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郵報》:加密貨幣如何成為華盛頓的一股強大力量

買賣虛擬貨幣

撰文:Todd C. Frankel、Jeff Stein、Jacqueline Alemany & Hamza Shaba

來源:The Washington Post

編輯:南風

隨著有關如何監管加密貨幣行業的討論繼續進行,美國基礎設施法案在一定程度上陷入停滯。

上圖為今年 6 月與會者參加在邁阿密舉辦的“2021年比特幣大會”,該會議吸引了大約 50,000 人參加。隨著美國基礎設施法案的推進,美國立法者和監管機構尋求控制加密貨幣行業,而加密貨幣公司正不斷增加他們在國會的影響力。(攝圖:Joe Raedle/Getty I)

上週三下午 2 點 36 分,一條訊息在 Twitter 上釋出: “Crypto Red Alert!” (加密貨幣紅色預警!)

這條資訊來自一個名為「Fight for The Future」的左翼技術倡導組織,敦促人們打電話給美國參議員,以反對美國聯邦基礎設施法案中針對加密貨幣新規定的一項條款。之後,參議院辦公室接到了大量的電話。反對該規定的人包括 Twitter 和 Square 的負責人 Jack Dorsey,以及特朗普政府時期的高階銀行監管人員、後來成為 Binance.US 高管的 Brian Brooks 等等。

經過多年關於如何改善美國基礎設施的爭論,以及白宮和立法者之間數月的敏感談判,美國國會兩黨共同提出的總額約 1 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提案突然陷入停滯,部分原因是人們擔心政府將以何種方式監管這個以瘋狂金融投機、模因 (memes) 和勒索軟體攻擊而聞名的加密貨幣行業。

上週六 (8 月 7 日),美國參議院為透過基礎設施法案採取了程式性步驟 (預計該法案將在未來幾天內透過),但在政府應該在多大程度上對加密貨幣行業進行監管的問題上仍存在分歧。

上圖:8月7日,美國參議院投票透過了一項 1 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一攬子計劃,這是經過數月談判後邁出的重要程式性一步。(路透社)

俄亥俄州共和黨參議員 Rob Portman 和拜登政府已經就一項提案達成一致,該提案將賦予聯邦監管機構有權對加密貨幣經紀商施加新的稅務申報義務,這些經紀商使交易員能夠買賣加密貨幣。在美國立法者努力尋找加密貨幣交易員應支付的稅費賬單的方法時,這些加密貨幣條款出現了。無黨派人士估計,這些稅收改革將使美國國稅局 (IRS) 開始進行的加密貨幣納稅工作合法化,這將在未來 10 年增加約 280 億美元的聯邦收入。

但一個由擔心政府過度干預科技領域的自由派和對金融監管持懷疑態度的保守派組成的聯盟,強烈反對該計劃。他們認為,這將損害創新。

這一分歧導致了長達數日的僵局,上週六仍在繼續,談判者們就複雜的加密貨幣行業的哪些部分將受到新規定的細節展開了激烈辯論。

無論該法案的最終命運如何,加密貨幣監管已成為該法案透過的最大障礙之一,這一事實突顯出加密行業已成為華盛頓的一股政治力量,這也預示著圍繞這項 (加密) 金融技術即將發生的一系列爭鬥。該技術已經吸引了華爾街、矽谷和世界各地的金融參與者數十億美元的興趣,儘管仍然只有很少人瞭解該技術。

美國前總統特朗普的前幕僚長 Mick Mulvaney 表示:“我認為你看到的是這個行業正在成熟。可以看到,加密領域的人現在明白了華盛頓可以如何影響他們的世界,以及華盛頓對該技術僅有一點點了解。”Mick Mulvaney 是近年來被聘用到加密行業的幾名前官員之一。

“立法者面臨的挑戰之一是他們仍在瞭解加密行業,”Mulvaney 說道,他在 9 月份加入了區塊鏈貿易組織 Chamber of Digital Commerce 的顧問委員會。

加密貨幣作為一種交換媒介,允許人們在不需要政府監管或金融機構充當中間人的情況下將價值轉移給他人。在過去十多年的時間裡,加密貨幣從無到有,迅速發展成為一個總市值達 1.7 萬億美元的行業。該行業包括了比特幣、以太坊、XRP 和許多其他幣。所有這些都是數字貨幣,相關的交易記錄在去中心化系統中。

