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月費一萬的鏈上資料分析工具 Nansen 究竟有什麼真本事?

買賣虛擬貨幣

區塊資料究竟值不值得分析?

採訪/撰文:潘致雄

如果經常逛海外的加密貨幣社羣或者推特,應該時不時會看到一些針對鏈上資料的分析和討論,除了大家都在用的 Etherscan 之外,其實還有一個更受專業使用者青睞的產品:Nansen

應該有不少加密貨幣使用者還沒聽過 Nansen 這家公司,一方面是他們提供的產品過於工具化,學習曲線太高,另一方面是,他們的服務賣的特別貴——貴的會讓普通炒幣使用者走開。

當然這是對於普通使用者來說的,而對於專注於區塊鏈生態的投資機構、獨立的嚴肅投資者來說,每個月 150 美元的訂閱費應該還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最高等級每月 2500 美元的訂閱費,目標客戶的數量估計就沒這麼多了。

為了覆蓋到各類的使用者,Nansen 推出了三個級別的服務,分別是每月 150 美元(標準等級)、1500 美元(VIP 等級)和 2500 美元(Alpha 等級)。對於 Nansen 這樣一個處於早期的團隊而言,階梯價格很可能也是在試水市場的接受度。

Nansen 對於自己的定位是「面向加密交易者和投資者的鏈上分析平臺」,所以其核心競爭力主要是資料分析和處理能力。Nansen 執行長 Alex Svanevik 告訴鏈聞,「我們標記了 8500 萬個以太坊錢包,幫助使用者實時跟進鏈上真實活動,瞭解 Smart Money 在投資、挖礦、治理、DApp 方面的活動。同時,可監測 Gas 使用狀況以及不同主體的資本流動。」

Nansen 的名字來自於挪威探險家弗裡喬夫·南森(Fridtjof Nansen),他同樣還是科學家、人道主義者和外交家,曾於 1922 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選擇這個名字應該和 Nansen 團隊成員的背景相關,比如創始人和執行長 Alex Svanevik 就畢業於挪威卑爾根大學的認知科學專業,後來還在愛丁堡大學研究了 AI 技術。

Nansen 的創始人 Alex Svanevik 和 DeFi 巨鯨 Su Zhu(Three Arrows Capital)、Kyle Davies(Three Arrows Capital)、Arthur Cheong(DeFiance Capital)在一起

在成立 Nansen 之前,Alex Svanevik 還創立了一個名為 D5 的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Nansen 的部分早期員工同樣也是 D5 的成員,專門服務於為資料科學家和工程師,他們的業務包括為初創公司和企業提供資料科學方面的支援,其客戶包括業內知名的 Aragon、0x、Totle 等。

Nansen 曾於去年 10 月公開過一輪 120 萬美元的種子輪融資,當時他們表示擁有 1000 多名試用使用者和 200 多名訂閱使用者。由於 Nansen 也是去年 4 月才正式推出,當時團隊僅 3 人,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當時的訂閱付費資料還算不錯。

他們究竟提供了哪些服務吸引這些使用者的呢?而另一個更本質的問題是,區塊資料值不值得分析?鏈聞同 Nansen 這家團隊極精簡、卻成功捕獲了加密貨幣世界金子塔尖使用者的初創公司聊了聊,聽了聽他們的想法。

背景:為什麼區塊鏈資料值得分析?

隨著越來越多的 DeFi 業務、早期專案的流動性初始化以及各種代幣融資的變種(流動性挖礦、IDO 等)需求量增加,以太坊正在逐漸成為一個龐大的金融結算網路。換個角度來看,當每一筆交易都需要付出平均十幾美元的結算成本時,其業務本身一定是具有相應的投資或者使用價值的。

以太坊鏈上交易成本不低,近期已略有下降,資料來源:GasNow

再加上區塊鏈網路的另一個特點「賬本資料公開」,這其中存在巨大的資料探勘價值。

試想一下,如果所有銀行和央行的使用者業務資料都是公開的,任何商業機構就能透過這些海量資料分析每個使用者的消費習慣、收入情況、喜好等等各種各樣的特徵。但因為這會侵犯到使用者的隱私,所以金融機構也不可能會公開這些資料。

