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是最大的大空頭

當目標金融工具的價格下跌時,賣空者就會獲利,但他們並不總是受到企業或政府領導人的歡迎。這些做空股票或貨幣的反向押注者,往往被描繪成侵蝕那些努力建立、發展並創造價值的人的鯊魚。

然而,這種看法是目光短淺的。

賣空是任何正常運作的高效金融系統的必要組成部分。它提供了流動性,也確保了每次出價都有賣家。從整體上看,賣空者最終勝出的情況還為社會如何更好地分配資源提供了寶貴的訊號。

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在比特幣價格再次飆升的時候,其本質應該被看做是針對整個金融體系的巨大空頭頭寸。(甚至比 "大空頭 "還要大)。

比特幣不僅僅是對沖通脹的工具。事實上,在消費價格指數的增長率長期處於歷史低位的情況下,目前比特幣的價格上漲與衡量通脹的主流指標之間並沒有明顯的相關性。

相反,比特幣的核心價值在於其去中心化的治理設計使其脫離了政治體系,而這一特性也是其他任何規模和流動性的資產都無法企及的(或許黃金除外)。

比特幣相對通脹的定位是一種結果,而不是本質。如果人們對政府維持法幣賴以建立的信任、社會契約的能力失去信心,那麼法幣的價值就會崩潰,並導致惡性通貨膨脹。然而,由於比特幣的去政治化地位,在這種環境下,其價值就會增加。

所以,如果你看多比特幣,且整個世界賴以獲得安全和福祉的治理體系崩潰時,你就會大大受益。但這時,你會覺得心安嘛?

我會告訴你,沒關係的。就像股票的做空者並沒有摧毀股市一樣,比特幣投資者也不會讓這個系統崩潰。

相反,我希望他們做的是向政策制定者施加壓力,以更好服務於其選民並維持金錢社會契約的方式來改革這個系統。

閱讀市場訊號

我不知道你怎麼想的,至少我認為多頭比特幣的成功是在於推動了現有系統的建設性改進,而不是完全地摧毀它。在看了太多集 "行屍走肉 "之後,我可以肯定地說,那種糟透的社會並不適合我。

但我們要明確的一點是:比特幣的豐厚收益,確實反映了人們對我們百年來的全球金融體系治理模式失敗的恐懼是在上升的。

而這種恐懼的原因包括:不可持續的債務水平;大規模量化寬鬆前提下,乏力的增長;經濟不平等;COVID-19衝擊;以及在一個真相受到質疑的分散的社交媒體資訊系統中,人們並不能察覺到他們及其社羣生活中失去的代理權。

部分問題是,精英們圍繞解決方案的對話陷入了舊政府系統將繼續保持原樣的假設中。而這也助長了人們對失敗的預期,一點一點地導致越來越多的人相信,即使他們沒有all in比特幣,也應該持有一些,以防最壞情況的出現。

而在所有這些以防萬一的對沖活動下,全球空頭頭寸增加了,比特幣的價格也上漲了。

我們需要讓決策者認識到這些市場訊號,即現有模式的失敗及脆弱。只是目前,他們還沒有認識到這一點。希望他們很快就能認識到這一點吧,因為我們大家都關心的是,解決方案不應是暴力的、破壞性的革命,而是建設性的演變。

新的儲備資產

但是,這不是一個反政府的論點,也絕不是認可特朗普主義的虛無主義精神。

它呼籲人們認識到,財政援助(社會化的公司損失)和貨幣刺激(股市投機者的看跌期權)已經掩蓋了經濟中的深層問題,對提高世界公民的幸福感幾乎沒有幫助。我們需要一種新的方法來確保有效的市場經濟,一種使每個人都有能力在公平競爭的環境中抓住機會的經濟。

如果我們實現了這一點,且國家政府管理的系統也發展到了一定程度並重獲民眾支援時,比特幣將會扮演什麼角色呢?除了作為系統性崩潰的對沖外,它更大的目的是什麼?如果一種資產的唯一目的是在最壞的情況沒有發生的情況下對沖最壞的結果,那麼很難看出這種資產的持續價值在哪裡。

