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賺3億的“挖礦”生意,要涼了?

買賣虛擬貨幣

原創| 深燃(shenrancaijing)

作者 | 周繼鳳

編輯 | 黎明

“我們準備跑了,出海去中東。”王浩對深燃說。

王浩是四川的一個“礦場”場主,他說的“跑”,是指把挖比特幣的礦機和裝置全部搬到國外去。

5月21日,國務院金融委召開第五十一次會議,明確“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堅決防範個體風險向社會領域傳遞”。

洶湧而來的監管力度,席捲了整個加密貨幣圈,作為加密貨幣產業鏈頂端的群體——礦工以及礦場場主開始惴惴不安,如坐針氈。

五天後,政策果然隨之而來。5月26日,內蒙古自治區出臺打擊懲戒虛擬貨幣“挖礦”行為八項措施,開始嚴令叫停虛擬貨幣“挖礦”。

隨後,另一挖礦大省四川省也開始行動起來。5月27日,國家能源局四川監管辦公室釋出關於召開虛擬貨幣“挖礦”有關情況調研座談會的通知。國網四川省電力公司、四川省能源投資集團需要分別彙報各自供區內虛擬貨幣“挖礦”有關情況及相關建議、關停虛擬貨幣“挖礦”對今年四川棄水電量的影響分析。

四川省的靴子還沒落地,已經有不少人慌了。一位小型礦場場主對深燃說到:“我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現在一切工作都停滯,在等政策的具體實施。”

過去一年,虛擬貨幣市場迎來牛市,“挖礦”熱潮也隨之爆發。而四川、內蒙古、雲南等地因能源豐富且廉價,吸引不少“礦場”入駐。

某種程度上來說,相比於在二級市場追漲殺跌,挖礦是一門“躺贏”的暴利生意。Crypto analytics和鏈上市場分析公司Glassnode的資料顯示,隨著機構資金持續湧入市場,購買比特幣的需求大幅上升,比特幣礦工們在今年3月份平均每天賺約5000萬美元(約3億元人民幣),是去年的4倍左右。

但是,挖礦也需要消耗巨大的能源,不僅無益於當地的經濟發展,且會帶來巨大的生態負擔。

據劍橋大學研究資料顯示,全球比特幣挖礦的年耗電量大約為121.36太瓦時,相當於滿足劍橋大學744年的能源需求。

在國務院金融委表態將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後,包括火幣商城(Huobi Mall)和萊位元礦池(BTC.TOP)等在內的挖礦機運營商已經決定暫停中國的挖礦業務。各地地方政府也開始重拳出擊挖礦生意,不少礦工感嘆:好日子沒過多久,“礦難”就開始了。

01

監管之下,礦機“連夜出海”

所謂挖礦,其實是幣圈的行話。為什麼要挖礦?為什麼虛擬貨幣需要挖?要解釋清楚這些問題,需要追溯到比特幣的發明者中本聰那裡。

對於金融交易來說,最重要的一個環節其實就是記賬。相當於得知道我自己付了多少錢,還剩多少錢。但是如今的記賬系統是中心化的,銀行來負責記錄這些東西。而中本聰則設計了一個去中心化的交易記賬系統,使得線上支付能夠直接由一方發起並支付給另外一方,中間不需要透過任何的金融機構。

為了支援和維護這一系統, 中本聰又設計了激勵機制。它需要全球所有的比特幣產出者用自己手中的電腦下載軟體,透過特定的演算法去解答一個非常難的數學題,誰先解答成功誰就能獲得這個區塊的記賬權,並獲得該區塊內的比特幣獎勵。

因而,這種獲得比特幣的方法,被稱作“挖礦”,而產出者也被叫作“礦工”,挖礦的電腦也自然而然地被叫作“礦機”。

而比特幣的數量是有限的,初期,虛擬貨幣很容易挖到,越到後期,挖礦就越難。

原先,自己在家買個礦機搞點兒顯示卡就能挖礦造富,但是現在,個人挖礦已經變得相當艱難。在這場挖礦遊戲中,如今的比特幣挖礦模式已經高度集中,人們開始集中購買巨型礦機,在電力豐富的區域建立礦場大規模挖礦。

