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ther 會成為比特幣的新泡沫嗎?

作者| Amy Castor

譯者 | 核子可樂

比特幣價位再度高企,動力究竟從何而來?

與 2017 年時的泡沫期一樣,最近比特幣價格又在一路上漲。截至上週三早,比特幣價格再次突破 18000 美元。這也是自 2017 年 12 月(單價突破 20000 美元)以來,比特幣達到的歷史第二高價位。

但大家應該還記得,2018 年加密貨幣市場大跌,散戶們賠得傾家蕩產。而這一次,我們希望再次揭開比特幣最新價格走勢的神秘面紗。

目前講得通的影響因素確實不少——包括 Tether、PayPal 對比特幣的支援,以及中國對於場外交易的有力打擊等等。但在具體討論之前,我們先來重申決定比特幣價格的要素,或者說其價值的基本來源。

比特幣礦工是指透過“開採”區塊鏈上的下一個交易區塊以保護比特幣網路的參與者,他們需要出售自己新創造出的比特幣才能換回真金白銀,用以支付自己為了採礦而付出的高額電費。

每一天,比特幣生態系統的兌現總金額約為 800 萬到 1000 萬美元。因此,為了保證大多數礦工能夠獲利,比特幣自然需要相應調整定價。如果價格與投入不匹配,相當一部分礦工會立即選擇退出,並導致比特幣的整體網路面臨巨大風險。正是憑藉著礦工的總體滿意度,目前比特幣的總市值已經高達 3450 億美元。

現在讓我們回到 5 月 11 日,這個對比特幣無比重要的日子,比特幣“減半”將正式觸發,意味著開採新區塊的獎勵被削減為原本的一半。根據規劃,比特幣網路每四年進行一次採礦收益減半。

在 5 月 11 日之前,全球礦工每天能夠以獎勵的形式收取 1800 枚比特幣,而每枚比特幣的兌換價格為 5000 美元。但在減半之後,網路每天將只生成 900 個新增比特幣,這時候礦工們就會至少以 10000 美元的價格出售這些珍貴的加密貨幣。

但麻煩總是不期而至。今年 2 月到 3 月的時候,全球受到首波疫情危機的困擾,比特幣的價格縮水達一半,跌至 5000 美元左右——只能勉強支付減半之後的採礦能源成本。礦工們開始糾結了,到底該如何經營下去?誰來保證他們的正常利潤?那時,以 Tether(釋出與美元掛鉤的同名穩定幣)為代表的企業開始快速湧現,其貨幣發行量也達到成立 5 年以來的最高點。

Tether 幣可以說是非銀行加密貨幣交易所的主要流動資金來源,而這類交易所在比特幣交易領域佔據巨大份額。目前,加密貨幣市場上的流動 Tether 幣總值約 180 億美元,而且幾乎沒人能夠真正說清到底是什麼東西在支撐它的價值。

由於 Tether 幣缺乏透明性,未能提供長期以來所承諾的審計結果,而紐約總檢察長正在與加密貨幣交易所 Bitfinex 一起對 Tether 開展欺詐調查,因此比較靠譜的猜測就是——它的價值本來就是虛的。很多人直接懷疑 Tether 根本就是一場騙局。

(Tether 最初承諾作為借條使用,即一枚 Tether 幣代表著一定數額的可贖回美元。但在此之後,這家於英屬維爾京群島註冊的公司開始大量發行 Tether 幣,而且似乎沒人真正贖回過與之對應的美元。唯一的例外就是 2018 年 10 月,Tether 從其支付處理商 Crypto Capital 手中收回了 8.5 億美元,並銷燬了對應的 5 億枚 Tether 幣。)

根據 Nomics 釋出的資料,從 2020 年年初開始,流通中的 Tether 幣總值僅為 43 億美元。今年前三個月,這一數字始終保持穩定。但從 3 月 18 日開始,即比特幣價格跌破 5000 美元的短短五天之後,Tether 的發貨機器開始全力啟動。

比特幣價格與美元穩定幣供應。

今年 3 月,Tether 發行了價值 19 億美元的 Tether;4 月又額外推出了價值 15 億美元的 Tether。這可以算是加密貨幣自己的經濟刺激計劃。於是在今年減半事件期間,比特幣的價格一路飆升至 10000 美元。然而,Tether 的發貨行為仍然一刻不停,導致比特幣價格飛漲,並給持倉者們提供了良好的兌現機會。

