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是什麼?一文解密扎克伯格的“元宇宙夢”

買賣虛擬貨幣

“在元宇宙裡面,你感覺與其他人在一起,就如現實中的跳舞、健身一樣,不同的在於這種體驗是不能在一個2D應用程式或網頁上能做到的。”

——馬克·扎克伯格

“技術應該被用來改善這些核心人類體驗,而不是取代它們”。

在六月底的時候,Facebook執行長扎克伯格就對他的員工宣佈了一項雄心勃勃的新舉措:公司未來將遠遠超出現在所構建的網際網路社交應用程式和一些支援社交應用程式硬體的專案。

對扎克伯格宣佈的舉措簡單的理解就是他要幹一件大事,這個事情有一個巨集偉的目標,遠遠要超過現在所進行的專案。

具體點來說,Facebook將直接從科幻小說中建立一個最大化的、相互關聯的虛擬體驗集,也就是所謂的元宇宙世界

▲NVIDIA推Omniverse平臺,打造如《玩家一號》「綠洲」的元宇宙虛擬互動世界

“元宇宙”和“世界”這兩個詞一出來,是不是感覺很巨集偉,令人激動?不得不說,“機器人——扎克伯格”對於帶動吃瓜群眾的情緒是真的有一套,感覺他好像真的要顛覆現實世界,創造一個像《駭客帝國》的虛擬世界。

那麼扎克伯格這個“元宇宙夢”到底是怎麼回事?或者說他到底要幹什麼!

01

更大的想法

“我認為最有趣的是將這些主題如何組成一個更大的想法”,扎克伯格在對員工的遠端致辭中說到,“我們在所有這些舉措中的首要目標是幫助將元宇宙帶入生活”。Facebook專注於社羣、創作者、商業和虛擬現實產品的部門會將更多的精力轉向元宇宙,努力實現這一願景。

元宇宙這一詞的涵義正在發生變化。這個詞最早出現在尼爾·斯蒂芬森1992年的科幻小說《雪崩》中,指的是物理、增強和虛擬現實共享線上空間中的融合。

▲尼爾·斯蒂芬森,《雪崩》科幻小說所描繪的世界

在7月早些時候,《紐約時報》上探討了Epic Games的執行長蒂姆·斯威尼的《堡壘之夜》、《動物之森:新視野》等作品,探討這些作品的原因在於它們具有越來越多的類似於元宇宙的元素(官蒂姆·斯威尼幾個月來一直在談論他希望為元宇宙做出貢獻的願望)。

同時,在2020年1月,風險資本家馬修·鮑爾也發表了一篇有關元宇宙比較有影響力的文章,這篇文章確定了元宇宙的關鍵特徵,其中包括:元宇宙必須跨越物理世界和虛擬世界;包含一個完全成熟的經濟體;提供“前所未有的互操作性”。總的來說:使用者必須能夠將他們的化身和商品從元宇宙的一個空間轉移到另外一個空間。

“我們將有效地從人們認為我們是一家社交媒體公司轉變為一家元界公司”,扎克伯格在主題為“在元界中標記”的演講中提到。看了他的演講,我們無法決定哪一個更大膽:他的願景本身或他的選擇時機。

扎克伯格宣佈打算建立一個更加極致的Facebook,橫跨社交、辦公和娛樂,沒有一家公司運營元宇宙,整個元宇宙就是一個“有形的網際網路”,它由許多不同的參與者以分散的形式經營。此時,扎克伯格正在遭受美國政府試圖拆散他目前的公司的風險(國會透過實施一攬子方案迫使公司剝離Instagram和WhatsApp,並限制Facebook未來的收購能力)。

▲元界世界,一個勇敢(新的)的虛擬世界

在談論元宇宙美好的未來之際,也得正視它帶來的一些既熟悉又陌生的問題,比如,虛擬空間如何被管理;內容如何被控制;以及它的存在會對我們的共同現實感產生什麼的影響。現在,我們仍在擁抱2D版本的社交平臺,爭論3D版本的難度可能會成倍的增加。

