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圍爐:被低估的NFT如何破局?

NFT是否能夠接替DeFi重燃加密市場?11月11日晚8點,KuChain負責人Lou YU,degochina社羣發起人黑鳯李Xavier,鏈得得技術負責人雨龍三位技術大咖做客「吐槽大會」,一起探討NFT在不同場景中的投資與應用新風口。。

作者|鏈得得來源|鏈得得

隨著DeFi熱度逐漸迴歸平靜,NFT似乎又在醞釀新一輪的熱潮。

近期,鏈得得&庫幣聯合釋出《2020全球NFT產業生態內參》,透過採集、處理、分析NFT全週期資料,選取最新國內外熱門專案,以資料視覺化方式幫助讀者掌握NFT發跡規律。

《2020全球NFT產業生態內參》顯示,NFT目前還是一個較為小眾的市場,使用場景包括遊戲道具、收藏品、虛擬世界、加密藝術品、門票、資產對映、優惠券等,主要應用當前集中在遊戲、虛擬世界和加密藝術收藏品,發行也主要在ETH鏈上。

NFT是否能夠接替DeFi重燃加密市場?11月11日晚8點,KuChain負責人Lou YU,degochina社羣發起人黑鳯李Xavier,鏈得得技術負責人雨龍三位技術大咖做客「吐槽大會」,一起探討NFT在不同場景中的投資與應用新風口。

精華觀點:

★鏈得得技術負責人-雨龍:阻礙NFT發展的原因分為生態基礎和交易形態兩個方面。

在生態基礎上來說,技術底層發展還屬於發展前期,現在大家看到NFT大多數是卡片,數字收藏品,是因為很多傳統意義上的數字資產暫時還無法透過現有的基礎設施完全搬到鏈上。

而且現在大部分的專案是基於ERC721去實現,那麼很多複雜的操作實現難度其實很高,這是為什麼雖然現在我們看到有很多區塊鏈的遊戲在推進但是卻給人很粗糙的感覺。行業發展前期,很多更專業的人才並沒有進入這個行業。

在交易形態上來說,卡片類或者數字收藏品的NFT屬於低頻交易,本身流動性上就存在天然的劣勢,所有在NFT價值或者流動性上需要其他的因素進行引導和推動。明年NFT的突破會呈現出多元性,技術底層會革新,可能出現更高效的協議,例如ENJ是從技術底層上進行突破,開發更適合遊戲領域的技術基礎設施。

和更多領域(註定有金融)的合作,引入更多的新鮮血液和人才也是破局的關鍵。

★KuChain負責人Lou YU:NFT的流動性問題從兩個方面可以去解決:

一個是落地的應用場景的拓寬,不要侷限於NFT藝術創作和收藏,NFT+DeFi的融合是非常好的嘗試。

另一個是核心使用者的拓展,NFT從業者和愛好者需要讓更多的人,以更低的成本,從更多的渠道接觸、瞭解和參與到NFT市場中來。

無論是群眾基礎超強的Game.Fi,還是門檻最低的中心化NFT交易平臺,都是對使用者非常友好的方式和渠道。

★ degochina社羣發起人黑鳯李Xavier:阻礙NFT發展的最大問題就是市面上太多聲音圍繞在「收藏品」之上,一個市場的繁榮前提是交易頻繁,收藏品本身就是一個交易不頻繁的市場,它並不會因為結合區塊鏈就改變低交易頻率的資產屬性。如果改變現狀,從現在就應該改變人們對於NFT的理解。NFT的價值不在於稀有性,而在於結構體的描述。

NFT雖然是Non-fungible Token,但其實合約可以設定「NFT標準」之外的「NFT框架」,假設在同一個「NFT框架」之下,這個框架可以成為一個「池」,NFT抵押進去變成「債券」生成FT,NFT就可以像FT一樣進行批次交易,那麼對於長期困擾NFT的流動性問題就能被解決了。

以下為對話實錄,略經鏈得得編輯:

主持人:科普一下NFT,以及我們為什麼要討論NFT?NFT要成為風口了嗎?

