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金融化”正當時:NFT + DeFi 之路

買賣虛擬貨幣

2018年初,不可替代代幣(NFT)就已存在,但最初只有加密貨幣愛好者的小眾群體採用(如收集數字貓)。三年之間,我們見證了藝術家、設計師、遊戲開發商、音樂家和作家紛紛投向NFT技術的懷抱。

其原因在於,NFT與比特幣、去中心化金融(DeFi)一樣,掀起了一場金融、社會和政治運動。它賦予數字內容所有權和溯源的可能性,人們能夠以幾乎即時的價值傳送方式從世界各地的創作者購買內容。正是那些難以直接將工作成果轉化為貨幣的行業或個人推動了這次運動。

也是就是說,NFT技術離廣泛採用和發揮全部潛力還很遙遠。

此技術的第一階段涉及鏈下和鏈上媒體資產的代幣化;第二階段中將利用DeFi協議對資產金融化,改善價值主張並應用於新用例。

本文中,我將討論DeFi協議有利於NFT的原因,概述幾種使用NFT的金融用例,並探討NFT資產的前景。

1

DeFi是NFT的火箭燃料

透過 DeFi 協議,實現NFT“金融化”,可以解決NFT 當前面臨的諸多問題:

可訪問性

從定義上看,NFT是唯一的。買家為做出明智的買賣決策,通常需要具有針對特定資產的專業知識。此外,獨有資產的稀缺性可能會迅速推高價格,超出購買者的可承受範圍。這兩個因素疊加,增加了新買家的市場準入門檻,並阻礙了NFT本身的價值累加。鑑於NFT的部分價值來自底層社羣,若限制長尾買家的訪問許可權,NFT將很難滲透到整個網際網路。對於NFT市場參與者,DeFi協議可以減少資金量和知識需求,為新一波零售使用者敞開大門。

流動性

一個彙集買家與賣家的流動性市場會提高 NFT 在二級市場上交易的速度,更好地發現NFT資產的價值。交易越多,NFT的公允市場價值越發顯現。這樣,賣家能夠更輕鬆地把工作活動轉化為貨幣形式輸出,為經驗不足的買家降低進入門檻。只要他們願意,隨時可以輕鬆退出。

效用性

確權和溯源是 NFT 的重要屬性。它們完全由無需授權的加密網路實現,但其價值主張尚未完全引起散戶的共鳴。藉助DeFi 協議豐富、強大的效用(如對現金流、內容和體驗的可訪問性),將吸引更多主流受眾購買 NFT 資產。

2

DeFi 和 NFT協同效應

在許多用例中,DeFi和NFT可以很好地協同工作。

抵押品

自1980年代以來,銀行一直提供以傳統藝術品為抵押品的貸款。這是一筆大生意。據德勤估計,2019年全球藝術品擔保貸款的價值為210 億至 240 億美元。NFT也可以做到這一點,它可以透過為數字藝術、收藏品、虛擬土地等內容提供無追索權貸款。2020年初,Rocket對此進行試驗, NFTfi *也正在以太坊上構建雙向NFT交易市場。當然,這些目前還尚處於發展初期,NFTfi擁有約250萬美元的貸款額。

在借貸協議中接受NFT作為抵押品,可以增加NFT對所有者的效用,同時提高協議的經濟活動度。這是雙贏。

其中,一個重要的環節是定價。對於NFT,這是一個更廣泛的問題。然而,若要將這些資產用於金融環境下,定價尤為重要。在沒有二級市場交易(尤其是在清算過程中)時,可能需要評估NFT的價值。在傳統藝術品和收藏品市場中,這個環節通常需要專業的鑑定師或在典當行等非正式場所進行。比如,Upshot專案充當類似於“典當行”的角色,透過激勵參與者的方式,把NFT資產評估眾包出去。

眾籌

以太坊是全球資本形成和分配的理想選擇,ICO曾是以太坊網路上第一個殺手級應用。此用例也可適用於NFT。世界各地的使用者可以在生命週期的不同階段投資創意作品,這可能引發數字藝術復興,併為不同內容創作者提供全新商業模式。

以作家Emily Segal為例。她為下一部小說籌集了約 5 萬美元(25 ETH),出資人共同獲得代表作品70%所有權的代幣NOVEL。如果在二級市場上以更高的價格出售 NFT,則 104 個 NOVEL 代幣持有者有權按比例分配利潤,並享有更多好處(例如出現在書的致謝中)。