“元宇宙可能是繼工作中的遠端傳輸裝置之後,又一個比較好的東西。”扎克伯格期待元宇宙不僅只在遊戲領域帶來變化,他更希望元宇宙能夠為個人創作者和藝術家帶來更多的機會;為那些遠在城市中心工作的人帶來機會;為那些生活在教育資源或娛樂資源比較缺乏的地方的人帶來機會。

02

不僅僅是虛擬現實

在演講中,扎克伯格討論了他對實體網際網路的願景、管理網際網路的挑戰以及當今虛擬現實中的性別失衡情況,這也是為什麼他關注元宇宙的原因。

而在演講中,被問及前段時間Facebook遭受拜登政府批評,指責其在頭條新聞內容中刪除反疫苗內容失敗的情況,扎克伯格也略帶內涵的回答,“這有點像在城市中打擊犯罪,但沒有人指望你能完全解決城市中的犯罪問題”。

當然這只是扎克伯格演講中的一個小插曲,迴歸元宇宙這個大的話題。元宇宙是一個跨越許多公司分散經營的概念,包含了整個行業的願景,可以把它看成是移動網際網路的繼承者。扎克伯格深知元宇宙不是任何一家公司都會建立的東西,但他認為Facebook下一步重要計劃希望是與許多其他公司、創造者和開發者共同合作,為建立這一統的目標作出貢獻。

▲元宇宙世界,感覺置身於虛擬世界之中

可以將元宇宙視為一個實體化的網際網路。在這個實體化網際網路中,你不僅只是檢視上面內容那樣簡單,更多的在於感覺身臨其境。“在元宇宙裡面,你感覺與其他人在一起,就如現實中的跳舞、健身一樣,不同的在於這種體驗是不能在一個2D應用程式或網頁上能做到的。”扎克伯格演講中解釋道。

元宇宙不僅僅是虛擬現實。對於很多人來說,想到元宇宙就聯想到《雪崩》、《頭號玩家》等科幻題作,比較刻板的認為元宇宙就屬於虛擬現實,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最好的記憶方式就是有現實題材作為印象印刻,就像要記住“老虎”這個詞,最好現實中看過老虎,能夠將詞義與現實老虎匹配記憶。

當然,虛擬現實作為元宇宙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也是Facebook現在突破的一個埠。“虛擬現實是元宇宙中我們非常投入的一部分,因為它提供最清晰的存在形式的技術”。

元宇宙可以在不同的計算機平臺上面使用,不僅僅是VR/AR、PC,還是移動裝置和遊戲機。說到這裡,很多人還認為元宇宙主要是關於遊戲的,畢竟現在各類媒體推廣也是將元宇宙與遊戲掛鉤。

▲零售先知,虛擬與現實結合,置身於元宇宙世界購物

“我認為娛樂顯然會成為元宇宙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我不認為僅僅只是遊戲。”扎克伯格有他自己的看法。他認為大多數人將元宇宙與遊戲聯想到一起的原因,也主要是外部資訊無意識引導、暗示所造成。

他認為元宇宙是一個持久的、同步的環境,在這個環境中,大家可以在一起,這有點類似於我們今天所看到的社交平臺之間的某種混合體,但是又是一個你在其中有所體現的環境。

03

“我從中學開始就一直在考慮這些東西,並且剛剛開始編碼”

“從我們醒來的那一刻起,到我們上床睡覺的那一刻,能夠跳入元宇宙做幾乎任何你能想象到的事情。”扎克伯格這樣描述元宇宙。

上面的這種描述感覺更像是我們從《玩家一號》或《雪崩》等書中熟悉的元宇宙,或者可能像今天的Fortnite,我們的生活、工作或者一些其他重要的方面都逐漸在這些虛擬空間中。

