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來襲,交易所如何熬過“小熊市”

買賣虛擬貨幣

這次由於監管縮緊引發的「小熊市」很可能會帶來新一輪行業洗牌,只有那些全球化程度較高的數字貨幣交易所才有機會生存下來,而那些不重視合規和監管要求的「地方化」數字貨幣交易所則會被淘汰。

作者:白夜

編輯:黑土

出品:碳鏈價值

溪雲初起日沉閣,山雨欲來風滿樓。

5月18日,中國網際網路金融協會、中國銀行業協會、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發布《關於防範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公告》。

5月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金融委主任劉鶴主持召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第五十一次會議,會議要求堅決防控金融風險。堅持底線思維,加強金融風險全方位掃描預警,推動中小金融機構改革化險,著力降低信用風險,強化平臺企業金融活動監管,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堅決防範個體風險向社會領域傳遞。

5月29日,新華社發文《一個月能吃4500萬度電!這麼“挖礦”能挖出來個啥?》,其中披露西部某省一家從事“資料業務”的企業,2020年全年納稅僅25萬元,但月均耗電量卻高達2500萬度!今年前4個月,納稅僅9萬元,但月均耗電量高達4500萬度,折算能耗約為1.5萬噸標煤。

值得一提的是,這並不是國內第一次對比特幣進行限制。早在2013年中國人民銀行就明確指出禁止金融機構與加密貨幣合作,2017年的「94事件」更是成為數字貨幣歷史的一個分水嶺,迫使幣安退出國內市場、火幣OKEx建立離岸實體;2020年,火幣和OKEx高管也都傳出被監管約談,成為最受市場關注的「黑天鵝」風險,OKEx甚至一度暫停了提款服務。

但相較於之前,此次由國務院副總理親自部署的監管政策力度明顯有了進一步強化,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會對比特幣——以及以交易所為中心的數字貨幣生態系統帶來哪些影響呢?

 01 

政策效果立竿見影

從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第五十一次會議精神來看,本次要「打擊」的物件主要有兩個,一個是比特幣挖礦,另一個是比特幣交易。實際上,我們從一些指標資料上已經可以看出,這次監管政策出臺之後,很快便收到了立竿見影的效果——

在挖礦方面,5月30日,比特幣網路在區塊高度685440迎來難度調整,全網難度下調15.97% 至21.05 T,這意味著很可能有一批礦工已經「關機」。另一方面,根據YCharts資料顯示,最近五日比特幣全網算力已呈現出下降趨勢(如下圖),本文撰寫時比特幣全網平均算力已跌至138.35 EH/s,24小時跌幅為2.9%。

在交易方面,對政策變化異常敏感的比特幣迅速做出反應,價格很快就出現暴跌(如下圖),據Coingecko資料顯示,5月30日BTC價格已經跌破至3.5萬美元下方,本文撰寫時為34,828.08美元,30天跌幅高達34.6%。不僅如此,加密貨幣總市值也縮水至1.5萬億美元左右。要知道,就在不久前的5月8日,該指標數字首次突破2.5萬億美元並創下歷史新高,這意味著在短短兩週時間,加密貨幣市場就蒸發了1萬億美元,速度變化之快令人驚愕。

在這種情況下,包括加密行業投資機構Arca首席投資官Jeff Dorman在內的許多業內人士都認為,如今數字貨幣市場很可能已進入「小熊市」,也非常擔心對整個行業帶來更大影響。

 02 

數字貨幣交易所能熬過這波「小熊市」嗎?

在最新的市場震盪過程中,作為帶動數字貨幣市場運轉的數字貨幣交易所已經成為關注焦點出現在大眾視線之中,由於這次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明確指出要打擊比特幣交易,因此許多數字貨幣從業者認為不少頭部交易所將會受到較大影響。當然,所謂「有危就有機」,雖然市場出現大幅震盪,但對於交易所來說其實也是一次機遇,因為每次下跌都是一次優勝劣汰的考驗,可能對交易所行業來說是一次重新洗牌,只要做出更好準備的數字貨幣交易所才能經受住市場震盪。

那麼,什麼樣的數字貨幣交易所有可能熬過這波「小熊市」呢?坦率地說,一些全球化程度較高的數字貨幣交易所受到的影響可能會相對較小,因為此類交易所受到部分國家和地區的政策影響相對而言更小,相比之下那些「地方化」的數字貨幣可能受到的監管影響更為嚴重。為了更具體地說明這件事,我們將列舉目前幾家頭部數字貨幣交易所的境內業務和全球業務情況並進行比較,或許能從中看到一絲端倪:

從上表中我們可以看出,就地域性而言,現階段數字貨幣交易所似乎已經分化出了兩大陣營,一種是諸如火幣這樣的「地方化」交易所(在某個國家/地區的訪問量較為集中,比如韓國訪問量就超過了50%),另一種則是像幣安、KuCoin庫幣等“全球化”交易所(在各國/地區的訪問和交易較為分散)。就目前而言,在這次由監管政策而引發的「小熊市」中,那些全球化程度較高的數字貨幣交易所所受影響可能相對更小一些。

當然,也有業內人士認為本次政策除了針對數字貨幣交易服務提供商之外,更多針對的是礦工,因為國內已經表態要在2060年前努力爭取實現碳中和,探索利用金融科技發展綠色金融。實際上,從一些指標資料也能看出這次監管重心很可能是放在了打擊「挖礦」、而非打擊「交易」上。

如上圖所示,根據The Block的分析資料(提取時間2021年5月30日),從2020年10月開始,數字貨幣交易所交易額基本上一直呈現出增長趨勢(除了2021年3月有小幅下滑),五月份交易額已經逼近2.5萬億美元創下單月曆史新高。

同樣來自The Block的分析資料(提取時間2021年5月30日),如上圖所示,法幣交易所交易額在五月份同樣創下歷史新高,本文撰寫時已經逼近8000億美元。

從這個角度來看,數字貨幣生態系統應該會繼續生存下去,但規模發展速度也許會有所放緩,監管也許會重新尋找一個新的平衡點,而作為生態內重要一環的交易所應該可以熬過這波小熊市。

 03 

總結

毋庸置疑,數字貨幣交易所必須要遵守合規、監管要求,同時也要積極配合各個司法管轄區要求做好穩定工作,這樣才能確保整個生態系統良性發展。另一方面,鑑於數字貨幣交易所在整個生態系統中扮演著非常重要角色,一旦出現問題幾乎所有使用者都會受到影響,因此必須將合規工作納入到日常運營中。

這次由於監管縮緊引發的「小熊市」很可能會帶來新一輪行業洗牌,只有那些全球化程度較高的數字貨幣交易所才有機會生存下來,而那些不重視合規和監管要求的「地方化」數字貨幣交易所則會被淘汰。

當然,從長遠來看,數字貨幣市場依然會有較大的發展前景,交易所必須配合監管,這樣才能儘快從低迷階段走出來。更重要的是,數字貨幣交易所需要順應監管和政策趨勢,只有這樣才能為構建規範、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的數字貨幣市場提供有力支撐,繼而促進數字經濟更長遠、更良性的發展。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