但在區塊鏈網路中,使用者的賬戶可以預設選擇匿名,所以哪怕你的交易資料都是公開的,但也無法得知某個賬戶對應的是現實生活中的哪個人,除非使用者選擇主動披露,或者當這個賬戶與進行過實名認證的業務(比如交易所)進行過互動也可能會洩漏隱私資訊。

所以從使用者的分類來說,就可能會出現兩種情況:鏈上實名的使用者和鏈上匿名的使用者。但對於資料分析來說,這兩者都有其價值。

鏈上實名使用者:比如 SBF 或者 Vitalik Buterin

對於鏈上實名的使用者來說,他們本身可能就是業內的公眾人物,所以他們每次交易都可能會對市場本身引起影響,比如當 Vitalik Butrin 選擇將各種狗狗類代幣拋售或者銷燬時,都會對市場產生劇烈的影響。

Vitalik Buterin 銷燬 410 萬億個 SHIB 代幣

而當做市商 Alameda Research 及加密衍生品交易所 FTX 聯合創始人 Sam Bankman-Fried (SBF)選擇參與哪個專案的流動性挖礦時,這可能代表著很多層的含義,比如,可以解讀為:專案質量受到了 SBF 的認可、智慧合約的安全性較高、鯨魚已經入場沒有散戶的機會了,等等。但無論如何,這件事都可能會被很多人得知,進而影響其他使用者的決策,或引發社羣的討論。

有些鯨魚使用者或者機構可能是希望透過這種方式達到曝光的效果,繼而大範圍影響市場熱點,所以對他們來說,這也是一種很好的營銷手段。

鏈上匿名使用者:比如歷史收益較好的地址

另一方面,對於那些不願意公開身份資訊的地址來說,其實也有很多可以探索的地方。

比如很多地址會進行頻繁的代幣交易,或參與一些聞所未聞的新專案。如果將這些歷史資料進行統計,就可以大致判斷出某個地址的歷史收益情況,或者瞭解到市場上可能會有哪些被大家忽略掉的新專案。

Twitter 上的一些使用者也會關注 Nansen 統計的 Smart Money 資金動向

這些資訊和資料對於這個快速變動的市場來說至關重要,因為新專案的數量實在太多,所以如果可以從這些高質量的地址入手,從這些地址獲取資訊,相比大海撈針來說效果會好很多。

缺點:無法看到全貌

這些地址可能會幫助使用者更好的瞭解市場中的核心資訊,但是這其中存在著一些風險:單個地址可能並不是某個投資策略的全貌,地址的持有人可能會將所有的策略分散在了很多的地址中。特別是隨著現在 DeFi 棧的不斷完善,這方面的風險和問題會越來越顯著。

比如對於一個頻繁交易的地址而言(透過 Uniswap 之類的 DEX),可能表面上這個地址歷史戰績非常優秀,但其實地址的持有者還有另一個地址進行了不少的對沖操作,比如買賣期權、期貨等衍生品,如果某次交易的現貨產生虧損,另一個地址中的風險對沖就可以起到保護作用。

當 DeFi 協議越來越豐富和完善,未來應該會有更多的風險對沖機制,無論是期權、期貨、保險,甚至是更復雜的或結構化的衍生品,使用者規避風險的方式也會逐漸增加。

所以對於觀察者來說,如果照搬單個地址的所有交易策略,可能會暴露很大的風險,除非能看到交易者倉位的全貌。

Nansen 產品的幾個組成部分

鏈上資料分析的公司有不少,但是其最基礎的步驟就是需要為地址打上「標籤」,當然不同業務型別可能有其特有的分類方式。以及還能提供更詳細的交易資料分析、圖表工具以及其他資料服務。

地址分類、標籤

比如對於以太坊中最常用的區塊瀏覽器 Etherscan 來說,他們給地址打的標籤一般會覆蓋到交易所、部分特殊使用者( 比如 Vitalik Buterin)、特定 DeFi 業務的智慧合約地址等等,因為他們是提供的通用型的區塊資料服務,所以標籤資料量並不大。

