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擴大 CBDC 試點,全球數字金融中心城市爭奪戰加速升溫

買賣虛擬貨幣

全球央行數字貨幣發行如火如荼,昨日海南自貿港的落地試點,更是全球金融中心爭奪戰的前奏。

作者|毛利五郎來源|鏈得得

—1—

中國數字人民幣試點引發全球數字貨幣主權大戰

4月27日鏈得得了解到,海南作為唯一一個全省試點數字人民幣的區域,開始在全區域、多場景中試點應用。26日上午,數字人民幣在海南自貿港交通場景的使用正式啟動。

數字人民幣在海南自貿港交通場景的啟動,由中國人民銀行海口中心支行、海南省交通廳、海南省旅遊投資發展有限公司支援指導,中國銀行海南省分行、海南海汽運輸集團共同舉辦。

中國銀行海南省分行有關負責人表示,該行將繼續憑藉廣闊的金融服務平臺、多元化的產品體系,深入探索銀企合作新模式,將數字人民幣融入自貿港零售支付場景,以“智慧支付”和“移動支付”助力我省最佳化金融營商環境,賦能自貿港和智慧海南高質量發展。

此次數字人民幣的落地試點,可以說是一次全球戰略。海南成為亞洲金融貿易中心的地位逐漸明晰。

海南作為目前中國內地最大的經濟特區,在制度上被視為中國經濟全面深化改革和試驗最高水平開放政策的特殊地區,中國國務院及中共中央在2020年6月1日正式印發《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預計2025年初步建成,2035年開放型經濟新高地,2050年成為國際級自由貿易港。

其實早在2020年底,數字人民幣第二批試點工作在海南正式啟動,海南成為全國唯一全省試點數字人民幣的地區。

目前,數字人民幣在海口、瓊海、三沙均有試點區域,在試點的特定場景內,使用者可以進行使用。比如4月12日中國工商銀行海南省分行在三沙市永興島的試點活動,以及4月17日農行海南分行試點活動。

數字人民幣打破美歐日三大世界貨幣體系格局的態勢也優勢漸顯。

中國人民銀行海口中心支行副巡視員金武表示,數字人民幣是由人民銀行發行的數字形式的法定貨幣,與紙鈔和硬幣等價,是有國家信用背書、有法償能力的法定貨幣,任何收款人都無權拒絕接受。

數字人民幣是由人民銀行發行、以國家信用為擔保的數字形式法定貨幣,是我國數字經濟發展的重要標誌,是金融新基建的重大體現。

在3月25日舉行的2021國際清算銀行(BIS)創新峰會上,央行數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CBDC能保證通貨主權與金融政策的獨立性

央行數字人民幣的試點工作,從2020年一直備受世界關注。除了上海、成都、蘇州等地的消費者試點專案,企業級應用場景的試點,也在本次峰會中披露。

—2—

京東集團試點數字人民幣發薪和企業支付

4月25日的第四屆數字中國建設峰會的數字人民幣專題展上,京東科技首次展示了數字人民幣發薪和企業支付。

該專案由中國人民銀行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與京東數科於2020年9月21日達成戰略合作。

以數字人民幣專案為基礎,共同推動移動基礎技術平臺、區塊鏈技術平臺等研發建設,並結合京東集團現有場景,共同促進數字人民幣的移動應用功能創新及線上、線下場景的落地應用,推進數字人民幣錢包生態建設。

本次實現的3個場景,一個是企業級支付,第二個是企業發薪,第三個是線下支付。

鏈得得了解到,本次實驗的企業支付的合作伙伴為紫光數碼、重慶新日日順,實驗時間為2021年1月。本次還披露了京東科技提供的企業採購場景解決方案“易企付”,以及跨行結算功能也得到驗證。

而本次披露中,第二項數字人民幣發薪方面走在前列。京東為常駐上海、深圳、成都、長沙、西安的部分員工發放了首批數字人民幣工資。

因為早在2020年4月,央行數字貨幣的線下試點專案就已經在全國展開,員工領的數字人民幣也可以直接線下進行支付。

數字人民幣的企業級使用者業務的開發,對於數字貨幣的發展起到重要的推動作用,目前在世界範圍內,透過自主發行數字貨幣的企業發薪、企業級結算,以及個人使用者的線下支付也在如火如荼。

—3—

世界央行數字貨幣程序加速

2021年1月,國際清算銀行就對全球65個國家的央行進行了一項調查,報告顯示,86%的央行在探尋CBDC的優缺點,比4年前的33%增加了近53個百分點。

60%接受調查的央行已經開展了本國的CBDC專案,越來越多的央行正在準備。20%的央行表示他們可以在6年內發行CBDC。同時,報告給出結論:世界上20%的人口有望在3年內持有CBDC。

而新興國家為了對抗美元霸權,也在積極佈局。鏈得得了解到,目前有確切訊息的央行數字貨幣計劃主要有:

巴哈馬中央銀行已經於2020年10月20日開始發行數字貨幣Sand Dollar ,也是世界上公認的首個央行數字貨幣。

2020年10月28日,柬埔寨央行處長謝亞·塞雷(Chia Serey)宣佈,巴孔計劃完成試執行,已發行數字貨幣“Bakong幣”。

2016年11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與R3公司展開合作引入了Ubin專案。

日本銀行2021年4月1日開啟的數字日元專案開展,預計2022年3月結束第一輪試點。

歐元區方面,金融發達的瑞士就有瞄準銀行轉賬業務的USC專案,該專案由瑞銀集團主導。瑞銀集團(英文UBS)致力於為遍佈全球的富裕人士、機構和公司客戶以及瑞士的私人客戶提供金融諮詢服務和解決方案。

瑞銀集團以其對客戶資料的嚴格保密政策和銀行保密文化而著稱。瑞銀集團的總部有兩處,分別位於瑞士的蘇黎世和巴塞爾;而作為全球最大的瑞士銀行機構,瑞銀集團在全球各大金融中心城市都設有辦公機構。

如果瑞銀集團想要吃掉銀行這一上游市場,僅從市場佔有上來看,在歐元區也是一個十分有力的選手。

而瑞典中央銀行 (Sveriges Riksbank),2018年推行的央行數字貨幣專案e-krona計劃,也呼聲很高。自2019年以來,瑞典央行已每年向該技術研究專案投入5,000萬瑞典克朗。

2021年4月9日,Riksbank數字業務試點部門負責人Mithra Sundberg在接受財富雜誌記者採訪時表示,

“我們希望在支付手段方面更新報價,我們希望在這個新世界中找到自己的角色。”

同時,瑞典央行準備發行對標瑞典克朗的央行數字貨幣。但是,Mithra Sundberg表示,e-krona計劃無意與瑞典的移動支付系統競爭,也不會對現有的金融系統造成衝擊,看來採取的是綏靖政策。

上週,Riksbank釋出了其研究第一階段測試結果,驗證了在私營企業間的區塊鏈應用。

下一階段,Riksbank將擴大參與方,選定部分商業銀行和其他線上支付企業,以測試電子克朗在零售等場景中的應用。

e-krona計劃最終的可行性將會在2022年11月被試點驗證結束。而Riksbank正在藉此機會完善其數字貨幣系統構建,以便在政府做出決定後就可以順利匯入。

但是,本次海南自貿港的試點,歷史性意義還在於次世代金融中心的爭奪。數字貨幣的普及已經是定局,其帶來的變革,將會毫無疑問的顛覆現有金融系統。海南作為首個自貿區的試點城市,在國際金融市場必將嶄露頭角。

—4—

金融中心城市爭奪戰

目前,全球公認的三大國際金融中心為紐約、倫敦和上海,曾經的東京已經掉隊。

日本政府在2020年12月總結的綜合經濟對策中,提出了將實現國際金融中心,推進放寬限制及吸引海外人才等的方針。

新上任的菅直人首相也表示,爭取讓日本再出一個金融次中心,他還將於今年9月在經濟產業省下設數字產業廳,內閣大臣平井卓也即將任職數字改革大臣。

從1月開始,日本內閣就一直在廣羅人才,籌備數字產業廳的建設,引來1500人投簡歷。

最新籌備情況顯示,新的數字產業廳將會是引導日本國土交通局、經濟產業局、文化部、體育局、人保局等的司令部,保證日本不會掉下“2025年懸崖”。

因為經濟產業局日前提交的報告顯示,日本的數字化轉型一直不順利,在這麼下去,2025年日本因此一年經濟損失將高達12兆日元。

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在2020年11月底舉行的“國際金融都市·東京”構想有識之士座談會上,強調稱“為了奠定國際金融都市的地位,現在無疑是最後的機會”。

而日本第二大都市大阪,也在積極爭取。鏈得得之前文章日本“國際金融都市構想”:大阪或乘著數字經濟之風成為金融次中心中提到的,大阪一直在申請超級都市的稱號。

去年11月,大阪知事吉村洋文宣佈,年內會成立政府民間合作的推進部門,著手準備申請“國際金融都市”。主要發揮大阪優勢,力爭在金融領域成為僅次於東京的次金融中心。

隨著日本綜合性醫療賭場娛樂超級服務區——IR事業的穩定推進,有力候選地排在第一的就是大阪夢洲島,立地與海南島十分相似。

因為2025年萬國博覽會選址於此,給大阪非常有利的條件,雖然新冠可能會招致舉辦退後,但是大阪綜合性休閒娛樂城的全面開業還是定在2028年左右。

大阪的G20峰會舉辦,給大阪帶來國際光環,而以太坊的2019年大會也選址與大阪,給大阪帶來活力。

不過,隨著疫情的嚴重,大阪經濟發展遭到極大衝擊,之前舉辦G20峰會的酒店也已經營業不善關門估清。

日本雖然1960年-1990年,一直在世界舞臺大放異彩,東京也是當時毫無爭議的亞洲金融中心,但是隨著資訊科技的落後,日本逐漸退出歷史舞臺。在2017年之前的數字貨幣交易市場也是當之無愧的龍頭。

但是因為逆轉數字貨幣交易行業的Coincheck案件的發生,日本在該領域也畏首畏尾。

再加上日本銀行自身屬於商業銀行的屬性,政府力推的數字日元發行計劃也一直讓人大失所望。日本幾大都市甚至連東京都沒有辦法在這場數字化戰爭中勝出。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