在全球的挖礦算力中,中國礦工是最拼命的。劍橋大學新興金融中心(CCAF)去年釋出的一項資料顯示,中國礦工的挖礦算力佔到全球總挖礦算力的65.08%。並且由於內蒙古、四川等省市的電力資源充沛且便宜,眾多“礦場”場主都把礦場的選址安排在了這些地方。

但在另一方面,礦越難挖,耗電量也就越大。劍橋大學比特幣耗電量指數的最新資料顯示,比特幣挖礦每年耗電量預計為133.68太瓦時(1太瓦時為10億度電)。這一數字已經超過瑞典一年的耗電量,位居全球各國耗電量的第27位。

根據新華社的統計,一些“礦場”一天就耗電上百萬度;西部某省一家“礦場”一個月能“吃掉”4500萬度電;西南某地的“礦場”一年耗電量相當於三個市一年耗電總量。

挖礦耗電量巨大,對當地的能源供應帶來了壓力。對於挖礦,究竟是新產物還是落後產能一直存在爭議。但是到了今年,政策的導向已經非常明確了,中國的監管層明確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

政策開始逐漸收緊,幣圈人心惶惶。

部分省市限制加密貨幣交易和挖礦的行動,加劇了加密貨幣的價格下跌。已經從今年創紀錄高位大幅跌落的比特幣和其他數字貨幣,最近再次遭到猛烈拋售。

“從目前來看,很明顯,高耗能的比特幣礦機肯定沒辦法在國內生存下去,或許只有部分沒有連上國家電網的小礦場才能生存下去。”王浩在觀察了最近的政策之後,決定把礦機連夜出海搬往中東。

王浩的預判是,國內節能減排碳中和是趨勢,所以未來肯定會有一波出海潮。“大家出海的去處也大多是一些資源豐富的地區比如中亞、中東。但是國外的治安問題、政治問題都是在出海中比較大的風險,並且出海還需要特別靠譜的關係。”

如今,一些大型的挖礦公司已經開始尋求海外挖礦了。比如深圳的挖礦公司位元礦業最近發公告表示,擬投入超2500萬美元與位元小鹿全資子公司在美國建設虛擬幣礦場,除此之外,擬投入逾900萬美元與一家哈薩克公司在當地共建礦場。

而賣礦機的老秦現在不知所措。今年年初,他看到加密貨幣的行情好,和幾個朋友一起在四川搞了一個小型礦場。“地址選好了,三十多個政策審批也已經辦完了。結果現在限電,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02

挖礦生意有多瘋狂?即便是高壓的挖礦政策擺在那裡,依舊擋不住礦工們挖礦的熱情。

光大證券指出,從2020年開始,挖礦行業每年有望新增收入約180億美金。高額的利潤吸引著無數渴望暴富的人加入這場淘金狂潮中。

事實上,從去年年末到今年5月以來,加密貨幣市場迎來牛市。而幣價的高漲,也讓沉寂了很久的挖礦生意,再次爆火了起來。這波挖礦潮,就如同19世紀的淘金潮般狂熱,對於礦工來說,這是一個難以抵抗的牛市。因為這意味著幣價遠遠高於挖礦的成本。

只要礦機開機,自己就能躺著賺錢。一位礦工對深燃說,“目前挖礦每月除去電費和礦機費用,折算下來平均一個月能盈利1.8萬元。”

王浩也給深燃算了一筆賬,挖礦的利潤=生產的比特幣×幣價-礦機成本-電費-維護費及人工成本-礦場折舊費。“目前國外挖比特幣,挖一枚比特幣的成本和費用是一萬美金左右,今年比特幣的價格一度高到6萬美金,現在儘管回落到了3.7萬美金左右,但是依然有可觀的利潤。”

