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合約在司法體系中的應用

買賣虛擬貨幣
智慧合約能夠實現無紙化流程,由於其採用了去中心化的架構,因此可以保障合約內容無法被篡改,並實現商業流程的全自動化。雖然智慧合約具有如此巨大的商業價值,但它是否具有法律約束力呢?為了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們探究了法律協議的本質,以及將傳統法律協議轉型成智慧合約的途徑。從技術上理解傳統合約如何向智慧合約轉型,不僅有助於看清智慧合約的法律地位,還有助於更好地思考其未來發展方向。傳統法律協議概述康奈爾法學院對於合約的定義如下:“(合約是)由各方建立的協議,協議約定了各方義務,並受到法律約束。具有法律效力的合約在多數司法管轄區內具有以下幾個特徵,即:1.經各方同意,不存在脅迫或強迫的情況;2.各方表示願意對合約做出承諾(即:各方在合約上簽字);3.經過了充分考慮(即:存在價值交換);4.合約各方具有一定能力(即:年齡和心理狀況符合法律規定);5.具有合法性(即:合約內容為合法行為)。”大部分法律合約是基於行業標準模板撰寫的,並根據實際需求做出適當調整。企業不會為每一筆交易起草新合約,而是會在行業模板中新增具體條款或制定一套定製化協議,作為此類商業行為的基礎模板。如今大多數法律檔案都是紙質版或PDF電子版文件,分別儲存在檔案櫃或計算機硬碟中。紙質版合約需要各方親筆簽名才能生效;而電子版合約與紙質版具有同樣特徵,唯一的不同是電子版只需電子簽名即可生效。

Chainlink的CEO Sergey Nazarov曾多次指出,如今的傳統合約是一場概率遊戲,合約各方有可能會履行合約按時付款,也有可能會有意或無意地違背合約承諾。對手方如果違約,那麼則會導致現金流緊張、成本上漲、預算偏差、法律訴訟等各種各樣的問題。

傳統合約之所以具有不確定性,是因為在過程中需要各方交替操作才能執行和交割合約。合約一方需要等待另一方做出操作,並信任對方能按時完成操作,然後必須對其操作進行驗證。因此,在整個過程中雙方需要多次透過郵件或電話溝通,並可能會耍心機,試探彼此的底線,或給對方施壓。大企業可能會欺壓小供應商,延遲付款。跨國合約中也存在類似的對手方風險,企業會拖延時間甚至違約。由於國際訴訟成本高昂且過程複雜,此類糾紛很難得到圓滿解決。

逐漸向智慧合約過渡

智慧合約是在去中心化網路中執行的數字合約,具有高確定性、可靠性和防篡改性。一旦雙方或多方就合約條款達成一致意見,就可以將全部或部分合約編成程式碼,傳送至共享的基礎架構中進行儲存、維護、執行和交割。合約透過分散式賬本*在共享基礎架構中執行,為合約各方都帶來了全新的價值。

*注:分散式賬本主要指區塊鏈,但也可能是有向無環圖(DAG),DAG是一個不基於區塊鏈的分散式賬本,由於其獨特的共識演算法而具有更高的可擴充套件性。

分散式賬本是執行和儲存合約的後端系統,合約結果完全受資料驅動,因此具有高確定性。合約各方無須等待對手方進行操作、驗證操作或手動輸入資料,整個流程可以完全自動化。智慧合約還可以在接收到合約事件資料後,依照程式碼(即合約條款)自動維護合約、輸入資料、執行合約並進行交割。合約任何一方都沒有權力控制基礎架構或資料,因此各方必須履行合約義務並且無法篡改合約結果。

OpenLaw在最近一篇文章中指出:“OpenLaw透過智慧合約,將傳統法律協議變成了結構化的可計算檔案,即可以讀寫與互動的資料物件。因此,法律協議不再是檔案櫃裡厚重的檔案,也不再是無法破解的Word或PDF文件,而是可以輕鬆操作的軟體。

