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表現最佳的DeFi代幣


毫無疑問,去中心化金融(defi)是2020年加密市場勢頭的主要驅動力。固然,比特幣(btc)在這一年中取得了200%的增長,以太幣(eth)也漲了380%,但一些與defi相關的代幣(在漲勢上)已經超越了它們,而且表現得十分出色。

如今的許多defi相關代幣在年初時並不存在,這些新協議和代幣的出現就像是在六個月內的一場微觀爆炸。這些代幣中有許多與2017年山寨幣類似,屬於拉高拋售模式,但有些則表現穩健,而本文也將重點介紹這些資產。


早期defi

2020年初,與defi相關的代幣交易量並不多,它們只是19年底充斥市場的一小部分。然而每一個新的協議都需要有自己的治理代幣,而這些代幣則被“墮落的農民”或者“degens”瘋狂地開挖,以尋求快速盈利。

自然而然的,巨鯨和內部人士從這場“耕作”狂潮中獲得了巨大的財富,而那些尋求短期收益的小散戶們則普遍地遭受了損失。只要晚幾個小時投資一個新專案,就往往會導致痛苦的結局,因為那些內部人士已經帶著戰利品離開了,並把新分發的代幣又扔回了市場。

無論如何,回到2020年年初,defi行業內領先的代幣和平臺是maker的mkr,今年第一週的時候其價格為440美元。在前100名的加密資產中,還有synthetix的snx,交易價格為1.13美元。如果將chainlink(link)也視為是defi代幣的話,它當時的價格為1.81美元。

0x協議代幣zrx當時的交易價格約為0.187美元,augur的rep價格為9.46美元。kyber network的knc在前100名之外,交易價格為0.21美元,比特幣封裝協議代幣ren的價格為0.035美元。loopring的lrc價格為0.022美元,而aave的lend代幣價格僅為0.016美元。

前200名之外還有bancor的bnt、gnosis的gno、thorchain的rune和kava。這幾乎囊括了今年年初defi相關的主要代幣。而在低市值代幣中,melon protocol的mln代幣並不為人所知,其當時的交易價格約為2.9美元。

以上2020年初的價格取自coinmarketcap 1月第一週的歷史快照。


長期收益者

年初的那些專案,有幾個已經取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進展。截至12月中旬,maker最終鎖定了約26億美元的總價值,成為最大的defi協議,但其mkr代幣價格僅增長了22%,仍有很大的空間。

snx的表現則要好得多,全年淨漲360%,到12月中旬時已突破5.20美元,而link在2020年的漲幅則超過了650%。zrx價格翻了一番,rep漲了70%,knc漲了330%,而ren則以725%的漲幅位居榜首,12月中旬以0.30美元左右的價格收盤。

2020年,也是loopring協議史詩級的一年,漲幅達到了670%,價格為0.17美元。aave的lend代幣經過再平衡,改名成了aave,其供應量也減少了100倍,所以相對價格更是漲了5000%左右,12月中旬的價格也突破了85美元。

bancor的bnt代幣在這一年裡獲得了670%的漲幅,而gnosis的gno的漲幅則在470%,而最近改名為enzyme finance的melon打敗了所有的代幣,十二個月裡,mln代幣漲了超過960%。


defi領域的新成員

大多數defi代幣是在8月至10月之間出現的,而其中大多數則呈現出了2017-2018年山寨幣和首次代幣發行(1co)繁榮蕭條週期的拉高拋售模式。

然而,有些代幣卻有著良好的表現。(messari defi回報率指數是比較它們的一個很好的方法)


yearn finance透過引入策略和資金池,簡化並自動化了收益耕作方式,成為了今年最具創新和影響力的defi平臺之一。根據messari指數,截至12月中旬,其原生的yfi治理代幣已經漲了約2350%。

9月份,在純粹的fomo和供應非常有限的看法推動下,yfi從一個基本為零價值的代幣,飆升到了4.4萬美元的離譜價格。到12月中旬,yfi的交易價格仍然高於btc,約為26500美元。

此外,在degen fomo的推動下,當時還有許多新專案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但後來卻都漸漸退下來了。

其中一些倖存者包括uma,在5、6月的交易價格約為1.5美元,然後在9月初則飆升到了25美元,12月則回落到了9美元。而cover協議,另一個新推出的基於defi保險的專案,其代幣cover從發行價到當前價格的漲幅達到了260%。

此外,2020年下半年也湧現了一大批以糧食種植為主題的代幣,但正如我們在下面看到的那樣,大部分代幣在結出果實後不久就枯萎了。


defi拉高拋售

並非所有defi代幣都有著很大的漲幅,其中許多代幣仍在協議推出時的峰值和低谷之間徘徊。

sushiswap的sushi治理代幣可能是其中最為知名的一個,因為在9月初協議推出後,它的價格飆升到了近9美元。然而隨後幾天,當創始人廚師nomi拋售之後,其價格也隨之崩潰,相較於歷史高點,兩個月後,該代幣下跌了近95%。12月中旬,sushi仍比其峰值低70%,交易價格為2.8美元。

12月中旬,yam finance的yam v2代幣從9月初近50美元的狂歡高度下跌了87%。而curve finance則一直是另一個拉高拋售型別的代幣,它在協議剛推出時飆升到了1.60美元,但不久後就進行了拋售。在撰寫本文時,crv的交易價格為0.64美元,相較於歷史最高點下跌了60%。

swerve finance也表現出了類似的模式。在fomo驅動下,協議一推出,代幣就漲到了7美元,而後卻暴跌了90%,價格僅為0.7美元左右。pickle finance也一樣,在12月中旬發力漲到了55美元以上,而後卻下滑70%,價格跌到了15美元以下。

收益耕種領域內的先鋒compound協議的治理代幣,較最初逾300美元的價格也下跌逾50%。uniswap的新治理代幣uni在大舉空投後,漲到了7美元,但此後又回落了約45%。而其他低迷的defi代幣還包括yfii、adel、bal、mta、srm、apy、bzrx和cream。


2020年最亮眼的defi代幣

aave的同名代幣是2020年表現最為亮眼的defi資產,漲幅高達500%左右。而這則要考慮到其代幣供應量的減少和遷移的情況,在今年年初,其原lend代幣的交易價格僅為0.016美元。

表現第二亮眼的是yearn finance的yfi。年初至今漲幅達2350%,而且上線不到兩個月就創下44000元的歷史新高。

表現第三亮眼的是去中心化的鏈上資產管理協議melon(已改名為enzyme finance)。根據messari的資料,在這一年中,其原生mln代幣的漲幅達到了驚人的960%,到12月中旬也達到了32美元。

此外,漲幅在500%以上的,還有chainlink的link、比特幣封裝協議代幣ren、二層網路去中心化交易所 loopring的lrc、bancor的原生代幣bnt和gnosis的gno。


defi的起起伏伏

正如我們所看到的那樣,並不是所有defi代幣的本質都是優秀的,從8月到10月,它們的大規模爆發使得市場上充斥著基本無用的治理代幣,而這些代幣往往是其他協議克隆的複製品。

實際上,這是一場代幣的盛宴。“墮落的農民們”從一個流動性池跳到另一個流動性池,而在獲得這些治理代幣後,他們則會立馬將其拋售。而這種行為完全否定了協議的概念。

今年夏天defi的整個場景與三年前的山寨幣泡沫非常相似,所有東西都必須有區塊鏈和代幣,不管它是否真的需要。正如我們從那時起所看到的那樣,在這個去中心化金融的快節奏世界裡,只有適者才能生存。

作者:martin young

編譯:公眾號@萌眼財經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