8 月,OpenSea 累計成交量達 30.57 億美元,這個數字超過了 OpenSea 過去 4 年內的成交量總和,。根據 OpenSea 收費規則,OpenSea 將會收取成交額 2.5% 的費用,這意味著,8 月,OpenSea 的收入便超過 7600 萬美元。如果 OpenSea 的成交量能夠保持以 8 月的資料增長的話,那麼,15 億美元的估值遠遠低於 OpenSea 的真實價值。

在這樣的市場情緒裡,NFT 其實已經有點脫離了最初的初心,從當初可確權的元宇宙虛擬資產,衍變成了現在的炒作。

再好的 IP、再美的作品、再硬核的概念,也不如財富效應來得痛快、裂變得迅速。在經歷了 IP 運作、加密藝術洗禮的 NFT,靠著經典的財富效應徹底爆發。IP 有受眾限制、藝術有審美門檻,財富效應才是普世。

但也只有在財富效應下才能爆發出巨頭,就像當年的山寨幣跑出了現在單季度 30 億美金利潤的幣安,多點開花的 NFT,OpenSea 30 億美金的月 GMV,才剛剛開始。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