簡而言之,智慧合約就像是可程式設計軟體,儲存在資料驅動的共享框架下,並具有去中性化的特徵。那麼,我們來比較一下傳統的國際貿易合約與智慧合約到底有何不同。

合約條款:歐洲製藥企業諾華和美國零售企業Walgreens簽署合約,規定Walgreens向諾華購買藥品,在滿足下述條件時即支付費用:1)貨物按時送達 2)數量符合合約規定 3)貨物送達時完好無損。貨物從諾華送往Walgreens的過程涉及到幾個中間環節,其中包括第三方檢察員、海關、貨運公司以及融資企業。

主流合約:雙方就合約內容(即:貨單)達成一致意見,並多次傳真收集雙方代表親筆簽名。兩家企業與各自銀行對合約進行評估,並備份紙質或電子版檔案。由於缺少統一資料介面,貨物經過每一個環節時雙方都需要多次檢視確認。物流運輸過程中每一個環節,紙質版檔案都需要在多個運營平臺之間多次轉手,某些環節還需要手工輸入資料並進行驗證。這樣做不僅大幅降低了流程效率並增加了協調成本,而且還容易產生誤解和糾紛。

智慧合約:雙方就智慧合約內容(即:程式碼)達成一致意見,並附上電子簽名。將合約上傳至區塊鏈,直到合約最終交割為止。合約過程中每一個環節都使用電子簽名(許可權授權)、Web API(GPS和海關資料)以及物聯網裝置(溫度感測器和RFID晶片,保障質量和數量),將相關資料直接上傳至智慧合約,並使用私鑰簽名。一旦資料證明所有合約條件都滿足,那麼智慧合約就會自動放款,因此在合約整個執行過程中雙方都無法進行任何干預。

從傳統法律合約到智慧法律合約

國際掉期和衍生品協會(ISDA)與國際律所Linklaters曾共同釋出過一份檔案,指出:“法律協議可以分成兩個部分,一部分是操作性條款,另一部分是非操作性條款。”

操作性條款指合約的具體行為,比如:如果發生車禍,則申請理賠;如果理賠申請被判定真實有效,則根據保險條款進行理賠。智慧合約完全可以替代此類操作性條款,因為計算機程式碼可以表示“如果x發生則執行y”的布林邏輯。

正如OpenLaw所言,要實現從傳統合約到智慧合約的轉型,需要三大核心要素:

1. 嵌入智慧合約的區塊鏈或DAG,儲存合約條款(即程式碼),並在滿足條件的情況下執行合約。另外,還可以用私鑰簽名,並記錄全部過程,供合約各方和監管方追蹤審查。可以執行智慧合約的區塊鏈平臺包括以太坊、Hedera、Polkadot和Tezos。

2. 內嵌資料庫和工具的法律軟體,建立並部署各種法律檔案模板。這些模板能夠將法律合同的關鍵內容編寫成標準化的程式碼。OpenLaw在最近釋出的一篇名為《智慧合約堆疊》的文章中指出,這樣做可以建立Ian Gregg所謂的“李嘉圖合約”(注:李嘉圖合約約定了雙方或多方之間的互動條件,並用加密方式簽名和驗證。)OpenLaw和Clause等初創企業目前可以提供這種軟體,Clause還建立了一個名為Accord專案的基金會,致力於開發法律檔案模板。

3. 預言機將鏈上智慧合約連線至原生區塊鏈以外的系統。智慧合約可以連線至web API、物聯網和雲端等鏈下資料流,觸發合約執行;連線至銀行、金融科技或其他區塊鏈等任意支付系統,以在鏈下進行合約交割;連線至第三方機構,向其輸出交易後設資料,以供監管、審計和分析。預言機還可以驗證合約執行和交割所需的資料,以提高資料質量。Chainlink是領先的標準資料層,可連線鏈上和鏈下兩個世界。

