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種幣漲價的最底層邏輯

買賣虛擬貨幣
2019年3月,老Z拍著胸脯跟我推薦了幾個幣,說,“xxx,xxx,xxx,一個買10萬塊。到年底換房子。如果賠了,年底我把本金賠給你。”借他吉言,我兩個掙了,一個賠了。但可惜的是,賠的那個是我最看好的,並且買了30萬,而掙的那兩個,本金5萬。結局是,到現在,賬面虧損。在你得不到的你想要的東西時,你得到的是經驗。房子肯定是沒有了,但我得想辦法弄點經驗回來,不然虧大發了。老Z是幣圈頂級投資者,深暗不要把雞蛋放一個籃子的道理,他推薦的幾個幣,分別屬於幣圈各大板塊。我就在想,為什麼這些幣能漲價?有些人是看見了幣漲價,所以才相信幣能漲價;而我們得做到,知道幣為什麼能漲價,這樣才能從中掙錢。鑑於2018年,及以前,我一直犯著一個嚴重的錯誤。我幾乎將區塊鏈等同於“貨幣”,我認為“加密數字貨幣”是區塊鏈唯一的有價值的應用。哪怕是智慧合約如此成功,我也將錯誤繼續犯下去,認為智慧合約只是區塊鏈貨幣應用中的一個補充。
結局是,我只持有BCH和BTC這樣的幣。其他的都是可以忽略不計的倉位。我不但是在持倉上表現的極度有偏見,而且還滿口鄙視其他幣為垃圾幣。為我自己的這種偏見和錯誤道歉,今年我買了100種幣,每種100塊錢。

這兩件事,給了我研究整個幣圈專案的動機。我順著ok,火幣的已經上架幣的列表,一個一個幣去研究,我想搞明白,這些專案到底是在做什麼。

在股票債券投資市場中,一句名言是:任何不產生現金流的東西,都是籌碼,買入者只希望以更高的價格賣給接盤俠。

股票有股息,債券有利息。在證券市場上,買入股票,哪怕是你不再賣出,也能夠透過分紅來獲得收益。市盈率是評估股票不可缺少的指標,指的就是公司的未來多少年的淨收益可以覆蓋現在的市值。而對應到每個持股者,類似的概率就是股息收益率,可以反應投資者只透過收股息,收多少年,就可以將買股票的本金收回來。

股票投資離不開市盈率的概念,這是投資股票的基本準線,不談市盈率,就別買股票了。

在幣圈,持有比特幣等,是不會產生“幣息”的。比特幣,以太坊,等,更不會有“市盈率”的概念。難怪傳統資產管理從業者,都將我們幣圈視為怪胎,一群傻X投機份子。

為什麼比特幣會漲?核心的理由就是比特幣未來的使用者會更多,考慮到比特幣的總量是有限的,只要持幣使用者越多,需求量越大,價格就會漲。

這是幣圈最初的支撐投資者信念的力量源泉。

那麼,為什麼比特幣未來的使用者量會上漲呢?那就是因為,最好的貨幣,去中心化,通縮,PoW,保值……等等故事。只要這些故事一直在講,能夠吸引到越來越多的人加入買幣的隊伍當中,那比特幣就會漲,直到全世界75億人全部變成Bitcoiner為止。

這就是為什麼,幣圈人如此重視持幣使用者的原因,這幾乎是一個幣的核心價值,我們將這個叫作網路價值。即人越多,越值錢。

這也是為什麼BTC有那麼多HODLer的原因。

比特幣整個系統內部是沒有一個消耗模式,但對單個使用者來說,收發比特幣是需要消耗礦工費。礦工費,對新增使用者來說,就是需要向整個系統交納的過路費。這些過路費,會被礦工收走,也可能會在接下來就被賣掉,但至少有一個持有時間差,也可能被屯住。

礦工費的存在,也給比特幣提供了增值的理由,越多的人使用比特幣,就需要購買越多的礦工費,就越往比特幣系統注入價值。

這就是為什麼,幣圈人如此重視鏈上交易數的原因,用的多了,就代表著越值錢。

BTC因為將區塊上限限制在一個很小的值,導致網路能承載的交易數量有限,但透過越來越高的礦工費,就可以將BTC的使用者往高淨值方向遷移。如果BTC能夠成功將使用者置換為越來越富有的階層,就可以實現BTC價格漲的更高。

以太坊系統除了收發ETH本身外,還可以收發各種代幣Token。這大大增加了以太坊的價值,越多的代幣在以太坊網路建立並被使用,ETH就越有價值。

BTC鏈上也有代幣協議,Omni協議,但因為BTC的礦工費過於昂貴,使用Omni協議發幣的很少,目前就只有USDT這一個代幣很流行。但現在USDT也已經開始往ETH上遷移了。