資料來源:Mirror

同時,書面內容所有權可能為釋出者提供一種全新商業模式。例如,最近《紐約時報》專欄NFT以560,000美元的價格出售,這可能比公司在這篇文章中獲得的廣告收入高得多。

合作組織

傳統的商業世界中,合作組織(cooperative)是由成員共同擁有的公司,通常需要出資才能加入。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可看成加密世界的“合作組織”,它已成為管理DeFi協議的標準方法。對NFT而言,DAO將更加重要,圍繞它們形成的資產和社羣將增加一個數量級。

“收藏家合作組織”(collector cooperatives)已經吸引了大眾的目光,因為它們允許團體投資對個人來說成本高昂的NFT。2019年底,DAOSaka進行了試驗;FlamingoDAO目前從事相關活動,即彙集個人資金,再集體決定購買和出售哪些NFT。收藏家合作組織可能自發形成並有機發展。例如,PleasrDAO最初籌資購買特定NFT,後來擴大範圍,他們以 550 萬美元的價格從 Edward Snowden 購買了 NFT。這兩次交易中,DAO都比單個富裕買家出價更高,從而贏得了拍賣。

經濟分配

公開的溯源記錄可以實現以前不可能或很難實現的用例,例如在二級市場上出售的藝術品和其他資產的版權收入。

Rarible*和 SuperRare在市場層面以不同程度的靈活性實施版權費,而 Zora 則透過擴充套件 ERC-721 標準在協議層面實施版權費,將可選的“創作者費用”(creator fee)納入 NFT 本身。Mirror 透過具有splits特性的應用層實現版權費,該功能允許作者在每件作品出售時都能將一部分經濟價值分配給他人。

版權費不僅適用於數字藝術和數字音樂。例如,抖音上的“叛逆”舞者(“renegade” dance)Charli D'Amelio一夜成名。他目前擁有超過1.12億的粉絲,其個人和抖音都獲得了經濟效益。不過, 14歲的女孩Jalaiah作為該舞蹈的創造者卻無有收穫。NFT可以解決此問題:先標記這些內容的功能,在其產生收益時向創作者提供利益分成。並在貨幣化時為建立者提供經濟歸屬的方式。未來,運動員、舞者、攝影師等內容創作者將直接透過NFT發行內容,收穫自己作品的讚賞和回報。

經濟分成也可以透過程式設計分配給多個特定的 NFT 所有者。最近,Planck進行了一次試驗,將科學研究成果以NFT 形式釋出,並計劃實施一項名為“SplitStream”的功能。這樣,NFT 可將未來部分銷售收入分給引向其他NFT。

資料來源:Matt Stephenson

在學術界,此舉能夠透過建立引文社會圖鑑並永久地向這些 NFT 所有者逐級付款,以激勵和資助學術研究。

2019 年,0x 協議首次使用 ZEIP-28 解決了NFT間的交易問題。該協議基於訂單簿,允許買家在交易中使用另一種NFT來支付NFT的購入費。不過,買家需要明確指出想要購買哪個 NFT。之後,0x採用了基於資產的訂單,買方能夠建立要約購買具有一組特定屬性的資產。實際上,這種流動性需基於某些屬性(但是對於給定型別的 NFT 而言,流動性仍是分散的)。

其他解決方案則嘗試利用中間可替代 ERC20 代幣來促成交易。NFT20 協議將 NFT 轉化為 ERC20 代幣。先鑄造代表不同型別 NFT 的 ERC20 代幣,再按照各自型別池化這些代幣。這樣,這些不同種類的 NFT利用計價單位共同的 CFMM 路徑,實現在多個池子之間的交易。

例如,在MASK20 / ETH 池和MCAT20 / ETH 池中,使用者可以在 Uniswap 上直接將 MASK 換成 MCAT。對於低價較明確的有少量價值的資產與低長尾價值的收藏品,上述解決方案特別適用。

此外,由於以太坊交易的原子性和 DeFi 協議的可組合性,開發人員可以在單個交易中連結多箇中間代幣和流動性池,實現NFT跨種類的交易。

分散化

拆分所有權是資產獲取民主化的有效方法,歷來用於度假物業等高價值資產。Otis 將這種方法用於傳統藝術品和收藏品領域,它置入資產,儲存於金庫,併發行代表這些資產所有權的股份。

