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突破兩萬,美元將被驅逐?

數字資產的出現將威脅美元在全球的主導地位,但要推翻目前的全球儲備貨幣美元並非易事。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佈雷頓森林協定在1944年正式確立了美元不受挑戰的主導地位,自此全球貨幣體系便一直以美元為中心。美國控制世界儲備貨幣的同時,也提升了該國本就巨大的地緣政治影響力,以及低成本執行鉅額赤字的能力。

如今,越來越多的專家認為,美元的霸權地位可能正在下降。美國在世界貿易中所佔份額的不斷減少、中國貨幣力量的擴張以及預期中的國家貨幣數字化都有可能侵蝕現有金融秩序的基礎。那麼,未來的央行數字貨幣和比特幣等加密資產在塑造新的國際金融流通中介方面能起到什麼作用呢?


美國過高的特權

“貨幣霸權”是指美國在國際貿易中擁有巨大影響力的一個最常見的術語,它最早出現在經濟學家邁克爾哈德森1972年出版的《超級帝國主義》一書中。儘管該書已經出版了近半個世紀,但其中所闡述的許多觀點現在仍然成立。

截至今年,近60%的外匯儲備仍以美元計價。此外,在全球外匯交易中,除了佔88%的份額外,約40%的世界貿易是以美元計價和結算的。

美元作為世界記賬單位的貨幣,擁有一系列特權,從而使美國處於所謂的特權地位。首先,因為它用本國貨幣支付進口商品,貨幣霸權不受國際收支約束。這意味著它不會面臨喪失支付基本進口商品的能力或經常赤字融資的風險。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債務國,美國充分利用了美元的地位。由於參與國際貿易的各方——政府、企業和銀行——總是需要美元流動性,所以市場對新的以美元計價的債務容量幾乎是無限的。幾十年來,美國的支出一直超出了自己的財富能力,這要歸功於廉價國際信貸的簡化。


美元作為世界儲備貨幣

的地位正在下降?

正如奧巴馬時代的財政部長傑克?盧(jacklew)曾經警告過的那樣,美元在全球金融體系中的中心地位取決於其他國家是否願意遵守現行規則。

美國總統特朗普加大了對伊朗等國家的制裁和其他金融限制。正如經濟學家傑弗裡·薩克斯(jeffrey sachs)所言,這導致對此有不滿的國家加快了經濟去美元化的進行。薩克斯認為,這種地緣政治的轉變,再加上美國經濟在全球國內生產總值中所佔份額的不斷縮小,可能預示著美元作為世界儲備貨幣的地位正在下降。

m10的執行長史蒂夫?基爾希(stevekirsch)贊同薩克斯對美元目前國際地位的評估。基爾希告訴cointelegraph,“可以說,特朗普總統是推動世界其他國家遠離美元、尋求替代品的最大力量。”


集中式數字替代方案

美元霸權持續存在的主要原因之一是龐大的國際貿易體系所固有的惰性。由於所有參與這項計劃的各方几十年來一直依賴美元,人們不能簡單地決定選擇另一種方式,尤其是如果與舊方法相比,美元並沒有帶來顯著的效率提高。然而,cbdcs的崛起可能會對美元的地位構成切實的威脅,因為它們可以提供一種更快、更方便的交換媒介。

一些觀察家指出,如果中國成功地利用其不斷擴大的經濟影響力和其未來數字貨幣基礎設施的可用性,中國也許最有可能挑戰美元的主導地位。多資產交易平臺etoro的首席區塊鏈科學家omri ross對cointelegraph評論道:

雖然在短期內,中國經濟在大多數人均指標上仍落後於西方世界,但在實體和數字基礎設施創新方面採取積極擴張的方式,加上對新興市場的大量投資,即將到來的‘數字人民幣’將成為美元的天然競爭者。


two prime's fleury認為,隨著中國數字資產的崛起,全球貨幣體系可能會出現兩個主要的權力中心,其他一些國家貨幣緊隨其後:“至少,我們將看到一個兩極的世界銀行體系,以美元和人民幣計價。歐元和日元也很重要。”

