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 生態中立性最小化治理的價值體系

defi生態去中心化治理最小化允許利益相關者依賴於某一協議 ,這就形成了一個採用的良性迴圈,能夠實現其它途徑難以實現的擴容。最好的例子莫過於成功的傳統網際網路協議,如 http 和 smtp ,看看這些協議在今天具備的巨大能量。正是 治理最小化使得它們成為每個人都依賴的標準,其採用程度遠遠超過任何企業所達到的水平。

什麼是治理最小化

治理最小化意味著儘可能減少權力以及對治理的依賴 。

治理最小化很重要,因為它支撐了協議的主要價值主張: 可信的中立性 。治理最小化往往提高了該協議可信的中立性。

在目前的實踐中,治理最小化最直接適用於鏈上治理最小化 。如果一家協議想要獲得最大的採用度,並且能避免對協議函式進行治理,則它應該這樣做,即要做到鏈上治理最小化。

什麼是可信的中立性?

可信的中立性意味著可靠性 ,這意味著利益相關者(例如使用者或開發者)可以使用或構建協議,且堅信該協議不會發生變化而背叛他們的利益。協議透過避免淪為任何特定群體的「 傀儡 」,進而保持可信的中立性。

可信的中立性為何非常重要?

可信的中立性是當今加密領域的主要價值主張 。為新的開放式和可預測的貨幣形式開啟了大門,創造了任何人都可以公開建立和訪問新應用的平臺。

現有的平臺缺乏可信的中立性,進一步凸顯了其重要性。央行作為貨幣平臺不具備可信的中立性,因為有一部分利益相關者可以決定 隨意印鈔 。facebook 和 twitter 作為應用平臺並不是可信的中立者,因為一部分利益相關者可以做出改變, 扼殺整個開發者生態系統 。

可信的中立性為平臺中鎖定的價值創造安全環境 ,阻止價值被盜竊、關閉和限制。這些價值既有實體的(例如,資金) ,也有抽象的(例如,開發時間、使用者) 。

如果可信的中立性徹底失敗,就是一個隨時準備跑路的騙局。平臺的一些利益相關者可以部分或整體地跑路,捲走其他利益相關者擁有或創造的價值。舉個例子,假設一家中心化加密 交易所 的運營者捲走使用者資金。還可以舉個抽象的例子:假設 twitter 關閉 第三方開發者介面 ,使得 twitter 公司自己的互動介面成為唯一的選擇。

治理最小化不是什麼?

治理最小化並不是治理可以或應該完全消失的想法。其實這是不可能的!沒有治理(「必不可少的治理」,稍後對此進行詳細解釋),有些協議函式很難或不可能被執行。至少,治理總是透過 社會性協調(「非正式」) 和硬分叉的能力而存在的。

治理最小化創造了更多的中立協議

建立完善的治理系統就像設計一個永動裝置 。有眾所周知的博弈理論性結果表明,所有治理系統本質上都是不穩定的,不能同時滿足所有理想的屬性。將治理系統正規化往往會透過降低非正式治理解決邊緣案件的能力,放大了這些固有的問題。

因此,治理系統越正式 ,越容易在足夠長的時間範圍淪為某些利益群體的 傀儡 。這主要是因為,將治理系統正規化需要使利益相關者正規化(誰擁有發言權,以及他們應該擁有多少發言權) 。將利益相關者正規化在實踐中在單個時間點很難落實,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幾乎是不可能的。

持幣者錯位

鏈上治理利益相關者的正規化,往往是透過簡單的 代幣所有權 來確認,而治理本身則透過持幣人投票加以實現。遺憾的是,由於許多原因,代幣持有量無法準確反映協議中利益相關者的價值,原因包括:

· 並非所有利益相關者都必然是代幣持有者,尤其是 使用者 和 開發者 。

· 代幣所有權可能無法準確反映利益相關者對協議、當前或未來的 重要性 。當下一個達到 facebook 或谷歌規模的應用出現時,可能會被那些擁有較多代幣的人扼殺在搖籃中。

· 利益相關者會 隨著時間而變化 。在考慮尚未存在的未來利益相關者時,這一點尤其明顯。考慮一下尚未建立的巨型應用的利益。

因此,代幣持有人投票對協議的長期使用會產生一系列 錯位問題 ,包括:

. 外部壓力 。例如,facebook 公司面臨外部壓力,要求封鎖外部開發者訪問 facebook 這個世界上最詳細的社交圖譜。無論這是對還是錯,但它確實扼殺了許多應用,以及無法計算的、尚未建立的未來應用。

. 價值捕捉 。持幣者可能希望以犧牲他人的代價為自己獲取價值。例如,twitter 以犧牲第三方開發者為代價壟斷了其協議的互動介面。

. 時間範圍不匹配 。與協議不同,持幣者持幣的時間範圍存在天壤之別。這可能驅使他們獲取短期價值,而犧牲了協議的長期使用性。例如,目光瞄準短期升值前景的 maker 持幣者可能會提高穩定費,以在 短期內創造價值 ,而不管長期影響如何。具有諷刺意味的是,facebook 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在其網路效應仍在增長的時候,其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 拒絕展示廣告 (捕捉價值) 的決策,曾是網際網路世界轟動一時的事件。

. 外部經濟利益 。持幣者也可能是另一代幣的巨鯨,其投票時要考慮這種利益,而不是對協議帶來改變的利益。defi 中的流動性挖礦專案特別容易受到這種形式錯位的影響。

利用這些錯位行為牟利是有據可查的,而且很難避免。突出的問題包括 出錢賄選 ,或使用借來的代幣投票,後者因為閃電貸款的發明變得更容易,且已經切實出現過!

其它副作用

即使參與者沒有明確將系統搞成傀儡,治理仍可能產生預期之外的副作用。例如,正式的治理系統可能一味鼓勵行動而不是不採取行動,即使不採取行動是更優解。治理也可能 耗費大量時間和精力 。

進化速度

對鏈上治理進行辯護的一種常見論點是其可以讓協議更快地發展。然而,幾乎沒有任何經驗證據可以表明鏈上治理會帶來協議進化加速。

不過,鏈上治理處於非常幼稚的萌芽狀態,因此對其做過於嚴格地判斷可能為時過早。

以往實踐證明的其實恰恰相反:協議如果沒有鏈上治理,可以實現快速的進化。例如,早期的 以太坊 和 uniswap 是單純透過硬分叉進行快速進化的協議。這種敏捷性可歸因於其緊密的社羣、較低的系統重要性以及對核心開發團隊的高度信任。

而在之後,區塊鏈協議的進化中出現了怎樣的情況?伴隨網路效應、指標粘性 (協議嵌入到其他協議 / 應用的程式碼中) 和風險厭惡等的綜合影響,進化可能會變慢。不過,如果變革足夠重要,使用者和應用可以 自願選擇加入 。這通常意味著第一層協議 (公鏈) 的 硬分叉 和第二層協議或應用的 自願遷移 ,正如在 uniswap、maker、compound 和 augur 等協議 v1 向 v2 更新過度中出現的轉換。

最終,如果某一個協議絕對遜色於一個新的替代方案,它最終將被超越和死亡。這就是進化在自然界中的工作方式。在遺傳密碼意義上,單個生物體不會進化。當 副本 是由突變所帶來時,即發生了進化。這種方法之前在開源 (如 linux) 生態系統中同樣奏效。

由於可信的中立性是協議的主要價值主張,因此隨著時間的推移,向治理最小化的推進,即使意味著單個協議級別的 進化速度較慢 ,依然將帶來 最大限度的採用率 。

治理最小化可實現整個生態系統的更快進化

最重要的是, 可靠的單個協議 支援整個生態系統的更快進化,因為開發者可以自信地使用這些構建基塊。試想一下,如果每個公司的程式碼都是開源的、中立的,並且任何人都可以使用,那麼網際網路應用開發會有多快。

治理什麼時候會有價值?