挖礦熱潮顯著地拉高了市場對於礦機的需求。隨之而來的是礦機價格的瘋漲。比如2020年2月位元大陸發行最新旗艦機型S19PRO,從最初的1.5萬元/臺一路高漲,前段時間已經達到了6萬元/臺。

中國礦機生產商如位元大陸、微位元、嘉楠科技等公司所生產的礦機備受青睞。礦機廠商的訂單甚至排到了一年以後。以礦機廠商嘉楠科技為例,,今年一季度業績營收暴漲了488%。

行情水漲船高,一些中間商也賺得盆滿缽滿。老秦除了挖礦之外,還售賣礦機。前段時間,尤其是五月份,每天都有幾十甚至上百個客戶來諮詢礦機的情況。

隨著比特幣挖礦的難度增加,越來越多的人把目光瞄準了其他幣種,比如以太幣、奇亞幣、萊特幣等等。

由於比特幣演算法是完全開源的,因此在中本聰開創了去中心化加密貨幣概念之後,又出現了以太幣、萊特幣等其他進一步完善最佳化的虛擬貨幣系統。這些虛擬貨幣都是透過類似比特幣的方式發行的。世界各地的礦工都可以奉獻自身算力“挖礦”,在此過程中,作為回報,礦工可以獲得新生成區塊產生的虛擬貨幣以及一定比例的交易手續費。

老秦解釋道:“現在挖礦有三種形式,一種是比特幣,需要有晶片,晶片挖礦耗電量比較大。以太幣則一般需要有顯示卡,能耗相對比較低,還有一種幣是需要硬碟來挖礦,比如奇亞幣,用硬碟挖礦所耗費的電量比較少。而一些只需要硬碟的,因為耗電量不是很多,所以很適合在家自己買機器挖。”

這也就導致,不止是礦機,其他一些相應的硬體也價格大漲。

比如目前市面上流通的以太坊礦機,主流是顯示卡礦機,核心部件是以AMD和英偉達為主要來源的獨立顯示卡,一臺礦機至少需要6-8張顯示卡。這波挖礦潮中,礦場老闆瘋狂掃貨,導致顯示卡一卡難求,價格一度翻了兩三倍不說,二手顯示卡甚至被炒出了天價。

而和比特幣需要用顯示卡提供算力進行挖掘不同,奇亞幣需要普通使用者利用和擴大自己的儲存空間,從而贏得獎勵。所以硬碟就變得很重要。大容量硬碟也一度被搶購一空,全網價格暴漲。

03

誰能真正掙到錢?

某種程度上來說,挖礦是新型造富方式,甚至是比炒幣更穩健的投資方式。

以比特幣為例,2009年剛發售的時候,價格還不到1美分,到了2021年3月份比特幣已經突破了6萬美元大關,儘管最近回落到將近4萬美元,但也依舊暴漲了幾千倍。

但是,真正暴富的人不多。用老秦的話說,其實你“拿不住”。幣圈的價格波動極大,有可能短短一個月的時間收益達到幾十倍,隨後一兩天就又跌了回去。很少有人能夠克服貪慾不追漲殺跌。而且,一旦加了槓桿,如果虧損金額超過押金,那麼就會被強制全部賣出,最後血本無歸。

但是挖礦不同,只要幣價不是跌得太慘以至於擊穿成本,那麼挖礦總是有收益的。而且挖礦的時間長,一臺礦機總能經歷幾輪牛市。

老秦給深燃算了一筆賬。他現在在挖奇亞幣,奇亞幣一臺礦機差不多是45萬元,一臺礦機每小時耗費五度電,一天也就50塊錢。即便是最近幣價下跌了,但是一臺礦機依舊一天能挖大概價值522美金的奇亞幣,相當於一天就能賺3000多塊錢,回本很快。

