鏈上世界,面向未來的 DAO 治理

撰文 | nestfans.知魚
出品 | nest愛好者(nestfans.com)

引言:我們生活的物理世界各類治理,通常是由一箇中心或者多箇中心決定的,在現實世界的治理規則中,是有嚴格的等級制度,層級分明,當比特幣誕生髮展至今,衍生出來的一系列生態,我們才開始有了一個新的思路——人可參與的協作系統。

dao 最早是從以太坊網路中提煉出來的。在兩年前 ic0 風靡之際,人們從以太坊網路中構想出來了一個新型的社會組織形態,透過以太坊的智慧合約,人人可以在以太坊網路上籌集資金髮行 token,持有 token 的參與者便可治理這個專案,無需許可,人人平等,程式碼即法律。

這是 dao 治理思想的萌芽,很顯然,這並不成熟。當初的構建大多也是失敗的實驗,經過兩年的摸索與探究,不斷的實踐總結,這種新型的社會組織形式,也逐步提煉的更加準確。

dao 治理的概念

dao 是英文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 的縮寫,是基於區塊鏈核心思想理念,由達成同一個共識的群體自發產生的共創、共建、共治、共享的協同行為,衍生出來的一種組織形態。dao 是區塊鏈解決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問題之後的附屬產物,是人類協作史上的一次革命性的進化,其本質是區塊鏈技術應用的一種形式。
 
事實上,比特幣作為第一個去中心化的分散式協議,被廣泛認為是第一個完整的 dao。dao 需要初始程式設計,但規則一旦建立,它們就會自動工作,並繼續在不受外部來源干擾的情況下履行其職能。

dao 的理想國

凱文·凱利在《失控》一書中解釋了分散式網路的特性:沒有強制性的中心控制;次級單位具有自治的性質;次級單位之間彼此高度連線;點對點間的影響透過網路形成了非線性因果關係。我們從中可以領會到的就是弱控制、分中心、自治機制、網路架構和耦合連線等等與工業社會完全不同的資訊社會時代的新型的社會結構、商業模式、人際關係,這是對區塊鏈協議精準的提煉。
 
在設計一個 dao 的執行機制時,需要考慮和分析的因素有很多,其需具有能與陌生人達成共識的組織目標和組織文化(組織的使命、願景、價值觀),具備能與陌生人達成共識的包含創立、治理、激勵等內容的規則體系,且此規則透過區塊鏈技術置於鏈上,還要能與所有參與者形成利益關聯的 token 來實現全員激勵。
 
在一個理想狀態的 dao 系統中,管理是程式碼化、程式化且自動化的。“程式碼即法律”(code is law),組織不再是金字塔式而是分散式,權力不再是中心化而是去中心化,管理不再是科層制而是社羣自治,組織執行不再需要公司而是由高度自治的社羣所替代。
 
遵循平等、自願、互惠、互利的原則,由彼此的資源稟賦、互補優勢和利益共贏所驅動。每個組織節點都將根據自己的資源優勢和才能資質,在通證的激勵機制的作用下有效協作,從而產生強大的協同效應。
 
這是一個烏托邦式的理想願景。

dao 的探索要面對現實
 
dao 治理顯然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裡面參雜的這些各類人性的博弈、社會形態的博弈、利益的博弈等等,為統一的目標最終達到均衡,真正實施起來,難度巨大。

dao 不是一個簡簡單單少數服從多數的投票系統,當想要改變達到某一標準時,很少有參與其中的普通人群,智慧依舊停留在少數的大腦,《烏合之眾》裡有一個概念叫“群體無意識”,一個有組織力的人很容易煽動一群人,wsb 事件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這是現實,人人都作為真正的決策者是幾乎不可能實現的。然而,這種情況同時又會出現一種人性的反叛,尤其是在當前的環境中,人們對精英階層的“仇視”,更容易引發某種混亂,體現在治理上就會很難完成。實際上,真正願意考慮協議發展的人只有很少一部分,當然這部分人也是核心利益相關者。

目前為止,區塊鏈關於 dao 治理的探索,還沒有出現一個較好的解決方案,以太坊社羣有一個叫做 snapshot 的治理工具,是當前大多數應用的選擇。它提供了一個公開、透明的治理空間,透過錢包的簽名,將資訊上傳到 ipfs 地址中,不經過以太坊主網,沒有 gas 消耗。之所以能成為大多數的選擇,是因為那一小部分的創新發展人群都集結在了以太坊上。後面的文章,我們會對此進行詳細闡述。

現實狀況是殘酷的,但也是必然的,面對如此巨集大的分散式願景,一種新型的社會組織形態的革命,我們必須要用發展的眼光來看待這一意識形態,才能做出更具象的提煉以及更深刻的探索。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