非操作性條款的作用是為合約各方的法律關係建立語境,比如本體和形式語義。

根據劍橋大學出版社的定義,“形式語義是研究語義的一種方式,根植於邏輯學、語言哲學以及語言學。”

斯坦佛法學院的法律設計實驗室主任瑪格麗特•哈根認為本體“為某一領域中所有人事物、概念和關係建立了清晰的結構,為該領域所有人制定了一套語言體系,並且統一了與計算機的互動方式。”

兩者可以合二為一——形式語義可以定義合約中文字和概念的邏輯關係,而本體則可以建立清晰的結構並提供某一領域的背景知識,將法律概念之間的關係加以分類。舉個例子,形式語義可以為“誠信”這個詞賦予特定的解釋,而本體則可以識別與這個詞相關的司法管轄區、法律、資料庫和法庭案例。

非操作性條款較難簡化成純粹的程式碼邏輯。一些文字無法完全用程式碼表述出來,比如“誠信”這個詞,它背後連帶著個人主觀的理解或相關背景知識,因此就容易出現問題。智慧合約可以迫使合約各方將一些可能由理解不同而產生分歧的點事先約定清楚,這是一個進步,而且隨著機器學習的不斷髮展,智慧合約會變得越來越聰明跟靈活。然而,在一些情況下則沒必要使用智慧合約,因為成本可能會過於高昂。遇到這些需要主觀判斷的條款,就需要法院介入解決分歧了。有必要指出,智慧合約不會徹底消除法律訴訟,而是會大幅減少訴訟案件。由於智慧合約具有高確定性,可以自動執行並驗證各方是否履約,因此還可以大幅降低運營成本。

智慧合約的法律地位

卡多佐法學院釋出過一篇名為《智慧合約與法律可執行性》的研究報告,報告中指出:“由於智慧合約是創新技術,因此其程式碼是否具有可執行性仍待美國法院評估。所幸,各州已經生效的各項法律可以驗證智慧合約是否具有可執行性,如反詐騙法、統一商法典(U.C.C.)、全國和全球商務電子簽名法以及基於統一電子交易法的各項州立法等。雖然智慧合約獲得法律地位仍然任重道遠,但許多法學專家都相信現存的電子簽名和電子合約/交易法律可以應用於智慧合約,保障其法律可執行性。

要驗證智慧合約是否具有法律可執行性,就必須研究其在法律檔案中的具體表示方式,其中可分為外部表示和內部表示。ISDA和LinkLaters共同釋出的文件中對此作了具體闡述。

外部表示

外部表示指合約雖然真實存在且用自然語言撰寫,但其中一些有關操作條款的商業邏輯仍可透過智慧合約處理。合約程式碼與合約本身相互獨立,因此程式碼不具有法律約束性。在這個模式中,如果程式碼觸發的交易物件有誤,那麼就存在明確的法律判例,可以對交易對手方提起訴訟並最終獲勝。因此這個模式為早期的智慧合約提供了一定糾錯空間。

智慧合約的外部表示通常是“請求——允許”模式,比如生成事件資料,而非直接觸發付款。舉個例子,智慧合約基於當前利率生成債券付款請求,而非直接觸發券商付款給債券持有者。甚至可以在區塊鏈上發起請求,並以加密的方式驗證時間、付款金額、參與方和事件資料等,而且這些資料可以在法庭上作為呈堂證供。這種模式最適合產權或其他所有權合約,但我們仍需探究它與傳統的數字化合約是否具有本質區別,因為在這個模式中,一方仍需等待對手方做出交割付款的操作。

內部表示

智慧合約的內部表示仍然是由自然語言撰寫,但合約部分內容會引用某段程式碼,因此被引用的程式碼具有法律約束性。在這個模式下,智慧合約產生的結果將具有法律約束性,即使結果出現錯誤也被“允許使用”,因為操作條款的底層程式碼是具有約束力的。由於合約程式碼具有法律效力而且涉及到所有權轉讓,因此合約各方必須派出懂技術的人員事先稽覈程式碼以及合約執行的平臺。然而,當有充分證據證明錯誤發生時,就會出現法律判例,推翻智慧合約的結果。

