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當前的語境下理解“元宇宙”?

買賣虛擬貨幣

在市場下行的今天,元宇宙和NFT的結合依然保持著極高的熱度。其中人們對於元宇宙的好奇心和追捧不亞於2017年市場對於區塊鏈和Token的關注。不同於以往的是,元宇宙可能是為數不多圈內圈外達成共識的方向,元宇宙並不是由NFT或者區塊鏈的從業者提出,今年大火的遊戲原神、騰訊提出的全真網際網路以及早先時間裡學術界提出的數字孿生體都是元宇宙的另一種存在或者解釋。那麼一個早在1992年就被描繪出來的事物,為何在今天又被市場所追捧,而且在NFT和區塊鏈的圈子裡被寄予厚望呢?

巨頭下場元宇宙賽道

近期Facebook創始人的採訪中,扎克伯格表示,未來五年將把公司轉型為元宇宙公司,並且現在公司內部已經啟動了這項工程。據其介紹,元宇宙最難也是最有趣的一點是如何將大量差異化的事物整合到一起,並且能夠無障礙地在元宇宙的空間內互動和溝通,匯聚成一個更大的創想。關於元宇宙的建設和實現並沒有一個清晰的線索,Facebook可能出臺很多措施,這些數量龐大的措施看似會很繁雜,涉及極為廣泛,但所有一切的總體目標是讓元宇宙成為現實,最終所要構建的是讓人們可以置身其中的網際網路。

1992年,尼爾 • 斯蒂芬森在其發表的《雪崩》提出了一個名為“超元域”的空間概念,即機器把影象投射到人類的顯示終端上,聲音被耳機和音響等發聲裝置輸送到人耳中,這個虛構的空間就叫做“超元域”。在超元域中,每個人都是一個“軟體”,或者說是一段程式,作為人類在超元域中活動的綜合體,這聽起來會有點像駭客帝國裡的世界觀設定。2021年3月10號遊戲公司Roblox上市的招股書中首次提到了“Metaverse”這個詞,被翻譯成為元宇宙,這也讓資本和市場看到了Metaverse的想象空間。

再回到Facebook,從此前的Libra到現在的元宇宙,擁有27億使用者的Facebook野心可見一斑。它的元宇宙將是一個囊括整個地球的超級元宇宙,也只有這樣,才能達成全員“置身其中”的平行宇宙目標。那扎克伯格公司在做什麼?據其介紹,Facebook正試圖透過該公司生產Quest頭戴裝置的Oculus部門打造這樣的一個元宇宙。顯然,該頭戴裝置並沒有顛覆性的創新,只能是作為技術集的硬體“盒子”。

事實上,諸如Facebook、微軟、蘋果、NVIDIA、EAROBLOX這些公司目前分別從計算平臺、終端、內容生產以及工具和生產平臺等不同角度參與到元宇宙這個賽道中來。Facebook和國內的騰訊一樣,手握大量的使用者和社交關係網路,但是他們卻可能並不是最直接的元宇宙入口。所以各個巨頭一方面強化自己在元宇宙賽道中優勢方向,另一方面讓自己的投資版圖伸的儘可能地遠,但是我們很懷疑能有一家企業或者平臺或者組織能夠吞得下一個元宇宙的業務麼?

知名VC Matthew Ball曾經試圖解釋元宇宙的真正含義:它表示在元宇宙裡,將有一個始終線上的實時世界,有無限量的人們可以同時參與其中。它將有完整執行的經濟、跨越實體和數字世界。提供前所未有的互操作性,資料、數字物品、內容以及IP都可以在元宇宙行得通,很多人、很多公司都會創作內容、商店以及體驗,來讓它更繁榮,元宇宙不會是單一公司運營,而會由眾多不同的參與方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去運營。如果按擁有27億網民體量的小扎所想,它既沒有提出顛覆性的創新,也沒有表明去中心化方式運營的途徑,更沒有完全開源的能力,這在其在幾年前打造金融中心Libra案例中已有體現,Facebook已然成為監管方的眼中釘。

如何理解元宇宙的未來性?

