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浪費、顯示卡難求,真是數字貨幣挖礦火爆背後的原罪嗎?

買賣虛擬貨幣

來源/騰訊創業

“ 有人賺錢,有人虧錢,入不敷出,誰能熬住?”

假如我跟你說,有一家剛成立了5年的公司,單季度盈利達到了11億美元,你是不是覺得這家公司成長速度驚人、行業賽道非常有潛力?

假如我跟你說,有一家公司成立了6年,在第四次嘗試上市的時候才成功,你是不是覺得這家公司的業務不太被大家認可、行業不太被看好?

他們其實所處的,是同一個行業。

在這場歷史罕見的比特幣牛市中,大家一定聽到了很多投資成功的財富故事。

比如,特斯拉投資比特幣後一個月賺了10億美金,比一年造車賺得還多;或者上市公司 MicroStrategy 把自己資產負債表的超過90%的現金都換成了比特幣,不僅炒幣賺了錢,股價也漲了三倍。

這些都是在二級市場的投資故事,但在加密貨幣的世界裡,還有很大一部分隱藏在背後的人,他們同樣跟隨這場牛市獲得了不亞於二級市場的財富效應。

那就是比特幣挖礦行業的參與者。

也許很多人不知道,從某種角度說,中國是比特幣挖礦的發源地。

1

中國礦業史

2012年11月,在嘗試與導師溝通、休學創業無果後,正在北京航天航空大學讀博的張楠賡做出了退學的決定,從人人網的記錄來看,他做出這個決定只花了幾天時間。促使他做出這個決定的,是前一年偶然接觸到的比特幣。

一年前,張楠賡開始用膝上型電腦挖礦,在發現電腦算力不夠後,他開始嘗試研製能快速挖到比特幣的裝置。

2011年8月,張楠賡以“ngzhang”的ID出現在比特幣最重要的早期論壇BitcoinForum上。一個月後,他發表了一篇《FPGA development board ‘Icarus》,正式推出了自己研發的FPGA比特幣礦機。這是當時算力最強的礦機。還在讀博的張楠賡,成為了世界上第一個研發出FPGA比特幣礦機的人。

但他並沒有停止礦機的研發。

兩年後,已經退學的張楠賡和朋友經過不懈努力成功研製出全球第一臺ASIC礦機,並命名為“阿瓦隆”。張楠賡取名的靈感來自於日本動漫《Fate》,阿瓦隆同時也是亞瑟王傳說中,威爾士極樂世界的別稱,這裡是亞瑟王最終的棲息地。

這是全球歷史上的第一臺 ASIC 礦機,改變了整個比特幣挖礦行業,比特幣算力世界迎來了劇變:使用電腦能挖到比特幣的機率越來越低,專業化、產業化挖礦的時代正式到來。

就在張楠賡研發礦機的同時,吳忌寒也發現了這片市場。

2013年上半年,擁有北京大學經濟學和心理學雙學位的吳忌寒選擇辭職,因為透過比特幣獲得第一筆財富的他發現了一個商機:他曾經幫投資人訂購了烤貓的預售晶片,結果發貨延遲讓他們蒙受了巨大損失。雖然是壞事,但是換了一個角度,他發現,礦機晶片行業還是有空白的。

在這樣的契機下,位元大陸成立了。

但位元大陸剛開始並不順利,行業競爭、市場大熊,公司一度瀕臨破產,但熬過寒冬後,位元大陸開啟了開掛的時代。

巔峰時,位元大陸產生的算力一度佔據了比特幣全網的60%,換句話說,可以理解為10個挖礦的人,有6個人都買了位元大陸的礦機。同時,位元大陸還拿到一輪非常關鍵的融資,由紅杉資本中國、新天域資本、創新工場、IDG 資本等全明星陣容的參投,這是所有創業公司夢寐以求的投資機構。

在加密貨幣上一輪牛市最巔峰的時候,位元大陸單季度的淨利潤就有11億美金,幾乎做到了行業壟斷。

現在嘉楠耘智早已上市,位元大陸預計即將 IPO,中國公司研發的礦機,早已運往了全世界,統治了加密貨幣的挖礦行業。

2

普通人適不適合參與挖礦

即使在區塊鏈行業,礦工與二級市場的投資者也是割裂的,這是兩個圈層,投資者是一層,礦工是一層。很少有人真正瞭解一個礦工的日常生活是什麼樣子的。

從某種角度看,挖礦是比特幣的一級市場,或者說,是比特幣的上游產業,簡單來說,比特幣出現在市面上,是需要透過礦工挖礦操作的。

這也造就了礦業並不像魔幻的資本市場那樣,每天靠漲跌來決定喜悲,而更像是生產業。

礦工們需要用真金白銀投資一種名為「礦機」的重資產,然後在偏遠山區、平原等渺無人煙的地方,找到一片可以提供低電費的場地,將自己的礦機整整齊齊地擺好,還要請一些專業的運營人員隨時檢查礦機工作狀態,日復一日地挖著比特幣,賣錢,去覆蓋自己的支出成本。

當然有人賺錢,在這樣的牛市下,只要之前能撐過暴跌、熊市等時間的礦工們,在這場牛市中都吃到了肉。當然也有很多人虧錢,因為前期需要相當體量的支出,收入比不上支出的時候,就看誰能熬住。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