“我不認為這主要是為了更多地參與網際網路,我認為這是關於更自然地參與。”扎克伯格對於現實情況這樣理解:今天有了移動網際網路,從起床到睡覺都能訪問很多東西,早晨在我戴上眼鏡之前就會伸手去拿床邊的手機,只是為了檢視半夜有沒有來簡訊,如果有來信,就會立即“跳”進去。

現今,我們擁有各類計算機平臺,對於體型較小的它們我們能夠便捷攜帶。我們現在花費的很多時間,基本上都是透過這些發光的小矩形來調節我們的生活和我們的交流方式,扎克伯格認為這不是互動的真正方式。同時,對於現在的線上會議方式,他也認為都是在看螢幕上的一排人臉,並不是真正處理事情的方式。

▲元宇宙構建的空間合作

“我們習慣於與其他人共處一室,因為這有一種空間感。如果你坐在我的右邊,那麼意味著我也坐在你的左邊,所以我們有一些共同的空間感。當你說話時,聲音是從我的右邊傳來。並不像螢幕上只是從面前的同一個地方發出。”扎克伯格這樣形容自己的各種線上會議。

他在過去一年中的工作會議上,他有時很難記住某人在哪個會議上說過什麼,因為他覺得螢幕上這些人看起來都一樣,都融合在一起。對扎克伯格來說,產生這樣情況的部分歸因是這樣的會議方式缺乏空間存在感。

在扎克伯格看來,虛擬和增強現實的結合能夠做到這一點,元宇宙所能幫助人們體驗的也就是一種空間存在感。這種空間存在感在人們的互動方式要自然得多,讓互動更加舒適,更加豐富,更加真實。

他暢想到,在未來,通話不再只是簡單的語音交流,你將能夠作為全息投影圖坐在我的身邊,或者我將作為全息投影圖坐在你的身邊,感覺我們就是在現實中的面對面交流,即使距離相隔在不同的地方或距離數百英里。

當扎克伯格在中學的時候就一直在思考其中的一些東西,並開始編碼。當上數學課的時候,基本上只是在筆記本上寫程式碼和想法,放學回家後也是編寫程式碼。寫程式碼是枯燥的,他想要真正建立的是一種實體網際網路的感覺,“你可以將自身置身於元宇宙環境中並傳送到不同的地方,與朋友一起寫程式碼”。

▲遊戲產業俱樂部在元世界舉辦的Rec Room 派對

令人他遺憾的是,當時自己沒有足夠的數學知識來完成這樣的想法,而且技術距離真正成熟還需要幾十年的時間。但是這樣的想法一直存在於他的腦海中,並不時的刺激著他。對他來說,早在創立Facebook之前,他就認為這將是社互動動的“聖盃”。

再被問及他和Facebook為什麼在增強和虛擬現實方面投入如此多的原因時,他說到,Facebook與手機同時出現,但是在塑造平臺的發展方面並沒有真正發揮很大的作用,在他的角度看來,平臺並沒有以一種非常自然的方式發展。

“當人們考慮與其他人在一起時,我們會更自然的互動。”在演講中,扎克伯格提到,我們透過人和我們與人的互動以及我們與他們的互動來定位自己和思考世界。如果我們能夠幫助建立一套有存在感的計算機平臺,以一種更自然的方式讓其發展,讓我們感到與人更多的存在,他認為這將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04

完整性問題與挑戰

對於元宇宙,扎克伯格認為存在不同型別的完整性問題。

“人們需要考慮的一個大問題是,現在存在一個非常有意義的性別偏差問題,至少在虛擬現實中,男性比女性多得多。”扎克伯格覺得在某些情況下,這會導致性別騷擾。

在他經驗看來,元宇宙能夠比其他一些遊戲和事物做得更好的事情之一是給人們提供更容易的工具來阻止騷擾的發生。透過元宇宙的現實體驗互動,能夠感覺什麼時候可能有騷擾發生,以此保持一個安全的空間。

