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部委發文建立區塊鏈“名園”,究竟花落誰家?

買賣虛擬貨幣

6月7日,工業和資訊化部、中央網路安全和資訊化委員會辦公室釋出《關於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應用和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

《指導意見》指出,建立區塊鏈“名園”。鼓勵地方結合資源稟賦,突出區域特色和優勢,按照“監管沙盒”理念打造區塊鏈發展先導區。支援基礎條件好的園區建設區塊鏈產業“名園”,最佳化政策、人才、應用等產業要素配置,透過開放應用場景等方式,支援區塊鏈企業集聚發展。

據零壹智庫統計,截至2020年12月末,全國共有各類區塊鏈產業園區44個,由政府或有政府背景的社會組織主導或引導開發建設的區塊鏈產業園區或區塊鏈產業集聚載體共23個。

為什麼對園區建設如此重視?

零壹財經在釋出的《政府主導的區塊鏈產業園區普查報告(2020)》指出,隨著近些年我國區塊鏈產業生態逐步成熟,上下游企業覆蓋領域日趨完備,各型別企業分工趨於明顯,打造優質的區塊鏈產業園區成為行業發展的內在需求。

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區塊鏈應用分會執行秘書長潘海洪向巴位元表示,區塊鏈技術應用和產業發展離不開優質區塊鏈企業推動,而優質區塊鏈企業的形成需要良好的軟硬體環境和配套,區塊鏈產業園區作為區塊鏈產業培育專項性載體可為區塊鏈產業的培育和發展提供針對性支撐和服務,也可根據區塊鏈企業發展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和需要支援的要點快速響應並提供精準的幫助。

克而瑞·產城發展部總經理盧文婷表示,從巨集觀層面來講,今年的“十四五規劃”將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佔GDP比重從十三五規劃的15%上升至17%。區塊鏈技術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重要突破口,未來很有可能被納入其中。從數字經濟角度看,區塊鏈是發展數字經濟的底層技術,可以與各個產業融合發展,全面賦能數字經濟。區塊鏈產業園匯聚了掌握區塊鏈技術的核心企業,有利於推動當地區塊鏈產業的發展。

國內區塊鏈產業園現狀

潘海洪表示,國內區塊鏈產業園區整體上規模不大,呈現穩步增長趨勢,但也存在園區區塊鏈企業集聚性不足、園區補貼政策兌現不到位、引入區塊鏈企業魚目混珠、區塊鏈企業可持續發展能力受限等問題。

廣東金融高新區“區塊鏈+”金融科技產業孵化中心CEO張鑫認為,現狀主要表現在:1、目前國內產業區塊鏈園區規模體量整體還不大,數量也不多,園區作為一種載體形式,還處在發展早期;2、區塊鏈產業高速發展與變動,園區企業隨之也會發生變化,很多企業還在摸索和優勝劣汰中;3、園區目前階段對地方經濟和稅收整體幫助有限。

盧文婷認為,目前相比於其他主題型產業園區,區塊鏈產業園數量不多,且多數由政府或者有政府背景的機構在主導,市場剛起步,還未形成比較專業和規範的運營模式。

“現在的區塊鏈的園區剛起步,大家知道是趨勢,但是具體該怎麼做還沒弄明白,從主題型園區的搭建角度來講,肯定是需要一批專業的人來幹這個事兒。”

盧文婷表示,對於綜合性的園區的運營,從下往上分為物業、商務和圈子三個層面,懂運營的人基本都可以做。如果說綜合性園區的運營方需要10%-20%的人才對園區內企業所處的行業有著清晰理解,那麼主題型園區需要運營方對行業有著深入理解,這方面的專業人才甚至可以佔到團隊人數的80%。

對國內產業園區塊鏈園的發展建議?

潘海洪表示,

首先,園區的支援需要全方位、立體式和可持續,不僅要解決辦公場所問題,也要解決交通、住宿、人才引入、子女教育等問題,讓企業專心經營,心無旁騖。

其次,園區引入的企業要圍繞區塊鏈大生態建設,支援產業區塊鏈化和區塊鏈產業化雙向發展,不僅有區塊鏈技術公司,也應該有區塊鏈平臺運營公司,區塊鏈核心參與公司等。

再次,園區可支援做強做大幾家重點區塊鏈企業,形成標杆帶動效應,提供轄區內區塊鏈場景、資金補貼、投融資等支援。

最後,園區可支援建設一批優質區塊鏈平臺,這些平臺可根據地方產業特色和優勢,組織區塊鏈技術公司和地方產業公司聯動建設。

婁底市區塊鏈產業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執行副主任謝緯認為,不同的省份可以園區共建,優勢互補,特別是在資料方面形成聯合。這靠單一的園區是無法推動的。