鏈得得技術負責人-雨龍:NFT是「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和我們已往所接觸的代幣不同,他不可分割,沒個都是獨一無二的。詳細的描述,歡迎大家閱讀我們的NFT報告。

關於NFT為什麼最近比較火爆被市場關注的這個問題,首先看下年中最火爆的DeFi。雖然熱度是被AMM和流動性挖礦推到高潮的,但是本質上也是去中心化金融發展的結果。

我理解的NFT是什麼?在技術的角度上說是解決唯一性和獨特價值的token,在屬性上它代表的是一種被賦予了某種價值(這種價值可能是藝術性、稀有性、數學性等等)的新型數字資產。

所以本質上NFT也屬於去中心化資產,和去中心化金融有高度的關聯性,可操作性。由於維度是相同的,所以天然的有些方面會和DeFi的一些結合點,例如DeFi的產出進行鑄幣制造NFT,NFT透過DeFi平臺進行抵押借貸,NFT使用權的出租等等方向都有探索的意義。

另外大家可以查一下近兩年opensea的交易資料,是一個持續上升的過程。從資料反饋上來說已經被越來越多的人接受。

關於市場有多大,會不會成為下一個大火的風口,我認為NFT會給去中心化金融帶來更多的可能性,但是在暫時的底層技術或者說生態的支撐上,量能不足以直接起飛,我更傾向於他會變成一隻慢牛。一個個慢慢發展的行業,會產生更多有特色的的專案而不是催生出一個“Uniswap”。

KuChain負責人Lou YU:NFT雖然有很大潛力,但是還沒有DeFi那麼大的影響力。現在的發展雖然在遊戲、收藏、藝術品領域有一定的成就和熱度,但要形成一個類似今年DeFi一樣的大風口,可能還需要一些對應用場景的探索。

比如現在很多專案都在嘗試NFT和DeFi的融合產品,比如像DEGO這種我們現在稱為Game.Fi,NFT還在產生一些全新的玩法。NFT帶來的「資產數字化」可能性巨大,並且長遠來看這個發展路徑是必然的。

degochina社羣發起人黑鳯李Xavier:NFT「non-fungible Token」和FT「fungible Token」是一個相對的概念,兩者之間最大的區別在於「獨一無二」和「批次複製」。

這也就使得NFT更加適合於對標現實世界中的資產——畢竟文明的演進已經讓所有的事物都有了差異化的描述,即使是一件批次生產的消費品,在生產日期和噴碼上也會有所不同。

現有的觀點往往將NFT市場描述為一個獨立的賽道,在其稀缺性上做文章,以加密藝術品和遊戲卡片作為主要的價值輸出途徑。這其實是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就像沒有人會把FT當作一個獨立市場。

形成這一誤導性說法的原因在於經驗主義限制了整個行業的想象力。NFT從2017年短暫高光到近年來的發展遲緩,很多人因為CryptoKitties曾經的火爆而迷失方向,在思維定式中把NFT和藝術、卡片、稀缺性等進行了強制繫結,卻沒有意識到這只是NFT應用場景的很小一部分。

NFT未來的應用應當是非常廣泛的,它的存在豐富提煉了Token的使用廣度和深度,它的崛起應該是潤物細無聲的,所有的類別都可以與它有關,畢竟NFT與FT之間是對等和互補的關係。相比FT來說,NFT應該是更大範疇的概念,就像現實世界的非標品交易遠大於標品交易。

2020年DeFi的崛起將NFT再次推向風口浪尖,DeFi+NFT為市場進行了一次回爐教育,也讓很多人開始重新思考NFT更具價值的未來。尤其是DEGO,正是引用了「結構體描述」的核心思想,讓我們看到了長期被「收藏品」的面紗籠罩在陰影中的NFT正在迴歸它的原貌。

主持人:其實從DApp、區塊鏈遊戲爆發後,不少人就意識到了NFT的巨大潛力。但截至目前,市場相對而言還是非常小眾。阻礙其進一步發展的原因有哪些?可以從哪些方面突破?

KuChain負責人Lou YU:NFT其實早就出過圈了,以太貓的時代吸引了一眾圈外的購買者、收藏者,一個能引起廣泛共鳴的應用是帶動NFT發展的那一塊石頭。

以前這塊石頭是CryptoKitties,今天,這些石頭是Decentraland、是DEGO、是OpenSea,後面千層浪的突破其實不難想象。優質的NFT應用從一開始就是概念和位元世界的產物,也是概念和位元資產的流通,整個生命週期都可以在鏈的網路中進行。

從創作、收藏,到交易物、拍賣品、抵押物,再到債券、期權,NFT還值得更多的可能性。從長遠的角度去看,NFT的破圈甚至可以說是必要的。設想一下,未來NFT還可以佈局區塊鏈結合VR、AR領域,形成完整的虛擬世界產業鏈。

degochina社羣發起人黑鳯李Xavier:我覺得NFT被大家低估了。阻礙NFT發展的最大問題就是市面上太多聲音圍繞在「收藏品」之上,我們都知道一個市場的繁榮前提是交易頻繁,收藏品本身就是一個交易不頻繁的市場,它並不會因為結合區塊鏈就改變低交易頻率的資產屬性。

如果改變現狀,從現在就應該改變人們對於NFT的理解。NFT的價值不在於稀有性,而在於結構體的描述。如果為NFT引入結構體設計,會有怎樣的效果?