同樣,NIFTEX *在NFT行業從事類似操作。它允許特定NFT所有者把NFT存入智慧合約,然後發行代表該資產的“分片”(ERC-20s),可以透過獲取所有“分片”或買斷條款贖回NFT。

還可以將一攬子資產的所有權分成幾個部分。Metakovan 使用 B.20 代幣做到了這一點,該代幣包含 28 種資產,包括 Beeple 的加密藝術和 Cryptovoxels,Decentraland 和 Somnium Space 中的數字土地。

指數基金

過去十年,基於指數的傳統金融市場投資大受歡迎,因為它用一種透明、低成本的方式實現了各種市場上的多元化投資。

同樣,基於NFT的指數基金可以讓投資者接觸某一類別的NFT,而無需評估單個NFT。

比如NFTX為各種收藏品建立指數基金,比如Cryptopunks的每個基金都由底層NFT 1:1支援,比如PUNK-ZOMBIE ERC20可以隨時從池中贖回一個CryptoPunk。

NFT指數基金還可以透過吸引更多使用者和使用者需求來提高基礎NFT的流動性和價格發現。

租借

有時,人們租房而非買房,藝術界接受這一事實已有數十年了。例如,現代藝術博物館自 1957 年以來一直租借其藝術品。藝術和收藏家可以獲得額外的收入來源,而租借者可以更低的價格享受到價格昂貴的藝術品。

資料來源:Ottowa Journal 1980 年 3 月 15

這種模式也可以應用於藝術和數字土地等 NFT領域中。比如,ReNFT正嘗試推出NFT 租借的點對點市場。類似於大多數 DeFi 協議,它目前還是超額抵押。借款人可透過存入與 NFT 市場價值相等的抵押品來租賃 NFT,並支付額外的租金。也就是說,EIP-2615 提案正在協議層面改進,其本身支援 ERC-2615 代幣本身的租賃功能,且不再需要保證金。

Yield Guild Games 在遊戲環境中的模式稍有不同。它透過向新玩家出借Axies以換取遊戲玩家SLP 代幣獎勵的部分分成。實際上,玩家正租用Axie,以換取部分未來收入。

合成

合成資產是模擬其他工具的金融品類。儘管當今大多數NFT實際上並非傳統意義上的金融工具,但該概念仍可用於提升NFT的流動性和市場準入。

若在多個區塊鏈上鑄造NFT,會遇到資產購買變得更加困難的問題。此外,可能有買家只想猜測 NFT價格,而非真正擁有它。對於這些使用者,可嘗試提供特定NFT的合成價格敞口。例如,人們可以使用價格預言機給以太坊使用者提供 Flow 上 NBA Topshot 資產的價格敞口。

也就是說,某些 NFT (例如 Uniswap V3 流量池股票)實際上是金融工具。從這個角度來看,可以組合多個流量池股份來複制標題型別衍生品的收益結構。

3

NFT的未來

隨著時間流逝,我們將看到更多獨特、複雜和互連的加密媒介,它們將利用多種DeFi協議來實現傳統世界無法顯現的價值主張和用例,包括但不限於:

捆綁:Index Coop *透過建立來自NFTX的AXIE,MASK和PUNK指數基金的同等加權指數(因為它們已經是ERC-20),為使用者提供一種輕鬆接觸各種NFT的簡便方法。

分散+捆綁:將 1 個單位的 Axie、Catalog record、Cryptopunk 和 Sandbox*虛擬土地分別細分為 100 個 ERC-20 代幣,並將每種資產的 25 個代幣存入 Charged Particles,鑄造一個代表多元化一籃子分散資產的 NFT。

合成:可以合成多個 NFT,或者在現有的 NFT 上附加功能和價值。AlchemyNFT和AutographNFT透過數字簽名對現有 NFT 增添簽名功能。Punkbodies允許使用者將其CryptoPunk (ERC-721 代幣)與 PunkBody (ERC-721 代幣)合併,建立一個可下載或鑄造的新 Punkster 代幣,但需要鎖定原有ERC-721 代幣。使用者可以銷燬合成後的 NFT 來解鎖原始代幣。新合成 NFT 代幣繼承了原始代幣的溯源性和效用,同時加入了新的特性或功能。

來源:Bankless

未來幾年,我們將看到圍繞這些概念的一系列試驗,開發人員、創作者和社羣共同努力將概念變為現實,這令人興奮不已。

注:「*」表示 1kx 投資組合公司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