但是,現在的挖礦圈子裡,進入的門檻越來越高,散戶越來越不好混。

影響挖礦利潤有幾個因素:裝置成本、裝置的計算力、幣種價格和電費。相對而言,如今個人挖礦尤其是挖比特幣、以太幣這種需要大額電能的幣種,其實承擔的風險更高。

長期觀察加密貨幣的業內人士皮克斯指出,首先是因為個人挖礦拿不到很便宜的電費,第二是沒有那麼多時間精力去維修和管理礦機,這也就導致個人花費的電費和維護成本比較高,所以回本就比較慢。

“而幣圈的價格波動很大,有可能你還沒回本,幣價已經下跌了,這個時候開機就是虧損的。但是礦場場主的礦機算力更高,拿電的成本也低,可能四五個月就回本了。”

在這個圈子裡,礦場場主是最賺錢的。目前礦場的賺錢模式有兩種,一種是自己挖礦賺錢,一種是接受託管。相當於有人將礦機託管給礦場,而礦場負責提供算力和後期機器維護。

老秦指出,如果是託管的話,大多數是賺的電錢。“其實礦場場主在內蒙等地能拿到非常便宜的電價,一度電可能也就一毛左右,但是對外可能要收兩三毛錢。一個礦場按每小時最大供應量一萬度來算,相當於每小時就能掙一千塊左右,所以對於礦場場主來說,除非遇到極端情況(比如2020年3月12日,比特幣在短短20小時內從8000美元暴跌到3800美元,相當於擊穿了成本),開礦場算是旱澇保收的事兒。”

當然,除了賺點錢外,有些礦場還會剋扣挖出來的加密幣。“比如產出1萬塊錢的幣,礦場有可能會扣個百分之三十四十,偷偷扣下去。畢竟相比於挖礦的收益,單純賺電錢也有點兒少。”王浩透露。

即便是託管業務,只買一兩個礦機的散戶也是不受歡迎的,相反越來越多的礦場願意託管上市公司、行業巨頭的礦機。“我現在就不接純粹的散戶。”王浩說到:“散戶投資一百萬也不過十多臺礦機而已,管理起來麻煩,風險還大。”

不過東方不亮西方亮。另一種挖礦方式——Defi挖礦又在散戶中流行起來。

DeFi的流動性挖礦,主要是發生在以太坊的區塊鏈上,是指透過使用DeFi類產品,按要求存入或者借出指定的加密貨幣資產,為資金池提供流動性,而獲取獎勵的過程。類似於我們把錢存入銀行獲得利息一樣,只不過Defi挖礦需要儲存的是幣,而獲得利息的也是幣。

相比於傳統挖礦投入礦機來說,DeFi挖礦的成本極低。“挖礦太貴了,Defi反而是個新的出路。”一位投資了狗狗幣的90後,在意識到實體挖礦的成本後,迅速把目光轉向了Defi挖礦。

但是,挖礦耗費鉅額的電量,卻沒產出什麼實際價值。不止如此,隨著這輪牛市出現,幣圈亂象越來越多。比如非法從事比特幣投機交易,或打著“數字貨幣”幌子進行非法代幣發行融資、非法傳銷活動。

“而大量資金流入到比特幣交易中,還會削弱對實體經濟的支援,有可能造成金融風險。”一位業內人士指出。

正如新華社發文所言,若只把比特幣等虛擬貨幣作為虛擬商品買賣,普通民眾在自擔風險的前提下,有參與交易的自由。但如果把虛擬貨幣包裝成“一本萬利”的投機炒作標的,吸引投資者湧向交易平臺,就必須紮緊制度的籬笆、維護百姓的利益。

這輪監管,相當於為爆火的加密貨幣市場踩了剎車,繫了安全帶。

*文中配圖均來源於Pexels。應受訪者要求,文中王浩、老秦、皮克斯為化名。

-END-

【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其內容與觀點不代表Unitimes立場。本微信平臺出現的圖片均在網際網路收集而來,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若版權者認為其作品不宜供大家瀏覽或不應無償使用,請新增微信unitimes2018聯絡我們,本平臺將立即更正。】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