舉個例子,前段時間DEGO合理利用了「結構體思維」,組織了一場空前的「抽鏟子」活動。玩家在活動期間需要完成官方指定的任務,完成任務後可以免費鑄造一個包裹著隨機數量DEGO的NFT鏟子,這些NFT具備結構體屬性,包裹Token的數量決定「基礎面值」,還有「等級」決定了NFT鏟子的挖礦效率,可作為溢價的附加價值。

由於隨機「面值」「等級」的差別,這場活動也就成為了一次NFT「抽盲盒」,高面值的NFT理論上有更高的基礎定價和溢價空間,玩家們會在好奇心和投機心理的驅使下不斷抽取盲盒,無形中成為了構建NFT世界的創作者和貢獻者。而且這些NFT不會因為大量產出而貶值,後期的這些低等級的鏟子也有更多使用場景,例如可以「鑄造」「合成」「鍛造」等等。

在引入了「結構體思維」後,DEGO NFT的價值不僅僅是「稀缺性」,而是讓NFT從難以觸及的空中樓閣下沉到更多的實際應用場景中。DEGO搶眼的資料背後很重要地方就是team對於NFT的理解高几個身位。

資料來源:頭等倉研報

鏈得得技術負責人-雨龍:我主要就我看到客觀的制約因素以及我認為破局點說一下。關於阻礙NFT發展的原因這個問題,我認為分為生態基礎和交易形態兩個方面。

在生態基礎上來說,技術底層發展還屬於發展前期,現在大家看到NFT大多數是卡片,數字收藏品,是因為很多傳統意義上的數字資產暫時還無法透過現有的基礎設施完全搬到鏈上。

而且現在大部分的專案是基於ERC721去實現,那麼很多複雜的操作實現難度其實很高,這是為什麼雖然現在我們看到有很多區塊鏈的遊戲在推進但是卻給人很粗糙的感覺。

行業發展前期,很多更專業的人才並沒有進入這個行業。以遊戲為例,一個遊戲的經濟模型設計是整個遊戲發展的基礎但是現在的生態中具有豐富經驗的從業者還屬於稀缺。在我看到的這些NFT的專案中,DEGO是設計的比較先驅的。

在交易形態上來說,卡片類或者數字收藏品的NFT屬於低頻交易,本身流動性上就存在天然的劣勢,所有在NFT價值或者流動性上需要其他的因素進行引導和推動。

我認為明年NFT的突破會呈現出多元性,技術底層會革新,可能出現更高效的協議,例如ENJ是從技術底層上進行突破,開發更適合遊戲領域的技術基礎設施。

例如Dego是從社羣建設透過更豐富的內容提高交易需求和流動性。Decentraland這類虛擬世界提供更具有參與感的建設,以及發展更多的數字資產型別可能是在二次元領域。

和更多領域(註定有金融)的合作,引入更多的新鮮血液和人才也是破局的關鍵。

主持人:剛才三位都提到了不少NFT的應用場景。2020 ChinaJoy首次將NFT門票作為線上展會(ChinaJoy Plus)的入場憑證。據悉,該NFT門票是基於Cocos-BCX研發的BCX-NHAS-1808標準發行,依託ChinaJoy的流量來普及推廣。今年歐洲足球錦標賽也發行了NFT門票。這些應用是否會成為未來NFT的主要商業應用方向?

degochina社羣發起人黑鳯李Xavier:我們今年年初的時候有思考過這個方向,NFT門票領域的主要優勢:

1.建立一個無摩擦市場。

2.給NFT門票附屬更多權益和控制。

3.防偽。

首先解釋一下,無摩擦市場是什麼意思。最簡單來說,就是交易的原子性,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可以同時發生,藉此可以建立一個無摩擦市場。內容方,渠道方,觀眾,各方的需求和訴求:

對於內容方,NFT可以讓收入更加透明。

對於渠道方,NFT門票可以做到更加個性化多樣化的流轉。

對於觀眾,交易方便的同時活動結束後還能收藏門票。

聽起來挺厲害的是不是?但是並不能改變現狀,因為網際網路票務線下線上軟硬體一體已經做的非常好,商業閉環非常成熟,例如大麥,永樂等等。

NFT門票解決的問題並不是剛需或很強的痛點,它只能說是錦上添花,並不是雪中送炭,所以我的結論是,NFT在票務場景常規化我覺得很難。

Cocos-BCX研發的BCX-NHAS-1808,近期我們和DEGO團隊溝通中聊到過這個方向——使用權和所有權的分離。

BCX-NHAS-1808的標準沒有時間引數,在我看來更多是一個概念。DEGO的ERC-908協議中會徹底修改掉這個問題,讓這個概念徹底能夠落地,這個協議將會給NFT領域帶來更多的可能性,我非常看好。(ERC908相容721和1155)

KuChain負責人Lou YU:站在使用者的角度理解NFT的過程中,我們接觸到它其中一個特性就是它對獨特性、稀缺性和所有權提供證明。

門票、郵票、卡牌可以,並且會有既定的市場,可能不是在短期內,或者大範圍內拓展到極限,但是一定是使用者容易理解、早期可以去嘗試的角度。

甚至在此前的美國大選時,有許多圈內的聲音也在探索選票的NFT化,也是門檻相對底的,又直接的NFT應用場景。

鏈得得技術負責人-雨龍:我認為從票務的市場來說NFT往這個商業方向進行應用是很艱難的。在當下的票務市場,例如大麥有著一套相當成熟的線上線下的票務商業模式,NFT並不能給當前的票務市場帶來變革性發展,也解決不了當前需求的痛點,最多作為一種錦上添花的,作為功能的增值,但是這往往不能帶來商業的增值。

當然此次美國大選,CZ和V神也在Twitter上也發表了區塊鏈是不是能促進美國大選的公平這件事情上發表了意見,但是商業上還是比較艱難。NFT與傳統的數字資產進行結合,還需要等待社羣的發展,大家對其的認可,共識的建立,才有可能出現這方向應用商業化的可能性。

另外關於Xavier提到的使用權和所有權的問題,我簡要表達一下我的觀點。在721和1155的協議中我早就觀察了此項創新,我一直覺得這是一個天才的想法,但是一直沒有次方向落地的東西出現,期待DEGO這方面的發展。

主持人:就稀缺性而言,NFT對市場的供應似乎是無限的,要如何理解NFT的稀缺性?

鏈得得技術負責人-雨龍:我先下一個我自己的定義:我理解的稀缺性並不是單一條件的稀缺性。以現實中的收藏品作為產品的例子,有的產品是由於自身的特性帶來的稀缺性。例如古董,畫作,他們本身的歷史文化,製造工藝,藝術設計,創造性等特點帶來的產品稀缺性。

有的產品是透過發行條件產生的稀缺性,例如郵幣卡,或者錯版人民幣。有的是生態發行機制加上圈子共識造成的產品稀缺性,例如球鞋、手辦。

所以我認為NFT的稀缺性在不同生態是不同的,不一定單獨依託於他的供應量。

數字收藏品、數字藝術品本身的稀缺性還是會受到他創作者的藝術感受,設計所影響。但是虛擬世界,遊戲,其他的生態NFT產品,應該會受到其社羣的設計,發行機制,落地價值加權等因素的影響。MakersPlace這個專案大家可以看看他們是怎麼在發行端來解決這個問題的。

主持人:和稀缺性相對的就是流動性了。有觀點認為,數字貨幣帶來的流動性溢價,是支撐它作為一個資產價值的核心所在,不過就目前來看,NFT的流動性還很不足,該如何解決?

degochina社羣發起人黑鳯李Xavier:NFT雖然是Non-fungible Token,但其實合約可以設定「NFT標準」之外的「NFT框架」,假設在同一個「NFT框架」之下,這個框架可以成為一個「池」,NFT抵押進去變成「債券」生成FT,NFT就可以像FT一樣進行批次交易,那麼對於長期困擾NFT的流動性問題就能被解決了。

舉個例子,現實世界中的各類消費品都是NFT,例如iPhone。同樣是iPhone12,同樣的顏色、尺寸、記憶體甚至同一家富士康,但是每臺手機的IMEI碼都是不同的,它們就像手機的身份證。這裡如果有一個「NFT框架」,規定好部分重要引數和次要引數,那麼就能做到一次性批次購買iPhone12。