▲元宇宙世界,《超級世界》,人人都想統治世界

如果一個社羣過於偏向一種性別或另外一種性別,那麼就會讓整個社羣人口感到不安,最終也不會有一個健康和充滿活力的社羣。這些東西是至關重要的,不僅對於產生良好的社會影響而言,還是對於構建優質產品來說。

一直以來,公眾對新事物所帶的新的挑戰都有其擔憂。這是一個更古存在的問題,即使在我們現在社交媒體應用程式的2D世界中,也會有新的挑戰出現。

開發人員有著光鮮的一面,但他們很少討論,在工位上長時間的坐冷板凳,問題解決前要經過漫長的等待。享受研究與摸索的過程,這恰好是本身工作,扎克伯格說,“當我們開始解決這些問題與挑戰時,需要的時間可不是一星半點。”

有時候,當你在做長期專案時,可能會有點痛苦,因為你意識到,“嘿!我們今天就要這個。”但事實上,“這個”需要幾個月或者幾年的時間才能達到。扎克伯格在回答Facebook元宇宙的實施計劃時間時也表明,他們已經制定了一個路線圖,這是一個三年或四年的路線圖,這個路線圖包含了他們需要達到目標所需做的所有工作。

▲元宇宙,虛擬現實在創傷性腦損傷後用作物理治療的一部分

“現在我們已經建立了很多AI工作,並且已經聘請了許多的內容稽覈員。”扎克伯格認為增加新的用例能夠使它們建立的系統更容易適應不同型別的傷害,而且這個事情並不是他靈光一現,拍腦袋就決定的,是從一開始就已經被放到考慮計劃當中。

就如上面的性別偏差問題,許多女性會在空間中有受到騷擾的感覺,這些空間可能是在遊戲中,也可能在VR當中,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當然,這樣的情況不僅會存在於元界平臺中,其他平臺也會存在這種情況。就扎克伯格看來,他相信他所看到的問題的組合可能會有所不同,也相信也會有新的問題出現,需要做的就是關注這些問題,並想出解決辦法。

05

共同的“烏托邦”

為了擁有一個有凝聚力的社會,你需要有一個共同的價值觀基礎,並對世界和我們共同面臨的問題有一些瞭解。

“元宇宙的美好願景不是由特定公司構建,它必須具有互操作性和可移植性。”扎克伯格說,他比大多數人都要明白元宇宙應該具有的必須屬性。在元宇宙裡,你的頭像和數字商品,不會被困在一家公司的資料庫中,它們是能夠傳送或對映到其他任何地方。

▲追逐元世界的頂級公司,Nvidia、Roblox和Facebook只是其中的一員

就扎克伯格和他的公司而言,他們正在開發用於VR的Quest頭盔和AR頭盔。同時,基於這些構建的軟體,能夠讓其他人也能在其中工作或閒逛,建立不同的元世界,就像Facebook或Instagram一樣,即使是其他公司構建了VR或AR平臺,他們的軟體也能夠存在其中。

扎克伯格這樣比喻,就像W3C一樣,能夠幫助設定圍繞一系列重要的網際網路協議標準和構建網路制定標準一樣,元宇宙也需要一些標準來定義開發者和創作者如何構建體驗場景,讓人們可以攜帶他們的虛擬形象、數字商品和他們的朋友在這些不同的體驗場景之間無縫傳送。

對扎克伯格來說,能夠構建一套協同工作和跨界互動的東西,讓虛擬形象、數字商品等不被鎖在特定的平臺,這將是一個有意義的事情。

而且現在也有一些機構或公司在做這樣的事情,比如XR聯盟。當然,扎克伯格也不甘落後,他的公司和微軟以及聯合的一些其他公司也在做這樣的事情。雖然在這聯合中,大家聯合的願景可能不完全相同,甚至有一些公司的願景更孤立,但在他看來,至少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的“反烏托邦”願景:相信元宇宙能夠真正的良好運作,希望元宇宙是可移植和相互連線。

技術的每一次新進化都提出了一個關鍵問題:誰將首先確定其價值並獲得最大回報,誰將在為時已晚之前爭先恐後地追趕?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