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投資經歷:五年A股投資心路歷程

前一篇,我和大家提到,我學習了吉姆·羅傑斯和巴菲特這種長線投資方式和思維方式,並用這種方式再來審視a股時,我認為以我們國家蒸蒸日上的國運作後盾,長期來看a股不可能不漲。

可是中國股市中又有那麼多操控公司,操控股價的坑,這些怎麼避免呢?

我仔細想了想曾經曝出的那些內幕,我發現所有被操控的公司、被操控的股價從來都是個股,我從來沒有聽過哪個集團、哪個老鼠倉在操控滬深300指數;而恰恰相反的是,每次股市在陷入低谷時,國家都會出手拉滬深300指數。

也就是說滬深300指數不僅不會受到公司的干擾,反而會在危難時,國家會出手救市,股市中有哪個“股票”有這個待遇?沒人操控不說,還會特別受國家的保護?

如果說國家的經濟趨勢長線是向上的,那滬深300指數就沒有理由不漲。

想到這裡,我開啟了a股幾十年的走勢圖。從圖上看,我們能發現經過十多年,滬深300指數表面上幾乎沒變----這也是很多投資者取笑a股的老段子。可再仔細一看,我們能發現幾乎在每個十年中,我們都能輕易找到至少一個指數翻倍的機會。

也就是說投資股市要達到每十年翻倍的目標,a股就能實現,並且簡單得不敢想象,那就是投資滬深300指數:在低點買入、在高點賣出。

我突然想到巴菲特在書中也建議普通投資者,最簡單省事的投資方式就是投資指數基金。看來老先生這句話不僅對美股,對a股也適用。

如果只是投資滬深300指數,在低點買入、高點賣出這麼簡單,那我幹嘛還需要天天盯著股市,心神不寧地關注每個股票的漲跌?這樣我就再也不用浪費那麼多無謂的時間關注行情,再也不用被個股的震盪影響情緒了。

我只需要關注股市的情緒:當媒體上大幅報道股民哭天喊地,我就該買入了;當媒體上大幅報道股民眉開眼笑,“專家”大談牛氣沖天時,我就該賣出了。

人類貪婪和恐懼的情緒是無論怎麼進化都不會改變的,因此大眾對股市的貪婪和恐懼情緒就是投資者指導行動的唯一標準。

有了這個想法,我便開始在a股實驗。

第一次入場,我沒有選擇滬深300指數,而是選擇了更容易看的上證指數。儘管這兩個指數的走勢不是完全一樣,但基本大體相同。因此我的投資方式是看上證指數來觀察行情,但具體買入的是滬深300基金。

我第一次入場就碰到熊市,那是2011年。就在2011年之前,上證指數最高將近6000點。我入場的時候,指數已經跌到了2500點,我認為這個點位風險已經不高了,於是我開始定投。

這個過程並不容易,每天在媒體上看到的都是股民的哀嚎,我的情緒同樣也會受到影響。但我提醒自己,無論如何要堅持下去,只能買入,不能賣出。

在2012年年底時,上證指數已經跌穿2000點,整個市場幾乎認為a股會被推翻重來,國家會陷入危機。但我堅信這個可能性不大,並決定如果真的這種極端事件發生,我也願意承擔這個後果。因此即便在這個極度恐懼的市場氛圍中,我仍然堅持定投。

自那以後,又過了兩年,到2014年年底,上證指數才再次回到2500點。從2011年到2014年年底,我堅持了超過3年,上證指數才再次回到我定投的起點。我也果斷停止了定投。

從此,上證指數開始了一路狂飆。市場情緒開始完全反轉。

到了2015年,上證指數漲到4000點時,我一向比較平靜的內心卻開始不安,於是出掉了自己的第一筆倉位;上證指數漲到4500點時,我出掉了自己的第二筆倉位;上證指數漲到5000點的那天,我的印象特別深,我一整天都比較焦躁,坐立不安,似乎不出掉剩下的倉位我根本無法正常生活。於是在這種情緒下,我賣掉了所有的倉位。

當時我也沒有算自己到底掙了多少,只是有強烈的預感,這個市場太瘋狂,會出大狀況。果然後來的暴跌我們都經歷了。

說來也有意思,我是在股市暴跌,自己的情緒也平靜下來之後,才看自己的盈利情況。事後算算,我的投資收益已經遠超一倍了,第一次涉足a就達到了自己的盈利目標,實際上還超過了目標,因為我只用了5年就達到了翻倍的目標,而不是原先規劃的10年。

在股市進入熊市後,在2016年年初,上證指數跌到2800點,市場又開始了新一輪輪迴,我也再次重啟自己的定投,只要指數低於2800點,我就定投,只要高於2800點,我就停止。直到2019年,上證指數再次漲回2800點,並一去不回頭,我才完全停止了定投,靜待下一次牛市的到來。

這就是我投資a股的經歷。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