KuChain負責人Lou YU:「NFT對市場的供應無限」這個點,我舉一個可能不是特別貼切的簡單的例子。最簡單的理解方法,比如當我們使用微軟辦公軟體,無數人可以透過無數臺電腦透過一個下載連結,獲取和安裝相同的微軟辦公軟體。然而,微軟辦公軟體的使用權,我們是需要購買的,並且購買後,只有本人的購買賬戶可以享受其效用,且我們不能賣掉一部分微軟辦公軟體的使用權。

我們出售/轉讓Word的使用權的同時,也就同時打包出售/轉讓了PowerPoint、Excel、Note等等。NFT的稀缺性與FT不同的是,它不只在於同樣的內容有多少的數量,而在於說,無論數量的多少,每個NFT單位都具備「獨一無二」的、「不可拆分」的「所屬權」。

流動性方面,兩位之前提到的我非常認同:可能NFT作為資產價值的核心所在,特別是在收藏類NFT的情況下,就是被擁有,而不是被高頻交易。所以我認為NFT的流動性問題從兩個方面可以去解決:

一個是落地的應用場景的拓寬,不要侷限於NFT藝術創作和收藏,實在是大材小用了。NFT+DeFi的融合是非常好的嘗試。

另一個是核心使用者的拓展,NFT從業者和愛好者需要讓更多的人,以更低的成本,從更多的渠道接觸、瞭解和參與到NFT市場中來。

無論是群眾基礎超強的Game.Fi,還是門檻最低的中心化NFT交易平臺,我認為都是對使用者非常友好的方式和渠道。

主持人:較於海外,中國在NFT賽道的發展稍顯沉寂,在你看來,導致差異化的原因是什麼?

KuChain負責人Lou YU:一個是國內對NFT的理解度、接受度比較低。NFT上大多數是海外專案,現在大部分基於以太坊,而以太坊也是海外社羣比較活躍。

海外遊戲玩家、收藏家比較多,他們對NFT認知度比較高,也樂於花大量的時間成本去探索和開發更創新的NFT專案。

中國的很多NFT專案也在探索,但是總的來說NFT還是比較小眾的東西,從業者和市場都對它有比較長遠的預期和打算,而中國的投資者們可能相對於長期的願景,也更注重即時的機遇。

鏈得得技術負責人-雨龍:我想聊一下我看到的一種趨勢,我想說的社羣不是Decentraland這種玩家的社羣,而是投資者的社羣。

MORK和WHALE這兩個NFT的投資者社羣,後者說持有者的交流社羣會是整個NFT發展生態裡面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們既是專案的參與者也是專案的投資者,為早期的NFT市場提供了很強的活力。雖然現在大多還是靠著社羣領頭人的個人影響力啟動,但是在“金庫”這種玩法出現之後,此型別的社羣在國內國外都會更多的出現。

對於專案社羣,我簡單提兩個觀點。NFT我認為中前期都是圈層文化,隨著社群的壯大,社群機制玩法的創新,給使用者提供更多的應用場景和增值渠道,降低參與門檻,才能使得專案社羣發展壯大。

第二點,NFT不應該是一個孤立的概念,NFT抵押借貸,NFT使用權租賃交易,NFT的打包拆封債權等多種金融衍生品的結合,使得NFT交易不僅僅是本體交易,加入金融衍生品的概念也會推動社羣的快速發展,當然這個要求較高的經濟模型設計。

degochina社羣發起人黑鳯李Xavier:NFT+anything!

前面提過NFT的崛起應該是潤物細無聲的,所有的類別都可以與它有關,畢竟NFT與FT之間是對等和互補的關係。相比FT來說,NFT應該是更大範疇的概念,就像現實世界的非標品交易遠大於標品交易。

NFT目前的情況還是太多「低階投機」,什麼叫低階投機?就類似於收藏品的低買高賣,這是非常不性感的投機玩法。

在我們看來非常一般的NFT標的還是拿到投資,近期甚至上了一線交易所,這也證明了NFT領域目前還是很大的認知荒漠,NFT目前市場才3億美金的體量,遠遠匹配不上FT的市場。從商業角度它是巨大的藍海,就像我們重倉DEGO獲得了不錯的收益,我們為此感到興奮。

我們認為Defi可以在NFT的加持之下重獲新生,NFT在經濟模型上面的設計會更加豐富,近期我們打算成立一隻NFT基金,專門投資符合我們「世界觀」的標的。

主持人:如果對NFT有更多的興趣,歡迎關注鏈得得最新發布的NFT報告。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