還有一個常見的用例是提供合規服務的區塊分析公司,比如 Chainalysis 或 CipherTrace。他們可以為交易所或者金融機構提供反洗錢(AML)相關的業務,所以他們對於地址的分類會更關注這方面,比如可以根據鏈上資料分析某個地址是否與此前標記過的「問題」(黑色產業等)地址有過關聯交易,或者是否有針對資產進行過「去匿名化」的操作(比如使用 Tornado.Cash),當然他們的分析方法遠不止這些簡單的邏輯。

而 Nansen 的分類方式則是幾種方式混合實現的,除了標記出投資機構和 KOL 的地址之外,還會根據演算法方式自動識別的方式為地址打上一些特殊的「分類標籤」,比如可以根據使用者的資金體量和歷史成績打上「Smart Money」(聰明的錢)或「巨鯨」的模糊標籤,雖然並不能得知標籤背後的具體使用者是誰,但是可以用這類標籤標記出使用者畫像。

甚至還有「史詩級 NFT 收藏者」和「重度交易者」這類標籤

Nansen 向鏈聞表示,他們有專職團隊負責地址的標記,主要依賴於三種方法:演算法、人工調查、社羣提交。比如「巨鯨」和「Smart Money」的地址,就可以根據人為設定的一些規則,然後進行判定。每天標記的地址數量為 15 萬至 20 萬個,目前已標記的地址總量為 8500 萬個,所以演算法是其中最主要的方法。

而對於那些特定的地址,Nansen 的團隊就可以根據使用者或機構自己的披露、ENS (有部分使用者會透過以太坊域名系統披露自己的錢包地址資訊),或者結合投資機構的持倉資料進行定位,以鎖定特定地址。

ETH 持倉排行榜,大多已打上標籤

這個牽扯到比較繁瑣和非標準化的部分,但是如果有專人負責這些資訊的收集並加以研究,可以節省使用者許多的時間。畢竟這個市場中的機構、KOL、社羣的數量非常龐大,就算這些是公開資訊,普通使用者也沒這麼多精力和時間能統計完全。

資料分析、聚合儀表盤等工具

針對這些打完標籤的地址,Nansen 就可以利用鏈上資料完全公開的特性,進行進一步的資料追蹤和整理,由於鏈上的代幣、DeFi 業務的數量體量很大,任意組合都能提供各式各樣的儀表盤工具。

最簡單的就是可以關注某些某些專案、代幣的持倉資料,核心參與方有哪些知名的機構,他們近期的增減倉的趨勢等。其實這些在 Etherscan 也能獲取到相關的資料,只是從地址標籤上來說,Nansen 會更加全面。

然後就可以將交易資料進行多次的聚合整理,提供更多高緯度的趨勢資料,比如代幣在不同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交易量資料、平均持倉時間、代幣持有者數量,或者可以交叉對比某兩個代幣持有者的重合度等等。由於鏈上資料的全透明化,其實可以挖掘的點特別多。

Alex Svanevik 表示,這個地址看起來像是 Nexo 的

Nansen 團隊已經為使用者內建了十幾個常見的儀表盤,比如他們稱之為「Token God Mode」(代幣的「上帝模式」)、「Wallet Profiler」(針對某個地址進行分析)、「Stablecoin Master」(針對穩定幣資料的專家模式)、「Smart Money」(聰明的地址都有哪些新的交易趨勢)等,使用者可以從各個維度獲取相應的資料。

其中部分儀表盤功能中還明確寫明該功能處於 Alpha 或 Beta 的開發階段,所以可能會增加或刪除部分功能。當然,這也側面意味著 Nansen 的開發進度很快。