BCH也積極部署推廣代幣協議SLP。各大公鏈都希望在代幣協議上發揮力量。其底層邏輯都是一樣的,就是鏈上發行越多的代幣,就越有潛力轉換為公鏈本身的價值。

上市公司有一種提升股價,以提高市場信心的做法:回購股票,減少流通盤。這是上市公司反饋股東第二好的工具。第一好當然是派股息了。

幣圈也有類似的專案,幣價主要得益於減少流通盤。

比特幣是一種幣數量有上限的設計,因此增值邏輯非常簡單,使用者量越多,數量有限,所以價值就越高。但很多幣是無上限設計的,特別是點點幣帶來了PoS發明後,越來越多的幣採用無上限的設計。

無上限的設計導致幣超發嚴重,除非使用者量增長率大於幣超發率,否則幣價就會處於下跌通道。

位元股BTS設計了一種幣數量可以超發,但流通盤是可以透過鎖定BTS來縮小的模式。位元股的核心功能之一就是質押BTS,發行鏈上資產。而質押BTS,就等同於限制了流通盤。

流通盤越小,或者和超髮量匹配,再考慮使用者數量的上漲,那價格就趨於上漲。

位元股引入了這一邏輯後,幣圈有大量的專案跟進,關位元股的創造者BM,就又創造了Steemit和EOS這兩個專案,都採用類似的鎖倉縮小流通盤的模式。

鎖倉縮小流通盤的模式,發展到今天,成就了Staking經濟。目前大量的PoS幣採用鎖倉挖礦的方式來吸引使用者將幣鎖定。

Staking模型的底層邏輯就是將幣以特定方式鎖定,並獲得系統超發的幣的所有權。相當於鎖倉即挖礦。

交易所平臺幣的出現,創造了幣增值的另外一個正規化。平臺幣和股票很類似,會空投交易所利潤給持幣使用者,就類似於股票派發股息。

今年平臺幣漲的非常好,底層的邏輯很可能就是持幣權益非常清晰。平臺幣的權益是一個複雜的組合拳。

平臺幣往往是一個有明確上限的幣,不會增發。平臺幣透過給使用者直接派發“幣息”來增加持幣需求;透過平臺利潤回購並銷燬來減少流通盤;透過持倉鎖倉平臺幣獲得打新幣投票上幣等等諸多權益,來減少拋壓,等等。這是平臺幣能增值的內在價值。

平臺幣的這種利益設定,最符合股票和債券市場上的有股息和利息的設定,也就有了市盈率的概念。

平臺幣的回購並銷燬,加上平臺幣本身往往是固定數量的,這是真正的在數量上有了一個通縮機制。

通縮機制是幣增值的一個很堅實的理由,總幣數的減少,使用者基礎不變的情況下,價格就呈現升值的趨勢。

各種鏈,基本上沒有類似的通縮機制。要麼是固定上限的設計,如BTC和BCH;要麼是無限增發的設定,如ETH和EOS。

在BCH上位元大陸嘗試過設計一個通縮機制,位元大陸旗下的礦池Antpool會將收集到的交易手續費發到黑洞地址銷燬,一直到現在還在銷燬。2018年7月,位元大陸釋出了蟲洞協議,寄希望於在BCH上釋出智慧合約平臺,就像以太坊一樣。但想要產生蟲洞幣,需要燃燒BCH,1BCH兌100個蟲洞幣。這就是一個BCH的通縮機制。可惜蟲洞已經爛尾,我們無法看到一個類似於公鏈上的專案“回購並銷燬”主鏈代幣的發展結果。

vsys是一條比如新的鏈,去年創世塊誕生。vsys是有一個通縮機制,就是銷燬手續費。vsys交易的礦工費是直接銷燬的,不歸挖礦節點所有。當vsys的使用量達到足夠大時,銷燬的礦工費甚至有可能大於系統補貼給礦工的區塊獎勵,這就形成真正的通縮。vsys一個區塊獎勵是36個幣,一筆交易是0.1vsys的礦工費。只要在一個區塊內打包超過360筆交易,那就實現通縮。

總結,幣增值的幾個底層邏輯:

1,幣存在上限,擴大使用者,新加入使用者使用外部資金購買幣入場,使用者之間形成網路價值,所以增值。
2,使用者使用需要時,使用外部資金購買幣當礦工費,所以增值。
3,資產上鍊需要鎖倉幣,鎖倉幣獲得鏈特定資源,鎖倉挖礦,等,減少流通盤,所以增值。
4,持幣獲得“幣息”,幣息的資金來源一般來自場外資金,所以增值。
5,設計通縮機制,幣數量減少,流通盤減少,所以增值。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