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利歐:我持有一些比特幣,美元重回1971年,現金就是垃圾

買賣虛擬貨幣


近日,達利歐與coindesk首席內容官邁克爾·凱西(michael j.casey)進行了長達一個小時的談話,他在此次對話中表示,在通貨膨脹的情況下,“就個人而言,我寧願擁有比特幣,而不是債券”。

5月24日,被譽為“對沖基金教父”的橋水聯合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創始人瑞-達利歐(ray dalio)對迫在眉睫的全球債務危機深表擔憂,並因此從一度懷疑比特幣的立場轉向了涉足這種加密貨幣。

達利歐表示,美元匯率最近以來的下跌使其處於即將達到1971年的貶值水平的邊緣,其作為世界儲備貨幣的地位正在受到威脅。他認為,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比特幣憑藉其類似黃金的特性,作為一種儲值工具而言看起來越來越有吸引力。達利歐旗下的橋水聯合基金在2021年初管理著1019億美元的資產,是世界上最大的對沖基金。

近日,達利歐與coindesk首席內容官邁克爾·凱西(michael j.casey)進行了長達一個小時的談話,他在此次對話中表示,在通貨膨脹的情況下,“就個人而言,我寧願擁有比特幣,而不是債券”。

現在,他對比特幣的興趣已經不僅僅是假設或學術上的。他在採訪中說道:“我有一些比特幣。”

在達利歐發表這番言論之前,億萬富翁投資者、索羅斯“門徒”斯坦利·德魯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er)也表達了對美元的悲觀情緒,並稱其持有比特幣頭寸。總體而言,傳統金融界已經從忽視或迴避比特幣的立場,轉向了試探性地接受這種加密貨幣,其中有些人希望從加密貨幣的日常波動中獲利,另一些人則是考慮到各國政府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擴大了貨幣供應,因此想要尋求一個避風港來規避通脹。

橋水聯合基金的首席財務官約翰·達爾比(john dalby)最近離開了這家傳奇性的對沖基金,轉投比特幣託管和大宗經紀公司nydig,該公司曾為保險巨頭massmutual購買1億美元加密貨幣的交易提供了便利。

就在去年11月,達利歐還曾對比特幣表示懷疑,但今年則開始表現出改變主意的想法。他在1月份寫道,比特幣及其競爭對手“有可能滿足人們日益增長的對另一種儲值方式的需求”。

儘管如此,在與凱西進行的談話中,達利歐重申了他的一種憂慮,即各國政府出於對比特幣與國家貨幣系統進行競爭的擔心,可能會對其實施打擊。他警告說:“比特幣最大的風險在於它的成功。”

01

債務週期

達利歐回憶稱,在十多年前,也就是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當時比特幣正處於萌芽階段),他開始研究三種曾經或現在的全球儲備貨幣的興衰歷史:荷蘭盾、英鎊和美元。

在達利歐看來,這些儲備貨幣的霸權都經歷了可能會同時發生的三個“週期”:債務和金融資產的產生;“內部凝聚力衝突週期”(也就是隨著貧富差距和價值差距的擴大,加之政治集團的擴大,衝突變得越來越大);以及另一個大國的崛起,從而使得現有的頂級貨幣遭到挑戰。一種全球儲備貨幣能否經受住這種週期的考驗,取決於其背後的經濟實力。

美元目前正處於第一個週期中,“債務和信貸創造了購買力”,達利歐說道。但他警告說,這從短期來看可以起到“促進作用”,但從長期來看則將起到“抑制作用”,因為政府債務最終是必須要償還的。儘管如此,政府還是會發債,只是會變得越來越困難。

“所有這些金融資產都是對實物和服務的對標。”達利歐說道。“當金融資產變得非常龐大,而不再持有這些資產的動機不再存在時,就會出問題了。”

達利歐指出,美國以前也發生過這種情況。在1944年《佈雷頓森林協議》簽署之後,全球匯率與美元掛鉤,而美元又以黃金為後盾。但在20世紀60年代,由於福利計劃的擴大,美國聯邦政府的開支飆升,而與此同時美國當時正在增加國防開支,其結果就是債務的上升最終導致美國耗盡了黃金儲備,從20世紀50年代末的大約20噸減少到1970年的不到10噸。時任美國總統的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感覺到這種情況難以維持下去,於是在1971年讓美國脫離了金本位制。從那時起,美元就一直是一種“法定”貨幣。