智慧合約的內部表示將實現合約的“自動執行”,事件資料可以直接觸發付款。Chainlink已成功對智慧債券合約結合SWIFT網路的應用進行了概念驗證。智慧債券合約根據前五家銀行的平均利率自動執行,之後在SWIFT網路中觸發支付訊息,從合約執行到交割完全無須人為干預。

未來發展方向

雖然智慧法律合約領域已經有了許多開拓性的嘗試,但這個領域仍處於發展初期,要實現大規模應用還需解決許多關鍵問題。

標準

智慧合約要在行業中實現大規模應用,首先需要解決的問題就是建立行業標準。需要統一法律合約的程式語言,讓律師可以輕鬆起草和檢視具有法律約束性的智慧合約程式碼。因此,必須採用李嘉圖合約,輕鬆將計算機程式語言轉換成自然語言。如果不能做到這一點,那麼每家律所就必須僱傭技術人員。然而,智慧合約可以用許多不同的標記語言編寫,因此來自不同專案或不同司法管轄區的律師很難看懂協議條款。所以統一智慧合約程式語言或開發通用的轉換工具是實現全球範圍應用的唯一途徑。

可信模板

智慧合約與目前主流合約一樣,都需要建立可信模板,輕鬆將資訊匯入並根據實際情況做出調整。OpenLaw和Clause這樣的初創企業都在Accord專案中用標記語言設計便於使用的開源合同模板。企業和行業專家將不斷完善這些模板,直到市場找到最安全、合規且符合要求的模板。一旦制定了適用於簡單商業流程的智慧合約基礎模板,就會接著湧現出更為複雜靈活的模板。

訴訟程式

必須建立正式的法律訴訟程式以處理智慧合約糾紛。現在許多政府部門和法律聯盟組織都在討論處理此類法律糾紛所需的訴訟程式和法律判例。隨著日後出現越來越多此類訴訟和判決,該領域會得到進一步發展。不同司法管轄區的法律解釋可能存在差異,但最終判決仍應依據統一的訴訟程式,併為市場釋放清晰訊號。

德國耶拿大學國際私法系教授Giesela Rühl 表示:“智慧合約與普通合約一樣,都需要獲得法律解釋。因此,關鍵問題不是智慧合約是否應該遵守法律,而是它們應該遵守什麼樣的法律。”

資料安全

由於資料直接觸發後續操作,而且一切依照程式碼執行,因此資料質量至關重要。如果合約繼續向資料驅動和自動執行的方向發展,那麼就需要提高目前資料安全和驗證的標準。由於單一預言機會出現單點失效問題,會導致系統攻擊和宕機風險,所以自動執行的智慧合約必須要建立去中心化的預言機網路。Chainlink為法律智慧合約提供了一套可靠的工具,確保資料輸入和輸出是經過驗證且無法篡改的。

將傳統合約轉型成具有法律約束力的自動化合約

全世界都在往大規模自動化的方向發展。現在人工智慧替代人力勞動的話題被廣泛討論,除此之外,智慧合約也在加快自動化的程序,透過各種去中心化開源協議進入主流應用場景。智慧合約將大幅削減法律交易中繁重的後臺工作量。

智慧合約得到企業和個人大規模應用的最後一個壁壘就是建立具有法律效力的統一標準,這方面目前已經取得了巨大進展。Linklaters等律所正在與ISDA緊密合作,為金融衍生品智慧合約制定法律標準;全球法律區塊鏈聯盟和數字商會也在聯手與各個利益攸關方就法律標準達成共識。

一旦標準制定完成,智慧合約就將更好地幫助協調各方工作流程,大幅提升速度降低成本。新的去中心化驗證模式也會推動建立無需信任的社會,在這個社會中,你可以與任何人展開交易而無須擔心對手方風險。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