加密貨幣曾經只是少部分密碼朋克的愛好,如今已接近被主流接受,機構投資者對加密貨幣的興趣日漸濃厚,且該行業可能存在的不當行為也日漸吸引了立法者和金融監管機構的更多注意。

加密公司還加大了遊說力度,吸引了一批美國兩黨前官員。

比如,蒙大拿州前參議員 Max Baucus 今年早些時候開始成為加密貨幣交易所 Binance 的顧問;今年5月,奧巴馬政府期間的美國財政部長 Rosa Rios 加入了區塊鏈初創公司 Ripple 的董事會。

如今,美國的加密貨幣公司有近 60 名註冊遊說者。根據美國 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 的資料,五年前還只有 1 名。這些公司今年還將花費 500 多萬美元進行遊說,是去年總額的兩倍。

喬治華盛頓大學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法律事務專案主任 Casey Burgat 表示:“他們看到了不祥之兆,希望趕在法規之前採取行動。我只是驚訝他們花了這麼長時間才‘遊說起來’。”

但人們對這種新型貨幣的疑慮很高。加密貨幣因其在毒品交易、洗錢和網路勒索軟體攻擊中的潛在作用而面臨批評。而一些狂熱的加密貨幣支持者則表示,這項技術有可能帶來有益的社會變革,並完全擺脫央行權力的束縛。該技術也引發了耗能方面的擔憂,因為鑄造加密貨幣需要消耗大量能源,可能會加劇氣候變化。

試圖制定相關法規異常困難,因為加密貨幣及其被稱為區塊鏈的數字記錄系統是出了名的複雜話題。一些美國官員表示,這為加密貨幣愛好者向國會成員進行遊說留下了很大的空間,因為國會成員不太可能對加密行業有深入的瞭解。

上週六,參議員們正在尋求兩種不同方式之間的妥協。其中一方受到了加密行業的青睞,並得到賓夕法尼亞州共和黨參議員 Patrick J. Toomey 、俄勒岡州民主黨參議員 Ron Wyden 和懷俄明州共和黨參議員 Cynthia M. Lummis 的支援,即該法案應特別豁免加密貨幣礦工和軟體開發者履行新的稅務申報義務,他們表示,從技術上講,這些義務是不可能實現的。

我們知道,加密貨幣依賴於「礦工」,即透過複雜的計算過程鑄造比特幣等數字貨幣的個人或公司。拜登政府一直堅稱,無意對「礦工」強加稅務申報要求,但也擔心寬泛的豁免可能會為一個該行業逃避納稅的漏洞。

為了找到一個折中方案,弗吉尼亞州民主黨參議員 Rob R. Warner 和 Mark R. Warner 提議只豁免一類加密貨幣礦工,但在面臨業內的強烈反對下,上週六他們同意擴大豁免範圍,使之包括另一個重要的挖礦類別。但截至上週六下午,這些讓步似乎不太可能令 Wyden、Lummis 和 Toomey 滿意,他們希望獲得更廣泛的豁免。

圍繞這個問題出現的各種政治聯盟並沒有完全按照黨派劃分。共和黨參議員 Toomey 是自由經濟政策的倡導者,他讚揚了這項創新技術。作為參議院銀行業委員會 (Senate Banking Committee) 的最高共和黨人,他是近幾個月來國會山為數不多的幾位支援加密技術的議員之一,他把理解和擁抱區塊鏈技術作為自己的使命,為自己的員工聘請了一名加密專家,併成為該行業受歡迎的人物。

作為參議院支援隱私保護的鷹派人物之一,Wyden 一直被這個問題所吸引。與此同時,懷俄明州的民主黨參議員 Lummis 宣稱自己是第一個當選參議員的比特幣持有者,並聲稱自己代表著一個已成為加密貨幣創新中心的州。

在起草立法文字以賦予監管機構更多權力這方面,Portman 和 Warner 一直與財政部官員密切合作,他們也與華爾街和銀行業有著密切的聯絡。一些人表示,加密貨幣有可能顛覆銀行業系統。