具有無限能動性的科技巨頭尚且如此,至於小公司來說,玩好基本的硬體配置也算小有成就。因為從戰略的本質來看,將元宇宙僅僅定位於3D空間、社交平臺的某種混合形式,仍然是圍繞使用者體驗感的升級迭代,一個缺乏自驅動的產品或社羣,仍將大程度上困囿於產品效能問題,一旦體驗感不佳,使用者勢必拋棄再去尋覓更好的平臺。所以,具有未來性的元宇宙環境一定是與使用者利益繫結的,這裡的利益繫結並非脅迫式的,而是人們自由且自主的共建元宇宙,龐大的經濟系統將在無形的參與中被建立和繫結,身處其中,無論是硬體的升級體驗還是經濟系統的淬鍊,由自身的貢獻和參與將極大程度的影響生態和自身的利益,一定時間之後使用者勢必無法脫離這個環境。

另外我們需要注意的是,元宇宙建設工程並非一朝一夕所能完成的,且科技發展日新月異,隨著路途中不可預見技術的出現,會直接為元宇宙的帶來新的啟發思路。元宇宙的建設變化可能會遠超我們所預期的。如網際網路帶給我們的,短短半個世紀,它已經將63%的人類聯絡在一起,如今,表達想法的數字傳輸詞彙正在你的腦海中形成,這些單詞是由人類當中與你完全不同、沒有實際接觸的成員輸入的,資訊被儲存和訪問的程度簡直是史無前例的,與想法和其他人的聯絡變得越來越容易,也越來越生動。這些在一開始剛出現時給人的感覺都是很奇怪的。可能現在我們看到的元宇宙和當初人們剛遇見網際網路時的感覺是一樣的,興奮且無知,但神話元宇宙大可不必。

距離一個持久的、活生生的數字世界,為人們提供了一種存在感、社交呈現和共享的意識空間,以及參與具有深遠社會影響的龐大虛擬經濟的能力的元宇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元宇宙所要進入的虛空並非假大空。

元宇宙風口的思辨?

從載體這個層面上來看,我們經歷了大型機網際網路、PC網際網路,這兩年隨著移動智慧終端的普及,移動網際網路在不知不覺中就走進了人們的生活當中。而隨著5G、AR、VR、MR等技術和終端裝置的發展和普及,以多介面、全感官沉浸式人機互動的新網際網路形態正在到來,我們現在很難去具體地定義元宇宙的終極形態,現實主義下的元宇宙我們可以在科幻電影《綠洲》中看到,這是目前人們能力最接近的元宇宙。

據估計,虛擬商品市場的規模約為500億美元,預計到2025年將增長到1900億美元,且有相當發生在相對模糊的二級市場,所以這個數字可能更高,蘊含巨大藍海潛力的價值窪地無不讓行業為之垂涎,這也令元宇宙風口來勢洶洶,不可阻擋,儘管如此,在某種程度上元宇宙現在不太可能真正為人所知,即便體驗過VR、AR的人也略知皮毛,在Piers Kicks的論文《進入虛空:當加密技術遇到元宇宙》裡,他總結出元宇宙具有“強社交、鮮活同步、大幅規模化、持續存在、不挑硬體、高度可互操、經濟豐富、橋接不同世界、內容豐富幾大屬性,並指出組成元宇宙五個關鍵部分有內容、標準協議、基礎設施、媒介、文化。最終的指向是區塊鏈加密技術將成為元宇宙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並且將為遊戲和娛樂行業帶來全新的商業模式與機會。 

當區塊鏈和現有的數字經濟交融,如何以前所未有的規模增強我們的虛擬環境,加密技術作為基礎設施提供了潛在的解決方案,提供激勵結構同時,協調大規模不可篡改的經濟合理行為,盤起穩健的經濟系統,為元宇宙提供強有力支撐。這種觀點的核心是,原生數字加密貨幣將在整個原生數字世界的無縫價值轉移中發揮不可或缺的作用。數字資產和加密技術似乎是打造元宇宙過程中最為迫切的。

當然這需要很長的路來分析加密技術的普及路徑、可投資方向以及新商業模式的雛形。就目前的情況,NFT似乎是回答以上問題的關鍵,認為其將給遊戲和其它數字經濟帶來革命性的變化,這在之前的文章《一文看懂元宇宙、NFT以及遊戲的關係》中,我們也有講到。更深層次的分析認為,在龐大的數字經濟時代,隨著漫無邊際的內容、文化被輸入產出,許多數字化內入必須被標記,從而極大地擴充套件互聯的粒度:每個獨特的物品都有自己的創作者者、歷史記錄和所有者。在這個過程中,NFT封裝了他們所描述資產的智慧財產權歸屬,原生數字“事物”展現標準和經濟標示都會隨之編織到元宇宙的結構中,使得現實世界真正能夠和虛擬世界在明晰的環境中融為一體。在這個元宇宙世界裡,用於發行和管理稀缺而獨特的數字“東西”的原生數字、去中心化機制的價值不言而喻。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