當協議的核心機制 需要人工輸入引數 時,治理是需要的。當協議對特定操作的響應無法提前知道或無法從鏈上資料派生,因此無法編碼到協議中時,需要人工輸入。我們稱這些機制為「 必不可少的治理 」。

治理必不可少的領域包括:

. 協議共識本身 (例如,比特幣或以太坊的第一層共識機制) 。共識是判定兩個歷史哪個是有效的。這種治理受到嚴格限制:比特幣礦工可以雙花、回滾歷史,但不能發行無限的比特幣。

. 預言機 。預言機需要某種形式的人類機制來決定其資料是否有效。

可能需要治理的領域包括:

. 財富管理 。在可見的未來可能需要治理:決定如何分配資金是一個很難實現自動化的問題。

. 複雜的引數設定 :舉個例子, maker 當前需要治理來批准新的抵押品型別,並設定相應的抵押品要求。新抵押品 (其中一些甚至可能在今天根本不存在!) 存在適用性問題,其風險狀況很難提前評估,這些功能本質上是難以用編碼實現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某些治理可以被消除。例如,maker 可以構建一個 以程式設計方式設定利率 的機制,無需治理來設定利率。

治理往往是一種 複雜的權衡 。例如,maker 系統選擇允許許多不同的抵押品型別,以提高資本效率。當然這也存在一個缺點,即處理新的抵押品型別的能力需要治理,並伴隨與該治理相關的所有系統風險、社羣能源和複雜性。可以透過只使用一種型別的抵押品,構建一個治理最小化的 maker 替代方案;這個系統是否「更好」,其評估頗具挑戰性。

最後,在某些情況下,治理可能是一個 功能 。例如,人們可以更改遊戲規則 (治理) ,可能成為某些遊戲或社交應用吸引使用者的核心機制。

治理最小化並非包治百病

雖然治理最小化的協議更可靠,但依然可能對某些利益相關者群體產生不良後果。

例如,治理最小化協議中的多數參與者仍然可以選擇利於自己的 硬分叉 ,不惜犧牲其他人的利益。不過其成本很高:公然違反可信中立性,會導致未來潛在利益相關者 失去信任 ,而利益相關者出局,則往往會降低網路效應以及協議的使用。當然,分叉也可以是一個功能:兩個不同的利益相關者群體可以利用分叉,各自得到自己想要的協議生活。

最重要的是,在一些地方取消治理並不意味著可以或將在任何地方消除治理。甚至會造成:在治理集中的較少領域中,治理變得更加重要。

加密治理依然重要,創新的時機業已成熟

運作良好的治理仍然至關重要,特別是在必不可少的治理領域 (例如第一層共識、預言機) 。如果區塊鏈的精髓在於提供 真相被普遍接受的分類賬 ,那麼其 完整性 就至關重要。

鏈上治理系統的創新仍然是一個重要的領域。在當前天真的「 一幣一票 」標準之上可能進行改進 (例如二次投票、決策市場 futarchy) ,且其建立是非常重要的。

看到這些實驗執行,我仍然很興奮,並相信:我們將看到未來幾十年治理系統透過區塊鏈帶來的創新會多過「現實世界」。

價值捕捉

價值所需的治理程度是實時展開的實驗。指標粘性、gas 成本、使用者啟動狀態 (例如,去中心化交易所中的實時出價,使用者需要在新協議中重新啟動) 以及其他網路效應,這些因素可以產生 防禦性 ,並可以使治理最小化協議捕捉價值。

價值捕捉 = 使用 x 轉化率 。本文的核心主張是,使用治理最小化的協議將 獲得更高的價值捕捉 (方程的左側) 。轉化率 (等式右側) 仍然是一個沒有確定答案的問題。

與傳統企業相比,治理最小化協議的使用數可能更高,但轉化率較低。這是經濟上要發現的關係。

另外,還有許多人熱衷於聽到「價值捕捉」,但認為其「邪惡」!價值捕捉可以達到幾個重要目的。首先它 激勵協議的建立 。其次,如果需要治理,治理價值捕捉是必要的,可以激勵 對治理和安全做貢獻 (使對治理的 51% 攻擊成本更高)。最後它可以幫助資助進一步發展。

最終只有「 必不可少的治理 」是可防禦的。任何非不可或缺的事物都可能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被競爭所淘汰。

治理最小化的協議 將迎來最廣泛的使用。這是一項 核心屬性 ,開啟信任與採用之間的 正反饋迴圈 。還將強大、基本的工具掌握在所有建立者手中,為整個加密生態系統創造更多機會、帶來更快的進展。

隨著加密技術成長為 未來幾十年最重要的技術之一 ,治理最小化可以帶來全社會更大的機會和更快的進步。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