世界各國央行行長們正在考慮的另一種設想是,在一籃子國家貨幣的基礎上建立一種全球公共加密資產,這一設計被英國央行前行長馬克·卡尼(mark carney)稱為“合成霸權貨幣”。

儘管在這一點上,cbdc的崛起似乎不可避免,但這些中央控制的資產所能帶來的變化數量和種類都有明顯的限制。區塊鏈公司dragon的金融服務主管約翰迪肯(john deacon)告訴cointelegraph:

***和冠狀病毒擾亂全球貨幣體系現狀的能力將受到當前本地化程度的提高以及保護本國銀行業需要的限制。這為非cbdc的數字貨幣(即不偏袒或不受某一國家或集團的經濟或貿易政策影響的貨幣)開闢了一個利基,作為價值儲存和交換媒介。


加密資產公司saga monetary technologies的創始人ido sadeh man認為,無論一個國家的貨幣是紙質的還是數字的,它仍然受制於政府的國家議程和國際議程,並補充道:

今天,想象未來的全球貨幣體系,感覺像是一條岔路:要麼我們繼續在有缺陷的系統上新增技術,要麼我們釋放並體驗技術的全部能力,重新設計和加強全球貨幣模型。


比特幣面臨的挑戰

在美元仍然是全球貨幣霸主的情況下,甚至在另一種國家貨幣有可能最終取代它的情況下,掌管世界核算單位的國家仍然可以透過它來提高自己的地位。

如果國際貿易找到了一種轉向政治中立貨幣的方式,那麼,將貨幣主導權與地緣政治力量脫鉤似乎更為可行。etoro的ross觀察到:

鑑於大多數企業都傾向於穩定的巨集觀經濟環境,以全球中性貨幣結算交易的動機將是巨大的。在這種情況下,比特幣面臨的最大挑戰仍然是波動性和採用率。


風險投資公司數字金融集團(digital finance group)董事長兼執行長詹姆斯?沃(james wo)在接受cointelegraph採訪時表示,他將資金投向以太幣而非比特幣:

我不認為比特幣可以取代美元,因為美元的一個重要功能就是充當支付工具。短期內,比特幣還沒有解決其可擴充套件性問題的可靠方法,因此它不能用作支付方式。比特幣的定義更接近於一種商品,就像黃金一樣。我認為以太坊有機會成為全球可程式設計的流通資產。


m10的kirsch認為比特幣無法應對挑戰,因為他認為未來的數字歐元最有可能成為王位的競爭者:“比特幣是雲端計算系統。美元是法定貨幣。如果歐洲中央銀行(ecb)發行了電子版歐元,並且假若電子交易更容易實現24x7,那麼這可能是對美元的挑戰。”

弗萊裡告訴cointelegraph,在他看來,比特幣“達到儲備貨幣地位的機會幾乎為零”。造成這種情況的兩個主要結構性原因是其波動性和演算法上的供應有限。從貨幣政策的角度來看,全球儲備貨幣必須具有靈活性。

還有可能的是,許多替代美元的出現將導致一種多極安排,即沒有一種貨幣享有霸權地位。加密顧問兼投資者弗蘭克·舒伊爾(frank schuil)指出:“大多數人認為,最終的結果是混合形式:以國家為基礎的貨幣、分散的加密資產和公司貨幣。”即便考慮到這種潛在的多樣性,舒伊爾認為,比特幣依舊最有可能佔據制勝位置。

本文為譯文,內容旨在資訊傳遞,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部分圖片來源於原文。

翻譯:com|達瓴智庫

校對:龔良軍|達瓴智庫

編輯:楊俊義|達瓴智庫

稽覈:amber|達瓴智庫

原文連結:

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ousting-the-greenback-usd-still-king-as-btc-and-cbdcs-mount-challeng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