今年 5、6、7 三個月,Tether 發行了總值達 60 億美元的 Tether 幣。到 8 月,當比特幣價格達到 12000 美元高位時,Tether 幣再度增發 25 億美元。而在 9 月比特幣跌至 10000 美元時,Tether 再度注入 20 億美元。儘管如此,比特幣再也無力重新返回 12000 美元價位,開始長期徘徊在 10000 美元區間中。

接下來是今年 10 月,就在美國檢察官對於塞席爾註冊、地處香港的比特幣衍生品交易所 BitMEX 創始人有違準備金承諾與反洗錢義務之後,比特幣的價格又開始一路高漲。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Tether 迎來井噴

有一種理論認為,不斷增發的 Tether 被持續用於購買比特幣。而旺盛的市場需求總會抬高價格——即使這一切的根源只是種沒有真實價值的“假錢”。

而且與 2017 年的情況不同,拉高比特幣價格需要比之前更強的力量。(截至 2017 年底,在比特幣泡沫全面破滅之前,市場上流通的 Tether 幣總值僅為 13 億美元,遠低於目前的水平。)比特幣懷疑令者、伯克利大學國際計算機研究所研究員 Nicholas Weaver 堅信,比特幣這一波價格波動絕對是人為造成的。

他表示,“目前增發的 Tether 完全可以解釋這波價格上漲,因為其遠遠超過了購入所有新增比特幣的總金額。如果一切自然發生,那麼非欺詐性穩定幣的未償數量至少應該出現顯著增加。”

換句話說,如果 Tether 真有美元與之掛鉤,受監管穩定幣的市場需求應該也會與 Tether 保持一致。但事實並非如此,目前只有 Circle 的 USDC 一種穩定幣迎來了大幅增長,而且增長幅度也遠遠不能與 Tether 幣相提並論。而且,USDC 的增長主要源自去中心化金融(DeFi)市場的快速擴大。

巴西坎皮納斯州立大學電腦科學教授 Horge Stolfi 於 2016 年致信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強調了發行比特幣 ETF 的風險。

他提到,“只要仍然可以用假錢購買比特幣,比特幣的價格就完全可以提高到任何水平,藉此換取礦工們的繼續參與。”他還在 Twitter 帖子中提到,比特幣的價格越高,真實貨幣從系統中流出的速度就越快——因為礦工們會更願意把所有新增比特幣都用來換取現金。將比特幣的當前價格 18600 美元乘以 900,就會意識到日均交易額近 1700 萬美元。他表示,投資者永遠無法收回這筆錢。

來自 4Chan 前身網站 Something Awful 的 Klyith(暱稱)用這樣的方式解釋了 Tether 幣的伎倆:“來了一大幫小精靈,開始用童話般憑空產生的黃金席捲紙幣市場,將價格推向了驚人的高度。但是,當任何參與者打算在其他城鎮用金子買東西或者交稅時,它們又會瞬間變成毫無價值的石頭。”

“最要命的是,小精靈們能夠一眼分辨出哪些是真金、哪些是人為製造出來的假錢,而最終受傷的只會是辛苦勞作的農夫。而且如果不採取行動,整個城鎮中的真金都會被他們洗劫一空。換作是你,你打算怎麼辦?”

當然,除了興風作浪的 Tether 之外,人們也把另外兩個事件與本輪比特幣價格暴漲聯絡了起來。媒體顯然也更關注這兩個故事。

PayPal 支援比特幣支付

作為全球最大的企業之一,PayPal 正在積極推廣加密貨幣,並給比特幣投資者們一種安全的心理依託。畢竟如果比特幣真是單純的龐氏騙局,這樣一家聲名顯赫且受人尊敬的公司為什麼願意接受?此外,MicroStrategy、Square、富達投資以及墨西哥第三大富豪 Ricardo Salinas Pliego 都表示願意在網際網路上接受比特幣支付。

今年 10 月 21 日,PayPal 公佈了一項新服務,允許使用者以現金買賣加密貨幣。11 月 12 日,該服務對美國客戶正式開放,他們現在可以透過 PayPal 錢包買賣比特幣、Bitcoin Cash、以太幣以及萊特幣。

