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不合就分叉,BCH 發展背後隱患多

文|Nancy編輯 | Tong 出品 | PANews

Bitcoin Cash(BCH)正在慢慢淡出主流圈子。

三年前,BCH在一場擴容之爭中誕生,一度成為唯一能跟Bitcoin抗衡的分叉幣。三年後,Bitcoin距離重回當年高位可謂是一步之遙,而BCH卻在兩場源於社羣分歧的硬分叉升級中大傷元氣,從歷史高點暴跌逾94%,難以再復昔日人氣和輝煌。

爭奪戰捲土重來,“冠名權”花落誰家?

時隔兩年,BCH再次上演硬分叉大戰。只不過,這一次分叉則是源於IFP(基礎設施融資計劃)引發的社羣內部矛盾。

2020年11月15日22時13分,BCH順利達到區塊高度661647,由幣安礦池出塊,隨後在661648高度分叉為BCHN(Bitcoin Cash Node)和BCHA(Bitcoin Cash ABC)兩條鏈,BCHN首個區塊由螞蟻礦池挖出。

隨著分叉再至,新一輪“BCH”冠名權爭奪又開始了。儘管在此前的算力之爭中,BCH的真正繼位者落到Bitcoin ABC手裡,但從目前來看,處於輿論和支援率優勢的BCHN取得冠名權的機率卻相對較高。

在支援率上,從目前來看,雖然幣安、OKEx等交易所均等根據價格或社羣支援的方案來命名BCH,但Coinbase、Kraken等已公然站隊BCHN,且還聲稱一旦硬分叉完成,Coinbase.com和Coinbase Pro將不支援ABC分叉幣的傳送和接收。同時,imToken等錢包已預設選擇BCHN 方案;此外,ViaBTC、BTC.TOP、F2Pool等礦池紛紛宣佈支援BCHN社羣。

在算力上,據Csah.coin顯示,在1000 個區塊中,有853個區塊都在使用BCHN節點進行挖礦,而Bitcoin ABC無人挖出塊。

來源:Cash.coin

從雙方過於懸殊的實力來看,BCHN贏得“BCH”冠名權的機率似乎更大。然而,BCHN真的能挑起大任嗎?在過去三年裡,Bitcoin ABC擁有較高開發權,而其豐富的開發經驗也使Bitcoin ABC從未出現嚴重的安全事故,絕大部分的使用者所使用的節點客戶端也均是其開發的。而BCHN的開發能力目前仍處於未知,若其無法順利完成長期維持BCH網路開發任務,屆時Bitcoin ABC是否會重新俘獲礦工和市場的“芳心”也存在著一定的可能性。

但就現階段而言,Bitcoin ABC處於進退兩難的境地,一方面,作為引起此次分叉的直接原因, 一意孤行推行IFP(基礎設施融資計劃)或將帶來網路安全等一系列問題;另一方面,隨著越來越多礦工轉向BCHN,Bitcoin ABC鏈存在被逐漸拋棄的可能性。

不過,究竟誰能笑到最後,答案只能暫且留給時間。

分叉之爭緣何再起?

回顧BCH的發展歷程,似乎都離不開分叉。

比特幣網路的擁堵問題由來已久。2017年,在位元大陸吳忌寒的強有力的支援下,擴容方案的支持者們從比特幣網路中分叉出了BCH。而自誕生以來,BCH社羣與比特幣社羣“隔空開戰”時有發生,這也使得BCH一直爭議不斷。

2018年,BCH上演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日燒千萬的算力大戰。彼時,以吳忌寒為首的BCH ABC與以澳本聰CSW為代表的BCH BSV發生了關於客戶端執行版本之爭,為了掌握BCH的發展方向和控制權,雙方挑起了火藥味十足的算力爭奪賽。

而這場難分伯仲的算力比賽,最終以吳忌寒團隊的勝利告終,BCH ABC繼續主導著BCH,而BCH BSV則分叉成為了BSV。2018年11月16日,吳忌寒釋出推特表示:祝賀!在這個新的區塊之後BCH社羣中將不會再有搗亂分子!

但好景不長,BCH社羣再鬧不和。“BCH苦ABC久矣,是時候需要做出改變了。”Viabtc創始人楊海波今年8月提出要分叉新的幣Bitcoin Cat。不過,楊海波提出,就算是分叉,也要到11月份。

根據每半年進行一次硬分叉升級的系統設定,BCH於2020年11月15日迎來第7次硬分叉協議升級。但由來已久的社羣內部矛盾也註定BCH將走上了分叉之路,即便沒有Bitcoin Cat。在此輪硬分叉升級中,BCH主開發團隊BCH ABC主張寫入IEP,這個提議遭到了社羣的強烈反對。

實際上,為了保證足夠的獨立性和去中心化,BCH基本不接受商業性質投資,所有的開發工作都是開發者自願進行的。儘管曾舉行過多次募資,但與比特幣、以太坊等專案的開發資金相比,簡直小巫見大巫。而隨著BCH系統的不斷擴大,工作量的持續上升,資金緊缺的窘境使得志願開發者的壓力越來越大。