同時,自由派參議員 Elizabeth Warren (馬薩諸塞州民主黨參議員) 和 Sherrod Brown (俄亥俄州民主黨議員) 已向監管機構施壓,要求監管機構加強對他們稱之為不穩定的、對消費者構成風險的加密市場的監管。他們可能最終會與保守的國家安全鷹派達成一致,後者認為加密貨幣為恐怖分子、洗錢者和其他犯罪分子提供了越來越多的機會。

多年來,加密貨幣領域的許多人一直希望避免政府監管,但現在他們改變了策略。他們認為監管是不可避免的。在他們看來,最好是努力在制定新規則中發揮作用。

喬治華盛頓大學的 Casey Burgat 表示,對於其他行業 (比如賭博或大麻行業) 而言,這是一種熟悉的認識,這些行業曾試圖避免受到聯邦政府的關注,但都希望能在全國範圍內運營。他提到了前眾議院議長 John A. Boehner (俄亥俄州共和黨人) 在 2018 年加入上市大麻公司 Acreage Holdings 董事會的決定。

Chamber of Digital Commerce 主席 Perianne Boring 說道:“我們確實需要一個法律框架來支援這個生態系統.這確實需要與監管機構和政策制定者進行接觸。”

在這個包含加密貨幣條款的最初兩黨基礎設施法案公佈後,加密行業的遊說勢力迅速採取行動。總部位於華盛頓的行業組織區塊鏈協會 (Blockchain Association) 的成員人數自 2018 年以來增加了兩倍多,該協會立即開始與 Coin Center 和 Digital Currency group 等其他加密貨幣組織和企業合作。

他們透過 Google Meet 影片電話和 Signal 平臺的加密資訊來協調遊說活動。他們用 Google Sheets 追蹤國會辦公室的聯絡方式。

區塊鏈協會的執行董事 Kristin Smith 表示:“這是加密貨幣行業在華盛頓能夠達到的一個全新的協調和效率水平。對我來說,這一週的經歷與我們以往的任何一次經歷都完全不同。”

加密貨幣的事業得到了矽谷人士的支援,包括風險投資家 Marc AndreessenBen Horowitz,以及達拉斯小牛隊(Dallas Mavericks)老闆 Mark Cuban 等知名投資者。

加密貨幣支持者們認為,對該行業的敵意源於未能看到加密貨幣除投機之外的其他方面,並忽視了區塊鏈技術可以產生的商業機會。Mark Cuban 投資了大量加密相關企業,他將這一新興技術的潛力比作網際網路的崛起。

“關閉這個增長引擎,就相當於在 1995 年因為人們擔心信用卡欺詐而停止電子商務,或者因為一些人最初認為網站很複雜且不知道它們會變成什麼樣子,因此對網站的建立進行監管,”Cuban 在回覆《華盛頓郵報》的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

加密貨幣當前面臨的戰鬥與大型科技公司曾經如何應對監管之間的相似之處是值得注意的。

加密行業也越來越意識到,這種影響力遊戲可以為自己帶來好處,尤其是在華盛頓的懷疑和審查越來越多的情況下。

甚至在加密行業正努力對抗該基礎設施法案之際,一場新的潛在戰鬥已經出現了。

上週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 (SEC) 主席 Gary Gensler 在阿斯彭安全論壇 (Aspen Security Forum) 上發表演講時表示,他認為大多數加密貨幣應該作為證券進行監管。

Gensler 表示:“我認為,現在的加密市場,其中許多代幣可能是「未經註冊的證券」,沒有進行必要的資訊披露或受到市場監管。這使得其價格容易被操縱,讓投資者處於不利地位。”

一天後,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 (CFTC) 的 Brian Quintenz 辯稱,加密貨幣實際上是大宗商品,而不是證券。Quintenz 在推特上表示:“我們都清楚,SEC 無權管理純商品或其交易場所,無論這些商品是小麥、黃金、石油……還是加密資產。”

這場圍繞加密貨幣到底是什麼正在進行的爭論,表明了該行業面臨的潛在問題的深度。

“任何行業都想參與監管討論,”區塊鏈營銷公司 Blockhaus 現任公關總監 Reid Yager 說道,“但向一位 70 多歲的立法者解釋這一切,這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