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故事與稀缺,尋找 NFT 的內在價值

買賣虛擬貨幣

NFT火熱背後

NFT的火熱來到了一個十字路口。

數字藝術家Beeple的NFT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以6930萬美元的價格出售,帶動NFT出圈,在減去拍賣收費和稅款之後,Beeple本人獲得了價值5300萬美元的ETH。

然而,Beeple很快被ETH的劇烈波動嚇到了,立即清倉ETH換成了美元,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Beeple毫不諱言,稱NFT價格“絕對”是一個泡沫。

NF即將迎來泡沫崩盤還是火熱仍將繼續,疑問的十字路口佇立著一個個NFT難題:

NFT資產不易估值;NFT資產流動性差;NFT是典型的牛市產物,熊市失去流動性,等同於歸零……

所有的問題都在拷問NFT的底層價值何在?或許我們可以從一個更巨集觀的視角來解讀圍觀:

人類因何統治地球?

傳統觀點告訴我們,人類統治地球是因為人類更聰明,這體現在人類大腦容量遠超出其他物種,而教科書給出的答案更有意思:人類會使用火,會製造並使用工具。

近些年,大熱的《人類簡史:從動物到上帝》給出了一個新奇的觀點:人類之所以成為地球的主宰,就在於人類能創造並且相信 “虛構的故事”。

一隻大猩猩對另一隻大猩猩說,你把這根香蕉給我,死後就會進入天堂,那裡有吃不完的香蕉。

和人類相比,大猩猩顯然不會相信這樣的故事,但人類相信,並因此修建了大教堂,數以千萬計的人共同崇拜某一個上帝,並遵循教規。

故事和想象共同體塑造了人性歷史。

以前故事是宗教神話,後來的故事是民間傳說;以前的故事口口相傳,後來記錄在紙上,誕生了小說家、藝術家,流媒體的發展又讓故事變成了電影電視劇,現在可能只是一條短影片、一個NFT資產……

藝術品或者古董,作為故事和歷史的容器,被人類賦予了種種“意義”,在稀缺的前提下,故事和情懷無法準確估值,只取決於對“故事意義”的認可程度,因此常常伴隨著天價。

NFT呢?它本身也是一個故事,同時成為了新的故事載體,將技術、金融和藝術融為一體,故事性和稀缺性是NFT火熱的兩大根本原因:

Beeple並非橫空出世,他的《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消耗十三年的光陰創作,這本身是一個富有感染力的故事。

NBA Top Shots 允許籃球迷收集他們最喜愛的職業籃球運動員的場上影片精彩瞬間,籃球是全球第二大球類運動,NBA在全球有數以億計的粉絲,是很多人的少年時光和青春回憶,NFT讓球迷們與比賽有了更深的聯絡。

NFT-Hero則將《水滸傳》以及《三國演義》此類經典中國故事帶入了NFT世界,可以在盲盒中抽取宋江等人物角色,每一個角色背後是不同的故事,存在不同的心理估值。

故事本身難以估值,這是NFT的優點,也是NFT的缺點,一字千金和一文不值,一體兩面。

一個殘酷的事實是,人們在“泡沫”中創造的很多 NFT 都不太可能擁有長期價值,2018年加密貓的短期火熱與後來的慘淡告訴我們,為了避免成為剎那的泡沫,NFT不僅需要故事,同樣需要沉澱價值。

GameFi

DeFi+NFT,牛市的兩大引擎。

大家通常把DeFi比喻為堆樂高,可組合性帶來創新,DeFi樂高同樣為NFT增添了故事以外的價值。

新一代的NFT產品開始嘗試與DeFi協議相結合,NFT從簡單的收藏類確權憑證、藝術收藏逐漸變成更為複雜、可“生息”的金融憑證。

2020年9月,YFI創始人 Andre Cronje 提出了 GameFi的概念,稱“未來 DeFi 貨幣政策或將更遊戲化,使用者的資金將成為 DeFi 遊戲使用的裝備。”

Tokentuesdays 創始人 Coopahtroopa 則提出了NFTFi的概念,同樣是講NFT 與 DeFi 的組合融合,主流 NFT 類產品帶有娛樂屬性,引入DeFi激勵機制後則附有金融屬性。

以上文提到的NFT-Hero為例,這是一個構建在Heco上的GameFi應用,既有NFT的卡牌、盲盒與交易收藏機制,也有DeFi的“流動性挖礦”以及DAO治理。

在“遊戲”中,使用者可透過直接購買NFT盲盒或者質押平臺治理代幣SH及其他LP Token獲得抽取盲盒卡包的機會,目前,NFT卡牌角色形象根據中國四大名著水滸傳108位角色生成,卡牌價值由編號、品質、戰力以及包含的SH代幣數量決定。