自定義功能

除了內建的這些儀表盤功能外,Nansen 還為使用者開放了一些其他的自定義和定製化的功能,可以進一步擴充套件平臺的工具屬性。

比如說對於一些 Nansen 未能覆蓋到標籤的地址,使用者也能自行分析。比如使用者可以根據自己的來源可以為某些地址打上特定人物的標籤,以此追蹤某些特定地址的資料,該功能將獨立於 Nansen 的公開標籤庫,保持私密。

某使用者在 Nansen 設定的推送機器人

除此之外,Nansen 還提供了自定義的提醒或推送工具,後續也許還會提供 API 接入服務,實現更為複雜的功能。

其他非工具類的增值業務

對於掌握著海量資料的 Nansen 團隊而言,他們不僅可以為機構和專業投資使用者提供工具,他們自己也成立了研究團隊,為更高階的訂閱使用者提供更為深度的解讀服務。

Nansen 表示,一部分內部的分析師專門服務於「Alpha」客戶(他們平臺最高階的使用者等級),提供關於「Smart Money」的每日動向和相關情報,產品名為 Alpha Radar。另外他們還會製作一些公開的研究內容,這也算是對外品牌輸出的一種方式,體現他們的資料分析和研究能力。

比如最近他們就分析了 Uniswap V3 上線後的相關資料,可參考這篇文章:《Uniswap V3 的「鍊金術」:它的興起對 DeFi 市場格局有何影響?》(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996491995061.htm)

另外對於 Alpha 客戶,他們還提供了每週的電話會議以及私密的 Telegram 群組,透過這個方式為高階使用者提供討論、分析的場所。之前聽說有人也是為了加入這些群組和每週的獨家會議而訂閱 Alpha 服務。

多鏈規劃

在與 Nansen 的對話中,我們還聊了聊關於多鏈的話題,因為除了以太坊之外,其他公鏈網路也擁有越來越多的 DeFi 業務,這些資料也可能會是他們使用者的需求。

Nansen 表示,多鏈的支援已經在他們的規劃中了,主要的考量因素是使用者的需求。所以他們最近已經支援了以太坊側鏈 Polygon (原 Matic),接下來的幾周將增加更多功能和資料。

此前 Nansen 還和 Polygon 合作為訂閱使用者空投代幣

另外兩個比較快支援的是 BSC (幣安智慧鏈)和以太坊 Layer2 方案 Optimism,他們目前已接近完成整合這兩個方案的後端,目標是在 6 月就可以實現支援。

Nansen 還在與 Arbitrum 和 StarkWare 團隊討論實現方案,另一個比較受歡迎的高效能公鏈 Solana 也可能很快就會支援。

可見隨著多鏈生態的逐漸起步,Nansen 從資料分析上還有更多值得探索的地方,比如共享一套賬戶體系的以太坊、BSC、HECO 等,同一使用者就會在不同鏈上進行各類交易,最終可能還是需要歸屬到同一個賬戶體系下的,這也就為 Nanasen 增加了更多挑戰。

題外話:隱私技術對資料分析的影響

雖然現在大多數的公鏈網路都還是公開和透明賬本的系統,但是從長期來看,已經有越來越多的隱私相關的技術(混幣池、隱私計算、零知識證明等)在探索和實現,可能會為區塊鏈的世界裡帶來一些隱私和匿名的功能。

這可能就會為 Nanasen 增加資料分析的難度,但是他們對此並不擔心,認為生態中的大部分地址和交易將依舊保持公開,而且從法規角度來看,公司實體很難使用隱私功能。另外對於去中心化的專案而言,可能也會傾向於進行公開的交易,以維持社羣的信任。

不過隨著隱私技術的普及化,應該還是會有不少使用者選擇針對部分資產進行「防追蹤」的交易,特別是「黑色產業」可能會更常使用這些技術。而且對於大部分使用者而言,應該是不希望將自己的資產交易記錄公之於眾的。所以這些因素或許會增加 Nansen 分析資料的難度並降低資料準確度。

但還是有不少使用者願意公開自己交易的,比如說具有影響力的公眾人物或社羣領袖,其中不少人樂意用公開姓名進行交易,畢竟他們的決策也會影響著市場走向,這也算是粉絲經濟和影響力經濟的體現。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