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了5000個以太坊看跌期權,損失超3百萬美金?

買賣虛擬貨幣

幾周前,在以太坊價格突破4000美金的時候,期權交易平臺Deribit上今年12月到期的行權價2560美金的看跌期權的交易量和未平倉數在悄悄的增長,到5月中的時候,未平倉數達到12000張。然而就在週二以太坊跌至1700的時候,2560美金的看跌期權的未平倉數少了5000張。貌似之前賣出了看跌期權的交易員因為以太坊價格下跌,被迫平倉5千張。

我們看到有人推測四月中到五月中有交易員賣12月到期的執行價2560的看跌期權,平均交易價在450美金左右,以5000張合約來算,該交易員/機構賣出的期權值225萬美金,然而週二的“平倉”交易價格是1080美金,也就是總值為544萬美金,按照這個推算,如果賣出期權的交易員沒有做任何對沖的話,按照美金本位來說那麼他的損失已經達到了300多萬美金。

後市如何發展

我們認為有兩個重要因素在近期對於目前的幣價有持續的影響。第一是目前灰度的溢價處於小幅貼水狀態。去年年底因為行情好,當時有巨量的資金流入了灰度,由於購買灰度的投資者倉位會被鎖定六個月,接下來一至兩個月的時間有大量的倉位解鎖。屆時很有可能由於浮虧會出現大量的賣出份額操作,進而導致幣價繼續承壓。

另外,從量化策略的角度來看,目前以太坊的價格趨勢已經完全反轉,向下的通道已經完全開啟。做趨勢交易的量化CTA策略的短期訊號(下圖實線)已經開始做空,長期訊號(下圖虛線)也已經接近做空。因此這類策略的資金流也很有可能在未來一段時間內使得幣價承壓。

那問題就來了,假設你是這個義務方,如果未來不看好幣價,又已經賣出了看跌期權,應該怎麼交易?

義務方的選擇

可以考慮下列幾種情況

第一;選擇躺平

2560的執行價格和平均450美金的期權價格意味著,他的盈虧平衡價格(breakeven)在2110美金左右。如果到12月到期時,以太坊價格在1700美金,那麼他的實際虧損為(2110-1700)*5000= 205萬美金。

(下圖為該交易的盈虧圖)

如果我們提到的上述因素對幣價產生了可觀的影響,那麼他可能虧損會隨著幣價的下跌持續擴大。

第二;根據以太坊價格平倉

如果賣出期權的時候,交易員已經有了預設的止損和止盈的位置,那麼就不必等到期權到期,價格到了平倉即可,就如上面的推測,他在以太坊1700時選擇止損平倉。

第三;Delta對沖

另一種情況就是,也許這筆交易本身就不是一個方向性交易而是一個波動率交易。交易員在賣出的時候並不是因為覺得以太坊大概率不會跌破2110這個持平價格,而是覺得這個執行價的波動率被高估了,從而透過賣出期權買入期貨,對沖掉Delta風險,且不斷對沖負gamma帶來的delta,希望透過實際波動率低於隱含波動率來獲利。

如果是一個波動率交易,這樣那麼交易的是最終利潤或虧損則並不完全取決於幣價的方向,更多的是它價格的實際波動率。而如果實際波動率長期大於隱含波動率,那麼這比交易就會虧損。

Deribit交易所的迴應

在我們截稿之前,Deribit交易所已經為這筆交易做了如下回應:

Editor’s Note (May 24, 13:15 UTC):

After publication of this article, Deribit, the exchange upon which the options trade in question was made, told CoinDesk that the party who took the loss on the $2,560 put option trade was a market maker (who is typically completely hedged) and the buyer made over $3 million. Per Deribit’s CCO, the buyer opened the position during the bull run, leading to a sharp rise in open interest and the Wednesday’s decline in open interest was the result of the client taking profit when the put traded at a much higher level as the ETH market dropped. Deribit didn’t respond for requests for substantiation of the profit-making trade.

原來,4月中到5月中在以太坊大幅上漲的時候,並不是有人在不斷的賣看跌期權然後在週二被迫止損平倉。而是有個買家在不斷的買入看跌期權,週二在以太坊跌至1700美金時,買家獲利平倉爆賺300多萬美金。作為該買家的對手盤,期權做市商,則止損出場了。和之前外界的推測恰恰相反。

透過這個例子我們可以看出,不管是買期權還是賣期權,都是有多個處理盈虧路徑的,而不是像期貨一樣是線性的盈虧。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