他警告說,目前的情況類似於1971年:“當你看著政府預算和展望未來時,就知道我們將需要更多的資金和更多的債務。”

“需要借錢?那就必須得印錢。需要更多的錢?那就得加稅,這就產生了一種動態。現在,我可以繼續講在這個動態中會發生什麼。可能會是資本管制……我痛苦地瞭解到,在1971年時,這導致了股市的上漲,(而在今天則)導致黃金、比特幣和房地產都在上漲,因為美元正在下跌。這就是我們所處的週期的一部分。”達利歐說道。

02

通脹迫在眉睫

圍繞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的一種主要敘事是,它們可以起到對沖通脹的作用,或者至少將可受益於財政和貨幣刺激措施。

隨著世界各國政府繼續努力透過增加支出的方式來避免經濟危機發生,人們對通脹的前景做了很多研究。在截至4月份的12個月裡,美國的年化通脹率高達4.2%,遠高於美聯儲2%的長期目標,但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在2020年4月份時,全球許多經濟體都陷入了停滯。

達利歐稱,通脹有兩種型別:一種是供求關係造成的,也就是勞動力需求較高,而產能較低,從而迫使物價上漲;另一種則是貨幣貶值導致的貨幣通脹。但隨著各國政府向經濟注入大量資金,這兩種通脹型別交織在了一起。

“我們會有大量的需求,因為我們廣泛地向經濟中投入了龐大的現金。”達利歐說道。在貨幣供應增加的同時,由於投資者搶購債券和房地產等其他資產,債券收益率跌至低點。“這就會改變個人手中的現金數量,而且這種情況還會繼續下去,因為現金就是垃圾。我的意思是,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它會導致實際回報變成負值。”

根據達利歐的說法,第二種型別的通脹最終將會佔據主導地位,這可能會利好房地產、股票和加密貨幣等資產,但只是在一定程度上。

“就像債券一樣,隨著價格上漲,其未來的預期回報率就會下降。”他說道。“而隨著回報率越來越接近利率,購買這些東西的動機就會不復存在,那麼麻煩可能就會來了。收緊貨幣政策會變得非常困難,因為整個體系都會散架。”他說道。隨後,央行將不得不更多地印鈔,這最終可能會導致資產名義上仍在增長,實際回報率卻變成負值——就像上個世紀70年代發生過的情況一樣。

03

中立的儲備貨幣

隨著美元可能正走在下坡路上,而另一種貨幣可能正在崛起,比特幣等有著中立地位的加密貨幣有可能會像前幾個世紀裡的黃金一樣發揮作用。

不過,達利歐表示,儘管他認為或許可以將比特幣這種誕生時間最早、規模最大的加密貨幣加入多元化的投資組合,但許多人可能沒有考慮到一些風險。

“我認為,令人擔憂的一件大事是,政府有能力控制幾乎任何一種貨幣,包括比特幣或其他數字貨幣。”他說道。“它們知道自己身處何境,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政府可能會開始擔心人們賣出政府債券,轉而買入比特幣。達利歐指出:“我們在(比特幣)上創造的儲蓄越多,你可能就越會說,‘我寧願要比特幣,也不要債券。’就我個人而言,我寧願要比特幣,而不是債券。這種情況發生得越多,資金就越會進入比特幣市場,而不會進入信貸市場,然後(各國政府)就會失去對比特幣的控制。”

這種情況可能會導致政府對比特幣持有者發起打擊。

達利歐說,一個指標是比特幣與黃金的相對價值。他估計,不包括政府儲備和珠寶用途在內,黃金的總價值目前約為5萬億美元,大約是比特幣的5倍。

有一種方案可以克服債務不斷上升所帶來的問題,那就是提高生產率。雖然就這一點而言,現在比以前更難加以衡量,但這將取決於技術的發展,他說道。

“世界將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發生變化。”達利歐說道。“誰能贏得技術競賽,誰就能贏得一切,無論是經濟上還是軍事上。這就是未來五年的局面。”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