盧文婷建議,產業園在招商過程中要對區塊鏈產業上下游佈局,可以將區塊鏈技術引入到園區運營上,不僅可以加強園區內企業的互動,也更凸顯產業園特色。同時,盧文婷希望相關部門儘快出臺有關建設“名園”的政策細則,有了細則,大家才會有目標去做。其次,區塊鏈產業處於起步階段,產業園要抱著培育的心態和企業共同成長,避免設定苛刻指標影響企業健康發展,同時在招商的時候不要一味招引龍頭企業,對於有潛力的小微企業同樣也要呵護。各地產業園要良性競爭,共同將市場蛋糕做大。

如何稱得上“名園”?

前不久,克而瑞產城釋出了主題型園區(區塊鏈)測評,以“招商服務、運營服務”2大類指標為核心,8類小指標對國內現有區塊鏈產業園進行了綜合評價。

招商服務包括招商團隊、招商渠道以及龍頭園區資源3個細分指標,具體細則如下:

招商團隊:園區所能提供的招商團隊的規模及人員配置等資料。

招商渠道:園區在招商服務方面所能提供的資源渠道或優勢。

龍頭園區資源:園區曾經引進過龍頭企業的案例等。

運營服務包括服務創新、政策對接、產業協作、產業鏈佈局以及孵化與投資等,具體細則如下:

服務創新:企業在園區服務上是否有獨特的創新服務內容。

政策對接:園區是否有專門團隊幫助企業落地區塊鏈扶持政策及具體措施。

產業協作:園區是否籌備或加入了區塊鏈產業相關的聯盟與平臺合作及詳情。

產業鏈佈局:園區是否在區塊鏈產業的上下游均有佈局及詳情。

孵化與投資:園區是否有與區塊鏈產業配套的孵化服務與配套基金。

根據以上指標,最終評選出了湖南婁底區塊鏈產業園、同濟科技園-鏈空間、中國(杭州)未來區塊鏈創新中心、雲南省區塊鏈中心、海南自由貿易港生態軟體園、上海市北高新園區-上海區塊鏈生態谷等6家區塊鏈產業園。

目前,《指導意見》提出的要建立“名園”還未釋出進一步的落地細則,克而瑞產城釋出的主題型園區(區塊鏈)測評或許可以對以後的“名園”的評價標準提供借鑑。

最終“名園”會花落誰家?

潘海洪表示,最終區塊鏈名園將以質量取勝,以長線可持續支援取勝,短期的數量優勢和一時的政策支援都很難形成真正的區塊鏈產業集聚。

零壹智庫區塊鏈研究總監、數字資產研究院研究員蔣照生認為,海南自貿區區塊鏈試驗區、婁底區塊鏈產業園、蘇州鏈谷以及杭州的幾個產業園區有機會成為“名園”。主要原因是當地的政策環境、產業園區自身配套設施和區域內產業集聚的情況都會直接影響區塊鏈產業園區的發展。其中政策支援我覺得是現階段的關鍵要素,上面幾個園區其實都獲得了較大的政策支援,尤其是婁底區塊鏈產業園。主要就是靠產業政策在吸引企業入駐。其他像杭州,我覺得當地的產業環境也會是其區塊鏈產業園區發展的關鍵推動力。

張鑫表示,具體內容在瞭解中,如果有機會申請示範園區的話,他們也會積極申請。廣東金融高新區“區塊鏈+”金融科技產業孵化中心今年主要還是紮根佛山市南海區,做專業區塊鏈特色產業園,與南海龐大的實體產業進行結合,打造具本地特色的產業區塊鏈專案。透過多種手段,全方位對本地產業鏈的薄弱環節進行補強,包括打造有多位國內知名專家加盟的區塊鏈研究院,加強專業人才體系建設和儲備,為本地產業提供多層次的智力支援;引進和培育多個有前景的區塊鏈企業,幫助他們透過政府的區塊鏈企業認定,進而令他們獲得與本地產業共同合作壯大的機會;也會舉辦多場區塊鏈活動,為本地產業的發展尋找新方向、新機遇。

深入落實政策檔案,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應用和產業發展

除了要建立區塊鏈“名園”,《指導意見》還要求研發區塊鏈“名品”、培育區塊鏈“名企”、建立開源生態以及完善產業鏈條等,對賦能實體經濟、提升公共服務等方面部署了重點任務。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