我認為比特幣的目的就在於成為一種社會儲備資產。

這是一種概念,既超越了政府持有的儲備貨幣,也超越了黃金作為公民對沖貨幣崩潰的長期地位。而其早期訊號可以從比特幣如何作為一種uber形式的抵押品被納入到去中心化金融(DeFi)中看到。

雖然我們可能不會用比特幣來購買一杯咖啡,因為對於咖啡來說,美元或日元或其他法幣就足夠了,但它可能會成為數字價值的基本儲存,而總體的金融體系就是建立在這個基礎上的。

看看如今的全球債券市場,這一角色是被美國國庫券、票據和債券所佔據的。這些美國政府債務工具提供了底層抵押品,而華爾街則在此基礎上建立了一個等級制度,其他金融機構則透過該制度向外界提供了所有其他形式的信貸。

但在未來,一旦加密貨幣的所有權和市場參與度足夠廣泛,數字資產市場的流動性和成熟度足夠高,且價格波動性下降時,比特幣就可以扮演類似的角色。其協議保證的稀缺性,以及其可程式設計的特質和未來與央行數字貨幣、穩定幣和其他數字資產互操作的能力,最終將使其成為比失信政府所能提供的任何東西更優越的基礎價值儲存。

不要被全球對美元的強勁需求所幹擾了。因為對美國政府主導的全球金融體系的信心正在削弱,就像比特幣空頭頭寸本身預示的那樣。而且一旦這種信任的喪失達到了臨界點,社會就將需要另一種形式的底層抵押品來替代美國政府債務。

而這正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加密貨幣在危機後的關鍵角色。

散戶們在哪?

對於比特幣來說,上週可以說是一個重要時期了,目前比特幣的價格已經逼近2017年創下的歷史高點,其市值也已經超過了那個時期的高點。但在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這次的漲勢與三年前的漲勢完全不同。相對來說,"FOMO "人群,也就是那些不想錯過大賺特賺機會的散戶,是相對缺席的。下圖就很好地體現了這一點。與2017年不同的是,圍繞 "比特幣 "一詞的谷歌搜尋活動幾乎沒有從過去幾年的水平上稍稍增長,即便是價格暴漲的情況下。

與其說是散戶的熱議,不如說這次圍繞上漲週期的新聞是由大名鼎鼎的、深藏不露的投資者發現了比特幣所主導的。其中包括MicroStrategy的Michael Saylor、對沖基金資深人士Stanley Druckenmiller、花旗銀行分析師Tom Fitzpatrick,以及今天早些時候黑石集團的資訊長Rick Rieder,他在CNBC上暗示,這家管理著超過7萬億美元的全球最大資產管理公司,認為比特幣是比黃金更好的避險工具。換句話說,這是華爾街的反彈,而不是緬因街(大眾)的反彈。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可能是散戶們這次袖手旁觀的原因,太多的人在2017年的泡沫高峰扎堆進入交易,輸個精光。而另一個可能是,如果沒有像1CO熱潮助推數百種ERC-20代幣與比特幣一起飆升,圍繞加密貨幣反彈的議論通常也不會那麼響亮。

但我認為,大家也應該認識到這輪反彈的邏輯是完全不同的。這一次是在人們對通脹、財政債務和政治穩定前景感到擔憂的背景下出現的。而這些擔憂也正在被專業投資者解決,他們正在長期審視比特幣作為對沖所有這些的潛力。這不是一種暴富式的反彈,更多的,是一種“保險”式的反彈。

只是,這並不是說那些大佬們不想大撈一筆,也不是說在某些時候,這種 "專業性 "的反彈不會激發大眾的另一輪FOMO。雖然一些投資者已經開始保護自己,防止修正,但散戶們還沒有跳進去的事實表明,比特幣還有上升空間。

原文作者:Michael J. Casey

原文連結:https://www.coindesk.com/bitcoin-is-the-biggest-big-short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