如果你是 PayPal 使用者,而且完成了必要的身份驗證,那麼再也不用額外的麻煩操作——從現在起,你已經是一位合格的加密貨幣交易者了。

當然,PayPal 錢包不像交易所那麼靈活。大家無法像在交易所中那樣輕鬆完成加密貨幣轉賬。但大家至少可以使用加密貨幣向 PayPal 上的 2600 萬商家支付貨款——唯一的區別在於他們最終收到的仍然是現金。另外,相關交易需要高昂的手續費,例如 100 美元以下的商品需要支付 2.3% 的費用。從這個角度來看,使用者實際上是在與 PayPal 對賭,賭的就是比特幣價格還將繼續上漲。

Stolfi 在 Twitter 上將 PayPal 的行為描述為“元賭場,大家在為某種包含隨機變數值的特殊內部晶片押下重注。”

另一種更廣泛的觀點在於,PayPal 是在強行拉那些不太瞭解加密貨幣實際運作方式、或者不太瞭解 Tether 及其對加密貨幣所構成的風險的人們入坑。一旦政府當局決定逮捕 Tether 的運營商並凍結其資產(類似於 2013 年 Liberty Reserve 發生的情況),則可能導致比特幣價格暴跌。

也許有些朋友仍然覺得 Tether 對比特幣的價格影響不大。這裡我們不妨回想一下 Tether/Bitfinex 首席財務官 Giancarlo Devasini 在 2019 年面對紐約州總檢察長時做出的證言,“我要強調一點,這一切對於整個加密貨幣社羣都是極其危險的。一旦 Tether 不復存在,那麼比特幣的價格很可能跌至 1000 美元以下。”

PayPal 本月的交易額已經達到全球主要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在美國的分支機構 Binance.US 交易量的 85%。雖然 Binance.US 本身的絕對交易量並不算大,但其中已經隱隱表現出新的市場發展方向。

有觀點認為,PayPal 進軍加密貨幣市場代表著比特幣已經被“宣判了死刑”。而 Tether 以及支援 Tether 幣的交易所則在努力提高比特幣的價格,希望在交易過程中吸引儘可能多的現金湧入現有體系。

Paypal 的舉動代表著加密貨幣的死刑。人們只需要在 PayPal 上直接“購買比特幣”,而不必把指令傳送至交易所以及 Tether。整個過程得到了極大簡化。

正因為如此,在 PayPal 真正統領一切之前,各方必須再來一場臨死之前的狂歡,儘可能利用人們的焦慮情緒再割一波韭菜。

— Trolly McTrollface (@Tr0llyTr0llFace) 2020 年 11 月 18 日

中國大力打擊場外交易

根據相關訊息,來自中國的比特幣礦工在場外交易平臺上出售比特幣的門檻正在不斷提高。

自三年之前中國明令禁止加密貨幣交易所以來,OTC 交易所(即買賣雙方可以直接在此進行交易)已經成為中國民眾參與加密貨幣交易的便捷方式。來自中國的眾多比特幣礦工,自然也選擇這種方式出售自己的比特幣資產。

最近,為了打擊網際網路博彩並遏制資本外流,中國當局開始打擊場外交易活動。如果當局確定您的交易物件存在洗錢意圖,則您的銀行賬戶有可能被立即凍結。結果就更,礦工們不得不採取更多預防措施,關儘可能降低套現頻率。

有人猜測,這會導致比特幣礦工難以脫手自己的比特幣,並導致出現流動性危機。換句話說,購買者能夠獲取的比特幣更少,從而變相帶動了市場需求。

但 ICSI 的 Weaver 警告稱,目前對於比特幣價格的一切理性解釋都是白費力氣。他強調,“市場已經瘋了,不要跟瘋子講邏輯。”

他還強調,在純粹理性的世界中,如果其他市場既高效雙誠實,那麼關閉 OTC 交易平臺不會對比特幣價格產生任何影響。他表示,這類場外交易平臺代表的實際是礦工的支付能力,而中國的礦工們希望藉此把比特幣兌換成現金再轉換到海外,藉此逃避資本管制。他還補充道,可以預見,如果中國繼續對場外交易平臺施以打擊,那麼場外交易渠道上流通的比特幣也將減少,並繼續推高比特幣價格。唯一的出路,就是礦工們轉而選擇相對正規的銀行類交易所。但他反問,“這同樣沒有任何意義。現在還剩下幾家銀行型別的交易所?”

而就在此時此刻,Tether 仍然活著,而且活得很好、很滋潤。

原文連結:

https://amycastor.com/2020/11/21/are-pixie-fairies-behind-bitcoins-latest-bubble/

本文謹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區塊鏈前哨立場,也不代表任何投資建議。市場有風險,投資須謹慎。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