例如,BCH ABC的核心開發者核心開發者 Amaury Séchet曾多次表達了對開發者現狀的不滿,他甚至還表示,Bitcoin ABC已經給礦工帶來10億美元的收益,如果我們的新版本挖礦軟體讓礦工們把收入100%貢獻給ABC,也沒什麼問題。

而BCH ABC堅持主張的IFP是個資助開發團隊的計劃,該計劃提議將為期6個月的BCH區塊獎勵,按照8%的區塊鏈採礦獎勵用於投資BCH軟體和公共設施。也就是說,IFP強制要求所有BCH礦工讓出更多利潤捐助開發者們,這也是礦工們所不想看到的。

值得關注的是,在區塊獎勵減半、礦工稅、BCH價格停滯不前等情況下,由於BCH挖礦演算法與比特幣一致的情況下,很難保證礦工們不會為了更高利益而轉向比特幣網路。尤其是當前比特幣價格的暴漲又進一步拉昇了礦工們的盈利空間。

反對聲下,Bitcoin ABC終妥協

一石激起千層浪,IFP提案引起了大部分社羣成員和礦工的反對,他們認為該提案嚴重違反了去中心化的願景,離比特幣的初心越來越遠。

其實,早在今年1月,萊位元礦池江卓爾率先在發表的《BCH的基礎設施融資計劃》一文中聲稱,計劃在今年5月份的升級中增加一項提案,即BCH未來6個月區塊獎勵的12.5%捐贈給開發者。不配合的BCH礦池,孤塊你們喲!

該提案還得到了吳忌寒、楊海坡和比特幣耶穌Roger Ver的支援,而這些提案支持者的所控制的礦池佔據著逾一半的總算力,擁有著非常大的話語權。儘管如此,江卓爾的“礦工稅”提案還是未能在今年5月的升級中順利實現,且還受到絕大多數的礦工的極力反對,甚至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還接連發布數條推文稱這是強制性的軟分叉。

這部分反對者認為,IFP降低了BCH的網路安全性,只有充足的獎勵,才能促使礦工們積極參與排除Bug、軟體漏洞等工作,以確保網路的安全性;同時,Bitcoin ABC在眾多反對聲中仍堅定支援IFP,甚至聘請“業務發展經理”以改善外界對IFP 的立場,已經讓不少人對其失去信任。若IFP成功推行將有失公允,原因在於Bitcoin ABC還保留了IFP的協議,毫無疑問會成為受益最大者。

為此,曾參與2017年BCH分叉、BCH早期開發者Freetrader選擇自立門戶,與Bitcoin Unlimited 和Electron Cash在今年2月發起了無IFP版本的Bitcoin Cash Node(BCHN),並獲得了眾多礦工們、社羣和使用者的青睞。

今年8月,BCHN支持者NilacTheGrim聲稱,BCHN已獲得中國大型礦池支援,開發資金充足,且已獲得Reddit平臺60%礦工支援。

值得一提的是,江卓爾也選擇“倒戈”,轉而支援BCHN。他表示,“開發組&域名不是BCH,社羣才是BCH。即使您是主要的開發團隊,您也不能違反社羣的共識,否則將被社羣拋棄。”

在多次調和後,Bitcoin ABC選擇“妥協”。11月6日,Bitcoin ABC在公告中稱分叉後將支援BCHN和BCHA兩條鏈。也就是會說,Bitcoin ABC放棄了對IFP基礎設施計劃捐贈的堅持,給予了使用者自由選擇的權利。

飲鴆止渴還是續命良藥?

從以往BCH分叉來看,似乎每次分叉都伴隨著較大的價格波動。

2018年11初,伴隨著吳忌寒和澳本聰的算力大戰,BCH價格從400多美元漲至630.7美元后,開始一路暴跌至近79美元,跌幅達87.4%。與此同時,此次分叉也導致了比特幣在在內的其他主流數字貨幣猛然暴跌;2020年11月15日,受硬分叉升級的影響,BCH價格從255.5美元下跌至最低235.9美元,跌幅達8%。

可謂是“神仙”打架,投資者遭殃,分叉這種社羣爭議解決方式的結果最終還是由投資者買單了。但BCH分叉的影響力正在逐漸減弱,相比於2018年賺足了業內眼球的算力對決,今年的硬分叉有些許冷清,並未出現大規模的關注和熱議,且對加密市場的影響微乎其微。

“這次BCH分叉已引不起任何波瀾了,市場上並沒多少人關注。那些持有或是未持有BCH的或多或少都對它失去興趣,甚至是已經失望了,畢竟誰能保證未來BCH是否還會繼續上演屠龍勇者終成惡龍的故事?”有投資者告訴PANews。

確實,每每遭遇危機,BCH都選擇用分叉來解決問題,但這種方式真的具有長久性嗎?以第二次硬分叉升級為例,若BCHN贏得此次勝利,雖然短期內解決了一定的矛盾,但依舊未能真正解決開發團隊資金緊缺的問題,未來又能否保證不再出現下一個“BCHA”?

說到底,分叉只能解“近渴”,解不了遠慮,這種解決方式成本實在太高,不僅會損耗生態力量,也不利於社羣的長遠發展。雖然分叉是解決永久性分歧的方法之一,但不能成為唯一手段,否則無止境的分叉何時休?

至於BCH未來究竟如何發展,這將是各個開發團隊和社羣亟待思考的問題。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