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Maker 基金會

買賣虛擬貨幣

7 月 20 日,Maker 基金會執行長 Rune Christensen 於官方部落格發文宣佈,隨著治理程式批准了幾個“核心小組”(Core Unit)對 MakerDAO 所有工作的組織管理許可權,MakerDAO 已實現了完全去中心化。

雖然暫時仍沒有具體的時間表,但可以確定的是,長期以來一直負責領導、管理 Maker 協議的 Maker 基金會將在幾個月後正式解散。

作為最古老也是最成功的 DeFi 協議之一,Maker 在“去中心化”這一主題上一直走在業界最前沿,其具體程序也備受行業關注。Rune Christensen 本人在很早之前曾明確表態:“ Maker 生態目前對 Maker 基金會的依賴從長遠來看是不可持續的。Maker 基金會需要加速解散,並開始將其風險管理能力轉移給社羣。”

  • 2020 年 4 月,Maker 基金會首次宣佈了將在未來兩年內逐漸向社羣移交治理權力的計劃。

  • 2020 年 5 月,MakerDAO 首份治理提案 MIP0 釋出,定義了作為一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的治理提案框架。

  • 2021 年 3 月,MakerDAO 第 39 份治理提案(MIP39)釋出,規範了在 Maker 基金會解散之後,MakerDAO 將如何以“核心小組”為單位繼續穩定運作。

  • 2021 年 5 月,Maker 又在去中心化的道路上邁出了關鍵一步,Maker 基金會主動放棄了 84000 MKR(當時價格高達 5.3 億美元)開發基金的管理許可權,於以太坊區塊高度 12361485 處將這筆資金轉移到了治理模組的 DSPause Proxy 合約內,所有 MKR 持有人可透過治理來共同決定該筆資金的用途。

在開發基金轉移之時,社羣中的不少成員已猜到了 Maker 基金會正在進行最後的許可權交接工作,距離該基金會的解散可能真的不遠了。隨著 Rune Christensen 今天早上的發聲,這一猜想被正式確定。

自 2017 年 MakerDAO 正式上線以來,Maker 基金會一直在該專案的發展中扮演著關鍵角色。在該基金會的牽頭管理下,DAI 供應量從零增長至逾 50 億枚,Maker 智慧合約內鎖定的資產總價值超過了 80 億美元,Maker 協議也逐漸成長為了整個 DeFi 世界的堅固基石。就像 Rune Christensen 本人所總結的那樣:“Maker 基金會在 Maker 協議的發展中發揮了特殊且不可替代的作用。

如今,Maker 基金會已基本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在該基金會的推動下,Makar 協議將過渡至一個全新的階段,協議的未來發展和執行將由成千上萬的社羣成員共同決定。

落到具體的工作方式上,在 Maker 基金會解散之後,Maker 協議將以“核心小組”為單位,在社羣治理的支援下繼續執行。所謂“核心小組”,是一個在 DAO 體系下的全新結構,其執行需要嚴格遵循“核心小組框架”(Core Unit Framework),負責在各個方面管理、協調貢獻者們的工作,每個核心小組的成立需要提案申請,且必須透過 Maker 社羣的治理批准。

當前,作為外部觀察者的我們很難斷言核心小組模式和基金會模式究竟孰優孰劣,但對於 Maker 基金會自身來說,前者才是保持 Maker 協議長盛不衰的唯一選擇。Rune Christensen 在文章中也提到:“從 Maker 起步開始,每一名參與者都在孜孜不倦地工作,旨在設計一個更為科學的治理框架……我們意識到,只有一個獨立、激情、忠誠的社羣才能推動 Maker 協議最終走向成功。”

從行業意義來看,Maker 的去中心化努力無疑會對整個 DeFi 世界產生深遠的示範效應。隨著 Maker 基金會的最終解散,其將成為加密世界首個為了實現 DAO 而放棄其資產控制權及生態內超然地位的法律實體,這將為所有以“去中心化”為遠期目標的 DeFi 專案樹立標杆。

最後,是時候和這個或許是 DeFi 歷史上最成功的基金會說聲“再見”了。不過也無需傷感,基金會的解散雖然已是定局,但所有為 Maker 協議作出過貢獻的人們並沒有離開,就像 Rune Christensen 本人所說:“我會先休息一段時間,然後以一個獨立的社羣成員身份再次迴歸。”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