在獲得人物卡牌後,玩家可以將其放置到相應卡槽中進行挖礦,獲得治理代幣SH,為了更加突出“Game”的屬性,當多個特定的卡牌同時放置在卡槽時,將形成組合,獲得戰鬥力加成,從而提升挖礦效率,如001宋江和022李逵同時放入卡槽則形成“忠心不二”組合,提高12%的戰鬥力。

這是NFT的內部挖礦,在外部,NFT-Hero與Heco上的機槍池合作,讓使用者獲得NFT的同時可以獲得機槍池收益,同時機槍池收益也對SH進行回購。

透過DeFi的“雙重挖礦”賦能,NFT卡牌不再只是擺設,而變成具有強大創收能力的GameFi金鏟子,可以創造現金流。

在NFT-Hero之前,DEGO成功證明了GameFi具有強大的活力。

DEGO 靠空投NFT“GEGO”獲得了廣泛的熱度,GEGO 不僅和其他 NFT 一樣具有收藏價值,同時還有著實用屬性,例如 GEGO 質押挖礦。

在 DEGO 系統中有專屬於 GEGO 的挖礦池,質押不同品質的 GEGO 進入礦池會有不同的算力,最終將根據算力份額來瓜分礦池產出的 DEGO 代幣。

相比DEGO,NFT-Hero則是在GameFi的機制上融入了水滸傳等傳統IP,以及增加了NFT的機槍池功能,但二者殊途同歸,融合了NFT與DeFi,讓DeFi賦予NFT價值。

最新的訊息是,NFT-HERO近期將透過“抽籤”+“盲盒”的方式發行三國主題的NFT。

對於NFT資產而言,稀缺性是雙刃劍,缺乏流動性導致其極容易陷入鬱金香式的炒作之中,單純靠一個短期,缺乏歷史沉澱的故事或者文化符號難以維繫其長期價值,當引入DeFi之後,為NFT增加了可組合性,NFT資產不再只是藝術品般的擺設,而是變成了“遊戲裝備”,既幫助投資者獲得回報,也透過流動性挖礦獎勵增加了平臺治理代幣的價值和流動性。

對於DeFi而言,套娃挖礦始終需要一個鎖定流動性的出口, NFT 挖礦為DeFi提供了新玩法和新思路,合理的經濟機制下,由於NFT資產同時有收藏屬性,一定程度上可以稀釋挖礦泡沫。

兩者互為補充。

NFT的內在價值

DeFi可以賦予NFT資產“金融屬性”,但這始終是外部賦能,那麼是否可以直接賦予NFT資產“內在價值”?

儘管NFT一直被人詬病,流動性差,但在流動性氾濫的ERC20世界,這反而是不少專案方的需求:鎖倉代幣,減少流通,稀缺性與故事性讓NFT資產在具有收藏價值的同時,也天然成為了鎖定流動性的理想容器,鎖定的資產也為NFT資產增加了價值託底。

比如在NFT-Hero的英雄卡牌中,均質押有平臺治理代幣SH,從而讓NFT卡牌不再只是單純的故事載體,依靠想象力和市場情緒去估值。

根據設定,每個NFT盲盒禮包根據品質不同質押有對應數量的SH,開出NFT角色卡牌後48小時可以透過銷燬NFT把所含SH解鎖。

在NFT交易卡牌交易市場,支援Heco主流資產直接購買NFT,每次買入NFT卡牌的同時也減少治理代幣SH的流通量,官方資料顯示,其24小時交易額超過5.3萬美元。

根據Heco瀏覽器的資料,24小時,Hero卡牌交易超過5萬筆,名列榜首。

另一個NFT專案Aavegotchi 同樣進行了價值錨定,這是根據Aave生態中借貸資產aToken打造的NFT收藏品。

每一個 Aavegotchi 均為一枚 ERC721 標準的 NFT,每一個 Aavegotchi 背後的 ERC721 NFT 都管理著一個託管合約地址,該地址持有 Aave 支援的 ERC20 抵押物,即aToken 。比如說某個 Aavegotchi 的抵押品為 10 aDAI,其內在價值則為 10 aDAI 加上借貸池中隨時間不斷增長的 aDAI 利息之和。

透過此般“底層資產賦能”機制,NFT資產不再只是空洞的故事性和稀缺性的結合,內在的經濟價值讓它有了價值支撐。

正如一致資本合夥人駱泰舟曾表述的那樣,NFT的價值模型其實應該與品牌的價值模型類似,以認知度衡量NFT的價值底部,稀有度衡量NFT的價值頂部,而使用價值是NFT價值的託底。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